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女主只想炼丹[穿书] > 章节目录 54
    蒋寒秋难得没有反唇相讥,却是精神一振, 要赢可比输容易多了。

    她转身上了楼阁, 找了一间静室, 元神出窍将母剑带进灵府中。

    蒋寒秋已是化神期, 灵府是一片浩瀚沙海。她施了个离娄照机术——这是她师祖以离娄术为基创造的法术, 是归藏的不传之秘, 只有内门弟子能学。

    普通离娄术,施术者只能在镜外观看,而运用照机术, 则可以迈入水镜中, 仿佛身临其境——但也只是仿佛, 并非真的进入镜中世界,就像是在原有世界上叠了一层空间。

    蒋寒秋没有犹豫, 径直跨入水镜中,便仿佛身处小顶和白千霜的对战秘境中。

    镜中人丝毫感知不到她的存在,在他们眼中, 她无形亦无影,就如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幽魂。

    蒋寒秋走到小顶的位置,两人的身体几乎完全“重叠”在一起,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肩颈, 只等着比试的钟声敲响。

    ……

    小顶手握子剑,心里微微有些不安,虽说昨夜他们已经排演过好几遍,但是和三师兄过招, 与真的上场还是有些不一样。

    最要紧的是,对面那个女修士的目光让她有些不舒服。

    白千霜看着不过十七八岁年纪,身量几乎和大师姐差不多,着一身红色纱衣,层层叠叠的看不出有多少层,走起路来衣裾随风飘摆,便如燃烧的烈焰一般。

    在秘境中站定,她便从头到脚打量她,脸上挂着温柔得体的笑容,但眼睛里像藏着把尖刀,像是要把她剖开看看里头什么样。

    “真是漂亮啊。”她启开檀口,轻叹了一声,嗓音像银铃轻响,余韵悠长。

    小顶虽是只炉子,但到底做了几个月的人,已经有了些许做人的心得。她觉得这姑娘的语气,不像是在夸她,却像是评价一件衣裳或是首饰。

    这却是她想错了,在白千霜眼里,炉鼎远不如衣裳首饰——衣裳首饰能用来打扮自己,而未婚夫君身边的炉鼎,只会碍她的眼。

    她已是元婴期九重境,在第一轮中得分名列前茅,而这炉鼎刚从金丹期突破至元婴,只有元婴一重境,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这炉鼎计较,的确是自降身价,也难怪爹爹要恼火——这种下贱玩意儿,别说同台竞技斗法,便是多一眼,也脏了她的眼。

    她不相信连山君这样的男人会对一件玩物上心,更不认为它会撼动自己夫人的地位,眼下宠一宠,不过是新鲜劲还没过去罢了。

    只是她心里虽明白,两次见到意中人为这炉鼎出手,她心里仍旧不爽利。

    白千霜从来不会委屈自己,谁让她不爽利,她便要让谁吃苦头。其中也有敲打的意思,她虽一心恋慕他,但即便是连山君,要娶她白氏女儿,也要拿出点诚意来——便是再宠爱,这么抬举一只炉鼎,又收作徒弟,又给她修为,甚至不知用什么手段让她跃升至元婴,这是将她置于何地?

    自然,她也会顾忌未来夫君的颜面,点到即止、小惩大戒。

    她不禁又想起那日在里蜃市中的惊鸿一瞥,一颗心便悸动起来。

    只有那样惊艳绝伦又不可一世的男人才配得上她,看似俊逸风流的顾苍舒与他一比,便如鱼目与真珠,一目了然。

    她就爱他的冷峻无情,爱他的目下无尘。

    就在这时,比试的钟声忽然想起,把白千霜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定了定神,目光从小顶明珠生晕般的脸蛋滑落到她单薄的肩头,妙目中光华流转,朱唇微勾,心道,在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划几道,再卸她一条胳膊吧。

    与此同时,蒋寒秋拔剑出鞘,小顶手中的子剑立即有所感应,开始轻轻颤动——子母剑在鞘中时便如休眠一般,一经出鞘便即苏醒。

    小顶知道大师姐已经准备好,些许不安顿时烟消云散,便即拔剑出鞘。

    蒋寒秋手腕一抖,摆出一个起手式,小顶同时动作,右手持剑,左臂沉肩坠肘,有如半月。

    两柄剑的虚影几乎重叠在一起。

    倒是像那么回事,白千霜一笑,娇媚有如春花初绽“小心了。”

    话音未落,她腾跃至半空,软剑朝着小顶的面门直刺过来,到得眼前,忽然转向她右侧,薄如纸的剑身灵蛇般一弯,剑尖如毒蛇吐信,向着小顶的脸颊舔来。

    蒋寒秋瞳孔一缩,当即挥剑格开,两剑相击,发出“叮”一声清响。

    她向后猛退一步,几乎是同时,苏毓冷气森森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蒋寒秋,你在做什么?不行就换叶离。”

    蒋寒秋抿了抿唇,生生忍下这口气,沉声道“知道了。”

    苏毓捏了捏眉心,本来让蒋寒秋上,便是因为对方是女子,生怕叶离拖泥带水,没想到这位更不济事——若非担心自己对着那姓白的阴阳怪气的丑脸,会忍不住把她劈成两半,他就自己上了。

    蒋寒秋本来和这白家的姑娘无冤无仇,见她年纪不大,固然骄纵些,只当是耍耍大小姐脾气,手下便留了余地,未料她出手如此狠辣,第一剑便冲着小师妹的脸去——分明就是要毁她容貌。

    蒋寒秋那一点怜香惜玉之情顿时烟消云散,冷笑一声,便即提剑向白千霜攻去。

    白千霜一击不中,大感意外,一个晃神之间,对方竟反守为攻,连忙仓惶避退,一边以软剑招架。不成想对方身法奇快,行如游龙,矫如飞凤,剑光如电光一般在她眼前闪过,只觉脸颊上火辣辣地一痛,随即微痒,有如虫蚁爬动,却是脸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鲜血从伤口冒出,顺着脸颊蜿蜒下来。白千霜急忙腾空而起,退出数丈之地,用衣袖轻轻掖了掖脸上的血。

    她平素最珍爱自己这一张沉鱼落雁的脸,虽是剑修,也不曾伤得一分半毫,如今却当着数千人的面破了相,真真是奇耻大辱!

    她在大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大伯膝下没有一儿半女,平素又不管事,宗门里大小事务都由她爹作主,她比俗世的公主还要骄纵几分,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白千霜眼中狠戾之色一闪而过,笑容却越发甜美,她娇俏地偏了偏头“倒是从未见过你这样的鼎修,看来我也不能掉以轻心了。”

    此言一出,无需苏毓耳提面命,蒋寒秋脸上仿佛结了霜,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找死。”

    白千霜掐诀念咒,瞬间分出三个元神,各持一柄同样的软剑,向小顶围攻过来。

    小顶只见四个一模一样的白千霜从前后左右同时向她袭来,腹背受敌,不免有些心惊。不等她回神,手上已经使出了一招飞雪迷天,手中寒剑狂舞,有如狂风吹雪,漫天弥地,“锵锵锵”数声,将前方、右方、左方三柄软剑斩断。

    白千霜大吃一惊,这几柄软件是以万年寒铁铸炼而成,虽轻薄如绢,却有削金断玉之利,那炉鼎手中之剑虽一看便出自铸剑名家之手,到底多有不及,不想却能一连削断她三柄宝剑。

    正吃惊,对手跃至半空,一个轻捷的转身,手中剑向着她当胸刺来。

    白千霜顾不得多想,忙将灵力灌注于软剑中,剑身瞬间长出数尺,犹如一条银白色的软鞭,向着小顶持剑的手腕抽来,她手腕一转,剑锋随之一转,朝着小顶的手腕削下。

    与此同时,小顶背后的分身手持断剑,向着她的后心直刺过来——剑虽已断,依旧锋利无比。

    小顶腹背受敌,难免顾此失彼,若要避开后方的袭击,便只能舍去一只手。

    秘境外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几千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截玉白皓腕。

    许多人暗自心惊,这白家的姑娘年纪不大,心肠也真是狠辣,法会的比试虽说死生不论,但到底都是正道宗门,说起来都要互称一声道友,少有这般不留情面的。

    有那怜香惜玉的,忍不住闭上眼或者别过脸。

    白长门沉着脸默不作声,女儿的性情他自是一清二楚,定是方才叫那炉鼎割破脸恼羞成怒,咽不下这口气,即便不取她性命,也要废她一只手——一般人未必能看清楚,修为高些的,一看便知她用上了十成功力,还在剑上施了咒法,一旦那炉鼎的手被砍断,断口便会立即腐烂坏死,无法再接续。

    顾清潇在一旁悠悠道“令千金行事果决,顾某自叹弗如。”

    白长门脸色越发不好看,早知如此就不该放任她胡闹。他还拿不准连山君对这炉鼎有多着紧,但观他昨日的行事,至少新鲜劲还未过去,若是因此坏了事,与他联姻不成,便是一着不慎满盘落索。

    可就在这时,少女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回剑,手腕一转,挽了个剑花,仿佛脑后生眼,反手一挑,正中那元神分身的手腕,却是将她那只手齐腕削落。

    断剑“锵啷”一声落地,分身惨叫一声捂住手腕,指缝中渗出的却不是鲜血,而是流霞一般的灵气。

    水镜外的众人鸦雀无声,白长老“腾”地站起身,随即察觉自己失态,又坐回莲花座上。元神受损,与外伤不可同日而语,虽说是四分之神,受此重伤也得将养好几十年,方能继续修行。

    白千霜也知道不好,她见那炉鼎只有元婴一重境,因此才大胆地放出元神,却不想她剑法如此凌厉,令她吃了个大亏。

    小顶一击得中,没有片刻停滞,挥剑便照着白千霜左侧劈去。

    白千霜大骇,忙挥出软剑,如同运使铁鞭,向着小顶的长剑绞缠上去,藤曼一般将剑身缠裹得密密实实。

    她心中稍定,自己已将大量的灵力灌注在软剑上,对方只是个元婴一重境,定然难以抵挡,只要将她这把剑绞断,料她手无寸铁也施展不出什么功夫来。

    谁知刚想到此处,那炉鼎手中剑忽然寒光大盛,只见她翻过手腕,轻轻一云,软剑发出几声清脆的震响,竟然断成了十数截。

    与此同时,小顶飞起一脚,踢中她手腕,将她手中断剑踢飞,她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剑尖照着白千霜每间刺去,却堪堪停住,随即一偏,照着她脸颊轻轻划去,剑尖飞舞如萤火闪烁,白千霜只觉额头和脸颊这里一刺,那里一痛,紧接着心口闷闷一痛,却是被踹了个心窝脚。

    小顶双脚落回地上,抖了抖剑尖上的鲜血,还剑入鞘。

    白千霜被踹翻在地,听得半空中响起冷冰冰的声音“苍龙角,胜负已分,归藏萧顶胜。”

    她绝望地躺在地上,只觉脸上刺痛,伤口似乎不深,微微发麻,却没有血流出来,不知那贱人使了什么阴招。她迫不及待想起身照照镜子,但方才那一脚委实厉害,竟是直接踹在了她的元神上——方才断了一腕,眼下更是雪上加霜。

    白千霜自己看不到脸,水镜外的众人却看得分明,却见她左边脸颊刺了一条惟妙惟肖的毒蛇,右边脸颊刺了一只蝎子,额头上工工整整地刺着“心如蛇蝎”四个字。

    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平日便有不少人看不惯白千霜,便幸灾乐祸地议论“连山道君那位小弟子剑法修为了得,心思也怪巧得。”

    “我听闻过此种秘术,”有人博闻强识,向周围人解释道,“是一些门派惩罚犯戒弟子用的,除非施术者网开一面,否则这字迹图画没个几十年消不去。”

    “可怜十洲三界第一美人,要顶着这一脸花过日子了,唉……”

    苏毓把归鞘的母剑扔回蒋寒秋怀里,撩了撩眼皮,冷冷道“要你何用。”到头来还不是得他亲力亲为。

    蒋寒秋抱着胳膊没吭声,也只有师叔这种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人,才能想出这种损招。那一脚也忒狠,元神受了这么重的伤,那白家的姑娘的修为至少停滞百年。

    苏毓乜了师侄一眼,便要飞去主台接徒弟,忽听“轰”一声巨响,主台中央忽然塌陷下去,露出一个深坑。顾清潇与白长老立即施法,飞至半空,却见深坑中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中间一个血红色的光球,宛如妖兽的眼瞳。

    白长老瞳孔一缩,惊叫道“是魔眼!”

    顾苍舒修为毕竟低了些,没等他飞起,漩涡便将他吸了进去。

    二十八个秘境中的修士们看不到外界的情况,便是知道生变,也多半躲避不及,尽数被吸入了漩涡中。

    不等众人回过神,漩涡消失,轩辕台顷刻之间恢复了原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19 16:53:17~20200520 19:0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蛊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悠然、蛊湘 4个;nullnd、喵大人、凉月、喵呜、直捣黄龙、芋圆小丸子、27093031、35372148、2005、醉心、三万两千五百五、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6414322 42瓶;木可 30瓶;大脸喵大脸喵不吃鱼、咸菜、凉月 20瓶;悠然、盐焗腰果儿、邵宝儿、九九啊、t、应看千秋、锅包整个世界、看文要花钱、卿人可青、大脸猫不爱吃鱼 10瓶;月出云 9瓶;扯耳朵的小兔子、小胖不胖,我也不胖 6瓶;就山就我、是你呀、21912738、白鲨仙子、27093031、哇哈哈哈随便起 5瓶;斗战胜佛的猴子猴孙、颓出水平颓出风格 4瓶;韩雨萱 3瓶;veace 2瓶;jivana、joyce019610、面面、sar

    a、45276658、呵呵、大蒜有点甜、皮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