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玉骨天香 > 章节目录 第82章 番外三(略修一点)
    番外三(顾文轩与苏沐兰2)

    顾文轩觉得这只是一场梦。

    他瞧着她的兰兰, 从头到脚地瞧着她。

    她白玉无瑕,冰清玉洁,便宛如那澄莹的月光,曾经一度,与他咫尺距离, 却也让他觉得是那般的遥不可及。

    他双臂张开, 由着她在他身前忙着为他穿衣, 眼睛始终没离开她, 以至于她去了他身后,他也跟着转了过去。

    沐兰顿时一怔,蒙了,茫然地抬头, 不知所以,再看他看她那痴痴的眼神儿,小脸儿便红了。

    顾文轩这才恍惚知觉,尴尬地一笑,又转了回去。

    一个早上了,他心中还是未能平静,很多年,他都未曾这般心悦,这般激动过。

    他觉得这是一个梦。

    待兰兰为他理完衣服, 又转回他身前之时, 顾文轩握住了她的手, 语气亲昵。

    “兰兰, 你掐我一下。”

    沐兰又是一怔,心口“咚咚”跳,看他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感觉又正经又不正经。一时间,她也搞不懂,他是在逗弄她,还是怎么。

    从今早醒来她便觉得他有点不对。虽然她和他也不太熟悉,不过前段日子他的废话很多,今天却是不怎么说话了。

    “我掐你做什么?”

    她红着脸,语声很软糯,说过后便垂下了头,心还在猛烈地跳动。

    顾文轩将她的手贴到了他的脸上,还未罢休,轻柔地哄着,“兰兰,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呢?”

    他的手动着。

    她的手便一次次地摸上了他的脸。

    沐兰的脸更烧,人也更慌乱无措了,心跳的极是厉害,唇瓣颤着,“什么做梦?不是了”

    顾文轩笑,低身靠近她,“那你掐我一下。”

    他靠近过来,带着一股香气,沐兰更加羞赧,瞧他不依,继而仍在继续地说。她便扬起了小脸儿,轻柔地掐了他一下。

    她的手划过他的脸庞,顾文轩舔唇笑了,接着便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兰兰,你再亲我一下。”

    沐兰一下子被他抱的很紧,听他得寸进尺,瞬时只觉得浑身都烧了起来,便更别提脸了。

    “世子,别别闹”

    她的手推在了他的胸膛上,俩人紧贴在了一起。

    顾文轩眸中含笑,剑眉微微蹙起,“没有啊,怎么是闹了?”

    他说着便把脸凑了过去,温声哄道“兰兰,亲我一下。”

    沐兰心口狂跳着,看了看,好在丫鬟都识趣地退下去了。她稳了稳,接着便乖乖地踮起了脚尖,朝他的脸亲去。

    岂料,刚刚亲到,顾文轩便笑着转回了头,吻住了她的唇。

    沐兰自然是毫无防备,半分也没想到,小脸儿绯红,面上慌乱,内心便更慌乱。

    她还记得,成亲的第一日,早上起来本要去拜见公婆,他便缠着亲她,甚至拉开了她的衣带,那时的沐兰极是慌张,按住了他的手,语声软柔地道着“衣服也才刚穿好,公婆也还在等着。”

    她商量了他许久,他才作罢,但见了公婆回来,沐兰便觉得他笑眯眯的瞧着她的眼神不大对,果不其然,进了屋,他便抱住了她,对她说着什么“你的事儿完了,该到我了。”

    而后,大白天的,他便当成了晚上过。

    他亲了她好一会儿也没松开,到底是沐兰推了他,臊红着小脸儿。

    “世子,不,不要了”

    顾文轩听了她的话,缓缓地眨眼看着妻子,内心很满足。

    从俩人的房中出来之后,顾文轩抬头望了望天,只觉得天都更蓝了。

    接着他去看了父母,见了前世一别后,便再也没见过的父亲;也见了前世重逢后,几乎没有对他笑过的母亲。

    见他们还是原来的模样,雍容贵气,顺心顺意,脸上洋溢着笑,他心里很舒坦。

    父亲见他一大早上的来,脸色当即沉了,张口便冷声道“你又惹祸了?”

    顾文轩汗颜,尴尬地笑,“没有。”

    他确实是让人操心,也确实是不干什么好事。

    他父亲也没少打过他,但他从小就不怎么任管。

    先斩后奏是常事,为所欲为,想做什么随心所欲。

    但父母还是极其疼爱他,尤其是母亲。

    母亲见他来了,很心悦,把他叫了过来,笑着问的皆是他和沐兰的事儿。

    她的确很疼沐兰,也确实没白疼她。

    此时再见父母,再见这一切,顾文轩觉得极其不真实,但又极其珍惜。

    他总觉得这是一场梦,很怕梦醒。

    从父母房中走后,他又去了弟弟文辰的住处。

    此时的文辰方才十一岁。

    他刚一进了他的小院儿,便听到了一阵背书声。

    他很乖,做什么都认真,学什么都刻苦,的确比他靠谱的多。

    若是家族不逢那祸事,文辰定是能光耀门楣

    此时看到弟弟,顾文轩的心情还有些复杂。

    文辰看见了他,丢下了书本便起身,朝他奔了出来。

    “哥不用去看鸟儿么?”

    “今日没局子?”

    “哥想我了?”

    十一岁的小少年,他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稚嫩。

    顾文轩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但这前两句话还当真是问的他惭愧不已。

    他应了声,没答那两句,只回了那最后一句,“嗯,想你了。”

    文辰摸了摸头,笑的极是开怀。

    “哥怎地还想我了?”

    顾文轩再度回到他和沐兰的房中时,是带着药回来的。

    他走到窗前,还未进门便看到了端坐在屋中安安静静地刺着绣的沐兰。日光下,她一身素净衣衫,洁白的一尘不染,沉静温婉,是他初见的样子,也是他心中一直的模样。

    她瞧见他进来,有些羞赧,但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起身朝他迎了过来,为他宽了衣服,而后也未走开,在他身前,只微微低了低头,继而又抬起了眼睛对上了他的视线。

    她伸出了手来,缓缓地勾起了他的手。

    顾文轩心口一动,当即人便靠了过去,俯身去听她说话。

    “兰兰”

    “世子,你不是说,要把我妹妹也接来么?”

    顾文轩微怔,旋即立时便回了话。

    “嗯,好。”

    他仿佛是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她。

    “我现在便去。”

    他握着兰兰的手,说完后,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人就走了。

    十年前的江都,顾文轩实则已经忘的差不多了。至于以前是怎样和薛家打交道,他也不怎么记得了,只是走在这江都的路上,偶尔会看到一个个,尤其是一些地痞小混混都是对他点头哈腰的,让他想起了自己昔日也可谓是这江都的一霸。

    他到了薛家就说了一句话,便是他妻子想妹妹了,然后甩下了五百两白银,便就等着放人了。

    薛家一个商户,着实不敢和他作对,很快他就见到了九岁的小昭昭,把她领了回去。

    顾文轩觉得,兰兰起初就是因为此事,爱上他的。

    当夜,他为她的腿擦了药。她红着脸,羞答答地时而瞧他,继而后来便轻轻地靠到了他的肩头上,唤了他一声,“文轩”

    顾文轩拍了拍她,笑。

    但接着他便觉得自己的身子很轻,缓缓地飘了起来,飘到了床下,继而看到床上的另一个自己笑嘻嘻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搂着兰兰,亲了她一下,然后便口无遮拦地跟她说起了荤话,且是眸中带笑,怀兮兮地不断地问她,“什么意思啊?嗯?”

    兰兰面红耳赤,头低了又低,在他怀中缓缓地摇头,“我,我不知道”

    两个顾文轩皆是笑了起来

    这,果然是个梦

    深夜,顾文轩便这般趴在书房的桌上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他恍惚睁开了眼睛,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思绪,甚至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他抬手扶着额头揉了揉,外头月上枝头,寂静安宁,书房中烛火微微,明灭恍惚。

    他缓了好久,抬手倒了一杯茶,也没管冷热,举杯喝了,而后,倚靠在了椅背上,抿唇缓缓地出了口去,有些头痛,还是没有缓过来

    适才的那个是梦还是真的?

    如果是梦,怎地又那般的真实。

    以至于,醒来后,他缓了好久方才记起今夕何年,记起自己今日白天里才把兰兰,母亲和文辰三人接回来。

    它真的是太真实,真实到仿佛看透了他的内心,更预见了他的未来,不论是他的人生,还是他一直在策划的那场策反阴谋。

    顾文轩闭目靠在椅上,回想着那梦,回想着自己气走了兰兰;而后弟弟和母亲也相继地离他而去;再接着兰兰改嫁,而自己悔不当初,痛不欲生,甚至没了生的动力,给了萧承璟暗杀他的机会,最后自己坠崖死去,重回到十年前与兰兰成亲的当年

    一切太真实了,真实的让他此时此刻还能感到心口刺痛,喉咙哽咽

    三更的梆子声刚刚敲响,他睡不着了。

    今日是兰兰回府的第一天,傍晚他因为繁忙,只与她呆了一会儿,或许也不全是因为忙碌

    顾文轩又扶住了额头,揉了揉太阳穴。

    此时突然,他便很想回房去看看兰兰,但又很怕吵醒她,于是便就那么坐到了四更,方才起身披了衣服,出了书房。

    外头繁星点点,圆月明亮,黑夜已经即将过去,有了天亮的迹象

    风有些大,他一步一步走在府中,那个梦仍在脑中徘徊,终于,他回到了寝居。

    丫鬟开了门。

    “大人”

    他沉声应了一声,脱下了披风给了丫鬟,继而轻声地进了屋,来到了卧房,看到了床上的妻子。

    微弱的烛光下,她清水芙蓉,干净纯洁,样子和五年前没有任何变化。

    她近在眼前,但又总让他觉得远在天边。

    他看了她许久,突然见她眼旁有着一抹泪痕。

    顾文轩心中一紧,这时见她微微动了动,接着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文轩”

    她显然很意外,见了他便急着起了身。

    顾文轩急忙扶住了她,坐到了床边,心中再也忘不了那泪痕。

    “兰兰,我把你吵醒了”

    他声音很轻,几近哑声,与这也寂静的夜一样。

    沐兰摇头,“没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你了。”

    他还是那般声音,眸光如炬,仿佛半丝都舍不得离开她的脸。

    沐兰微怔。她没想到他会说这话。

    顾文轩继而又朝她靠近了一些,解释道“公务繁忙,昨晚是去准备一些东西,明早上朝要用,兰兰”

    他还是忘不了她脸上的泪痕。

    她昨晚哭过。

    “兰兰”

    他哑声又唤了她一声,握起了她的手,“昨晚睡的好么?一切可还习惯?”

    沐兰也没想到他会问她,鼻息一酸,应了一声,眼中有些泪花,微微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脸。

    “都好。”

    “兰兰”

    顾文轩心一紧,吻了一下她的眼眸。

    “我一直都爱你,兰兰。”

    沐兰点了点头,眼中还是泛着泪花,拉起他的大手,把他拉到了床上来,给他盖上了被子。

    “天还早,再睡一会儿。”

    “好。”

    他应了声,进了她的怀中,很快,竟是真的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