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暑假结束, 陆粥粥正式进入了一年级学习。课程也开始慢慢步入正轨,开始学习小学的课标内容。

    这一年,陆粥粥所收获的快乐, 远远超过了自她有记忆以来的所有时光。

    转眼又是一年儿童节。

    今年儿童节, 学校为小朋友举办了六一儿童节的才艺比赛, 很多小朋友都踊跃报名参加。

    蒋清霖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兴奋地报了名。

    陆粥粥“你太棒了吧!”

    蒋清霖“对呀对呀!”

    陆粥粥“我真佩服你, 太有勇气了!”

    蒋清霖拍着她的肩膀“对呀对呀!因为我是帮你报的名呀!”

    陆粥粥!!!

    这是什么损友!

    “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啊,就练弹钢琴都是半吊水,我表演什么啊!”

    合着总不能给大家当场表演做算术题吧。

    蒋清霖固执地说“肥粥, 要有信心, 看看你爷爷的舞台多炸呀!不管,我一定要在六一儿童节看到你的精彩演出!加油!”

    陆粥粥

    你这可真是难为我胖虎了。

    在她最佳损友蒋清霖的殷切期待下,陆粥粥赶鸭子上架, 开始为六一儿童节的文艺晚会做准备。

    一开始, 她打算上台进行诗朗诵, 就朗诵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不过陆怀柔听说之后, 嫌弃地说“诗歌朗诵谁不会?只有没才艺的人才会上台表演诗朗诵。”

    陆粥粥坚决维护自己诗朗诵的尊严“才不是,念诗大家都会,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把诗歌念好!”

    陆怀柔坐在葡萄架下, 端着一盏清茶,悠哉道“是么。”

    陆粥粥见他不信, 于是有感情地念道“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陆怀柔“停,是新娘, 不是新凉,nl不分你也有勇气上台诗朗诵,我敬你是个人才。”

    陆粥粥“”

    陆怀柔狎了一口茶,悠悠地叹道“本suerstar怎么会有一个连诗都念不好的孙女?”

    陆粥粥被他气得直跺脚“本粥粥公主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泼冷水的爷爷!”

    陆雪陵走到庭院,揉揉陆粥粥的小脑袋“粥粥,别理他,六一想要表演什么才艺,姑奶奶教你。”

    “我也不知道,我准备诗朗诵来着。”陆粥粥撅撅嘴“臭怀柔说我nl不分。”

    “nl不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纠正的,咱就别表演诗朗诵了,跳舞好不好?”

    “可是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啊。”陆雪陵拍拍胸口,自信地说“姑奶奶给你编舞,保准你在六一晚会上成为全小学最靓的仔。”

    陆怀柔笑着说“你姑奶奶是国内最顶级的dancer之一,仅次于我。”

    “你可要要点脸吧,我跳舞拿的奖比你多太多了!”

    “那是因为老子要拍戏,没时间去拿奖,不然还能有你什么事儿。”

    “呵呵!”

    陆雪陵懒得跟陆怀柔拌嘴,回房间换了宽松的衣服,带陆粥粥去舞蹈房编舞。

    陆雪陵在国内舞坛的确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不少选秀和明星演出,都会请她帮忙编排舞蹈,她的编舞费也高得惊人。

    经过一上午的改编和练习,陆雪陵用《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这种歌谣,给她编排了一支带华尔兹风格的儿童舞蹈。

    考虑到陆粥粥没有任何舞蹈基础,所以动作简单易上手,而且最重要的是,非常无敌巨可爱!

    陆粥粥届时穿上蕾丝蛋糕裙,打扮成洋娃娃的风格,这也是陆雪陵的精心设计。

    不过这支舞既然是《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自然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能够完成。

    洋娃娃有了,小熊在哪里呢?

    陆雪陵和陆粥粥的目光,同时落到了倚在门边观望的陆怀柔。

    陆怀柔心道不妙,拔腿开溜,被陆雪陵一把揪住衣领,给拉了回来――

    “瞧瞧,这不是现成的小熊吗!”

    陆粥粥看到爷爷肩上的大白熊站直了身子,憨态可掬地望着她,好可爱!

    “我爷爷是大熊啦。”

    “那咱们就把曲名改成《洋娃娃和大熊跳舞》,我再给你们设计一段圈圈舞和华尔兹,粥粥最后再来一段lo,完美!”

    “好耶,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陆怀柔抱着手肘,不爽地说“决什么定!谁跟你决定了!我怎么可能跳这么幼稚的舞。”

    陆雪陵知道陆怀柔放不下偶像包袱,毕竟在粉丝面前,他挺爱凹造型,捏装逼的高冷人设,再加上年龄大了,要是让粉丝或者对家看到他跳这种儿童舞蹈,肯定要笑抽了。

    “不愿意算了。”陆雪陵没有勉强陆怀柔“咱们陆家艺术世家,难不成还缺舞将吗!”

    说完,她反手给陆随意打了一个电话。

    “小意,有时间吗?”

    陆随意正在和商家协商的产品定价,接到陆雪陵的电话,连忙走到阳台边,殷勤道“姑妈找我,那必须有时间啊!”

    “有时间就好,那现在过来吧。”

    “过来?”

    “过来给你女儿伴舞,六一儿童节登台表演。”

    陆随意把会议扔给了自己的助手,开着车火急火燎地来到了陆宅。

    过去他为了工作总是忽视女儿,导致女儿不跟他亲,只和爷爷好。

    陆随意后知后觉、后悔莫及,所以现在只要是他女儿需要他,必须随叫随到!一分钟都不耽搁!

    “爸!”陆粥粥在三楼舞蹈房的落地窗边冲他招手“快上来!就等你了!”

    “等着我啊,我换身衣裳,马上来!”

    陆随意拿出自己的运动衫,在车里快速换上,跨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舞蹈房。

    “来了!要我跳什么,尽管招呼就是了。”

    陆雪陵将陆随意拉过来,睨了眼靠在门边的陆怀柔,鄙夷地说“这才有点当家长的样子嘛。”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不置一词“让他跳,我看他跳成什么样子。”

    陆随意认真地跟着陆雪陵学动作,学了整整两个小时,也没嫌烦,诚意满满地要跟陆粥粥重新建立亲子关系。

    陆雪陵在原本华尔兹的基础上,加了一些搞笑可爱的动作,舞蹈不算太复杂。

    奈何陆随意是真的完全没有舞蹈天赋,身体动作极度不协调,好几次踩了陆粥粥的脚,踩得小丫头嗷嗷乱叫――

    “疼疼疼!”

    “笨老爸,又踩到了!”

    陆怀柔抱着手臂,满脸嫌弃地看着陆随意。

    “生出这么四肢不协调的蠢儿子,真是愧对我‘亚洲舞王’的称号。”

    陆雪陵“你还别得意,有我带他,明天就是男团水准。”

    “呵呵,梦里什么都有。”

    事实证明,你爸爸还是你爸爸,没人比爸爸更了解你。

    陆雪陵本来对陆随意寄予厚望,想着没有奶油面包,白面馒头也行啊,谁承想,就陆随意这笨拙僵硬的样子,哪里是白面馒头,连窝窝头都算不上。

    这要是上台了,她都不好意思说这是她陆雪陵编的舞。

    “要不然再考虑考虑?”

    陆雪陵终于还是服了软,走到陆怀柔身边,说道“你孙女一年也就过这一次儿童节,你上台帮她伴舞,那得多风光啊。”

    “不是说咱们陆家艺术世家,不缺舞将吗。”

    陆雪陵看着镜子前的陆随意,他已经完全忘了动作,全靠自己随意发挥,添加了很多莫名其妙又奇丑无比的舞姿。

    她揉了揉眼角“行行行,我收回刚刚那句话,咱们家除了‘亚洲舞王’陆怀柔能挑大梁,就问还有谁!”

    陆怀柔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好听的话听过瘾了,正要傲娇的答应她。就在这时,他收到了艾伦发来的档期安排,新一届的星光颁奖典礼推迟到了六月一日的晚上。

    陆怀柔扬了扬手机,名正言顺地说“不好意思,我有一场颁奖典礼。”

    陆雪陵见是星光晚宴,终于不再勉强他了。毕竟,星光颁奖典礼对于演员来讲,算得上是最高规格的荣耀殿堂。

    陆怀柔和杨曳两人为了星光颁奖典礼最终的影帝桂冠,争了这么多年,今年又是两人好片佳作丰收的一年,影帝是肯定要定下来了。

    陆雪陵不再多说什么,只气急败坏对陆随意道“今晚给我好好练,跳不好别吃晚饭!”

    陆随意咧嘴道“你这也太狠了吧。”

    “上台出了洋相,丢脸的可不是我,而是你的亲女儿!”

    陆雪陵拿出了当导师时的狠劲儿,一遍一遍地给陆随意抠动作。

    陆随意倒也很配合,毕竟,他想要挽回女儿的心,就必须对自己狠一点。

    六一儿童节的下午,距离表演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所有的小朋友都聚集在后台化妆间准备着。

    陆雪陵亲自上手,给陆粥粥化了一个美美的舞台妆。

    她的化妆技术是一流的,比起周围小朋友脸上的两坨红灯笼加一点美人痣来看,陆粥粥的妆容清淡又别致,穿上蓬松的蕾丝蛋糕裙,白皙的肌肤越发通透粉嫩。

    周围的小朋友都忍不住偷偷打量她。

    不知道还以为是商品展柜里溜出来的漂亮洋娃娃呢!

    “哇!肥粥,你今天太好看了吧!”蒋清霖夸张地说“不说别的,就你这扮相,把全部小朋友都比下去了!”

    陆粥粥嘻嘻一笑“姑奶奶给我画的妆。”

    “真羡慕,不愧是雪陵姐姐啊。”

    张虎看到陆粥粥今天这么漂亮,小脸蛋微微泛红,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没聊几句便找借口拔腿开溜了。

    “张虎怎么了?”陆粥粥问“我吓到他了吗?”

    蒋清霖耸耸肩“可能是吧,直男不懂欣赏。”

    陆粥粥没管张虎,问蒋清霖“景绪他们今晚会来看儿童节晚会吗?”

    蒋清霖摇摇头“好像四年级以上,就不观看儿童节演出了,而且大礼堂来了很多家长,也坐不了这么多人。”

    “原来如此。”

    不知不觉,景绪哥哥都四年级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陆粥粥去礼堂前台彩排,这会儿演出还没有开始,已经有不少家长坐在了台前,为自己的孩子加油鼓劲儿。

    陆粥粥一眼便在人群中望见了景绪,他提着一个约莫巴掌高的可折叠小矮凳,站在拥挤的通道边。

    陆粥粥提着蓬蓬裙摆,朝他小跑了过去“景绪哥哥,他们说四年级以上不参加晚会,你怎么来了呀?”

    景绪往身后藏了藏小凳子,面不改色地说“哦,路过,进来看看。”

    “这样我马上要彩排了,哥哥一会儿可以留下来看哦。”

    “看我时间吧。”

    景绪打量着小姑娘,她皮肤白皙如牛奶,嘴唇红润,穿着一身蕾丝蛋糕裙,宛如洋娃娃,可爱极了。

    抽回目光,耳根微烫。

    身后,陆雪陵叫了陆粥粥一声。

    “我姑奶奶叫我了,我先去了。”

    “嗯。”

    景绪抽回目光,在过道边寻了个空隙的位置,坐了下来。

    陆雪陵问陆粥粥“那眉清目秀的小帅哥,你朋友啊?”

    “这是我们隔壁的景绪哥哥啊,姑奶奶不认识了吗。”

    “哟,还真没认出来,小家伙长个头了,五官也俊气,这要是长大了还得了,只怕比你爷爷还帅。”

    兴许每天见着,陆粥粥倒没有觉得景绪变化多大,只是长了个子,越发挺拔了。

    她的小玫瑰一直都很好看。

    陆雪陵对景绪和陆粥粥的关系格外感兴趣,笑着说“他来看你的演出吗?”

    “不是,他说路过。”

    “小傻瓜,他说路过你就信啊。”陆雪陵戳了戳小姑娘的脑袋“你见谁路过还带凳子的。”

    陆粥粥回头望了眼景绪,他一个人局促地坐在角落里的小凳子上,模样有点可爱。

    一开始,陆粥粥倒没觉得多紧张,这会儿景绪特意过来看她,倒让她忐忑了起来。

    下午最后一轮彩排,陆雪陵站在台前,崩溃地直摇头。

    看得出来,陆随意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无比小心,生怕哪里出错或者踩到陆粥粥。

    但越是这样,他的动作就越是僵硬,华尔兹和圈圈舞跳到最后,已经不是《洋娃娃和小熊跳舞》,俨然变成了《洋娃娃和机器人跳舞》。

    太难看了吧!

    陆雪陵一个王者带陆随意这破青铜,真是完全带不动。

    一场彩排下来,陆随意穿着厚厚棕熊套装,满头都是汗,连刘海都润湿了“姑姑,怎么样,咱这舞能拿比赛的第一名不?”

    陆雪陵“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陆随意

    别说会跳舞的人看不下去,就连不会跳舞的小朋友们,也忍不住偷偷讥笑陆粥粥的彩排,“小熊”的舞步看上去太笨拙了吧!”

    过来当后援团的唐浅,也忍不住埋怨陆随意“你怎么那么笨呐,跳个舞都跳不好。”

    陆随意愧疚地说“我本来就没有舞蹈天分。”

    十七八岁的时候,也有公司看中陆随意的颜值,想要签约他当艺人,进男团发展,结果对方看他跳了一段自学的街舞之后,果断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真是太笨了,粥粥今晚铁定要出洋相了。”

    陆随意不满“你行你上啊,就只知道说。”

    “要不是需要男生,我还真就上了!”唐浅说道“我可是学现代舞出身,铁定能帮粥粥拿下今晚的六一之星。”

    陆随意冷笑“废话谁不会说。”

    陆粥粥眼见爸妈就要吵起来,连忙道“没关系,重在参与,拿不拿六一之星都无所谓。”

    其实老爸肯花时间陪她练舞、参加比赛,她就已经满足了。

    “行吧,咱们就重在参与。”

    陆雪陵也是个很看的开的人,毕竟经历了娱乐圈半生的沉浮,已然洒脱随性了,不会把名誉看的太重要“今晚好好玩一场。”

    “嗯!”

    星光晚宴,群星璀璨。

    陆怀柔坐在嘉宾席第一列正中,他的位置正好和杨曳安排在了一起。

    直播平台里炸开了锅――

    “啊啊啊,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这两位的同框。”

    “突然想嗑他们是怎么回事。”

    “今晚不知道谁能摘下影帝桂冠啊。”

    “哥哥加油,草莓永远在!”

    “哥哥,杨梅也在!!!”

    “还用说,无论比演技还是气场,我们家杨曳哥哥都吊打陆怀柔。”

    “对,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没人比得上你们家粉。”

    “歪,120吗,这里有人眼睛瞎了。”

    两家粉在直播平台上吵得不可开交,杨曳见到陆怀柔,微笑着跟他握手“陆老师,您好,很高兴见到您。”

    陆怀柔没什么表情,淡淡地和他握了一下手。

    就这么一点点的互动,粉丝们又炸了――

    草莓――

    “杨绿茶就是杨绿茶!一个‘您’字,直接把自己和陆怀柔的年龄拉到了不同辈!”

    “只有六岁的差距,用什么您!气死!”

    杨梅――

    “拜托,这是礼貌好不好。”

    “杠精哪都有,对家特别多。”

    落座以后,杨曳总是在找机会和陆怀柔聊天,不过陆怀柔很矜持,保持着礼貌而疏离的态度,淡淡地回应。

    他倒是很好奇,为什么杨曳会突然对自己这么热情。谁承想,这家伙的每个话题,基本上都离不开他孙女。

    杨曳“您孙女真的太可爱了。”

    陆怀柔“一般可爱。”

    杨曳“有时间能约着一起玩吗,我给她准备了礼物。”

    陆怀柔“学业忙,没有时间,准备高考四六级托福雅思和国家宇航局面试。”

    杨曳“”

    看出了陆怀柔根本不想和他聊天,杨曳沉默了几分钟,但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前辈,您孙女叫陆粥粥,是我之前带去警局的那个女孩吗?”

    陆怀柔“必须不是。”

    杨曳“我还记得她来看过我的首映礼啊。”

    陆怀柔“必然不可能,你记错了,她不追星。”

    杨曳略微失望“这样啊,我记得应该就是她,首映礼的时候,她还说是我的小粉丝,看来是认错了。”

    陆怀柔职业假笑“呵呵,有我在,她不可能粉任何人。”

    “说的也是。”杨曳柔声道“毕竟亲爷爷才是最值得崇拜的人。”

    “当然。”

    就在这时,一身西装革履的艾伦走过来,给陆怀柔送入围名册,看到杨曳,他从包里摸出了小笔记本,递给杨曳“曳哥,您看方不方便帮忙签个名。”

    “当然没问题。”

    陆怀柔狠狠瞪了他一眼。

    自家助理问对家要签名,什么出息!

    感受到身边老板的眼神杀,艾伦无奈解释道“怀爷,您别看我啊,这是您家那位小祖宗千叮万嘱交待的,一定要她最最喜欢的杨曳哥帮忙签名,而且还要十五字以上特签。”

    杨曳笑着问道“是陆前辈的孙女吗?”

    艾伦“可不是,她可太喜欢你了!还说要以你为榜样,天天念叨着想让爷爷帮她拿签名呢,怎么,怀爷没提?”

    “他没提。”

    艾伦“害,我们怀爷还是过于矜持。”

    陆怀柔

    我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