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往事并不如烟
    回去的路上, 杨曳心里一直挺愧疚,走在人群的最后。

    陆雪陵三两步来到他身边,安慰道“没关系, 一般的小孩也会害怕玻璃桥, 你不知道粥粥有恐高症, 这不怪你。只是我弟弟一向宝贝他这孙女,平时磕着碰着, 都会紧张老半天。”

    杨曳抬头望了望爷孙俩的背影,说道“我理解,如果我家有粥粥这样可爱的小孩, 我也会很疼爱, 真是羡慕陆前辈啊。”

    “是啊,有粥粥这样懂事又可爱的孙女,谁能不羡慕呢。”

    杨曳唇角勾了起来“我不仅羡慕他有粥粥, 还羡慕他有陆姐姐这样的姐姐。”

    陆雪陵蓦然一惊。

    杨曳望她的时候, 眼神中遮掩不住的灼烫, 让她的心微微加快了跳动。

    她本能地回头望了望摄像机。

    节目组全程跟拍陆怀柔和陆粥粥两位主角,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陆雪陵稍稍放心了些。

    “放心吧, 陆姐姐,我有分寸。”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陆雪陵小声说道“你还”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有传过绯闻, 没有对任何人动心。”杨曳认真地说“我只喜欢姐姐。”

    “杨曳!”

    陆雪陵想止住他的话头,但是杨曳好不容易等到和她独处的机会, 似乎要把心里的话倾吐出来“我每晚都会梦到你,梦到当年的你, 梦到现在的你,梦到你带我入团那年, 告诉我,这条路满地星光、也遍布荆棘,你让我不要怕。”

    “这些年我一直追着你,好像就真的不怕了,因为不管遭遇什么,我只看到姐姐在前面,我只想追上你。”

    陆雪陵还能记得,当年杨曳出道的时候的情形。

    那是她最失落的几年,心理状态非常糟糕,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登台,退居幕后做艺人工作。

    后来公司把一位初出茅庐的新人指派给她,让她训练他参加男团选秀。

    这位新人便是杨曳。

    因为是孤儿,没有父母管束,这些年张扬恣肆、野蛮生长,从来不服管束,是最让公司头疼的艺人。

    而谁都知道,陆雪陵性格刚硬,专治各种不服,因此公司便把杨曳派给了她。

    陆雪陵初见杨曳的那一天,少年挑染着一头闷青发色,坐在她的办公桌上,扬起下颌,眼神倦懒而轻佻“陆姐姐,你好漂亮啊。”

    后来,两个人朝夕相处。陆雪陵被他气得吐血的时候,也打过他、骂过他,杨曳不还手,只是冲她笑,还骑机车载她去山顶看过日出。

    后来杨曳在选秀节目中一夜走红,红得发紫,成了千万少女的梦中情人。

    也就是在那一晚,他将陆雪陵拉到天台,点燃了满地的烟花,用直男最老土的方式,对她表白了――

    “我永远喜欢姐姐。”

    陆雪陵不会忘记那一晚的繁星与烟花,还有少年交付的那颗热忱的心。

    可是那时候的陆雪陵不相信永远,更不相信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少年口中的“永远”。

    他还没有见过娱乐圈的繁华,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多璀璨,会有无数女孩为他疯狂、为他着迷。

    他的名字将镌刻在这条星光大道上

    此时的“永远”,能有多远。

    所以陆雪陵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曳,虽然娱乐圈很复杂,但你一定要当一个温暖善良的人,好好走你自己的路,姐姐在顶峰等你。”

    随口道了句自以为很酷的别,她便去无人知道的深山,当了一位普通的小学音乐老师,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后来十多年漫长时光里,杨曳没有再打扰过陆雪陵。

    正如她所说,他努力去做一个温暖的人,努力拍戏、努力唱歌,斩获国内外诸多奖项,没有谈恋爱,没有结婚,甚至连一则绯闻都没有。

    这么多年过去了,陆雪陵以为他早就放下了。

    “陆姐姐,我拿到影帝了。”杨曳低醇的嗓音将陆雪陵的思绪拉扯了回来“虽然这跟陆前辈的弃权不无关系,但即便今年拿不到,明年后年,我总会拿到。”

    “恭喜你。”

    “我不要你的恭喜,你说过,在顶峰等我。所以我现在想问问你,我攀到你的顶峰了吗,你还在等我吗?”

    陆怀柔背着陆粥粥下山,回到家的时候,累趴下了,瘫在沙发上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陆粥粥真的像度假一般,抱着一堆杨曳给她准备的薯片和虾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投屏看《魔法少女拯救世界》。

    陆怀柔拍了怕自己的大长腿,懒懒道“小小陆,来帮你爷爷揉揉腿。”

    陆粥粥听话地站起来,用穿着彩虹花袜子的小脚,在他腿上踩来踩去。

    “你就不能用手吗?”

    “哦。”

    陆粥粥舔了舔自己沾满味精的手,就要去捏陆怀柔的腿,被他一把抓住“去把手洗了,脏死了。”

    陆粥粥“可我还要吃虾条呢!”

    陆怀柔凑过来,说道“给爷爷喂一个。”

    “这是垃圾食品,爷爷保持身材,不能吃。”

    “少废话。”

    于是陆粥粥摸出一根虾条,喂到了陆怀柔嘴里。

    这些小零食虽然不能多吃,但是偶尔吃一吃,还真挺美味。

    于是爷孙俩人坐在一块儿,一边看《魔法少女拯救世界》,一边看吃零食。

    《魔法少女》是真人儿童剧,里面的演员造型浮夸,头发五颜六色,演技也入不了陆怀柔的眼。

    偏偏陆粥粥这样的小朋友,看得是津津有味。

    “魔法少女,变身!让宇宙的能量注入我的魔杖吧!”

    陆粥粥也站起来,双手合十,做出剧中人物的动作,高喊道――

    “魔法少女!变身!”

    陆怀柔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你们小学生看剧都这么代入?”

    陆粥粥双手放在头顶“不要吵,我在吸收宇宙能量。”

    “”

    “诶,问个问题。”

    陆粥粥终于放下手臂坐下来,嫌弃地说“爷爷太吵了吧,还让不让人安静看剧了!”

    “一会儿变身一会儿吸收宇宙能量,到底谁吵啊。”

    陆粥粥摆摆手“你有什么问题,快问吧。”

    陆怀柔指着电视里的魔法少女“为什么她们要飞到空中?”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变身呀?”

    陆怀柔又问“毫无逻辑,相当幼稚。”

    陆粥粥不服“嘁,哪里幼稚了!”

    “哪里都幼稚。”

    “请爷爷用证据说话。”

    “比如,她们变身前,还要大喊一声‘变身’,这就很没逻辑,难道不喊就不能变吗!”

    陆粥粥一时间竟然真的无言以对,她憋闷地坐下来,摸出手机搜索陆怀柔的电影,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陆怀柔注意到小姑娘在看自己的电影,笑着说“现在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表演艺术了?”

    陆粥粥手机里放着他两年前拍的一部古装剧片段――

    “爷爷你拍戏的时候,死前还要喊一声‘我死了’,这也很没逻辑呀,难道你不喊这一声,就死不成了吗。”

    陆怀柔

    竟然无言以对。

    弹幕再度热闹起来――

    这一波,干得漂亮!

    让你欺负小孩。

    hhh,小粥粥太聪明了吧!

    哥哥你还有什么话说。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陆雪陵和杨曳走了回来。

    陆怀柔敏锐地注意到,杨曳肩上背的竟然是陆雪陵的黑背包!

    陆雪陵走到客厅,对爷孙俩说道“今晚我下厨,你们想吃什么?”

    陆粥粥举手“想吃草莓慕斯蛋糕!”

    陆雪陵“你这可真是为难你姑奶奶了,荒山野岭我上哪儿给你弄草莓慕斯蛋糕去,换一个。”

    “那姑奶奶会做什么呢?”

    陆雪陵思考片刻,说道“方便面和速冻水饺,你选一个。”

    陆粥粥“那还是吃爷爷做的饭吧。”

    尽管难吃一些,但好歹是正常的饭菜。

    陆怀柔瘫在沙发上挺尸“谢邀,人在阴曹地府,已气绝身亡。”

    “爷爷!”陆粥粥爬过去,拼命给他按人中穴“不要装死啦!”

    “请你对尸体尊重点,谢谢。”

    杨曳笑着说“还是我去做饭吧,家里有蛋糕粉,我给粥粥做纸盒蛋糕。”

    陆粥粥欢呼“杨曳哥哥太棒啦!”

    陆雪陵说“你真要给她做蛋糕啊,好麻烦的。”

    “不麻烦,你不也喜欢吃蛋糕吗。”

    当年,她半夜三点编完舞,发朋友圈说想吃蛋糕。杨曳看到之后,在蛋糕点门口蹲守了两个小时,守着到六点蛋糕店开门,买到了第一块古早味蛋糕,给陆雪陵送过去。

    那时候,陆雪陵还以为这小新人是在费尽心思讨好她呢。

    “你还记得啊。”

    “怎么会忘。”

    陆怀柔一听这话,脑袋立刻敏感地转了过去,疑惑地观察着两个人。

    陆雪陵跟着他走进厨房,无奈道“那我帮你一起做吧。”

    “好啊,陆姐姐帮我洗鸡蛋吧。”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俩人进了厨房之后,陆怀柔立刻站起来,轻轻走到厨房门边,侧耳倾听。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爷爷,你干什么呀?”陆粥粥不解地望着他。

    陆怀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陆粥粥像是有大秘密要探索似的,立刻跳下沙发,跑到他身边,好奇地问

    “怎么啦怎么啦!”

    “杨曳和你姑奶奶之间,不太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

    “小破孩,说了你也不懂。”

    厨房里,杨曳和陆雪陵在一起研究如何蒸蛋糕,并没有特别的异动。

    很快,陆粥粥便失去了兴趣,兀自去看她的《魔法少女拯救世界》了。

    陆怀柔像猫咪表情包似的,全程默默地暗中观察他们俩。

    杨曳果然不安好心,拐不走他孙女,现在转变策略想拐走他姐。

    真的太过分了!

    弹幕里也是相当欢乐――

    吃完孙女的醋,现在又吃姐姐的醋。

    我家哥哥亚洲醋王,实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