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宫女上位记 > 章节目录 108、第108章
    后妃住处安排都不太远,阿妤到许御女住处时,这里四周已经围了不少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宫人看见她,连忙躬身掀开帘子。

    阿妤踏进帐内后,入目的就是落云哭得泪流满面的模样,她抬头间,似眼底闪过一丝怨恨,才又低低埋下头。

    阿妤眸色微冷,她扫了眼许御女,脸色泛白,衣裳干净,只是紧闭着眸子,昏迷不醒。

    待坐下后,阿妤才敛眸淡淡地问“昨儿个还好好的,怎就昏迷了?”

    落云低着头“奴婢昨夜里就向钰修仪禀告过此事!”

    看似恭敬的话,却夹着一丝埋怨和指责。

    倒是叫阿妤气笑了“你这是在怨恨本宫?”

    “奴婢不敢。”

    敢与不敢,她自个儿心底清楚,阿妤瞥了眼昏迷的许御女,才没有此时与她计较。

    不过即使如此,她也懒得管许御女的事。

    阿妤侧了侧头,问向宫人“可派人去请皇上了?”

    她话音甫落,就有宫人掀开帘子进来,跪地行礼后,说“钰修仪,皇上说了,他那处尚不得闲,此事交给钰修仪处理即可。”

    落云顿时怔在原处,她家主子昏迷不醒,皇上竟连看都不来看望一番吗?

    经此一遭,她终于认清了形势,倏地整个人都颓废下来。

    阿妤手指敲着案桌,许久没有出声,这般寂静的情况下,叫旁人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众人小心翼翼抬头看了她一眼,谁不知当初许御女害得钰修仪早产,这事交给钰修仪处理,真的会有结果吗?

    好久,阿妤才不耐地敛眸,挥挥手叫那宫人退下,才问向太医

    “昨夜里可是你来给许御女诊脉?她为何会至今没醒?”

    常太医刚刚收了针“回钰修仪的话,昨夜里许御女落水,微臣已经将其不慎喝入的水逼出,按理说,许御女早该醒来了才是。”

    这话说的,阿妤拢了!了拢耳边的碎发,微眯起眸子,溢出一声轻笑

    “这般说来,许御女是在装睡?”

    落云惊恐,不顾尊卑反驳“当然不是!钰修仪便是不喜我家主子,又何必这般污蔑她?”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落云顶撞,阿妤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当下冷了眸,手边的杯盏被她砸下,碎在落云额头时,溅出一丝血迹。

    满帐寂静,落云脸色煞白,被吓得一跳,伤口都不敢碰,她听见那钰修仪说

    “本宫许你插话了吗?”

    许久,落云憋着泪,屈辱地说“奴婢知错,求钰修仪息怒。”

    阿妤冷哼一声,才转头看向常太医,经过刚刚一事,谁都看出她对许御女的不喜,这般情况下,常太医越发弯了弯腰。

    许御女自然不是装晕,她还没那么蠢。

    “依微臣诊断,许御女应是误服了什么,才会至今不醒。”

    阿妤拧眉,咬字重复“误服?”

    这就差没直说,有人给许御女下药了。

    可如今许御女不得宠,在皇上眼底,几乎就没这个人存在,她会随行,还是因为皇后的恩典,谁会故意给她下毒?

    周琪似想到什么,忽地贴在她耳边说了句话,阿妤轻眯起眸子。

    她看向落云“你家主子昨夜至今,可是吃过什么?”

    落云不敢不答话“只喝了药。”

    “中间可有旁人接手?”

    “煎药时,奴婢在伺候主子,并没有亲自看着。”落云抹了把眼泪,想起什么,忙指着床边的药碗说“就是这药!”

    阿妤见其底还剩了药渣,立即朝常太医颔首。

    常太医检查药渣时,帐外起了喧哗,阿妤拧眉“外面何事?”

    “是太傅府许夫人求见。”

    微顿,阿妤袖中的手指轻捻,这许御女受伤,许夫人就在这儿,自然不放心地想过来看看。

    这许夫人更是二品诰命夫人。

    !

    她此番行为,不过爱女心切,倒也不为过。

    不过,阿妤轻蹙细眉,微有些不虞“后宫处理事务,她来作甚?”

    女儿进了宫,就是皇家人,如何处理,就算她是许御女的亲母,也不得插手。

    宫人尚未回话,阿妤就听见一道庄正规矩的妇人声

    阿妤细眉越蹙越紧,陈嫔瞥见,轻声进言“许夫人终究是许御女的母亲,若是将其挡在外面,叫旁人知晓了,未免会说我们皇室冷血无情。”

    闻言,阿妤斜觑了她一眼。

    究竟会说皇上冷血无情,还是说她冷血无情,陈嫔心底自有数。

    顿了顿,阿妤才松开细眉,道“罢了,虽不合规矩,但念许夫人爱女心切,破格一次也无妨。”

    须臾,许夫人从外面进来,她脸上带着担忧关切,却是强忍着情绪,先朝帐内各位主子行礼,待站起来后,她才看见落云额头上的伤口,心底倏地一紧。

    在这帐内,能罚落云的,也不过就一人罢了。

    本章节

    她又想起之前许御女被贬的原因,顿时脸色有些牵强。

    阿妤只看了她眼,就没再搭理她,就算她贵为二品诰命夫人,如今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得插嘴半句。

    “如何,药可有问题?”

    常太医眉头紧皱,迟疑地说“若是微臣没认错,这应该是凝心散……”

    等常太医解释后,众人才知,这凝心散究竟有何作用。

    这名字,似乎是什么凝气养神的药物,其实不然,服下此物后,会直接昏迷不醒,若是不得药物救治,三日内就会不治身亡。

    阿妤狠狠拧眉,这般阴毒的药物,也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

    一旦涉及到毒,这事就不得善了了,阿妤偏头,吩咐琉珠再去请皇!上。

    与此同时,她问落云“你家主子怎会落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许夫人的到来,似给了落云底气,她微抬头,说“昨夜从湖边散后,我家主子觉得夜色尚好,便没有急着回来,但是夜间凉,奴婢回来给主子取披风。”

    常太医补充了一句“许御女是因为脑后被人用钝器砸中,才会晕过去。”

    阿妤揉了揉眉,有些错愕“这般大动静?”

    不管是许御女落水,还是被人砸中,或是捞人,动静都不该小,偏生那湖离她的帐篷最近,她竟然什么都没听见。

    不止如此,昨夜落云去禀告时,也只是说了许御女受伤,谁知这中间竟会有这么多事?

    阿妤站起来,迎向他,蹙眉轻摇头“妾身也不知晓,只好请您过来了。”

    她又叫落云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封煜听得拧起眉,听到最后,不由得多看了身边的人一眼。

    本章节

    阿妤心虚地低下头,昨夜的确是她拦着皇上,且将落云骂走了。

    封煜一来,众人好似就有了主心骨般,落云也敢哭出声“这凶手三番四次下手,是要置我家主子于死地啊!求皇上查出凶手为我家主子作主!”

    闻言,封煜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正应了那句,宠你时,你就是天上皎月,不宠你时,你连地上的青石砖都不如。

    阿妤轻捻帕子,不禁去想,若是有朝一日她失了宠,他是否也会这样对她冷眼相待?

    须臾,她就扔开了这心思。

    她如今已有了在后宫站稳的底气,不是皇上的宠爱,而是她的佑儿。

    这般想着,她才又徐徐抬眸,对皇上的态度也放下了心,既对!对许御女不在乎,那么对她昨夜的行为自然就也不会迁怒。

    封煜没察觉到她的心思,在落云话音停下后,他就冷声斥道“废物!”

    “明知夜深危险,竟还将主子一人留下。”

    这是围场,不远处便是密林,里面尚有凶兽,谁给她们的胆子,独自一人赏月赏湖的?

    训斥过落云,他才看向一旁的许夫人,轻眯眸“许夫人怎会在此?”

    许夫人屈膝,堪堪低头“臣妇担忧许御女……”

    话未说完,就被封煜打断“不必了,你先退下吧。”

    说这话时,封煜脸色极冷,叫一众人心惊胆颤,进了宫,就是皇室的人,若是担忧不放心,当初就别送进来!

    闻言,封煜瞥了她眼,淡淡地说“朕知你心善,但规矩不可破,仅此一次。”

    这话一出,叫许多人都捏紧了帕子。

    本章节

    钰修仪若是叫心善,这宫中还有甚心狠的人?

    真该叫皇上过来看看,刚刚钰修仪是如何将杯盏砸在落云头上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反而是阿妤,她轻轻咬唇,迟疑地自责“都是妾身不好,妾身一时没忍心,就差些又犯了错,妾身记着皇上的话了。”

    此番,众人心底皆呕,就连陈嫔也轻扯了嘴角,皇上敢说,她还真敢应。

    封煜多看了她眼,没忍住转了几圈手上的扳指,才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道

    “你既说你听见了水声,那可看见了有何可疑的人?”

    落云微顿,眉头紧拧,显然在回想,半晌,她才抬起头,接连扫过了几人,眼底是迟疑不定,慢吞吞地说

    “奴婢赶回去的路上,遇见了沈贵嫔、陈嫔以及——”

    “钰修仪身边的琉珠姐姐。”

    她这一开口,就直接点出了在场位份最高的三人。

    ”

    ”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