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天道无所畏惧 > 章节目录 双生(十八)
    折桂宴只是小辈们切磋交流的场合,成名已久的大能们不可能自降身价上场, 甚至为了减轻给小辈们的压力, 除却同龄人们, 连旁观的长者都不多。

    明霄更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坐在静室里, 隔着水镜看着解剑山下的热闹场景, 一身玄色衣袍的魔尊则靠在他肩头,闭着眼睛仿佛在熟睡。

    这个场景若是被旁人看见,足以让人惊愕到恨不能抠出自己的眼珠子。

    白衣的仙尊正襟危坐, 乌发束在冠冕内, 神情冷静地看着面前水镜中的画面, 而衣冠散乱落拓不羁的黑衣男人懒洋洋地靠着他,肌肉线条有力的长腿一直一曲, 一贯矜贵暴戾的脸上出奇地展现出了一种堪称温柔平和的安谧,好像沉入了某个美妙的梦境里。

    如果他们的身份不是应当站立在对立面不死不休的仙尊魔尊的话,这个画面应该算得上是唯美。

    明霄却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事实上,为了想个办法安置鸣雪这个化身,他昨天晚上琢磨了好久, 没有天道神识操纵的化身和大型人偶也没什么区别, 甚至连基本的防御能力都没有。

    昆仑山上凝聚着浓厚的灵力,明霄居住的白玉京更是有着属于剑修的锋锐灵力,鸣雪若是有自主行动能力,那么这点灵力对他当然没有影响, 但是失去神识后的鸣雪连护体真气都放不出来,几乎是任凭灵力往他身体里涌。

    明霄为了保存鸣雪这具化身,只好翻找出了弟子们送来的白角烛,刚点上没多久,荼兆就来敲门了,差点把明霄吓了一跳。

    水镜里的少年少女们都有着意气风发的蓬勃气质,明霄用手指拨了两下,找到了低调地站在角落里的荼兆和荼婴,这对兄弟正把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明霄调整了一下鸣雪的姿势,大袖覆云一样拢住鸣雪的上半身,将下巴压在他头顶,开始观赏起水镜里弟子们的比试来。

    在实力强横的大能们眼里,这些后起之秀的比试并不具有横山移海的力量,且弱的轻轻松松就能被碾压,但是他们能从这些孩子身上看到无限的可能性,那种如青松翠柏一样昂扬着的劲头,他们将是修真界下一代的中流砥柱,看着这些孩子,就仿佛能看见灿烂光明的未来。

    擂台上的弟子们察觉不到,但是明霄能很轻易地发现,和他一样在关注着这个现场的人,要比看上去在场的人数多得多了,而这个数目,在第三天的时候,暴涨到了一个——似乎整个修真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方小小擂台上。

    明霄大概能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因为下面即将上场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子荼兆。

    荼兆的对手是天刀门的一名刀客,青年身高挺拔,一身短打,容貌算得上俊朗,嘴角时时刻刻带着爽朗的笑意,背后交错绑着两振别无装饰的长刀,看着荼兆的眼神里满是直白却不令人厌恶的好奇。

    荼兆的佩剑还是入门时给门中弟子统一配发的那种,明霄叮嘱过他可以去藏剑阁选一柄自己的佩剑,但是荼兆一直没有去,直到现在用的还是制式长剑。

    这种剑并不会因为是制式量产而显得劣质,甚至比起天底下大多数剑来看也是很好的,不过是缺乏了一点特色而已。

    需要提的是,明霄所用的佩剑也是这种,只是或许剑随主形,那振普普通通的长剑在明霄手里,总是有着非常不一般的气场,连同平平无奇的外观,也带有了一种低调神器的味道。

    高隐贤双手抱臂,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对面走上来的荼兆“你就是明霄剑主的弟子?”

    擂台边有长老们设下的阵法,用以保护外面的人不会被比斗中的灵力撞击伤到,围观的弟子们眼里满是兴奋,却下意识地噤了声。

    台上的两人,一个洒脱爽朗,一个俊秀挺拔,都是一等一的好样貌,台下太素剑宗的青衣与天刀门的短打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派,各自望着自己宗门的师兄弟,神情殷切。

    “是我。”荼兆简短利落地承认了。

    高隐贤长长地“唔”了一声,话锋一转“我听说你有一个双生弟弟来着,他今天也在这里吗?”

    台上的荼兆和水镜前的明霄同时蹙起了眉头。

    荼兆神情不变,克制着自己的视线没有往阿婴的方向看去,淡淡地说“他和我们今天的比试没有关系。”

    高隐贤后知后觉地从他的反应里感受到了自己似乎问出了什么不太礼貌的话,尴尬地用手指搔搔鼻尖“啊……那个,我就是有点好奇……”

    荼兆没有等他说完,长剑出鞘,剑尖礼貌地垂向地面“拔刀吧。”

    高隐贤依旧笑眯眯地,双手伸向背后,“呛啷”一声,两振锋芒隐隐的长刀霍然出鞘,他的刀抚一出鞘,就引来了场下不少弟子的低低惊呼。

    那两振刀竟是通体乌黑,刀面喑哑,刀刃如一泓细长的秋水,一看便知锋利异常,和高隐贤阳光开朗的外貌不同,这刀处处透着一股狠辣的味道,反差之大令人心惊。

    水镜前的明霄忽然蹙起了眉,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高隐贤,神情有些不能确定的疑惑,一边看着水镜里的画面,一边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

    “我练的刀,是杀人的。”高隐贤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笑吟吟的,台下弟子们表情变得惊疑不定起来,天刀门的子弟倒是神情自如,看起来他们对于高隐贤的这种宣言并无异议。

    剑是君子之器,以正太平,以清天下;但是刀自古以来就是杀人的,没有这么多讲究,就像是凡人的江湖里,刀客总是快意恩仇,持刀的人好像天生就比握剑的人少一些禁锢。

    荼兆对高隐贤这番“我要杀了你”的宣布没什么反应,很平淡地点点头,两人相对行礼,山脚下鼓荡的风忽然安静了下来。

    高隐贤双手各持一柄长刀,那姿态有些滑稽,但他往那里一站,一种渊渟岳峙的沉稳气场就从他身上扩散了出来,这方天地的虫鸣颤颤,草木伏跌,他收敛了微笑,仿佛死亡一样的寒意慢慢充盈四周。

    ——一个笑起来阳光朗润的青年,练的竟是与他格格不入的充斥死亡的刀法,刀气迫人,一些修为低弱又离得近的弟子被这冷冽肃杀的刀气迫得往后退了两步。

    高隐贤起刀极快,几乎未给人留下反应的时间,一刃刀光似毒蛇般绞杀而来,这一刀作为起手式,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但直面这一刀的荼兆却心中微凛。

    和只是感受到了一点溢出刀气的弟子们不同,荼兆在高隐贤拔刀起手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某种平静坦荡的杀意。

    这两个截然相反的词语放在一起有些不伦不类,却是荼兆能形容出的最恰当的感知了。

    高隐贤是真的想杀他。

    他甚至在为了能杀了他而感到愉悦。

    荼兆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只是凭着本能横剑折身,脑中有各种剑式如河流波荡,统统在高隐贤的一刀下隐匿不能出。

    迎面而来的刀刃如横波江涌,挟裹着将要亲吻死亡的兴奋,四周草木摇荡,飒飒风声尖锐鸣啸起来,高隐贤嘴角带上了点阳光般的微笑,眼底有种微弱的扭曲的情绪在翻卷。

    台下的荼婴蓦然睁大了眼睛,他意识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站在台上的荼兆似巨浪前一叶扁舟,长夜中一点灯火,摇曳缥缈,随时都会被掐灭,但他没有后退,手中长剑一挽,他几乎是用着一腔疯狂血勇,和不知何来的一点灵犀微光,向着避无可避的死亡递出了自己的剑。

    激荡澎湃的灵力流中,乌黑无光的刀与朴实平凡的长剑平平相抵。

    轰——

    刀剑相撞,翻腾的灵力猛然炸开,气流倒灌如滔天云海倒涌,围观的弟子们登时被冲击得有片刻失聪,境界稍低弱的,直接连护体真气都被撕裂了,当场有两名弟子嘴角溢出了血,被同门师兄弟送下了场。

    一刀不得手,高隐贤借力飞身后退,微微歪着头打量荼兆,半晌古怪地笑了一下“哎,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那位大人将你教的不错,假以时日必然能独当一面,只可惜现在你遇到我啦——”

    他阳光明朗的微笑下有某种腥臭的东西流淌了出来“我看着你这张脸就不高兴,让我不高兴的,都去死好了。”

    看着他的这个笑容,台下的荼婴猛然抓住了记忆里某种稍纵即逝的东西。

    那是在荼婴接受练《天魔诀》后的一天,有个自称善君的人来拜访他,说是奉魔尊鸣雪的令要带他去郸城游览一圈,荼婴很不喜欢对方那种故作天真的笑容,映衬着魔域的环境,有种扭曲错位的可怖感。

    于是他很快就拒绝了善君,善君也没说什么,只是朝他笑了笑就走了。

    ——而现在,荼婴从这个高隐贤身上,感受到了属于善君的那种扭曲怪异的错位感。

    高隐贤双手自然地下垂,呼吸放缓,两振刀如同与他共鸣一般,刀身上渐渐缠绕起了某种望之可惧的东西,如蛇如蟒,盘旋虬曲,朝着荼兆无声地张开了黝黑的口腔和滴着毒液的弯曲长牙。

    他身上的气场节节攀升,很快突破了筑基期,又在几息内冲破了金丹期,一路直攀上了元婴期!

    这恐怖的境界提升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是呆愣愣地看着,高隐贤也没有要等他们反应的意思,抄起双刀如闪电般掠向了荼兆,眼睛里满是嗜血的狰狞杀意。

    “哥哥!”台下的荼婴吼了一声,一边往擂台上冲,也不知自己抓到了什么东西,反手就把那个沉甸甸的东西往高隐贤面前抛去,试图能阻止对方片刻。

    “叮——”

    高隐贤看都没看那东西,一刀击碎它,清脆的玉石破裂声响起,与之同时,荼婴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体内被压抑的魔气正在快速舒张开来,冲破了表面那层伪装,以不可阻挡之势泄露出去。

    荼婴睁大了眼睛,他这才发现,他随手抓住扔出去的那块东西,是鸣雪交给他的踏云宗腰牌,也是用来压制掩藏他身上魔气的东西。

    “魔族!”

    不知是谁大喝了一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高隐贤劈裂那块腰牌后感知到了来自魔尊的魔气,下意识地低头去看,目光在那两半玉石上停了停,然后慢慢地将视线移向了下方。

    失却术法掩藏的荼婴容貌恢复,正身体僵硬地站在台下,众人惊骇的视线在台下的荼婴和台上的荼兆之间来回巡视,场内一片死寂。

    水镜前的明霄震惊地看着这事态发展,不是,等一下,他只是让荼家这两兄弟团圆一回,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善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荼婴入魔的事实暴露了,他绝不能让修真者们把荼婴抓起来。

    明霄眨了眨眼睛,最终将目光落在靠着他呼吸均匀安稳的魔尊身上。

    要背锅的话,只能是魔尊上了,毕竟仙尊这么高洁的人物,这么可能做出放魔族进山这种事情呢?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这个情节有点狗血,但是它实在是很有趣啊!我忍不住啊!

    没有修罗场的剧情,就像是吃凉拌黄瓜不加白糖一样,一点都不能给人快乐!等等真的有人吃凉拌黄瓜不撒白糖的吗?我觉得这是标配啊!特别好吃的!

    我想你们应该能感受到下一章会有多快乐了……

    嘿嘿嘿。

    感谢是午团不是午饭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520 05:56:59

    感谢未闻雪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521 02:08:05

    感谢读者“暗夜红月”,灌溉营养液+920200521 21:26:32

    感谢读者“洛洛红瑾”,灌溉营养液+3620200521 20:45:12

    感谢读者“风眼乐园”,灌溉营养液+1020200521 12:00:16

    感谢读者“重光”,灌溉营养液+1320200521 00:30:31

    感谢读者“kiki”,灌溉营养液+120200521 00:22:01

    感谢读者“晴蝶摇光”,灌溉营养液+620200520 23:57:54

    感谢读者“错过了花期ヾ花怪谁”,灌溉营养液+120200520 23:38:01

    感谢读者“不周山”,灌溉营养液+520200520 23:21:10,,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