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郊游
    晚上, 陆怀柔一直呆在书房里看台词本。

    台本翻来覆去就是那几页,以陆怀柔的记忆力,早该背得滚瓜烂熟了, 但是今晚他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心静不下来, 做任何事都是没有效率的。

    最后, 陆怀柔索性放下了台本,走到落地窗边, 吹吹凉风。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陆粥粥离开自己,他会怎么样

    小朋友本就只是在他家借住一段时间,等到陆随意家庭事业稳定下来, 陆粥粥理所应当回归她原本的生活。

    每每念及至此, 陆怀柔就烦躁至极。

    凭什么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当他这儿是汽车旅馆吗,可以随意来去, 连房租都不用给?

    当他陆怀柔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保姆工具人?

    陆怀柔越想越不开心, 顺手给陆随意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陆随意一看到是老爸的来电, 眼睛瞪圆,连忙起身来到门外, 开口第一句话是“儿子给爸爸请安了。”

    陆怀柔“说人话。”

    陆随意战战兢兢说“爸,这么晚了,您老人家还不休息吗?找我有事吗?有事儿可以明天说嘛, 什么都比不上您的身体健康重要啊!您快休息吧!”

    连嗓音都变得谨小慎微。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少来,我问你, 结婚的事考虑得怎么样?”

    陆随意“爸,我知道您关心我, 希望我早点成家稳定!我会努力追求粥粥妈!争取早日结婚!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陆怀柔

    大可不必!

    陆随意挠挠乱糟糟的头发,又叹了口气“但是话又说回来吧, 光我一厢情愿,这没用啊,您也知道,粥粥妈那人吧心比天高,她觉得我在事业上还没有特别大的成就,所以结婚的事,一直犹豫不定。”

    陆怀柔松了一口气。

    陆随意试探性地说“爸,如果你肯公布我的身份,告诉全世界,我是陆怀柔的儿子,别说一个粥粥妈!就是您要给您孙女找十个妈,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嘿嘿嘿。”

    “还要给我孙女找十个妈妈,我儿子可真牛逼透了。”陆怀柔冷冷一笑“你不如上天。”

    陆随意

    陆怀柔话锋一转“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陆随意喜出望外“爸!您同意了?!”

    陆怀柔;“我先跟粥粥妈商量一下。”

    陆随意“好嘞,我等您的消息,敬您!爱您!”

    陆怀柔挂掉电话之后,立刻给唐浅也拨去了一个电话――

    唐浅“陆叔叔,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事儿吗?”

    陆怀柔“跟你聊聊我儿子的事。”

    唐浅“陆叔叔,结婚的事我还在考虑,希望您能不要给我们太大的压力。”

    陆怀柔“正因为你还在考虑,我想先把我们家一些真实情况告诉你。”

    唐浅“什么真实情况呀?”

    陆怀柔“我们家看起来光鲜,其实公司连年亏空,还有三十亿负债,我相信你跟我儿子是真爱,但这笔债我有生之年许是还不了了,只能把重担交付到你们下一辈身上。”

    唐浅???

    陆怀柔“加油,儿媳妇。”

    唐浅

    不不不,您别这样叫,我害怕。

    干完这一票的陆怀柔,心情总算是舒畅了。

    书桌上的相框里,早逝的妻子牵着还是小孩模样的陆随意,微笑地望着他。

    陆怀柔撇撇嘴,说道“看什么看,谁让你那么早就走了。”

    “还看!不准看了!”

    “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粥粥,难道你觉得她那个不靠谱的妈,能照顾好她吗。”

    “她只有在我身边,才会过得更好。”

    他一个人对着照片自言自语,夜色越发浓稠。

    几分钟后,陆怀柔拉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绒布包,绒布包里有一条款式复古的粉珍珠手链。

    “今天陆粥粥收到不少礼物,不缺我这一个。”

    灯下,陆怀柔一个人拿着粉珍珠手链自言自语“你说,送不送啊?”

    “好吧,听你的,送给她。”

    “那这样,你就是同意我留下她了啊?”

    “那你不准去给你儿子托梦告状,说我坏话。”

    陆怀柔敲了敲桌面,把陆粥粥喊到了自己的书房。

    陆粥粥拿着半截西瓜,啃得满嘴瓜籽,一阵风似的跑过来,说道“臭怀柔,干嘛!”

    陆怀柔随手将珍珠手链扔给她“拿去。”

    陆粥粥接过手链,仔细打量了起来“这是什么呀?”

    “手链,戴手上的。”

    “哇,好老土哟!”

    陆粥粥一直觉得只有老人辈才会戴珍珠,比如张虎的奶奶,就有一串超大珍珠项链,接他的时候戴在脖子上,可招眼了。

    “我不适合啦!”

    陆怀柔伸手摘下了陆粥粥脑袋上的塑料碎砖皇冠“你果然只适合戴这玩意儿。”

    “这是蒋清霖送给我的魔法皇冠,只有女王才能戴!”

    陆怀柔固执地将手串圈进她白嫩嫩的小手中,手串整整长了她手腕一圈。

    陆粥粥将珍珠手串搁在桌上,努努嘴“爷爷送礼物一点都不诚心,这一看就不是特意给我买的,肯定是送给别人,别人不要了才给我。”

    陆怀柔“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哼!大小都不合适,我才不要呢。”

    “我送的礼物,你敢不要?”

    陆怀柔拆开手串,折成了两圈之后戴在了她的右手上。绳子是弹簧绳,所以这样刚好紧贴着她的手腕。

    “行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不准取下来啊。”

    “哼。”

    陆粥粥走出房间,扬起胳膊肘,在灯下打量着这条粉色珍珠串,虽然款式旧了些,不如她闪闪的水钻皇冠好看,但是粉色的珍珠却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

    这串珍珠粉得非常均匀,颗粒不大,每一颗形状都精确相似。

    陆雪陵敷着面膜经过走廊,看到小姑娘手上的珍珠手串,微微停驻了脚步。

    “粥粥,好漂亮的手串,哪来的呀。”

    “臭怀柔送给我的。”陆粥粥说道“别人不要了,他才转送给我。”

    陆雪陵走到她身边,摩挲着这枚珍珠手链,微笑着说“傻姑娘,这是你爷爷给你奶奶买的礼物。”

    “原来如此呀。”

    “你奶奶临走的时候,把这个还给他,让他送给下一个更值得期待的人。当然,也希望他能走出来这段感情,好好生活下去。”

    “那爷爷一直没有找到可以送手串的新欢吗?”

    “人小鬼大,还知道‘新欢’这词儿呢。”陆雪陵戳了戳小姑娘的鼻头“你爷爷是个很长情的男人。但是他的感情埋得很深很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他的深情。”

    陆粥粥摸着手上的链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他把这手串送给我,是不打算找新欢啦?”

    陆雪陵忍俊不禁“缘分的事儿,谁说的准呢。”

    “好吧,那我先替他保管这条珍珠手链吧。”

    陆雪陵看着小姑娘天真的表情,觉得她现在还小,也许还不太明白这条手链对于陆怀柔的意义。

    从今天以后,陆粥粥,就是他此生最疼爱的人了。

    六岁的生日,是陆粥粥有记忆开始,过得最快乐的一次生日。

    她收到了好多好多礼物,景绪的的玫瑰花,被她养在窗台,每天都能让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到。

    爷爷的珍珠手串,也被她珍藏在自己的百宝匣中。

    这些,都是她最珍贵的“宝藏”。

    周末,附小组织了一场郊游活动,地点定在山清水秀、风光秀美的湖畔公园。

    临行前,陆雪陵送了陆粥粥一个大号的背包,给她装了好多好多零食,让她拿去跟班上的小伙伴分食。

    “记住,就在草坪上和小朋友们玩,不准靠近池塘,不准去挖蚯蚓弄得满身泥巴,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的时候就得是什么样子,再搞得跟小矿工似的,姑奶奶要生气的!”

    陆怀柔悠哉悠哉地喝着早茶,手里拎着一份报纸,嘲道――

    “现在知道当一个合格的监护人得多操心了?”

    陆雪陵说“可没人求着你操这份心。”

    陆怀柔义正言辞道“不好意思,本人就是这样一个有家庭责任感的好男人。”

    “打欺诈电话这种下三滥手段都能使出来的某人,责任感简直爆棚了呵。”

    陆粥粥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欺诈电话呀?”

    陆怀柔从沙发上弹射而起,伸手去捂陆雪陵的嘴,陆雪陵挥舞着手臂“呜呜”地叫喊着“你爷爷他干的好事”

    陆怀柔义正言辞道“校车都在外面等好久了,还不快去!磨磨蹭蹭让全班同学等你一个人,这是少先队员该有的样子吗!”

    陆粥粥撇撇嘴,扣上了小黄帽,背着陆雪陵送给她的新背包,跑出了大宅。

    校园巴士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陆粥粥上了车,蒋清霖和张虎连忙冲她招手“肥粥,快来,给你留了位置!”

    她走到他们身边坐下来,小伙伴们立刻好奇地凑上来,分享零食――

    “哇,肥粥带了好多零食呀!”

    陆粥粥拍拍书包“我姑奶奶给我装的,这里面全都是。”

    “那待会儿我们一起吃!”

    “嗯!”

    半小时后,巴士停在了湖畔公园大门口。

    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小同学,他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新衣裳,看起来就像一朵朵不同颜色的小花蕊似的。

    这次郊游,虽然只有前三个年级的小朋友们参加,但是人数也相当多了,所以老师们带领着自己班级的小朋友,排着队,依次来到了湖畔的青草坪。

    “大家就在草地上玩儿吧,千万不要去水边,上厕所要向老师汇报!”

    其实湖边也是有半人高的护栏,亭子里也有专门的保安队守着,一般是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情况。

    蒋清霖从包里取出蓝色的方格野餐布,铺在了地上,然后把自己书包里的全部零食都倒在野餐布上――

    “肥粥,咱们把零食放在一起吃。”

    “好嘞!”

    陆粥粥也把自己的背包腾空了扔在一边。

    二年级的老师也带着队伍,坐在了她们隔壁的草地上。

    陆粥粥一眼便望见了景哲小胖墩,他和几个男孩也在草地上铺了餐布,正吃着浪味仙薯片。

    “hello!”陆粥粥冲他用力招手“景哲”

    景哲看到陆粥粥,开心地笑了起来“粥粥,你好啊!”

    “景绪哥哥没有来吗?”

    景哲望了望四周,说道“他应该来了吧?”

    “那为什么没跟你在一起呀?”

    “景绪应该是跟着三年级的队伍,不跟我在一个班,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景哲身边的几个男孩,见到陆粥粥的时候,都有些小兴奋。

    没想到景哲竟然认识这么好看的小女孩,连忙怂恿景哲道“快邀请你的朋友加入我们呀!”

    景哲挠挠头,问陆粥粥“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啊,我们男生可以负责干体力活。”

    “没错,加入我们一起玩吧!”

    陆粥粥望望蒋清霖和张虎,张虎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不要跟二年级的玩了,我们自己玩。”

    景哲也不想让陆粥粥为难,说道“好吧,那你们有什么需要,就叫我们,有人欺负你们,也可以找我帮忙!”

    “嗯!谢谢景哲。”

    陆粥粥重新回了自己的野餐布边,坐了下来,张虎和蒋清霖开始玩你画我猜的游戏。

    “粥粥,加我们一起玩啊!”

    “等会儿。”

    陆粥粥四处观望着,终于在湖边发现了景绪。

    小少年穿着黑色的t恤,孤零零坐在公园椅上,低头玩着魔方,魔方被他旋成了六面同色,然后又打乱颜色,重新旋转。

    他似乎很无聊,不断重复着手上的动作。

    他周围满是欢声笑语,但他仿佛与热闹的世界隔离了一般,冷冷清清。

    陆粥粥拍拍裤子上的泥灰,朝他跑去,蒋清霖连忙叫住她“你干嘛去!”

    “我找景绪哥哥玩。”

    蒋清霖和张虎也看到了景绪,张虎皱眉道“别了吧,他脾气怪得很,都不理人的。”

    蒋清霖也道“你看他哥哥都不和他玩,咱们就更不要去碰一鼻子灰了。”

    虽然景哲是景绪的哥哥,但两人性格截然不同。

    景哲热心开朗,在班上特别有人缘,所以身边好朋友也很多,每次集体活动,景哲都跟自己的哥们团一块儿,就连上学放学,他跟景绪都不同路。

    “可是”陆粥粥犹豫道“我就是想和他玩。”

    蒋清霖知道陆粥粥特别喜欢景绪,于是拍拍她的肩膀,说道“那你去试试吧,如果他愿意的话,咱们就和他一起玩。”

    “嗯!”

    陆粥粥走到景绪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上去,双腿摇晃着。

    景绪偏头睨她一眼,她便傻兮兮地冲他笑。

    她生了一双极好看的明眸,细密的长睫毛宛如小刷子般扑扇着,皮肤比缎子还洁白无瑕。

    “哥哥,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啊?”

    景绪想也没想,便拒绝道“不了。”

    “那不然,我加入你吧。”

    陆粥粥坐得离他更近了些“我们两个一起玩,好不好?”

    “你跟我玩什么?”

    “我就看你玩魔方。”陆粥粥拖着腮帮子,蹲在他脚边,仔仔细细地看着他手里的魔方“我已经学会了公式,但是最快也要用二十分钟,不像哥哥玩得这么快。”

    景绪淡淡道“熟悉公式,多练习就能提高速度。”

    “嗯!”

    她果真认认真真地看他玩起了魔方,周围不少好奇的小女生,都被陆粥粥专注的模样吸引了过来,也围到了景绪身边,看他玩魔方――

    “呀,好厉害。”

    “速度好快呀!”

    “这是怎么转的呢?”

    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议论了起来,陆粥粥对她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我哥哥玩魔方的时候,需要安静。”

    “噢噢!好!安静安静!”

    景绪

    周围小男生有些羡慕景绪,有那么多可爱的小姑娘陪着他。

    不就是玩魔方吗,这有什么好看的。

    景绪似乎也觉得过于无聊,他将魔方收回,驱散了众人,像拎兔子般拎着陆粥粥的衣领来到了草地边。

    “你可真行。”他没好气地说“在哪儿都是焦点。”

    陆粥粥拉着景绪的衣角,忐忑地问“哥哥生气了吗。”

    “有点。”

    “那你别生气,我不打扰你了!”陆粥粥说完转身边要跑开。

    跑了几步,景绪忽然冷淡淡地叫住了她“哎。”

    陆粥粥回头,见他从书包里取出了一块干净洁白的野餐布,然后仔仔细细地铺在了草地上,又摸出几颗巧克力糖,洒在野餐布上。

    “过来坐吧,我没有带很多零食。”

    陆粥粥受宠若惊,走过去,双腿交叠地坐在他身边。

    景绪剥开一枚巧克力糖,递给她“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玩。”

    陆粥粥吞了巧克力,让甜腻和些微苦涩融化在舌尖,她很坦然地说“我喜欢你呀。”

    景绪沉默了很久,耳根微微烧红“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是小玫瑰。”

    “你为什么喜欢小玫瑰。”

    “因为小玫瑰是你。”

    景绪

    跟这小破孩好像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微风轻轻地吹拂着,五月的阳光格外温柔,陆粥粥顺势躺了下来,脑袋搁在景绪腿上。

    “我这样压着哥哥累不累?”她问。

    “不累。”

    “那我就睡午觉咯。”

    “嗯。”

    陆粥粥闭上了眼睛,长而细密的睫毛在阳光下仿佛闪着光。

    “陆粥,你会一直在你爷爷家吗?”景绪忽然问。

    陆粥粥闭着眼睛,轻声喃道“不知道,爷爷一直很想把我和姑奶奶赶走,也许某天他一生气,我就得收拾行李回家了。”

    “那你不要惹他生气。”

    “这我可控制不住”

    景绪的手攥了攥身边的青草,沉声说道“如果你走了,我就永远不会再见你了。”

    陆粥粥睁开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他“为什么?就算不住爷爷家,我们在同一个学校,也可以一起玩呀。”

    “没什么,我胡说八道。”景绪的手搁在她的眼睛上,给她遮住了阳光“快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