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宋医生,谈个恋爱否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章 逐渐疯癫
    “可是一直缠着他,他不会更烦躁嘛?”纪瑶问。

    “烦躁是他的事啊,你只要脸皮厚,就算他不高兴,脸上表现的很烦躁,你要坚持一直坚持到他离不开你,哪天你不去烦他,他就感到烦躁的那种,这样你就成功了。”

    “我觉得你不太靠谱。”纪瑶仔细琢磨着。

    “真的你相信我,我就是这么追的宋泽铭。”洛以夏信誓旦旦的说。

    “宝贝,那是因为宋承颐一直都喜欢你好不好?宋泽铭之前和我说,你高中的时候,宋承颐就对你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了,可我和宋泽铭不一样啊,我们之间有很大的鸿沟。”纪瑶说到最后显然落寞了起来。

    “瑶瑶,你要灰心啊,不管有多大的鸿沟,只要你努力跨过去就成功了。”

    纪瑶笑笑点头应着。

    “瑶瑶,我晚上回来再给你打电话,我要开工了,不能迟到啊。”洛以夏匆匆的挂了电话。

    纪瑶看着挂掉的手机叹了口气。

    看看时间也已经五点多了,也没了再睡下去的欲望了。

    纪瑶起来洗漱后,就站在窗口吹着凉风。

    吹在脸上脑子都清醒了很多。

    站在窗口吹显然没能满足纪瑶,她决定还是下楼去外面吹风吧。

    早晨的空气也很清新,纪瑶确实有阵子没呼吸到这么清醒的空气了。

    以前还会运动运动,现在懒多了,很久都没有运动过了。

    纪瑶慢跑在度假村周围。

    沿着田野的青石板路跑,一边跑着,一边欣赏四周的风景。

    这里真的是城乡结合,这种创意确实挺不错的。

    绕着小路跑,结果竟然半路碰到了日思夜想的人。

    纪瑶远远就看着那人跑了一圈回来,和她正面对面的。

    宋泽铭闷着头跑显然没看到纪瑶。

    纪瑶悄溜溜的迎面跑着,然后拦在了他的面前。

    宋泽铭停了下来看了她一眼,眼神很是复杂,然后准备绕开她继续跑。

    纪瑶继续拦在他面前。

    宋泽铭皱着眉,有些不愉快的看着她,“挡路做什么?”

    纪瑶脑子里琢磨着洛以夏说的话,然后决定试试,笑着说,“就想挡着你。”

    宋泽铭直接绕开她,然后继续跑着。

    纪瑶立马追了上去,然后保持着和他差不多的速度,二人并排跑着,“宋泽铭你怎么不说话了?”

    宋泽铭有些头疼,怎么觉得纪瑶今天有些不一样,自己昨晚一夜没睡,煎熬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早起出来跑跑步,放松放松,结果又撞上了她。

    “你吃早饭了嘛?”纪瑶继续问。

    “要是没吃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吃啊?不知道这里的早饭怎么样是不是有很多种类,我早上想喝小米粥有没有啊?”

    “对了对了,今天中午我们吃中餐好不好?我看他们都还说想吃西餐,但我就一个人说不过他们,所以我来贿赂你怎么样?”

    宋泽铭停了下来,挑眉问他,“贿赂?”

    纪瑶点点头,“对啊,贿赂你。”

    “怎么贿赂?”

    纪瑶略一思考,然后笑容灿烂,“以身相许怎么样?”

    这时宋泽铭翻了个白眼从她身边跑开了。

    纪瑶又继续的追了上去,“你说啊,怎么样啊?我中午是不是可以吃中餐啊?”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你是不是跑累了啊?”

    “我给你说个笑话吧……”结果纪瑶憋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憋出来,“算了,还是不讲笑话了,我们继续聊聊天吧。”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活动啊?就这么一直在酒店待着嘛?那是不是很无聊啊?”

    宋泽铭终于忍不住了,再次停下来脚步,结果纪瑶问,“你怎么不跑了?怎么又停下来了。”

    这一秒,宋泽铭顿时觉得宋承颐有些可怜,他是怎么忍受洛以夏这么多年的?

    “纪瑶,昨晚不是说的很清楚吗?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自己昨晚自己拒绝了他,打击到了她啊?今天突然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我知道啊,你拒绝了我嘛,没关系啊,你拒绝是你的事,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啊。”纪瑶一脸无辜的说。

    “可是被拒绝的正常反应不应该是大家互不打扰,各自安好吗?”宋泽铭满脸疑问。

    纪瑶又理所当然的说,“你虽然拒绝了我,可是我想追你试试啊,说不定哪天就成功了,梦想还是要有的啊,假如实现了我也不吃亏是不是?”

    宋泽铭突然发现纪瑶变得伶牙俐齿了,他好像斗不过她了,算了,说不过我还躲不过嘛?

    宋泽铭加快了慢跑的速度,顿时变成了奔跑。

    纪瑶边追边喊,“你慢点等等我啊,你跑这么快干嘛,我又不会把你吃掉。”

    宋泽铭一路跑到了酒店,然后看着从大门跑进来的纪瑶,快速的按上了电梯,纪瑶紧跑慢跑也没追上,但是她立马跑上了楼梯,不就是楼梯嘛,自己又不是没爬过。

    才二楼而已。

    宋泽铭这边刚刚下了电梯,松了口气的到了自己屋门前,刷开了门,进去准备合上门,结果一只手拦在门框上。

    纪瑶笑着挤了半个身子进来。

    “你又整什么?”宋泽铭惊讶的说。

    “我来拿东西,我包昨晚丢你这了。”这是纪瑶看到宋泽铭刚刚才想起来的,她昨晚确实将包丢在了这里。

    昨晚宋泽铭也发现了那个包,此时被她这么一提起,就愣了会神,纪瑶就趁着这个时候果断的推门钻了进来。

    都进来了宋泽铭还能怎么样,只能无奈的看着她,“包在沙发上。”

    “哦。”纪瑶虽然应着,但是完全不向沙发那边走,慢悠悠的四下逛着,开始没话找话,“你这间房是不是比我们的大啊,我怎么感觉大这么多。”

    “要不你那个尺子量量平方?”宋泽铭是准备埋汰她一句的。

    谁知道纪瑶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立马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这有没有卷尺啊?那要不然我打个电话给前台,让她送一个过来。”

    宋泽铭要崩溃了,逐渐洛以夏化的纪瑶怎么这么恐怖。

    “拿上包就回去吧,马上人都起来,你赶快回去洗洗一会儿吃早饭了。”

    “现在才几点啊,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渴了,我想喝水。”纪瑶自顾自地走向了柜台那边去找水喝。

    果然是没有热水的,心里开始窃喜,“哎呀,你怎么都不烧水的啊?这才春天啊,怎么能喝冰水呢。”

    纪瑶立马走到了冰箱旁拿出了两瓶矿泉水,然后倒在了水壶里开始烧水。

    “你回去喝不行吗?”宋泽铭逐渐失去了耐心。

    “我这里都烧上了,你怎么还过河拆桥啊。”纪瑶撇撇嘴,她今天一定要赖在这里把水给喝着才走。

    “我去洗澡了,你喝完水就回去。”宋泽铭拿上衣服甩在肩膀上,进了浴室。

    纪瑶探着脑袋看到浴室的门嘭的关上了,顿时撇撇嘴,脾气还挺大。

    十分钟后水壶咕噜咕噜的翻泡,水就烧好了。

    纪瑶把水装了起来,又倒了两杯,放在了一旁。

    宋泽铭洗完澡出来就看到纪瑶竟然还留在这,桌上还放着两杯水。

    “喝了水怎么还不走?”

    “给你倒了杯水,不过很烫,要放凉一点才能喝,早上一杯水对身体很好。”

    宋泽铭就这么坐在她面前,纪瑶捧着脸就这么盯着宋泽铭,一点不避讳的那种。

    一直以来,纪瑶都不会这么赤果果的盯着宋泽铭的,此时宋泽铭内心就只有一个想法,看来自己昨晚确实打击到了她,再看看她双眼下面青黑一片,一看就是昨晚熬了夜,可能昨晚还哭到半夜,然后今早起了才变成了这样。

    纪瑶一直盯着宋泽铭,然后来了一句,“我突然发现你长的好好看啊。”

    宋泽铭嗤之以鼻,他一直很帅的好不好。

    “不过我之前说你比宋学长长的好看些,现在自己看了看,觉得好像还是宋学长脸毕竟精致,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宋泽铭起身,冷着脸,“水差不多凉了,快喝,喝完滚蛋。”

    “你干嘛说话这么凶啊?”纪瑶委屈巴巴的说。

    宋泽铭端起自己面前的被子尝了一下温度,看到已经凉了,立马端着她面前的那杯强迫她喝着。

    纪瑶自己他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识趣的喝了水,然后拿着包被“赶”了出来。

    纪瑶回到了楼上的房间。

    一进门就犯恶心,真的快受不了刚刚的自己,竟然什么都朝外说,自己每次说那些话的时候,都想吐,平时看着洛以夏做挺正常的,可是怎么一到自己着画风就变了啊,好做作的感觉啊。

    不过要是洛以夏说的管用的话,刚刚确实相继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现在只要坚持就好了。

    虽然觉得这种路线不适合自己,但是没办法。

    小袁昨晚喝了酒又回来的晚,大清早就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迷迷糊糊的起来开门,“纪瑶,这么早怎么了啊?”

    “我能问你再借裙子吗?突然想穿裙子了。”纪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你就应该早点穿裙子的,当然现在还不晚。”小袁很欣慰的说。

    “我这里好几箱裙子呢,你看着挑就行,你拖一箱子回你房间慢慢找吧,我要继续睡了,我实在是太困了。”小袁打了个哈欠。

    “好的。”纪瑶高高兴兴的托了一箱子衣服回了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