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七十年代餐饮大王 > 章节目录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袁鸯确实有意答应, 不过在答应之前,她直言不讳,“我要看看你们的诚意, 如果你们没有什么本事,我有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要是后面打蛇不死,那死的就是我了。”

    俞向安点头“你想以后在上海还是去别的地方重新来过?还是你想出国?我都能想办法安排。”

    袁鸯眼中诧异一闪而过,出国?

    她都没想过, 现在很多人都想着出国。

    她要出国吗?

    想到语言, 还有两个孩子, 她在心里摇头“我听说有很多人去特区找生活, 你也在特区那边。”

    俞向安“对, 我之前政府上班, 后来下海做生意了,现在也有一些规模。”

    “那我想去特区落脚。”

    俞向安“绝对没问题,空口无凭, 我先证明给你看。”

    他们带着陶艳和袁鸯去了大哥大嫂家,他们住在家属院,这是当初分给他们两口子的,虽然他们现在调走了,但是他们在这边工作这么多年,这房子并没有收回去,已经是他们自己的了。

    家属区是有人看门的,俞向安就在家属院门口跟大爷说闲话。

    俞向安“大爷,还记得我吗?今天来过。”

    那大爷抬了抬眼皮, “记得, 你们都见过, 这两个没有。”他指了指袁鸯和陶艳。

    俞向安笑了“大爷您眼里真好,对,这两位是第一回过来,我大嫂她回来了吗?”

    大爷被她夸的脸上有些自得“回来了,不久前我刚看到她提着菜篮子回来了,现在应该在做饭。”

    俞向安“大爷,你不去吃饭吗?”

    大爷“我等会儿,我老伴会送饭过来,这是职责所在,不能突然离岗。”

    陶艳就和袁鸯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俞向安继续问,“我大伯哥上一次回来是什么时候啊,这么多年第一次来上海,之前他在这边工作的时候想抽空过来,但是一直在忙。”

    大爷摆摆手“工作为重,上一次啊,有段时间了,是你家的侄子过生日那会儿吧,回来都没住下,一起吃了顿饭,就又走了,他现在和林区长越来越像了,又在读大学,过多两年,他毕业了出来,肯定也能分配一个好去处。”

    俞向安“他那边是太忙了,管着一个开发区。”

    大爷“哎,这种忙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手握大权。

    俞向安笑了笑“但忙也是真忙,幸好有孩子外家帮忙照顾孩子。”

    大爷“那可不,你家大嫂也是个好样的,巾帼不让须眉!”

    从他们的话语袁鸯和陶艳能提出几个点。

    一她这个大伯哥管着一个区,位置不低。

    二侄子在读大学,大嫂也是体制内的,这是一件很体面的人家。

    而且这个看门的大爷不可能和他们串通吧,有这能耐没有必要骗她们了。

    说了一会儿,继续往里面走,一路上都有人跟他们打招呼,这表现了林广白和云菁在这里的人缘。

    要是人缘不好了,他们来亲戚了,谁都不带搭理的,只有人缘好,有亲戚远道而来他们会十分热情给他们撑脸面。

    陶艳和袁鸯不一定认识全部,但是个别人是见过的,这身份就不会作假。

    这颗心稳稳的落了下去。

    进去以后,云菁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你们说出去找人找到了吗?”

    俞向安“找到了,这两位就是。”

    人一进来,这屋里就差不多挤满了,分到的这房子是个小二居,并不大。

    林悦景从自己房间出来,喊了一句“二婶。”

    云菁指挥她“你去泡茶,来,大家伙坐坐,别客气,我厨房那边还脱不开身,我等会就来。”

    俞向清撸起袖子“嫂子我来帮忙。”

    巧了,云菁这张脸陶艳是认得的,她可是知道这位背后是有人的,两口子升迁之路顺遂的不得了,不过之前她是只见过人,没有打过交道,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是俞向安夫家的大嫂,那也是很亲近的关系了。

    有他们后面的后台在,秉公办理应当不是奢望,她冲袁鸯使了个眼色。

    没多久,云菁从厨房出来了,把林悦景打发进房间学习,坐下。

    寒暄了几句,也是彼此介绍一下,然后就进入正题。

    袁鸯“我自己日夜也想着要他们被法律严惩,要我出证可以,我手上确实还有些证据,但是事情公开了我们在这里没法待下去了,我想去特区,还有我还有个儿子在榆钱村,我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后面两个我不管,但是我大儿子是无辜的,他被拘在那里,他年纪也不大,被他们反复说,他……恨我,我要带他离开他都不愿意,但是他在那里,就是不安全的。”

    投鼠忌器,要是她想要闹大,她儿子就要出事了。

    俞向安“天理昭昭,法律公正,你有冤,我们有屈,你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我们会支持你,你现在有困难,巧了,我在特区那有一间旧楼房,二室一厅,现在闲置,是之前买下来放东西的,现在特区有很多就业机会,哪怕是没有一技之长的,也能去应聘后勤保洁、打杂人员,一个月最少也有三十多,你儿子叫什么名字,我大哥他们就在那附近,应该能把他带过来,等到时候事了,我给你们介绍工作,你女儿年纪还不算太大,还可以去附近多学点东西,这样以后工资能更高一些。”

    ……

    俞向安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俞向河当初的事实在是过去太久了,又没有证据,想要把他们送进监牢,很难,但是袁鸯这边就不一样了。

    她还活着。

    认识她的人,很多,还有两个孩子。

    要是涉及到的人数多一些,这是能够惊动上面引来特调组的大案了。

    到时候,从上到下,谁都别想跑。

    袁鸯“你说的很好,但是在没有实现之前,我不敢相信你。”

    “你儿子那边我打个他们会找人,房子那边,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我带你去那边办理一下过户,顺带还能把你女儿的学校也敲定,到时候她在学校学东西,我们在那头办正事,特区人很多,也很杂,只要自己不说,很多人都不知道对方的根底。”

    俞向安给她定心丸。

    带她去特区过户,给她女儿找了一个学做账的培训机构,把培训费交了,把他那儿子塞进厂里当学徒,只要好好干,每个月包吃包住还能学点东西,另外给了她一笔钱。

    她也不怕袁鸯跑了。

    袁鸯确实没跑,而且她知道的,很多。

    就她逃离前知道的遭了秧的女知青就有二十八个,其中九个没了,其余的人都是不敢声张。

    等到俞向海他们把一个不愿意离开的小伙子强硬打晕了带回来,她写了满满一张名单,然后重新收拾了自己,拿着她准备的名单和证据,走进了该省的纪委……

    接下来的路,就不是俞向安他们可以控制的了。

    林厚朴打了几个电话,让他们放心,对方确实干了这些事,就别想着全身而退。

    案件在办理当中,具体细节也不会传出去,大家回了一趟村里,在俞向河的墓前烧了一次香,告诉她这件事。

    之后生活就恢复了平静,不过俞青山经常去袁鸯家里,帮忙看看她女儿儿子。

    女儿还是不爱说话,不过天天忙着学东西,身上多了一些生气。

    袁鸯儿子是听着袁鸯的流言蜚语长大的,对她很仇视。

    认为她是一个坏女人。

    不过对着这个妹妹,他倒是不排斥,怕她被人欺负,休息了还会过来看看她。

    俞青山也没有跟他说她妈妈有多少不得已,为了他们忍了多少,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

    俞向安觉得,他应该是看着他们在想俞向河吧。

    这种伤痛,只有得知仇人最后的下场才会疏解一些,现在,他们需要等待。

    林亦泓和林亦宁知道外公这段时间心情不好,一放假就过来陪他。

    偶尔还会带着他们的同学。

    比如跟林亦宁玩的好的胖子陈一和王立磐,比如和林亦泓玩的好的卓鸣为。

    有小孩子在家里闹腾,确实不容易想太多。

    他们时不时的就来一个“外公,我想要吃烤番薯。”

    “外公,老师说我拉小提琴进步了,你帮我听听看,是不是真的进步了?”

    “你看我画的这个像吗?我画的是我们一家人。”

    除去他们睡觉的时候,热闹就没有停歇过。

    卓鸣为他们家的情况类似,他家里也是做生意的,虽然他也很低调,但是他爸开着小车去接他放学的时候恰好就被双胞胎给看见了,虽然卓鸣为是走了一段路才上车的,但就是这么巧。

    至于为什么要走一段路,他们也明白,就是不想太吸引人眼球。

    因为林亦泓和卓鸣为是前后桌,家境又相似,往来的多了他们两个人就玩到一块去了,在林亦泓邀请他来这边玩的时候,卓鸣为就答应了下来。

    王立磐没有说过他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是大家基本都能猜的七七八八,他身上军人家庭的气息太浓郁乐。

    说起来,三个来做客的同学之中,家境最差的就是陈一了,不过陈一他家现在也缓过来了,他妈妈的手术做了,成功了,没有病,赚的钱就可以攒下来,不说过的多好,日子过得也不差。

    有这些看着就让人想微笑的孩子,俞青山的情绪好多了。

    看着他们这么努力的样子,也不想孩子为自己担心。

    而且他们现在六年级了,明年就是中学了,说起来俞青山都搞不懂,现在学制改成六三三了,以前是五二二的,上学上到高中毕业才九年,现在要十二年,多了三年,也就是少赚了三年钱,不过要说能学到更多的知识,那也确实是现在能学到更多。

    他们想要上好的中学,成绩不能差。

    总是担心他,这放在学习上面的心思就少了。

    香港的房价涨了,短时间内上涨了十多个点,因为这个好消息,俞叶归邀请他们去香港玩。

    他之前因着俞向安的提醒买了两套房产,现在那涨幅很喜人了,看着还会继续涨下去。

    这是好事,俞向安有事没有去,俞青山带着林亦泓林亦宁去了,他们年纪也不小了,加上营养好,个头抽条得快,不用太担心。

    当天来回,也没太大的安全隐患。

    回来的时候,双胞胎很兴奋的叽叽喳喳,他们去了音乐会,还去看了话剧、马戏团。

    都是他们之前没有体验过的。

    俞青山也感叹“怪不得之前那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都想要过去那边,香港现在发展的确实比我们这边好。”

    看看那边的高楼大厦,看看那边的小车,还有那边一点都不罕见的金发碧眼,这就是国际城市。

    俞向安语气很肯定“我们会追上去逆袭的。”

    俞青山没那么乐观“希望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好了。”

    俞向安和林川柏对视一眼会有,而且这一天,并不会太远。

    这段时间俞向安他们多了一样产品,那就是泡面,后面泡面的选择十分多,但是现在这时候,不多。

    俞向安推出了三个口味,一个红烧牛肉味,一个香葱排骨味,还有一个香辣鸡块味。

    生意火爆。

    火爆到什么地步?

    火爆到俞向安不得不迅速的拉俞满生过来,让他帮忙加速建厂房,现有厂房不够用了。

    她会做这生意,其实是计划外的,因为这时候要设备难,有的时候不是自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恰好有个客户有做泡面的设备,俞向安不愿意错过,就上了。

    然后,生意出乎意料的好。

    除去被这香味勾去心魂的小孩,有一些人是一整箱一整箱的买的,比如说出车的司机。

    他们在路上很多时候是碰不到人家的,平时带一些干粮解决,吃的不好,遇到了人家才有可能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但是有了这泡面就不一样了。

    自己带了火柴,带个锅,带上水,煮个热水的功夫,这泡面就煮好了,或者带个热水壶,保温功能好的,也能把这面泡开,香喷喷的,味道霸道的很,吃进嘴里不见得它有多好吃,但是光闻着这味道,没多少人可以抵抗。

    包括双胞胎,他们吃过的好东西不算少了,但是碰到这泡面,也没多少抵抗力,攒的那点零用钱都去买方便面了。

    他们的同学也十分痴迷。

    还很热衷收集里面的卡片。

    这卡片是十二生肖的,每一张生肖有十个颜色,要是能有谁集齐了一整套,就能免费得到一辆自行车。

    因着这个胡萝卜挂在前面,大家买了这泡面,里面的卡片都不舍得扔,好好地保存起来。

    双胞胎现在加起来已经攒了四十多张不同的了,王立磐的也有三十多张,卓鸣为最多,已经有八十多张了。

    哪家的大人要是买了一箱回去,没多久这就会被霍霍了个干净,无论藏到哪里,家里的小孩们都会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哪怕之后被骂也不带点惧怕的。

    陈晓阳也知道这泡面卖的火热,她自己是没吃过的,别的牌子的就更没吃过了。

    幸运的是,她在的这个班组在上个月被评为积极分子,每个人发了一箱。

    这积极分子是和其他班组对比胜出的那一方得的,对比的根据有分几个方面,最主要的就是产量,然后是不良率,卫生程度,耗损等等,根据占比,最后得出一个总分,总分高的那一整个班组就会被评为积极分子。

    积极分子不会加工资,不会发奖金,但是会发奖品。

    每次奖品都不一样。

    上一次发的奖品是一对杯子,上上次发的奖品是一床新被单,这一次发的是一小箱泡面。

    这泡面比起其他食物来说价格是比较贵的,陈晓阳节俭惯了,从来没有买过,她不舍得买。

    这一次作为奖品发了下来,她就好奇的拆开,想要试试,别人那么称赞的泡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

    这一吃,就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只想拆一包试试,其他的带回家,结果等她回过神来,一天天的,泡面已经吃了一小半了,她有些心虚,然后纠结,没办法,吃都吃了,只能拿出一半回去了。

    她很节俭,她的家里人只有比她更节俭的份。

    虽然家里现在靠着种地不用愁吃不饱了,但是家里孩子多,想着建房子,日子过得也没多少宽裕。

    她也劝过他们出来找个工作,但是他们都退缩了,说自己啥也不会,种地踏实,而且地里人力不够,收成会不好,说来说去,都是这句话,陈晓阳也没办法了。

    在这种情况下,泡面对于家里人来说是一种奢侈品。

    大部分时候买给家里小孩解馋的是糖果,糖果比较便宜,那种最便宜的一分钱一颗。

    但是泡面要几毛钱一包。

    分量也太少了,对于成年人来说,一包下去就是个塞牙缝的。

    对于小孩来说也吃不饱。

    她拿回这一半的泡面回去,她妈妈立刻把这些给收了起来,但是还是太迟了,陈晓阳有个侄子已经看到了这是什么,而且大声的嚷嚷了出来,“是泡面!奶奶我要吃泡面!”

    一听他这样说,呼啦啦的一圈侄子都围了过来,一个搂胳膊,一个搂腰,一个搂大腿,陈晓阳她妈瞬间就进退不得,气得她高声大骂“你们这些饿死鬼投胎的臭小子,快点让开!听见没有,再不让开我就全部锁起来,一包都不让你们吃!”

    这话一出,他们就欢呼了起来,“我们听话,我们今天吃吧,奶奶,你最好了!”

    陈晓阳妈妈无奈嘀咕“吃吃,你们就知道吃,东西还没捂热,就要拆了,你们这些干嘛都不会,就只会吃的家伙,我上辈子肯定是欠了你们的。”

    她妈妈回去把剩余的放回柜子里,拿出一包,想了想家里这么多小孩,又拿出一包。

    看到她拿着两包泡面出来,陈晓阳提醒“妈,要放青菜,还要放鸡蛋,再撒点葱花。”

    “还要放鸡蛋。”嘀咕了两句,还是拿了两个鸡蛋打成蛋花,煮泡面很快,也没什么技术含量,水热了,把青菜和面、配料一起放进去,等一会,就可以了,陈晓阳掐着时间打开盖子,用筷子捞出一根尝了尝“好了,可以了。”

    这香味太霸道了,盖子打开的瞬间,就连她妈都忍不住,“我也尝尝味道。”

    她挑起一筷子尝了尝,然后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味道刚刚好,不咸不淡。”

    “咕噜!”一圈咽口水的声音。

    陈晓阳给每个侄子面前的碗都挑了一筷子,不多,就一筷子,然后再加一点点的汤。

    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尝个味,等到面挑完了,剩下汤,陈晓阳她妈心疼的拿了一把挂面撒下去,“这汤可是好东西,用这汤再煮个挂面,味道也差不了。”

    没多久,陈晓阳去下地干活的哥哥嫂子们回来了,每个人面前就多了一小碗的挂面,香味扑鼻。

    被泡面诱惑了的不止是小孩子,还有大人。

    “今天这是什么面,这么香。”

    陈晓阳就笑“当然香了,这是泡面的汤煮出来的,泡面给孩子分了,剩下的汤汁妈就下了挂面。”

    “这泡面哪里来的?”

    陈晓阳“因为表现好发的奖励。”

    “你们厂里的福利这么好,下个月还有吗?”

    陈晓阳解释“这不是天天都有的,这是这次我们班组表现比较好,才发的。”

    “那你们下次继续努力啊。”

    陈晓阳不想吗,“我也想啊,但是别的人也会一起努力呀,大家相差不大的。”这可是白得的东西,大家那都是十分努力的表现,而且下次还不一定是发泡面,之前就不是,

    她侄子们知道下次再发遥遥无望,就对柜子里锁的那些剩下的泡面更加向往了起来。

    陈晓阳想到自己宿舍还留有的几包,暗暗吞了吞口水,她还是能够再解解馋的。

    满足的跟家里分享了香喷喷的泡面,她回去继续打起劲干活,在她干活的时候,她看到来问产量的厂长不知道听了什么,急匆匆的离开了,然后去吃饭的时候,就听到别人说,老板她和她爸都急匆匆的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什么大生意。

    陈晓阳下意识的觉得不是。

    老板当时脸上的表情是兴奋的,但又是压抑的。

    复杂的很。

    感觉是私事。

    确实是私事。

    经过一段时间秘而不宣的调查,最终结果下来了,他们是去送某些人最后一程的。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正义迟来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到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