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再冬 > 章节目录 第37章 小阳春(1)
    孟冬的外公姓韩, 外婆姓曲,二老教书几十年,培养学生无数, 所以外公过世后,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

    曲家有个亲戚家的小孩,曾经也是外婆的学生。当初小孩不学好,家里大人把他送到芜松镇,被曲外婆教导了三年, 中考的时候竟然考上了区重点, 所以这家大人格外感激和敬重曲外婆。

    大概是怕外婆今年春节冷清, 所以丧礼后没多久, 过了年三十, 这家夫妻又大老远来到芜松镇看望曲外婆。

    孟冬不喜欢家里来客, 他跟人不熟,但开场必须得作陪。

    照流程先被问学习,再听夸奖, 他渐渐不耐烦,看时间已经待得够久,正巧苟强找来,他二话不说就招呼人上楼。

    亲戚见苟强拎着笔记本电脑包,好奇问“带了电脑过来啊?”

    苟强支支吾吾“啊,嗯,我们做作业,做作业!”

    亲戚说“你们初中现在要用电脑做作业了?”

    外婆没揭穿人,笑着说“也不知道他们老师布置了什么寒假作业。”

    孟冬照着苟强后脑勺来了一巴掌, 轰人上楼“走啊, 赶紧写作业去。”

    到了楼上卧室, 苟强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说“我这不是觉得让人知道我们打游戏不太好么。你外公刚走,让你家亲戚知道你没事儿人一样还玩电脑,对你影响多不好,我自己是没所谓,撒谎还不是为了你。”

    孟冬懒得瞧他“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咱们兄弟俩谁跟谁啊,就不用说谢谢了,快开电脑!”苟强催促。

    孟冬卧室的电脑是台式机,配置高端,网速也比苟强家里的快,所以苟强时常过来蹭网,偶尔跟孟冬交换电脑打游戏。

    一人一张椅,两人正玩得起劲,突然听见有人在外面敲门。

    “小阳春,你在不在屋里?我进来一下?”

    是楼下的亲戚。

    苟强一个激灵,第一反应就是关游戏,按鼠标动作慌张,他还催孟冬“你快关啊!”

    孟冬瞧不上他这副怂样“我看你已经被你爸妈吓成智障了。”又朝门口喊,“进来吧。”

    苟强迅速帮孟冬关上游戏,又没好气地给了他一拳。

    亲戚开门进来,笑问“在学习呢?没打扰你们吧?”

    孟冬说“没有。表舅有事?”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来了你家才想起来,前个礼拜我不是在那个大院里给一个小姑娘拍了张照片么,后来我记下了她的qq,说好回头把照片发给她,结果回家忙起来,我把这事儿给忘了。正好这次我也带了相机,”亲戚把拿在手上的sd卡递了过去,又拿出钱包,从夹层里翻出一张纸条,“呶,你帮我发给她行不行?”

    孟冬看了眼纸条上的qq号,号码前还留了名,“喻见”两个字写得七扭八歪,字如其人。

    他把sd卡插电脑上,问“你的qq号?”

    亲戚一笑“我哪会玩qq,你有吧?你帮我加下她。”

    孟冬输入号码,对方头像是支卡通棒棒糖,qq名字叫“又、、又”,孟冬觉得挺非主流。

    他添人时备注了“芜松镇照片”,对方很快就通过了好友申请。

    亲戚不太会用电脑打字,让孟冬帮他打。

    孟冬刚要敲键盘,对方先发来问候“叔叔好。”

    孟冬挑了下眉,他手从键盘收回,按住鼠标,直接把那张照片发了过去。

    对方回复“谢谢叔叔。”

    孟冬扯了下嘴角。

    亲戚任务完成,拿回sd卡走了。孟冬还没关qq,苟强凑近看照片“这什么拍照姿势,撩裤腿脱鞋子?”

    孟冬漫不经心地说“可能觉得她袜子好看。”

    “所以想秀袜子啊?”苟强挠头,搞不懂女孩子的大脑结构,他问,“这小孩谁啊,也是你家亲戚?”

    孟冬没答,他敲字“叔叔前几天有事,今天才想起还没给你发照片。”

    对方回复地很快“没关系叔叔,谢谢叔叔,这张照片我很喜欢。”

    孟冬继续发“你寒假作业做完了吗?”

    这回对方回复稍慢“差不多了。”

    孟冬又发“你上学期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

    “还好。”

    “语文数学多少分?”

    孟冬等了几十秒,没见回复,他又发一条“都优秀吗?”

    苟强还在等着打游戏,他推孟冬手臂“你干嘛啊,还聊上了?快点接着游戏啊,我四点半前要回家。”

    孟冬挥开他“待会儿。”

    半晌,对方才再次回复“叔叔,我爸妈催我写作业了,先不聊了,再见。”

    孟冬牵起嘴角“等一下,再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的网名为什么是个猪鼻子?”

    依旧没马上得到回复,过了一会儿,孟冬发现对方的qq名字忽然从“又、、又”变成了“叉叉”。

    “叔叔,是我没把两个点放进去,现在放好了,我网名其实叫叉叉。我写作业去了,叔叔再见。”

    再看,对方qq已经显示下线。

    孟冬拍桌狂笑。

    苟强吓呆了,孟冬平常喜欢装酷,他从没见孟冬这样笑过。

    后来孟冬没再给人发信息,他也只是一时兴起,开学后他就彻底忘了他的qq里有这样一号人。

    初二学年结束的那个暑假,曲外婆找人把家里围墙垒了起来,顺便还改造了一通院子,栽树又栽花,弄得像模像样。

    过了一年,树和花都彻底与这家融为了一景,曲外婆偶尔会剪几枝花送给邻居,邻居再回赠几样自家院子里种的蔬菜瓜果。

    孟冬没有外婆的这种诗情画意。

    初三一整年忙中考,他游戏打得少,中考结束后他通宵三晚把游戏补了回来。

    曲外婆即使看不过去,也不会勒令禁止他的行为,只不过会拐弯抹角地提醒两句“等见见来了你就得注意注意了,她一直以为你读书多用功呢,我也把海口给夸出去了,你怎么说都是哥哥,总不好给人家树立坏榜样。”

    孟冬躺在沙发上,翘着腿玩游戏,他不在意地说“别,她是长辈。”

    曲外婆说“那等她来了,你有本事当面叫她一声阿姨,我保证随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孟冬瞧了眼自己的外婆。

    曲外婆笑道“谁让你是这个家里最小最需要呵护的呢。”

    孟冬“嗬”了声“外婆,你恐怕误会了一件事。”

    “什么?”

    “她的智力问题不是别人树立一下榜样就能解决的。”

    “你这孩子!”

    孟冬不再多说,垂眸继续玩起手机。

    喻见来的那天,孟冬去陪苟强摆地摊了,苟强想换新手机,他父母让他自己挣钱。

    孟冬闲着没事就去帮他一下,这天收摊回到家也晚了,已经快七点,但外婆还没回来。

    孟冬进屋喝了两杯冰水,再回院子的水龙头底下冲凉。冲到一半听见外婆在门口叫他,他转头抹了下脸上的水,第一眼先看见一个小矮子,还没看清脸,对方先朝着他“呕”一声。

    孟冬低头,一地秽物。

    靠……

    想把她的脸按到地上摩擦。

    两个女的进屋,孟冬在院子里收拾残局。

    地上这堆玩意儿没法直接用水冲,得先扫了,孟冬不管三七二十一,拽过扫把直接干,扫完把扫帚和畚箕全往院子外面一扔,打算不要了。

    活还没结束,门口离水龙头太远,水管够不到,他得拿盆接水冲洗地面。

    连冲三回,孟冬抬头,隔着屋子的玻璃窗,他和里面的小矮子对上了一眼。

    他撂下脸盆,一步一个水脚印向她靠近。

    小矮子打量着他的脸色,故意说“你气色不好,是中暑了吗?”

    外婆正好听见,担心得问他“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孟冬没理外婆,他盯着小矮子说“我没事,倒是你,要帮你倒立吗?”

    小矮子倒没上当,装聋作哑不吭声,但是外婆接过了话茬,问道“倒立干什么?”

    孟冬这才说“帮她抖干净肠胃!”

    小矮子瞪眼,瞬间咬牙切齿。

    孟冬这才觉得痛快。

    家里多了个人,还是女的,全没影响孟冬的日常生活。他想看电视就看电视,想玩游戏就玩游戏,穿着裤衩背心在院里冲凉,他完全没把喻见的突然加入当一回事。

    但现实教会他,这个家里多了一个人,早晚都会对他的生活造成影响。

    这天下午他约了同学打球,正要出门,他听见外婆说要让喻见掌勺,他脚步退回,倚在厨房门口望向里面。

    小矮子面对一盆四季豆无从下手。

    外婆说“你一段段折下来,把茎也要一起撕了。在家没择过四季豆啊?”

    小矮子摇头“没有。”

    “你爸爸妈妈让你进厨房吗?”

    小矮子说“不让进,他们没让我理过菜。”

    “你家开了这么多年饭店,你爸妈都没让你理过菜,你爸妈真的很疼你。”外婆说,“那你现在先理菜,待会儿先烧鱼再炒菜,过两天我教你擀面条。”

    小矮子惊讶“还要擀面条?”

    “当然,我们这里都吃面食,很少吃米饭。”

    小矮子一脸沉痛。

    时间已经晚了,孟冬没再多呆,他心情愉悦地出去和同学碰上面,打球打到四点,他就说要回。

    同学不乐意“才多久啊,再打一会儿。”

    孟冬说“赶着回家吃饭。”

    “你什么时候吃饭这么积极了,你家今天有满汉全席?”

    孟冬脱下t恤抹汗“是啊,你一起来?”

    “算了吧,我没这福气。”

    孟冬往家走,进院子先冲澡。

    曲外婆有些意外“今天回来这么早?”

    孟冬说“饿了。”

    “饭菜还没好呢。”

    “还要多久?”

    “这么饿啊你?”外婆说,“今天饭菜都是见见做的,我让她一个人做,我没帮手。”

    孟冬“嗯”了声。

    “你要有心理准备。”

    孟冬关上水龙头,把湿漉漉的t恤给拧干“什么心理准备?”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没有待会儿,大约等了四十多分钟,孟冬才知道外婆让他做的是什么心理准备。

    几盘菜的颜色一言难尽,但他还是不怕死地试了一筷子。

    咽下去后他再试第二盘,第三盘。

    小矮子坐他对面,从没这么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过。

    他喉结慢慢滚动,觉得第三盘应该能撑上一撑。

    第三盘吃到第三口时,他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他撂下筷子,一声不响地进厨房煮了一锅泡面。

    煮完出来,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都在等着,他端着锅,先给外婆捞了一碗,然后想回座吃。

    一抬眸,他对上一双眼巴巴盯着他的深棕色眼睛。

    这小矮子一年半都没怎么长个儿,现在刚来他们家,要是把人饿得停止发育了,到底不够大气。

    孟冬筷子一敲锅沿,当的一声响,他走到人边上,给她捞了两筷子泡面。

    “汤,再倒点汤。”小矮子说。

    要求倒挺多,孟冬又把汤给她倒上,这才回座位端着锅吃剩下的。

    掌勺大权重回曲外婆手里,孟冬接下去几天伙食恢复正常。

    孟冬跟喻见平常不来往,一天下来没什么对话,在家里碰到面不聊天,在外面撞见他们彼此也不打招呼。

    这天孟冬又在外面撞见了人,回家路上他看到小矮子又坐在黄河边发呆,他没过去,到家后他跟外婆说“喻见又去了黄河边上。”

    曲外婆正在打扫仓库,她道“是吗?她怎么这么喜欢黄河啊。”

    孟冬拣了一个甜瓜,一边冲洗一边说“她可能是想跳下去。”

    “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曲外婆想了想,道,“你待会儿带见见出去玩玩。”

    孟冬说“我跟苟强去摆摊。”

    “那就带着她一块儿去摆摊。”

    “不带。”

    “干什么不带?”

    “女的麻烦。”

    “麻烦什么,我看你更麻烦。”

    “她不会答应。”孟冬洗完了手上的这根甜瓜,想了想,他又拣了一根冲洗。

    “放心,我会让她答应的。”

    曲外婆刚说完这句话,喻见就回来了,孟冬瞥了她一眼,继续冲洗手中的甜瓜。

    苟强和方柠萱在门口叫人,看到喻见,他们问“这是谁?”

    孟冬吃着甜瓜没答,直到听见小矮子说“我是他小姨妈。”

    他这才抓起另一只洗干净的甜瓜,扣着小矮子的后脖子,往她嘴巴里塞。,,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