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同心协力
    陆怀柔和陆雪陵俩人不愧是同胞的双生子, 俩人靠墙站在房间里,抱着手臂,皱着眉头, 姿势表情都一模一样。

    朱盼娣和陆粥粥在床边排排坐, 满心忐忑, 等待家长的的命运审判。

    “陆粥粥,行啊, 长能耐了,还能拐带小朋友回家过夜了?学校里还不够你们玩的?”

    “不是这样。”陆粥粥解释道“朱盼娣她是她在家会挨打,所以来我家避难了, 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爷爷应该支持我!”

    陆怀柔走过来, 用力扯了扯她的耳朵“谁家小孩不挨打,用得着你路见不平?”

    陆粥粥疼的呲牙咧嘴,连忙躲开他, 躲到了陆雪陵身后。

    陆雪陵无奈地说“把孩子送回去吧, 孩子丢了, 家长肯定很着急。”

    朱盼娣小声道“只有弟弟走丢了,他们才会着急呢。”

    陆粥粥挡在朱盼娣身前, 张开双臂保护她“爷爷,朱盼娣回去肯定会被打死的!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陆怀柔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说道“小丫头片儿, 你真拿自己当梁山好汉了?”

    陆粥粥“我要是梁山好汉,我就路见不平一声吼, 把坏人全部吓走!”

    朱盼娣见陆粥粥跟爷爷都杠上了,连忙拉了拉她的衣角, 小声说“粥粥,算了, 我我就走吧,不给你们添麻烦。”

    陆粥粥牵起了朱盼娣的手,掀开她的衣袖给陆怀柔和陆雪陵看“这是朱盼娣奶奶用开水烫的,她奶奶特别坏,总是偏心弟弟!欺负她。”

    陆雪陵见小姑娘的小臂的确很不正常地红了一块,惊呼一声“哎呀!怎么不早说!烫成这样,该去医院及时处理啊!”

    “我我我这就打120!”

    “不用打急救电话。”陆雪陵见没有烫出水泡,于是道“家里有烫伤膏,幸好只有一小块不严重,去把急救箱拿过来。”

    陆粥粥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很快,抱着急救箱“噔噔噔”跑过来。

    陆雪陵给朱盼娣的伤口做了紧急处理,消毒之后涂上了烫伤膏,然后轻轻地包扎了起来。

    “这是你奶奶烫的?”

    “嗯。”

    “为什么?”

    朱盼娣望了陆粥粥一眼,小声说“因为我不乖,捉蚯蚓吓唬弟弟。”

    听到蚯蚓两个字,陆怀柔捏住了陆粥粥的耳朵“是不是你出的馊主意?”

    “不怪陆粥粥!”朱盼娣连忙解释“是我自己不好。”

    陆雪陵意识到了朱盼娣身上问题的复杂性,拉着她坐下来,柔声道“给我讲讲你们家的事,奶奶这样对你,爸爸妈妈不管吗?”

    “唔”朱盼娣有些犹豫。

    陆雪陵温柔地说“你可以把实情告诉我,看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朱盼娣,她看着陆雪陵关切的神态,一下子眼睛便红了“爸爸做生意开公司,每天都在外面忙,妈妈在家里面说不上话,家里全是奶奶做主,奶奶喜欢弟弟,不喜欢我,爸爸也是”

    小姑娘说到委屈的地方,忍不住哭了起来。

    陆怀柔过去听陆粥粥只言片语提起过朱盼娣的事儿,当时他也没细想,现在看来,朱盼娣家庭真的很有问题,这就是重男轻女的家庭啊。

    过去在陆怀柔成长的年代里,重男轻女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只是他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时代,竟然也还有这样落后的现象存在。

    陆怀柔出生的高知家庭里,父母反而更偏心姐姐多一些,让他凡事都要听姐姐的话,在外面也要保护姐姐。所以即便是陆怀柔这样骄傲的性子,对于陆雪陵,他都是要敬让三分。

    陆粥粥望着陆怀柔,小声问道“爷爷,我们不会见死不救吧?”

    陆怀柔拍拍她的脑袋瓜“又乱用成语,什么死不死的。”

    “那朱盼娣会留下来吗?”

    陆怀柔望了陆雪陵一眼。

    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都会选择信赖姐姐。

    陆雪陵说“现在太晚了,今天晚上小朋友就留在我们家,等明天家长会再说,但是必须要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朱盼娣点点头,同意了。

    电话是被朱盼娣妈妈接的“你跑哪儿去了?奶奶说你用蚯蚓吓唬弟弟,还把弟弟推到地上,你爸在家里大发脾气呢!”

    “我我我在同学家里。”

    电话一下子被朱盼娣的爸爸接了过来“朱盼娣,我限你半个小时内回来!不然你就永远别回来了!”

    朱盼娣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抖,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终于,陆怀柔看不过眼,拿过了电话,说道“我是朱盼娣的同学爷爷,她在我们家。现在太晚了,让她和我们家孩子先休息,明天家长会,你最好亲自过来,我把孩子交给你。”

    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陆怀柔挂掉了电话,不满地喃了声“什么人啊。”

    朱盼娣哆哆嗦嗦地说“完了粥粥,我爸肯定要打死我了。”

    “杀人是犯法的,就算你是他的亲女儿,他也不敢!”

    “有时候,我倒真希望我不是他女儿。”

    “你别想这么多了,只要有我爷爷在,你不会有事的!”陆粥粥望了陆怀柔一眼“是吧。”

    “是什么是!你别给我大包大揽,我什么都没答应。”

    陆怀柔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手插到人家家里面去吧,顶多就是收留小姑娘一晚上罢了。

    晚上,陆粥粥抱着朱盼娣睡觉,临睡前还给她讲了睡前故事。

    陆怀柔轻轻掩住了房间门,走到客厅了。

    陆雪陵躺在沙发上敷面膜,陆怀柔坐到她身边,问道“姐,怎么办?”

    “遇到事儿,就知道叫姐了。”

    “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连警察都管不了,我有立场管吗。”

    “那就别管呗。”陆雪陵坐起身,扔掉面膜,拍打着自己白皙柔嫩的肌肤“明天家长会,把孩子送回去,这事儿跟咱们没关系。”

    “可是”陆怀柔皱眉“总觉得怪怪的。”

    这事儿他不知道便罢了,既然知道了,坐视不理好像也不是他的风格。

    “弟弟,你是公众人物,你说话是有影响力的,所以做任何决定,都应该慎之又慎。”陆雪陵拍了拍他的肩膀“过去我劝你,你总不听,任意妄为,现在能听进去了吗?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当,对你不会有好影响。”

    那一晚,陆怀柔失眠了很久。

    他走到陆粥粥的房门边,望着小姑娘熟睡的脸蛋。

    他承诺过,只要有他在,陆粥粥的童年,永远不会结束。

    他希望把全世界的美好都给她,他要保护她,也要保护她身边的世界。

    第二天的家长会,陆怀柔带着开车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学校。

    教室里,家长们坐在各自小孩的身边,等待着家长会的召开。

    陆怀柔牵着陆粥粥走进教室,教室里家长爆发出一阵不小的马蚤动――

    “是陆怀柔!”

    “o,他居然亲自来开家长会!”

    “终于见到本人了!”

    “我我我我可以拍照吗?”

    在场绝大多数家长,都是听自家孩子说起陆怀柔是陆粥粥的爷爷,但是没有机会亲眼见到,这次家长会,到成了他们见偶像的机会。

    朱盼娣一直跟在陆粥粥的身后,陆粥粥紧紧握着她的手。

    朱盼娣的爸爸名叫朱耀祖,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早早地来到教室,坐在角落里。

    本来他是不打算过来给女儿开家长会的。过去这样的事都是交给她妈妈,他要管理公司,家里还有个宝贝儿子,哪里抽得出时间给女儿开家长会。

    但是昨天陆怀柔电话里的语气,实在让他火大,他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和他好好理论一番。

    居然插手他家的家务事,多大脸?

    朱盼娣见到朱耀祖,双腿打颤,战战兢兢喊了声“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

    朱耀祖走过去,扬起手就是一巴掌,要扇在朱盼娣脸上。

    陆怀柔眼疾手快,捏住了他的手腕。

    “你干什么!”

    “你还要在学校对孩子动手?”陆怀柔冷道“当着同学的面打小孩,这对小孩的自尊心是多大的伤害,你想过没有。”

    “这是我家的事,你管太多了吧!这孩子昨天一晚上没回家,你家小孩这么顽劣,你不打?”

    陆怀柔道“她昨天晚上住在我家,跟我孙女一起睡的,已经给你打电话说清楚了。”

    朱耀祖气呼呼道“我女儿怎么会在你家,你要是说不清楚,就是拐卖人口!我报警抓你!”

    陆怀柔冷笑“我也正要问,大晚上的,你女儿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朱耀祖不想跟他揪扯,凶巴巴地望向朱盼娣“小小年纪,还学会离家出走了是吧!”

    “你倒不必急着质问她。”

    陆怀柔对隔壁桌的一位同学家长说“你刚刚不是问能不能拍我,我现在回答你,可以拍,不仅可以拍照,我更建议你录像。”

    同学家长知道事情并不简单,于是赶紧拿出手机,对着陆怀柔开始摄像“粥粥爷爷,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怀柔拉开了小姑娘的衣袖,小臂上包扎着纱布,他对所有人道“昨天晚上,我看到小孩手臂有烫伤的痕迹,我倒想问问朱盼娣爸爸,她被烫伤,是你干的吗?”

    家长们全都惊呆了,谁会对自家孩子这么狠!这已经不再是教训孩子这么简单了,这就是家暴啊!

    朱耀祖连忙否认“不是我!我我不知道!”

    “不是你,兴许是你的宝贝儿子,或者是你妈,你不如问问他们。”

    朱耀祖知道自己母亲不喜欢这个女儿,平时待她多有苛责。而他又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大孝子,从来不敢忤逆母亲的意思,这些年多多少少也收到父母思想的影响,重男轻女,对女儿动辄打骂。

    但这些事,从来没有被摆到明面上来,现在朱耀祖面子很挂不住,只能够假装不知情,当这种人的面给母亲打电话――

    “妈,你是不是用开水烫盼娣了?”

    电话里,朱母声势逼人“那又怎么样,她用虫子吓唬她弟弟,还威胁他不准告状,家宝都被吓得丢了魂儿,我烫她又怎么样,我恨不得用针扎她呢!”

    母亲说话的声音极尖锐,周围不少家长都听到了母亲的话,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见过重男轻女,没见过这么恶毒的。”

    “天呐,难以想象女孩在家里的生活。”

    “疯了吧,有关部门能不能管管这家人。”

    “这是人家家务事,谁管得了,这样的小孩社会上还少吗。”

    由于母亲实在过于咄咄逼人,朱耀祖招架不住,只能挂掉了电话,讪讪地说“不管怎么样,我才是朱盼娣的父亲,这是我家里的事,其他人少插手。”

    说着他就把朱盼娣拉倒了自己身边。

    陆怀柔也被他一番话逼得发了火儿,冷声道“自己孩子都保护不了,你凭什么当父亲,凭你能生儿子吗!”

    一番质问,干净漂亮,点燃了在场家长的情绪――

    “生儿子了不起啊?”

    “把自己家儿子当宝贝,自家女儿当根草,你有什么资格为人父母!”

    “今天也是开眼界了。”

    “我们家也是女儿,想想就心疼。”

    很快,班主任陈老师来到了教室,了解到基本情况之后,她先稳定住其他家长的情绪,主持纪律,让众人纷纷落座。

    阅读分享会,陈老师在所有小组都分享过读后感之后,单独把朱盼娣叫了起来,说道――

    “朱盼娣是我们班作文写得最好的同学,经常拿到满分作文,现在我想请她念一篇自己的满分作文。”

    这篇作文题目名叫《我想快点长大》――

    “我想快点长大,因为长大之后,我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小家,拥有可以疼我爱我的家人。我想要快点长大,我也想当妈妈,如果我当了妈妈,我不会打她骂她,我会给她全世界最好的爱”

    这篇作文,让在场好多的家长都流下了眼泪,他们很难想象,这个才小学二年级的女孩,竟然会有这样深的情绪和这样厚重的心思,同是为人父母,他们触动不已。

    不过,朱耀祖似乎没什么反应,低头看股票,绷着脸,全程不理会家长们投来的谴责目光。

    后排,刚刚录像的同学家长戳了戳陆怀柔的肩膀“粥粥爷爷,刚刚录的画面,我能把孩子的脸打码之后,放到网上去吗?”

    陆怀柔看了朱耀祖一眼,他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于是他点了点头“可以。”

    孩子家长传了视频之后,陆怀柔搜索了他的账号,直接转发评论点赞一波走。

    因为陆怀柔的强大流量和影响力,分分钟,这条视频便窜上热搜――

    看得出来,我们哥哥是真的生气了。

    这种谁不气啊,我们家也是女儿,看了这条视频,我简直想锤爆这男人狗头。

    说实话,每条重男轻女的新闻出来,都能把人肺都气炸。

    小女孩快快长大吧,逃离这个可怕的原生家庭。

    能领养吗,他们家不想要女儿,我都想收养这女孩了。

    很快,神通广大的网友们便摸到了朱耀祖的公司――

    这家伙居然做童装生意!

    我的天,当老板的都这么重男轻女,他家的能买什么好东西!

    我们家有女孩,反正我是绝对不会买他们家童装了。

    坚决抵制!

    这件事情在网络上发酵,不过短短几天时间,朱耀祖公司的营业额降低了百分之八十,公司每天都是都在亏损,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濒临破产的境地。

    而朱家现在也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小区里所有业主都知道了这件事,已经没有老人愿意跟朱奶奶一起跳广场舞了,邻居业主们对他们家都没什么好脸色。

    现在一家人出门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并且周围邻居时时刻刻关注着朱家的动态,只要听到小女孩的哭声,他们就会立刻敲门询问情况,甚至还威胁报警。

    朱耀祖无可奈何,只能出来发表申明,表示自己以后会儿子女儿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再随意打骂女儿,也不会再重男轻女了。

    网友们抵制朱耀祖的目的,不是为了搞垮他,而是为了帮助朱盼娣。于是在陆粥粥和蒋清霖的帮助下,朱盼娣注册了一个微博号,每天在微博上公布信息,让网友们了解她的生活状态――

    “今天爸爸让弟弟给我道歉了。”

    “爸爸妈妈给我买了漂亮的裙子和雪地靴。”

    “奶奶虽然不怎么理我,但也不会再对我动手了。”

    “我提出想要改掉自己的名字,爸爸已经同意了,我现在改名叫朱美慧。”

    宝贝,这是真正属于你的名字,你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你的出生不是为了迎接任何人的到来,你要为你自己而活。

    美丽又智慧,真是个好名字呢。

    宝贝,姐姐们会一直关注你的,加油!未来会很美好。

    一旦社会同心协力编织成保护网,要保护这个柔弱的女孩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是不能插手的家务事。

    这件事,让陆怀柔的风评一升再升,过去的黑料顶流,因为粥粥爷爷的身份,居然得以顺利洗白,这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晚上,陆雪陵亲自下厨,给陆怀柔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这件事,你处理得不错,看来我们家柔柔是真的成熟了。”

    陆怀柔一边吃饭,一边说道“老子一直很成熟好不好。”

    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名气所带来的并不完全是负担。

    陆雪陵给陆怀柔夹了一条鸡腿“行了,这顿饭是犒劳你的。”

    陆怀柔看着桌上丰盛的晚餐,说道“你厨艺最近见长。”

    陆雪陵笑着说“那当然,我这段时间都有好好练习做饭,提升厨艺。”

    陆粥粥津津有味地吃着“姑奶奶做饭真的变好吃了!”

    “是吧!”

    “是啊,莫名吃出了杨曳哥哥饭菜的味道。”

    陆怀柔真要把一筷糖醋排骨放嘴里,闻言,停下动作“你说吃出了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