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理解
    放学时间, 陆雪陵在校门口接到了陆粥粥,发现小姑娘没精打彩,于是问道“怎么了, 今天在学校不开心?”

    陆粥粥坦率地说“就是不开心!”

    陆雪陵揉揉她的小脑袋, 笑着说“是谁这么大胆, 敢招惹我们家的钢g儿小朋友呀?”

    “就陆怀柔那个大坏蛋!”陆粥粥咬牙切齿道“讨厌死他了!”

    陆雪陵见一贯懂礼貌的小姑娘都直呼“陆怀柔”大名了,知道她是真的在上火发脾气。

    “跟姑奶奶说说, 陆怀柔怎么着我们家小粥了?姑奶奶揍他去!”

    陆粥粥爬上车后座的儿童椅,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陆雪陵。

    “基地班一点都不好!没有音乐美术课, 还要我自己去自学一二年级的内容, 还不让我在课外兴趣班学奥数,可是我看这个班的数学老师,还没有我们奥数班叶老师教的好呢!”

    陆雪陵听完之后, 默了片刻。

    她当然也清楚, 这里面肯定有小姑娘情绪化的说辞, 但是陆雪陵自己就是学艺术,听到她说音乐、美术课全给换成了数学英语, 她便觉得不太应该了。

    对孩子而言,艺术教育也是很重要的,不能顾此失彼。

    “陆小粥, 别气了,你爷爷现在在影视城拍戏呢, 姑奶奶带你过去,找他问问清楚。”

    “去影视城?现在就去吗?”

    “对, 咱们现在就去。”

    陆雪陵启动了引擎,载着陆粥粥去了北城南面的古风影视基地。

    陆粥粥将脑袋探出车窗, 好奇地看着风景。

    绿水环山,远处暮霭沉沉,微风吹拂着树叶,发出飒飒的响动,空气也十分清新。

    很快,车停在了影视城基地。

    不少穿着古代士兵服装的群演,坐在城墙下边休息,望见陆粥粥的车,他们一路目光都尾随着她。

    好可爱的小朋友,是是过来拍戏的童星吗。

    下车以后,陆雪陵给陆粥粥戴上了口罩,然后牵着她的手,穿过凌乱的片场,来到了陆怀柔的化妆棚里。

    化妆师正在给陆怀柔上特效妆,扮演成一个困于敌人千军万马之中的落单将军,接下来的一场戏,便正要拍摄他被敌人俘获,在敌营中忍辱生存的故事。

    化妆棚里的化妆师,都是陆怀柔公司的人,陆粥粥也无所顾忌,叉着腰大喊了一声“陆!怀!柔!”

    所有人同时抬头朝她望去。

    剧组里,上至导演,下到群演,谁见了陆怀柔,不是一声恭恭敬敬的“陆老师”

    谁这么大胆,居然敢直呼陆怀柔的大名!

    不过当他们看到像小哪吒一般闯进来的陆粥粥,也没有不太惊讶了。

    这位可是陆怀柔家里的祖宗,再怎么任性放肆,都是这位爷自己宠出来的。

    陆怀柔回头,看到陆粥粥过来了,眼神亮了亮“你怎么来了?”

    陆粥粥气呼呼地朝他走去,叉着腰说“陆怀柔!你凭什么帮我做决定!”

    “我帮你做什么决定?”

    “哼!别装了,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哦,你说那个啊。”

    他漫不经心扭过头,闭眼让助理帮他画眼线“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气死我啦!你一点都不尊重我!”

    “老子要是不够尊重你,早把你这熊孩子一脚踹进护城河里了。”

    陆怀柔这轻描淡写的态度,实在让陆粥粥火大。

    明明就是很严重的事儿,他看起来似乎毫不在意。

    “你不要化妆啦!”陆粥粥跳起来,一把揪住陆怀柔的衣领“好好听我讲话!”

    化妆师无奈地移开,给陆粥粥让了位置。

    陆怀柔懒懒散散说“不就是把你房间里杨曳的海报撕了吗,至于这样大惊小怪?还跑到片场来跟我闹。”

    陆粥粥从他身上滑下来,目瞪狗呆地望着他“你说什么!你把我的海报撕了?”

    身后,陆雪陵不住地向陆怀柔做手势,叫他不要再说了。

    陆怀柔没有看懂陆雪陵的暗示,推搡着陆粥粥的小脑袋,不满地嚷嚷道“在我家里贴我对家海报,你说谁更过分?”

    陆粥粥气得脸蛋胀红不已,仿佛整个世界都不会好了。

    她一把推开陆怀柔,退后了几步,气愤大喊“陆怀柔!”

    “陆粥粥!”陆怀柔终于不再忍耐,拍案而起,指着她吼道“跟我犯冲是吧!不发火,你当老子没脾气是吧?”

    “你不是我老子!”

    “我是你老子的老子!”

    陆怀柔怒道“就连你爸,都不敢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

    “我不是我爸!我是陆粥粥,你做得不对!我就要生气!”

    陆雪陵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小丫头发火儿。

    她不似陆随意那般软弱,这暴脾气估摸着也是隔代遗传了陆怀柔。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的时候,剧组那边来人催陆怀柔“陆老师,妆好了就可以过来了,片场等着呢。”

    陆怀柔起身离开,指着陆粥粥,冷声道“等会儿我再找你算账。”

    陆粥粥不甘示弱“我等着你!”

    众人拥簇这怒气冲冲的陆怀柔走出了化妆棚。

    陆雪陵抱着手臂,无奈地望了望陆粥粥“宝贝,回去吗。”

    “不回!我等着他讨一个说法!”

    小姑娘抱着小书包坐到了化妆桌边,推开桌上的物品,摸出纸笔开始写作业了。

    果真架了势要等他。

    小姑娘平日里虽然懂事听话,但是执拗起来,跟陆怀柔简直一脉相承。

    陆雪陵觉得,以后的日子,还有的热闹呢。

    今天陆怀柔的状态特别不好,一直都没能入戏,ng了很多次,才勉强过关。

    导演担忧地问“陆老师,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不用。”陆怀柔深呼吸,让自己注意力集中。

    其实他演戏一直很专业,极少ng,演什么是什么。可是今天被陆粥粥那臭丫头给气的一直没在状态。

    陆怀柔知道,拍戏一旦中断,配角和周围的群演又要重新找状态,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耽误片场所有人。

    因此,他努力使自己沉下心,进入角色。

    已经晚上九点了,戏还没拍完。陆雪陵看陆怀柔这状态,估计又是要通宵加班了。

    她晚上还有安排,于是回到休息室,对已经趴在桌边打呵欠的陆粥粥道“小粥,咱们回去等爷爷吧。”

    “不!我就在这里等他!”陆粥粥强行振作精神“一定要跟他问清楚,为什么不尊重我的意见!”

    “这件事这么重要?比小懒猫睡觉觉还重要?”

    “非常重要!”陆粥粥义正言辞道“这关系到以后我在家里的话语权。”

    “哟,小小年纪,还话语权呢,你懂这是什么意思么。”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能让陆怀柔觉得我是小朋友,就觉得我的想法不重要,景绪哥哥教我的,必须据理力争。”

    身边玩手机的艾伦反正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说道“雪陵姐你忙你的去吧,我今晚没事儿,陪着小朋友。”

    艾伦就喜欢看这爷孙俩互殴,喜欢看陆怀柔被陆粥粥欺负的模样,这是他作为一个资深“社畜”对老板最后的“怨念”。

    “我帮你看着她,放心放心。”

    “你能行吗?”陆雪陵有些犹疑。

    艾伦拍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两个眼珠子,都落在她身上,保证丢不了。”

    上次的丢崽事件,艾伦可不敢再重演第二次,否则陆怀柔肯定搁他这儿上演“手撕牛肉”。

    “那行。”陆雪陵拍拍粥粥的脑袋“你乖乖听小艾叔叔的话,等你爷爷下班带你回家。”

    “嗯!”

    艾伦眼见陆雪陵离开之后,才凑近了小姑娘,好奇地问“你爷爷怎么招你了,来,跟小艾叔讲讲。”

    “他不尊重我!还把我当小孩子!擅自决定我的人生大事!”

    “难道你不是小孩子吗?”

    “我幼儿园毕业啦!”

    “哇,好高的学历哦!”

    陆粥粥听出了臭艾伦在讽刺她,她继续歪着脑袋写作业,才不搭理他呢。

    艾伦反正也无聊,他还挺喜欢和小姑娘搭话“你才几年级啊,你的作业未免太多了吧?”

    提到这个陆粥粥就来气“都怪陆怀柔,把我弄到什么破基地班。”

    艾伦想起了今天早上那一通电话,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行了,小孩子不能坐这么长时间,对身体不好,艾伦叔叔带你出去活动活动。”

    “去哪呀?”

    “去看你爷爷拍戏,怎么样?”

    陆粥粥脑袋一歪,撇嘴道“不去!”

    “真不去?可好玩了,你爷爷会骑马,骑上大马在山间驰骋,别提有多帅!对了,你还没见过活的枣红马吧!喝!那叫一个帅!”

    陆粥粥被他说得十分心动,眼睛都冒了光,偏偏碍于面子,撇开脑袋“不去!”

    艾伦看她这一副“十动然拒”的别扭样,跟傲娇的陆怀柔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笑了笑,揽着小姑娘的肩膀,说道“走啦走啦,就当陪艾伦叔叔出去散散步。”

    影视城位于郊外,依山傍水,虽然拍戏比较混乱,但是周围山水景致确实没的说,空气质量也很好。

    陆怀柔就在前方的峡谷中拍纵马驰骋的动作戏。

    前面封了场,不能走得太近,所以艾伦带着陆粥粥来到地势较高的小山坡上,说道“你爷爷有功夫底子,在同龄的男演员中,真没人能比得上他的身手,所以有他在,剧组连动作指导都不用请了。”

    “他就是打架第一名。”

    陆粥粥朝着远处峡谷望去,只见陆怀柔穿着一身厚重的盔甲,骑在马上,前方似乎有陷阱,马刚奔入峡谷,便被绊倒了。

    陆怀柔也从马上摔了下来。

    他拍戏从不使用替身,即便是这样高危险系数的摔马的动作,他也是亲身上阵。

    落地之后,他在泥沙里滚了几圈,脸上嘴里全都沾染了泥灰,看起来狼狈不已。

    “卡!”导演喊了停“不行,后面群演位置不到位,既然是埋伏,距离不能太近,重来一遍。”

    立刻就有工作人上前来,快速给陆怀柔擦脸换衣服,然后重新开始这一段高难度“摔马”动作戏。

    陆粥粥虽说嘴上不饶人,但一颗心却是悬了起来,双手合十紧紧握着,担忧地望着片场。

    这一段戏,看得她心惊胆战。

    “小艾叔,爷爷会不会有事啊?”

    “放心,都是吊着威亚线呢,不会真的摔伤。”

    陆粥粥还是很担心,她爷爷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哪能经得起这个!

    “爷爷拍戏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演员都是这样的,想要拍出有真实感的惊险场面,光靠后期特效可不行。尤其是你爷爷这样敬业的演员,连替身都不会用,全是自己披挂上阵。”

    “上次他就伤了腿,还不吸取教训!”

    “不然你以为,凭什么他能有今天的名气和财富。”艾伦笑着说“靠他臭脾气吗?”

    “这么辛苦呀。”陆粥粥手指头卷着衣角,低头道“我还以为当明星就是上台唱唱歌,摆摆造型呢。”

    “也有这样的明星,但是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到达你爷爷的高度。”

    艾伦感叹地说“你知道吗,他年轻的时候跑龙套,演尸体,大冷天光着上身在雪堆里躺着,别人演的‘尸体’都冻得直哆嗦,只有他,愣是一声没吭、一动不动地演了两个小时,所以有人说,你爷爷身上每一寸皮肤、每一根头发,都会演戏。”

    陆粥粥从来不知道陆怀柔的这些经历,所以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那么多人喜欢陆怀柔,难不成真喜欢他的臭脾气吗。

    才不是。

    她爷爷也是很了不起的人呐。

    想到自己今天在学校里的一点点辛苦,跟爷爷在冰天雪地演尸体的辛苦比起来,真算不了什么。

    陆粥粥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愧疚之意,想想自己真是太任性、太不懂事了。

    陆粥粥跟着艾伦回到了休息室。

    “看来你爷爷今天是要通宵拍戏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不,我就在这里等爷爷。”小姑娘固执地跳到椅子上“我跟他一起回家。”

    “你真要等他啊?”

    “嗯!”

    陆怀柔结束拍戏已经是凌晨两点,他重新回到化妆间,却看到陆粥粥跟艾伦两个人靠在一起,睡得正香。

    陆怀柔微微皱眉,用脚碰了碰艾伦。

    艾伦惊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道“怀爷,结束了吗。”

    “她怎么睡在这儿?”陆怀柔略有些不满“陆雪陵呢?”

    “雪陵姐有工作要忙。”艾伦解释道“小粥粥说她要在这里等你,不肯回去。”

    “等我干什么。”

    “大概是要和你决战紫禁之巅什么的。”

    陆怀柔刚刚拍完戏,思绪都沉浸在角色里,差点忘了,这位小姑奶奶还要找她算账来着。

    他现在身心俱疲,已经没精力再和陆粥粥“你死我活”地掐架了。

    “怀爷,我要叫醒她吗?”

    “不用。”

    陆怀柔抱起了陆粥粥,径直带她回家了。

    小姑娘今天是真的很累很累,沾着枕头立刻便熟睡了过去。陆怀柔坐在床边,拎了拎她的哆啦a梦小书包,书包比过去沉重了不少。

    他好奇地翻开书包,发现不少一二年级的新教材和习题册。

    过去陆粥粥书包里装的不是糖果就是橡皮泥、绘画本,现在这些东西都不见了踪影。

    看来基地班的学习压力不小。

    陆怀柔翻出家庭作业,在最后一排签了字,放好之后熄了灯,走出房间。

    路过垃圾桶的时候,他略略顿了脚步。

    早上他在陆粥粥房间墙壁上发现一张杨曳的海报,想都没想,扯下来撕碎了扔垃圾桶。

    回想到昨天小姑娘气呼呼的模样,陆怀柔心里隐隐有些愧疚。

    仗着自己是家长,为所欲为,确实没有考虑小孩子的想法。

    他的父亲那一辈教育孩子,哪有那么多民主可讲,棍棒底下出孝子,不听话打一顿,立马就老实了。

    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不能打,要讲道理。

    更何况陆粥粥真的是非常听话的小孩子,比他儿子还乖很多,她生气一定有她生气的理由。

    陆怀柔不爽地揉了揉鼻子,走到垃圾桶边,将碎纸屑海报挑拣了出来,摆在茶几上,然后戴上眼镜,开始一片一片地将海报重新拼接粘贴。

    陆怀柔哪能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还要靠对家来维系家庭和谐。

    早上,陆粥粥醒来第一眼,便看到墙上贴着爷爷给她粘贴的杨曳海报。

    这海报五块钱就可以买一张,哪里需要费功夫,把海报重新粘起来,还粘得皱皱巴巴。

    笨爷爷。

    陆粥粥虽是这样想,还是忍不住抿嘴偷笑,跳下床走出房间。

    开放式厨房里,陆怀柔正在做煎蛋,油炸的香味弥漫开来。

    陆粥粥摸摸肚子,默不作声地坐到了高脚凳吧台上。

    她望了陆怀柔一眼,还是憋着一股劲儿,没主动和他说话。

    陆怀柔将煎蛋倒进盘子里,递到他面前,回头面无表情又开始温牛奶

    俩人昨天爆发了如此激烈的争执和矛盾,所以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陆怀柔注意到小姑娘还拿乔呢。

    爱吃不吃。

    恰是这时,陆雪陵贴着面膜,懒懒散散从楼上走下来,高声道“好香啊,柔柔,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吃煎蛋呢,真是亲弟啊。”

    说着她拿起桌上的刀叉就要开动,陆怀柔赶紧护住煎蛋,皱眉道“要点脸,跟小朋友抢?”

    陆雪陵睨了眼陆粥粥,笑吟吟说“不会吧不会吧,难道这盘煎蛋真的是给某个人做的吗?”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所以不用补。”陆怀柔将煎蛋推到了陆粥粥面前“吃!”

    陆粥粥闷闷地说“你让我吃就吃,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最终还是陆怀柔率先妥协,伸手捏住了她脸上的嘟嘟肉“所以闹够了没有,还想怎么样。”

    “哎!放手放手,痛痛痛!人家吃还不行吗!”

    陆怀柔松开了她,她拿起刀叉,吃掉了鸡蛋,又喝完了牛奶,跳下椅子――

    “今天景绪哥哥带我去上去,姑奶奶和爷爷不用送了。”

    说完,她背起了沉甸甸的小书包,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折返回来,走到陆怀柔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干嘛?零花钱又用完了?”

    “不是!”

    陆粥粥撇撇嘴,不情不愿地从书包里掏出了六颗巧克力糖,分成了一半对一半,将那三颗糖塞进了陆怀柔的裤子包里,然后很小声地说了一句――

    “对不起。”

    说完之后,她红着小脸飞快跑出了屋子。

    陆怀柔反应了很久,摸到包里胀鼓鼓的三颗巧克力糖。

    “幼稚。”

    陆雪陵舔了嘴边的一圈牛奶,戳破道“某人可真成熟,连鱼尾纹都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