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送小朋友上学
    陆怀柔的家是一栋四层别墅,第三层都是陆怀柔的衣帽配饰间。

    按下遥控器,大门旋转打开,内部是黑白质感的现代设计,里面分区域挂着他的各种风格的穿搭配饰,鳞次栉比。

    陆粥粥第一次进去,看到里面的景象都惊呆了,这简直就是美国科幻大片里的特工装备房啊!

    好多好多不同类型的衣帽,鞋柜是整整一面的玻璃墙,太壮观了!

    陆怀柔让艾伦将衣帽房重新整理了一下,开辟了一半的空间,作为了陆粥粥的专属换衣间。

    以前在家的时候,陆粥粥虽然也有自己的衣柜,不过衣柜里的衣服常年就是那几件,老爸的工作太忙了,根本没时间给她置办日用品包括衣裳。

    现在来到爷爷家,她仿佛是拥有了一间“服装店”似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精致了起来。

    她用自己卧室里的超大浴室,洗了个长长久久的泡泡澡,换了干净的小白裙,走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下午逛街的功夫,陆怀柔就让人把原本冷色调的客房,改造成了她的温馨少女系公主房,包括松软的大床和白色蕾丝的床幔,墙上还贴了粉红色的墙纸,连吊灯都换成了欧洲宫廷式的水晶吊灯。

    爷爷一定是超人吧。

    陆粥粥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滚了好几圈,被子好软好舒服,她望着天花板,想着两周以后爸爸就要接她回家了。

    有点不想离开爷爷家了呢。

    念及至此,陆粥粥赶紧坐起身,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

    虽然爸爸真的很穷,没日没夜拼命努力地赚钱,家里面也没有超大、超豪华浴缸,她的房间也没有这么大的公主床

    但是!她怎么能嫌贫爱富抛弃爸爸呢!

    陆粥粥陷入了良心的自我谴责中。

    就在这时,陆粥粥听到一阵急促的钢琴乐,从飘窗边漫入屋内。

    她跪在飘窗边,伸手推开了窗户,正对面恰好是景绪家。而她的房间正对的就是景绪哥哥的房间,隔着不到三米的距离。

    落地窗内,景绪坐在一架白色的钢琴前,指尖快速地敲击着黑白钢琴键,弹奏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陆粥粥趴在窗台边,手拖着腮帮子,看着小少年挺拔的侧影。

    阳光正好扫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颊,长睫毛在眼睑边笼出一层阴影。

    小玫瑰,真漂亮呀。

    景绪似乎也扫到了陆粥粥,原本急促激越的曲风一转,变得婉转而温柔。

    粥粥听出来了,他填的是《千与千寻》的曲子。

    好好听哦!

    陆粥粥趴在窗边,入迷地听着隔壁的小玫瑰弹钢琴。

    就在这时,楼下院子里,景绪的哥哥景哲也发现了窗边的陆粥粥,连忙冲她挥挥手“粥粥!快下来玩啊!”

    陆粥粥看到小胖墩景哲坐在玫瑰篱笆边,正在玩乐高玩具。

    “快下来玩,我们一起堆城堡!”

    “来了!”

    陆粥粥应了他一声,匆匆地跑到隔壁的院子。

    景哲坐在草地的野餐布上,面前堆了好多乐高积木碎块,他热情地邀请陆粥粥加入进来——

    “我们一起堆城堡!”

    “好哎。”

    陆粥粥很高兴能结交新朋友,愉快地加入了景哲的游戏。

    景哲看着陆粥粥的白裙子“粥粥,你今天真好看!”

    “我每天都好看呀。”陆粥粥很有自信地说“可不只是穿上新裙子的时候哦。”

    “嗯!我觉得也是。”

    陆粥粥听到楼上的钢琴声停了下来,她问道“景绪哥哥不下来一起玩吗?”

    “景绪不喜欢交朋友,他只喜欢做数学题、弹钢琴、玩魔方有时候,我也不懂他在想什么。”

    “可是,你们不是兄弟吗?”

    “是这样没错啦,不过他性格很孤僻,班上的小朋友都不和他玩。”

    “这样吗”

    陆粥粥有些难过,明明小玫瑰这么好,为什么大家都不和他玩呢。

    “粥粥,你会一直在这里吗?以后我们可以经常一起玩哎!”

    “我不会一直在这里,爸爸出差回来,就要来接我了。”

    “这样啊。”景哲小胖墩脸上明显浮起一丝失落“还以为可以一直和你玩呢。”

    陆粥粥微笑着说“以后也可以常联系的。”

    “你还在上幼儿园吗?”

    “我幼儿园毕业啦!”陆粥粥强调“我再附小念学前班。”

    景哲兴奋地说道“我也在附小哎!我读一年级!”

    “那可真是太好了!”

    “嗯嗯!”

    陆粥粥又问道“那景绪哥哥也在附小吗?”

    “是啊,他念三年级。”

    “他居然念三年级?”陆粥粥惊呼道“怎么会,他比你小呀!”

    “景绪跳级了。”景哲解释“他和我同年入学,不过他很聪明的,自己看课本就能学知识,跳过了学前班和一年级。”

    “原来是这样呀,景绪哥哥是小天才。”

    俩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景绪破天荒地下楼了,不过他并没有过来,只是一个人坐在露台边玩魔方。

    陆粥粥冲他挥了挥手,他只是抬了一下头,却没搭理她。

    “我说过了,他不爱交朋友,你不要去招惹他,会碰一鼻子灰的。”

    陆粥粥并没有将景哲的告诫听进去,她看到景绪肩上的含苞欲放的金色玫瑰,根本控制不住想要靠近他、想和他说话交朋友的欲望。

    她朝着景绪小跑过去,在他面前几米的草地边,停住了脚步,矜持地望着他。

    见他没有走开,陆粥粥这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露台上,甜甜地喊了声“哥哥。”

    远处,景哲忽然有些嫉妒,认识了这么久,明明自己和粥粥关系更好,可是粥粥都没有叫过自己一声“哥哥”。

    景绪没有应她,仿佛炫技一般,分分钟便把一个魔方拼成了八面同色。

    陆粥粥惊叹了一声“景绪哥哥好棒啊,这个好难的。”

    景绪终于开口,说了两个字“不难。”

    “能给我试试吗?”

    他将魔方打乱了,递给了陆粥粥,任由她低头捯饬着。

    景哲都傻了,景绪有极强的领地意识,从来不让人碰他的任何东西,包括他的魔方。

    居然这么爽快地给了陆粥粥?

    陆粥粥拿到魔方之后,认认真真地开始拼接起来,比她之前玩乐高玩具还有趣味。

    她拼了五分钟,而景绪居然耐心地等了她五分钟。

    “好难呀!”

    他嫌弃地评价了一句“笨。”

    陆粥粥吐吐舌头,坦诚道“我肯定没有景绪哥哥聪明啦。”

    景哲走过来说道“景绪,不可以没礼貌,粥粥是客人。”

    景绪反问“笨,和她是客人,有必然联系?”

    景哲拿出做哥哥的架子,义正言辞道“妈妈说,我们不能让客人在家里感到不开心,这是基本礼貌,所以你不可以这样说粥粥。”

    景绪问陆粥粥“你不开心?”

    陆粥粥连忙摇头。

    如果景哲不这样上纲上线,她其实完全不在意这些的,就像她最好的朋友蒋清霖,就总是“肥粥”“肥粥”地叫她,她也不会生气啊,朋友之间嘛,都是这样的。

    “景绪哥哥,你能教我玩魔方吗?”陆粥粥期待地望着他“还有还有刚刚我听到你弹钢琴了,好听哦!你能教我弹钢琴吗?”

    “看你并不是很聪明的样子。”景绪淡淡道“建议你把一个学会了,再学另一个。”

    陆粥粥被他逗笑了“那你先教我哪一个呢?”

    景绪看了看手中的魔方,说道“玩魔方其实有公式”

    就在这时,陆怀柔在门边喊了声“丫头,回来吃饭了!”

    “哦!”陆粥粥应了声,对景绪说“景绪哥哥,爷爷叫我吃饭了,我留着下次学,好吗?”

    景绪喃了声“嗯。”

    “这个魔方,可以让我拿回去研究研究吗。”

    景绪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魔方递了过去。

    陆粥粥接过魔方,脸上绽开了笑意“谢谢景绪哥哥,我会很快还给你的!景绪哥哥再见,景哲再见!”

    小丫头蹦蹦跳跳地回了自家院子。

    景哲皱起眉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景绪,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如此一反常态,竟然连最喜欢的魔方都送给了陆粥粥。

    要知道,过去有小表妹来家里玩,碰了他的魔方,他直接将那个魔方扔进了垃圾桶。

    因为这样的举动,还让妈妈和姨妈家生了罅隙。

    这次他也太反常了吧!

    经过一整天的实验,陆怀柔的厨艺还是没有任何长进。

    陆怀柔是有狼性、有野心的男人,不管做什么,他都是要追求完美和极致。

    所以从最早的唱跳出道,再到后来磨练演技、拿下国内外无数大奖、摘得影帝桂冠,再到成为国际一流模特,他是做一行精一行。

    可是偏偏做饭这种事,难倒他了。

    只能期盼儿子尽快把这口味挑剔的“小麻烦精”接走!

    他把一块牛排放进陆粥粥的盘子里,陆粥粥看着牛排上面的血丝,一脸嫌弃。

    这生的,能吃?

    狗狗都不吃生的!

    陆粥粥决定只吃配菜。

    “明天周一,我亲自送你去学校。”

    陆粥粥刚刚一块土豆送进嘴里,听到这话,土豆掉在碗中“爷爷要亲自送我?”

    “有问题?”

    太有问题了呀!

    她可不想让同学们知道陆怀柔是她爷爷!

    陆粥粥忐忑地问“爷爷是要像那天一样,戴上口罩和帽子吗?”

    陆怀柔浅淡一笑。

    他就知道,即便是这么小的小丫头,也会有虚荣心。

    “陆怀柔”的鼎鼎大名,那可是国民皆知,她能当陆怀柔的孙女,脸上不知道多光彩呢!

    陆怀柔愉悦地问“你希望我乔装吗?”

    然而,就在他志得意满地以为小姑娘希望他不要乔装的时候,陆粥粥却一字一顿说道“我希望爷爷不要送我。”

    “为什么?”

    “因为我爷爷跟其他的爷爷,太不一样了,人家的爷爷,杵拐杖、白头发、满脸皱纹,看起来很成熟很稳重很正常,我爷爷就”

    居然因为自己看起来过于年轻,而遭到嫌弃!

    陆怀柔这暴脾气又上来了,放下锅铲,转身嚷嚷道“老子让你没面子了?”

    “唔,我不想和大家不一样”

    陆怀柔的自尊心受到重创。

    过去他最害怕的就是让别人知道自己已经结婚,已经有了儿子;而现在,当他打心眼里愿意向外界公布孙女身份的时候,孙女居然会嫌弃他!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报还一报?

    陆粥粥连忙说“我不是讲爷爷不好啦!爷爷很好,在电视上唱唱跳跳的,真的很有活力。就像霖仔爷爷,也特别喜欢去广场上扭秧歌,老年人多跳舞,可以强身健体。”

    居然拿他和广场舞老人相提并论,陆怀柔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

    此刻,他身上似乎没有了顶流巨星的光环,在小孙女眼中,更希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爷爷罢了。

    第二天早上,陆怀柔开车将陆粥粥送到了校门口,不爽地说“滚吧,臭丫头。”

    陆粥粥不甘示弱“臭陆怀柔。”

    陆怀柔将小黄帽稳稳地戴在了她的小脑袋上,然后给她开了车门,一脚把她踹下去“嫌老子丢脸,谁稀罕给你当爷爷。”

    陆粥粥捂着屁股,气呼呼走进学校。

    她知道爷爷不开心了。

    任何爷爷都不希望被孙女嫌弃吧,她的爷爷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她不应该拿他和其他小朋友的爷爷对比。

    正如小朋友们都不希望大人拿他们和别人家的小孩进行对比。

    陆粥粥越想越内疚,真想跑回去跟爷爷说,希望他能亲自送她到教室门口,要不要乔妆打扮都没关系!

    不过小孩子也要面子的,她才拉不下脸庞和臭陆怀柔道歉呢。

    陆粥粥叹了一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教室里。

    宁融儿见陆粥粥没精打彩坐在位置上,于是又和左邻右舍的小伙伴讨论起来——

    “陆粥粥今天又是一个人来学校上课。”

    “他的爸爸妈妈呢?”

    “她才没有爸爸妈妈呢!陆粥粥是没有人要的小孩!”

    “才不是呢!”陆粥粥回头,愤愤地望向宁融儿“今天是我爷爷送我来的!”

    “骗人!陆粥粥才没有爷爷!”

    “我有!”

    “那你爷爷在哪儿呀,他怎么不送你到教室门口呢?”

    “因为”陆粥粥叉着腰说“我干嘛要跟你解释呀!”

    “说不出来了吧!你根本就是在骗人!”

    “我没有骗人,没有没有!”

    “陆粥粥是骗人精,陆粥粥是没有人要的小孩。”

    恰是这时候,走廊边传来一声极有磁性的清朗男声“请问您是陈老师吗?”

    所有小朋友都被这道好听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纷纷朝着教室门边望去。

    门口,一个长腿高个子的哥哥正在和陈老师说话。

    他戴着口罩,帽子是时下很流行的鸭舌帽,穿着黑色的t恤,头发被鸭舌帽遮住,但看得出来银灰的发色,看起来既时尚又年轻。

    “门外的哥哥好帅呀!”

    “是谁的哥哥呀!”

    陈老师没有见过他,看起来不像是学生家长,于是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陆粥粥的家长,她的作业本落我车上了,给她送过来。”

    陆怀柔望了陆粥粥一眼,不客气地喊道“臭丫头,作业不要了?”

    陆粥粥没想到爷爷居然会过来,有些不知所措。

    陈老师说“没关系,你把它给我吧。”

    “麻烦老师了。”陆怀柔哪怕目中无人,但是对待孩子老师,必须客客气气的。

    “你是陆粥粥的哥哥吗?”陈老师问道“我没听她说起过还有一个哥哥。”

    陆怀柔笑了笑“我是她爷爷。”

    此言一出,全场小朋友都惊呆了。

    这么年轻英俊的小哥哥,居然是陆粥粥的爷爷!这是什么神仙爷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