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 > 章节目录 别走
    47

    “你这段时间来到底怎么回事?身体真的没有问题?”

    陆老爷子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但看着孙子的眼神到底难掩关切。

    陆缜端坐在对面, 神情很淡“对不起, 爷爷, 已经没事了。”

    “胡闹!”陆老爷子怒斥一声, 跺了一下手里的梨花木拐杖, “有没有事是你能判断的吗?应该交给医生来检查!”

    坐在一旁的陆麟渊连忙出来圆场“爸, 您别着急——阿缜都已经这么大了,他对自己的情况都有数的。”

    陆老爷子也是关心则乱,陆缜从小优秀到大, 各方面都完全符合他对于未来继承人的期望和要求, 也一直沉稳成熟, 这一次却不知道怎么了,连着很多天状态很不对劲。

    陆缜安静地坐在对面。

    从这个角度上看, 他正背着光,脸颊模糊在一片阴影中,看不清神色。少年干净的黑发有些长了, 几缕碎发落在眉间,看上去有一丝凌乱和随意。

    依旧是那个清冷矜贵的陆家大少爷,但陆老爷子瞧着瞧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孙子哪里变得不太一样了。

    陆麟渊在旁边为他开解了好几句, 陆老爷子总算冷哼一声“真的没事?”

    陆缜这才微微抬起头,淡笑一声“没事,爷爷。”

    ……他不会再让任何事情“有事”了。

    陆麟渊把老爷子哄回了房间,这才回到客厅, 开玩笑似的拍拍陆缜的肩膀“你这孩子,这回搞这么大阵仗,不知道的以为你失恋了呢。”

    陆缜轻轻抬头,鸦黑的瞳孔波澜不惊,在陆麟渊那张温和的笑脸上停留两秒,然后移开。

    他勾起唇无声笑了“怎么会。”

    提前预知后半生的轨迹,就算惨痛让他撕心裂肺,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

    ……至少17岁的他自己,终于看得清人心。

    陆缜承担了上辈子自己的过错,承担了真相的折磨,但也同时接手了上辈子的阅历、手腕、知识……一切。

    在陆麟渊这样的笑容里受到的教训,这辈子他会亲手要回来。

    而他最重要的人,也不会再让他碰一分。

    陆麟渊揶揄地笑着“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能让你们这年纪的孩子这样儿的,八成是恋爱问题。”

    陆缜微微垂下眼睫,没有出声。

    陆麟渊接着道“让我猜猜……是不是我见过几面的那个女孩?别说,那得是你们学校的校花吧,确实漂亮。”

    陆缜忽然笑了,笑意在唇边越扩越大,笑得陆麟渊心里都有点发毛。

    “小叔,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想象力这么好。”

    他上辈子也没有意识到,原来陆麟渊这么早就把目光放到了楚殷身上。

    陆麟渊眉梢一挑,然后笑道“还不是因为关心你啊,所以体察入微。”

    陆缜勾着唇角,点点头“但你猜错了——楚殷啊,长得是挺好看的,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陆麟渊心头一跳,眼睛不着痕迹地眯了一下“哦?怎么会。”

    陆缜的心口滚过一片酸涩,然后往后靠了靠,语气漫不经心“你喜欢的话,你随意。”

    陆麟渊怔了一秒才回过神,哈哈笑了“开起我的玩笑了?你们才多大,拿你小叔当禽兽?”

    陆缜也配合地笑了。

    深黑的眼睫遮住冰冷的瞳孔,写满了冰冷的讥讽。

    笑了片刻,陆缜抬起眼,淡淡道“这都是小事——小叔,我们还是聊聊城南那块地的事吧。”

    陆麟渊慢慢笑道“哦,好啊。”

    楚殷自从那天早上见过陆缜之后,狗男人很久没有再出现。

    他大概也还上学,但不再往她面前凑,两个人大概十天半个月才会偶然遇上一面。

    看到了,视线一碰,然后就各自离开。

    这辈子他们俩之间的所有交际,原本就都是陆缜单方面维系的。现在被他切断之后,陆缜就真的像是从她的生活里安静地退了场。

    楚殷开始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上辈子的记忆太深刻,狗男人要是真的转性,反而有点可疑。

    但她观望了很多天,也看过了几页剧本,没有找到能解释陆缜行为的事件,最后只好归结为——可能狗男人他想开了。

    如果没有了执念,那么这辈子的陆缜,可能真的不会再变成那个样子了。

    但……楚殷莫名在意那天早上陆缜的眼泪。

    尽管只是一闪而过,但她还是看得分明。

    他那时的神色不像是放弃,居然更像是……某种灰败的绝望。

    这种情绪出现在意气风发的大少爷身上,简直堪称反常。让人看了……不太舒服。

    楚殷走了会儿神,然后才把心思拽回来,继续看面前的练习题。往下做了两道,还是有点注意力不佳,她干脆放下笔,拿了杯子去接水。

    捧着杯子走出去,楼道里不少同学凑上来和她打招呼。

    现在楚殷已经渐渐适应了自己在学校里的定位,对于过分热情的同学们已经可以做到宠辱不惊。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大家浮夸一点也不是不能理解。

    从全市联考之后,楚殷学神之名响彻全市,不光在荟文和一中,全市各个学校都观摩了她逆天的数学满分,以及压了第二名常静庚9分、并令其擦荟文校门一个月的赫赫战功。

    ——飒就一个字!

    而这次大战楚殷也彻底为荟文争了光,现在成了校领导心中需要重点保护的宝贝苗——毕竟他们已经提前打探过了,楚殷没有出国的打算,是准备参加高考的!

    这个成绩,高考省状元都可以拼一拼,绝对要好好呵护啊!

    就连现在带高三的老师们都被要求,只要楚殷有需要,必须耐心!细心!用心!地为她解答,绝不可以敷衍!

    导致楚殷现在一去办公室,甚至能有三四个老师一起讨论她问的题目。

    ……也是蛮夸张。

    “殷姐,我刚好也要接水,要不要我帮你接呀?”楼道里有人问。

    然后立刻又冒出好几道声音“我也行!”

    “我给你接吧!”

    楚殷“不用了谢谢……!”

    她连忙加快了脚步,结果转过弯,忽然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已经许久不见的陆缜。

    他好像长高了一点,眉弓下的五官更深邃,气质似乎沉了些。正和宋兆霖站在一起,低着头说着什么。

    楚殷脚步顿了顿,然后换了个方向,打算悄无声息地绕过去。

    宋兆霖刚好一抬眼,高兴地嚎了一嗓子“呀,殷姐!”

    陆缜瞬间抬起眼。

    不远处,少女微微缩着肩膀,是一个想溜走的姿势。

    陆缜眼底渗出一丝笑意,然后又很快淹没在漆黑的瞳孔中,嘴里泛起苦。

    这辈子的小姑娘,优秀得不得了。没有人会冷落她,也没有人会看不起她。她是真的并不需要他。

    那一天陆缜第一次回忆起上辈子的事,27岁的自己在梦里叫他去死。

    他后来终于明白了意思。

    他死了,楚殷就幸福了。她可以和他毫无瓜葛,也……不再需要因为他的爱而承担任何负重。

    所以他在楚殷家外站到天亮,看她最后一眼,然后让自己不要再无耻地扰乱她的生活。

    这一辈子她干干净净,一无所知。不记得她曾被困在他身边,不记得她为了自由闹过的日夜,不记得她的恨意和恼怒。

    ——所以陆缜也没有解释的机会。

    那些荒诞的世界规则,他无从开口,说出来也没有人能相信。

    上帝重新给他一辈子,却要他记得,要他悔过,要他独自受折磨,用沉默护她这辈子天真无忧。这是他的惩罚。

    陆缜知道他应该自觉点。

    ……但他终究像个废物,很难自控。

    明明不再需要来学校,可还是控制不住地,一遍遍走进来。

    就算不能靠近,但或许可以偶遇。

    或许在楼道里,操场上,不知名的角落,他就看到她了。

    宋兆霖已经蹦蹦跳跳地过来,笑嘻嘻地说“殷姐,没看到我们嘛?”

    楚殷“……”

    她无奈地转过身,看到陆缜站在几步之外。眼神淡漠地碰上她的视线,然后就漫不经心地转开了,如同陌生人。

    楚殷忽然释然,慢慢卸下自己绷紧的肩膀——既然陆缜都放手了,她就更没必要这样。

    她大方地朝着宋兆霖点点头“刚看见。”

    宋兆霖一惊一乍的“什么!我们这么大两个帅逼站在这里,你居然没有第一眼看到嘛!”

    “没有,”楚殷挥开他,“让开,我要去接水了。”

    “哦。”宋兆霖乖乖挪开了。

    陆缜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藏在裤兜里的手指有点发抖。

    短暂几秒的接触,够他回味很多天。

    宋兆霖转过头,看到陆缜眼底泛红,惊道“缜哥,你最近还是睡不好吗?”

    陆缜低低“啊”了一声。突然很想抽烟。

    “你也别太忙啊,你都还没成年呢,这么早接手家族干嘛鸭?”宋兆霖絮絮叨叨的,“老爷子身体还这么康健,再不济你上边不是还有个那么能干的叔叔嘛?别让自己这么累!”

    陆缜轻轻笑了一声。宋兆霖一直都没变。

    他听完了他的唠叨,忽然问“宋延川最近很忙?”

    宋兆霖“是啊!忙得脚不沾地的,不知道的以为我们家多大产业呢!”

    陆缜看着他天真的脸,半晌后忽然抬手拍拍宋兆霖的肩膀。

    他夹在兄弟和亲哥之间,上辈子被迫抉择。最后宋兆霖宁愿什么都不要,从始至终也没有过对不起他,陆缜都记得。

    “这次不会再让你两难了。”陆缜轻声说。

    宋兆霖眨巴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

    啥?两难啥?

    生活似乎平静了起来。

    楚殷每天上课,学习,接受辅导,放学后继续学习,自己拔高。

    不用鲨狗男人,把陆缜这条线拽出去之后,生活变得非常简单。

    这天,楚殷放学回家,见到了最近一直很忙的楚父和楚母。

    这次他们连回房间都等不及,直接在客厅就说了起来——依然是“新城”的项目。

    距离上次听到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看起来,陈家和楚家的联姻似乎并没有挽回这件事。楚父的神色明显焦虑,楚秋秋坐在一边,神色更加崩溃。

    楚实看到楚殷进门,拉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往楼上走“殷殷先回房间,等会儿吃饭我叫你。”

    楚殷点点头“……哦。”

    关掉房门之前,她隐约听见楚秋秋在喊“这么做,我在大家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楚父的声音更焦灼“我还能怎么办!”“陈家现在要停止合作!”“……楚家完了!”

    楚殷忽然意识到,在悄无声息之间——

    时间线已经提前了。

    原本在一年多以后才会发生的破产,现如今近在眼前。

    是什么导致了时间线的变动?剧情里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难道和之前的特殊波动有关?……

    楚殷并不害怕楚家破产,她靠着各种奖金还有楚家打的生活费已经攒了一些钱,足够基础生活。而这个家对她而言,原本就只是一个住处而已。

    如果担心哥哥受到影响,她还可以动用权限护他周全——至于这对父母,还有她那个假妹妹,楚殷不会管他们。

    只是楚殷又想到另外一件事。

    ……楚家破产看来的确和陆缜没有关系。

    那么……上辈子破产之后的那些剧情,是不是也不会再发生了?

    楚殷默默想了片刻,看来是时候脱离这个家了。

    赌约的一个月的期限终于截止。

    在此期间,常静庚一天不落、天天过来擦荟文的大铁门,都快把铁皮给擦秃了。

    一时成为荟文的一大美谈。

    经常有人问他“你怎么做到这么言而有信的?”

    常静庚羞愤欲死。

    ——他根本不想擦好吗!但每天一放学,手就不自觉地提起桶,拿上抹布,脚也不听使唤!

    这大门还有什么可擦的?!擦了一个月,连一颗灰尘都没有,干净得像新的一样!

    但没有人知道常静庚的心理状况,两校学生纷纷望而生畏,心想常静庚虽然在成绩上输给了楚殷,但人格上还是证明了自己的嘛!

    楚殷放学的时候正好看到他收拾好抹布,常静庚一看到她,顿时更加羞愤。

    “我擦满一个月了!”他低吼道。

    楚殷“?是还想再来一个月的意思吗。”

    常静庚闭嘴了。

    两大学霸的赌约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现在两个人好不容易又同框出现,荟文和一中顿时都有很多人围观。

    常静庚挽尊道“上次数学卷,的确是我失误了,我认可你这个对手了。”

    楚殷一脸无所谓“随便。”

    常静庚还想说什么,忽然从一中方向传来一阵喧闹,有人嚷着“庚神先让让!”,然后从人群中推出一个男孩来。

    “楚殷同学,魏鹤鸣有话对你说!”

    “哈哈哈哈很重要的话哦!”

    一中来了一堆人,像是给这个男生打气的。

    一看这架势,高中生们都懂——来告白的。

    魏鹤鸣是一中高三的学长,人长得高瘦白净,鼻梁上架一副眼镜,看着很斯文。

    “楚殷学妹,我……”

    他之前每次都是远远地看一眼,这还是第一次站到楚殷面前。被她那双黑亮的眼睛瞥一眼,他都觉得自己心跳快得不像话。

    “我是一中高三特培的魏鹤鸣,现在已经签约了q大,我……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很喜欢你,我从你来一中参加英语演讲比赛的时候就关注你了……”

    校门口,人潮耸动。

    英俊斯文的优秀学长,拦住了对面中学出色漂亮的学妹。

    所有人都在起哄。

    宋兆霖踮着脚尖往人群中央瞅“哎呀!看不见啊!说什么呢!卧槽那男的还挺帅!殷姐答应了没?!”

    他急得上火,忍不住回头道“看不着啊!急死我了!”

    陆缜站在几米外的地方,紧紧抿住唇。

    因为用力,唇角都有些发白。

    他用尽毕生的自制力,才让自己没有冲上去,踹开那个男人。

    甚至暴躁地想把他打烂。

    陆缜几乎是虔诚地希望,楚殷只喜欢学习,没有心思谈恋爱。

    那他还可以骗自己几年,等他处理好一切,如果她还孤身一人……那他还能来到她面前,再奢求一个机会。

    可她那么好,是个男人就会喜欢。

    他紧紧拥抱过的女孩不属于他,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她可以喜欢……别人。

    陆缜的手指碰到了裤兜里的打火机,像是被烫伤了一样,轻微发抖。

    心脏上空悬着一把刀,刀柄在楚殷手里。

    不知过了多久,喧闹的人声间传来一阵喧哗——

    宋兆霖惊讶的声音夹在其中“卧槽!那男的说啥了!殷姐居然和他走了?!”

    ——和他走了。

    尖刀轰然落下,划破了皮肉。

    陆缜精疲力尽地闭上了眼睛。

    走吧。

    ……

    楚殷和隔壁大佬的绯闻很快传遍学校。

    魏鹤鸣,早早签约q大的理科大学霸,为人低调,长相也不错,看上去简直没什么缺点。

    荟文的学生抹着眼泪表示,虽然不想同意这门亲事,但看起来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楚殷本人得知传闻之后都愣了——那天放学,是因为魏鹤鸣说他有一沓精修的数学知识框架可以送给她,楚殷才跟他走的。

    怎么竟然都传到快结婚的程度了??

    想象力真是插上了翅膀。

    不过她已经和魏鹤鸣本人说得很清楚了,她只想好好学习考好大学,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魏鹤鸣挺尊重女生的,没有强求,但表示他会一直等她。

    这种事本来就很私人,楚殷又不能扯着喇叭给别人澄清,只好当无事发生过。

    就这样过了几天,倒是也没有人会主动来问她,只不过经常碰到一些神色仿佛女儿出嫁的同学。

    十分汗颜。

    晚自习,楚殷去办公室里问老师题,都有好几个老师旁敲侧击地打听魏鹤鸣的事。

    “没有,真的没有,您不要听那些。”

    老师们乐呵呵“我们不是老古板!没什么的,那孩子的确很优秀的呀!现在的确是耽误了点,你们大学后可以继续的嘛!”

    “不必了……!”

    楚殷塌着肩膀走出教室,叹了口气。

    魏鹤鸣是挺好的吧,但她对这种过于优秀过于标准的男孩子,的确没什么兴趣。

    楚殷在楼道里走了一会儿,一抬头,忽然看见陆缜站在对面。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的眸色很黑。

    这次看到她,视线停留了几秒,然后才缓慢地移开。

    楚殷顿了一秒,也没有打招呼的打算。

    想想,对于这次沸沸扬扬的绯闻,陆缜都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真的放下了。

    楚殷转过身,从空荡的楼梯间上楼。

    谁知她刚刚走了一层,忽然,“啪”的一声——

    学校停电了。猝不及防。

    楼梯间刚好没有窗户,整个世界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楚殷站在楼梯上,整个人瞬间僵硬,抱着笔记本的手用力捏紧。

    她怕黑。从小就怕。

    这种小毛病,没有人会关注,她也不会矫情地提起。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人知道,她怕黑怕到甚至会昏倒。

    她站的位置刚好是半封闭的位置,黑暗骤降,晕眩感猛地袭来,楚殷整个人颤抖着发晃,开始摇摇欲坠。

    一片漆黑中,楼下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接着,是什么人摔倒了、身体撞在墙壁上的声音。

    楚殷已经无暇顾及别人,头晕目眩,扶着扶手,身子往后仰了过去。

    ——但她没有摔倒。

    而是重重地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黑暗中,那人的体温滚烫地渡过来,手掌习惯性地顺着她的耳骨捏了一下,然后抚在她后脑,轻轻揉了揉。

    “别怕。”陆缜声音嘶哑。

    楚殷耳鸣得厉害,根本听不清声音,脑袋里嗡嗡作响,只是本能地攥住别人的衣角。

    “……也别走。”陆缜呼吸滚烫。

    你怕黑,怕虫子,吃凉的会痛经,吃急了会肠胃不适。喜欢甜的,讨厌酸的,喜欢小碎花,也喜欢铆钉。

    “他都不知道……可我知道。”

    低沉嘶哑,破碎得不成声。

    作者有话要说  陆狗真惨。(这章的信息点也自寻喔。

    (看到评论区劝我早睡别熬夜的小可爱们真的很感动又很难受,因为我总拽着你们也熬夜,我真的很愧疚呜呜呜

    (摸摸你们tat,评论区掉落红包,晚安!

    感谢在20200518 00:35:49~20200520 01:48: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筱筱爱吃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薛薛薛薛洋的糖、猫酱、阿迟迟 2个;月下南空、蕃茄酱、二胖、? suesuesueki?、殷神的小娇妻、????啊啊啊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於菟 55瓶;会飞的小排 25瓶;茶树菇、iggy、佩佩、44914172、沨、joan 20瓶;余月 15瓶;阿别 11瓶;见短见、懒蛋、倾故、蕃茄酱、du、19919003、一起吃甜饼呀、瑞萌萌、冷漠无情哈哈机、橙子几块钱呀、想吃橘子的喵、今天天气好、槑槑呆 10瓶;筱潇 9瓶;喝一碗梅酒 8瓶;甜饼 7瓶;作死症患者、可可粉 6瓶;al□□on?biu?、oaikura、耶啵的坚果儿、肉包咂、xbaa 5瓶;舟中温柔海上月、三分球的从容 4瓶;一条酸菜鱼、我是双双 3瓶;今天我可真开心~、楠枳、  安格妮丝。、团子、芊 2瓶;顾柒、x丶sark、淋漓、一辆无证驾驶的车撞、夺命泰勒斯、ayaka、凌霄花儿、樱桃芭蕉、憬花阴、渝酒v、云走了、有哦、大王、lry、辣辣亮晶晶、芦苇、一颗桔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