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二更
    “陆粥。”

    景绪唤了她一声, 穿过了马路,来到她身边。

    景哲见到景绪,脸色有些难看, 讪讪地说“弟弟, 你可算露面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联系不到你。这次我报考北城大学,就是妈妈不放心你, 让我过来看着你。”

    景绪嘴角上扬,嘲讽地笑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我”

    他看看陆粥粥,脸颊一下子憋红了。

    面对景绪, 他总是如此笨拙。

    “陆粥, 找我有事?”他说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将陆粥粥肩上的书包取下来,背在了自己肩上。

    “呃, 有事的, 不过”她看看景哲, 说道“你们兄弟俩也很久没见了,一定有很多话要讲, 我不介意等一会儿。”

    “我跟他没什么可说的。”景绪拉着陆粥粥离开。

    “景绪,当初你一声不吭就去了北城,爸妈都很担心你。”景哲望着他的背影, 苦口婆心劝道“后来老爸让你念职高,你也是一百个不愿意, 连电话都不接。你以为北城的学校这么好进吗,这学校还是老爸找了关系才让你进来的, 你不好好学习,对得起他们吗。”

    陆粥粥感觉到, 景绪紧紧攥住的她的手腕,在一点点地用力。

    “说够了吗?”

    他嗓音有点哑。

    景哲情绪却很高昂“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好好学一门技术,至少将来可以养活自己,让爸妈少为你担心一些。”

    “养活自己。”景绪笑了,但是笑容很冷很冷“当你还在爸妈怀里当乖宝宝的时候,我已经养活自己了。”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景哲激动地说“爸妈对我们是一视同仁的!爸妈也很爱你,是你自己离家出走,一次次地伤他们的心!”

    “一视同仁?”他走到他面前,嗓音沙哑“我从特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那一年的夏天,你刚参加完学校组织的中英交流夏令营吧,那个夏令营自费要多少钱,八万还是十万?”

    “这这是爸妈的决定,如果你因为这个愤愤不平,那你就太不懂事了!”

    景绪出事那几年,景家的生意也接连遭遇挫折,所以经济情况不容乐观。

    景绪眼角的笑意渐渐蔓延开来“普通病房没有床位,那个燥热的夏天,我有半个月是住在走廊里。那时候,我趴在走廊的床上,看你的朋友圈,你特意去剑桥了是吗?好像还发了一首《再别康桥》。”

    景哲的脸颊瞬间通红如烙铁。

    景绪望着他,宛如修罗恶鬼“所以,你拿着我住院的费用,远渡重洋,是想重温谁的旧梦?”

    “我我没有没有。”

    景哲特意去剑桥,就是为了想看看陆粥粥给他念的那首诗里的康桥是什么样子,他想离她更近一些。

    可是这一切被景绪毫不留情地戳破,却显得那样的不堪。

    “不是你说的那样!”景哲涨红着脸解释道“爸妈让我去交流,是因为机会难得,这跟你换到普通病房没有关系!”

    陆粥粥听不下去了,她看了景哲一眼,立刻移开目光。

    她甚至没有办法多看他一眼。

    好讨厌,好恶心。

    她厌恶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景哲。

    景哲没有想到,自己那样的努力,努力来到她身边,努力向她靠近,可这一切

    却抵不过景绪短短几句话。

    一切化为泡影。

    “粥粥,你真的误会了,这些事他从来没提过,偏偏今天你在这儿,他故意才这样说”

    陆粥粥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拉着景绪决然离开。

    景哲看到景绪回头对他笑了笑。

    现在他一看到景绪的笑容,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本该呆在地狱里,可他偏偏爬了回来,带着凛冽的恶寒,让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害怕得颤抖了起来。

    陆粥粥不太会隐藏情绪,开心就笑,生气了就沉着脸一言不发,也不搭理人,这脾气跟陆怀柔是如出一辙。

    “我给你买了奶茶。”景绪拎着奶茶袋,在她眼前晃了晃“摇摇奶昔,排了很久的队。”

    陆粥粥这才想起来,她手里还拎着景哲送的柠檬水,刚刚一直没来得及喝,拎在手里便忘了。

    “我这儿还有一杯呢。”

    景绪浅淡一笑,接过了她手里的杯子“柠檬水,你喜欢吗。”

    “一般,不常喝。”

    “既然不喜欢,扔了吧。”

    说着也不等陆粥粥回应,他直接将柠檬水扔进了垃圾桶,一点没带犹豫的。

    陆粥粥其实觉得有点浪费,不过已经扔了,她也没再说什么。

    今天的景绪,跟过去有点不太一样。

    具体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我都不知道,你和景哲关系闹得这样僵。”

    景绪将吸管叉入了杯子里,递给她“这十年,发生了很多事。”

    陆粥粥望着他黑沉沉的目光,忽然没有勇气去了解。

    她不敢想象,他这十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如果景哲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告诉我,我我虽然做不了什么,但是我可以跟你一起讨厌他!”

    陆粥粥牵起了景绪的手,义正言辞地说“我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景绪感受着掌心的柔软触感,心也变得柔软如棉。

    他不会在背后多说景哲一个“不”字,很多事,点到即止,更大的发挥空间,留给她自己去想象,这比他疾言厉色的控诉,要有效得多。

    小姑娘单纯如白纸,他说什么她都信。

    景绪望了望自己的左边肩头,残损的金色玫瑰,花苞里面已经渐渐泛了黑,开始腐烂。

    十年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他面目全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陆粥粥感觉到景绪指尖用力地握着她,他平静外表下似翻涌的强烈情绪。

    “哥哥?”

    蓦然,景绪松开了手,茫然地望了望她。

    小姑娘脖颈修长,颈下的肩线和锁骨也格外漂亮,微风吹乱了她眼前的几缕长刘海多美好。

    景绪忽然无比憎恶自己。

    “别发呆了。”陆粥粥重新攥住他的衣袖,拉着他朝前走“不早了,我们先去办事,然后我请你吃晚饭。”

    “办什么事?”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一刻钟后,陆粥粥拉着景绪回到了自己莱汀公寓的家中,关上了门,他甚至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却听陆粥粥道“脱衣服。”

    景绪?

    陆粥粥走过来,自顾自挽起了他的衣袖,检查他的小臂。

    小臂完好无损,白皙的皮肤表层隐隐可见青色的血管脉络。

    他的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细腻很多,即便是轻微的磕磕碰碰,都是暴殄天物,更何况是大火焚烧。

    她仔细地检查了他的手臂,确定没问题。然后又掀开了他的衣服。

    迎面而来的是他漂亮的板块状腹肌,这腹肌完全可以与她的名模爷爷比肩了。

    陆粥粥脸颊开始发烫。

    腹部也没事,嗯只是为了检查。

    景绪低头望见小姑娘红扑扑的耳朵,嘴角扬了扬“陆粥,你这么急找我过来,就为了跟我耍流氓?”

    他凑近她的耳朵说话,温热的气流撩着她的耳廓,越发让她小鹿乱撞。

    “不、不是的。”陆粥粥结结巴巴道“你把衣服脱了,我想看看你身上是不是像贺萱雅说的那样”

    景绪或多或少听过贺萱雅在学校里散布的谣言,只是他没有管,嘴碎的女生到处都是,他压根没往心里去。

    “你是因为这个,才打架?”

    陆粥粥不敢看他的眼睛,小声说“人家没打架,就是一点小冲突不说这个了,你快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不然我今晚觉都睡不着了。”

    景绪知道她这样着急把他叫过来,如果不把事情弄明白,肯定不会甘心。

    “别看了,很丑。”

    “我要看的!”陆粥粥很坚持。

    景绪转过了身,背对着她“大面积的烧伤在背上,所以那几年,我从来没有仰躺着睡过一次好觉。你要看,便自己过来看。”

    陆粥粥走到他的背后,忽然有些怯懦了。

    她不敢一下子直面他的伤口,所以手从衣角伸进去,轻轻地触到了他的背部皮肤。

    的确不如小臂皮肤那样的光滑,触手可及的皮肤表层,有轻微的不平。

    她手臂继续往上,碰到了他大片皮肤,皮肤底下有肌肉的触感,很结实,也很紧绷。

    其实不需要看,陆粥粥已经可以通过触感,想象到皮肤表层的模样。

    他一定遭罪不少。

    陆粥粥不想哭的,但是眼睛眨巴着,豆大的泪珠很不争气掉出眼眶,润湿了他的衣服。

    “陆粥,够了。”景绪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说道“你摸得太色qg了。”

    “”

    差点把眼泪又憋回去。

    能不能别在她这么悲伤的时候,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她抽回手,还想去掀他的衣裳,不过景绪退后了两步,说道“经历过几次大的植皮手术,不是那么好看,别看了。”

    陆粥粥没有勉强,用衣袖擦了擦眼角“别的地方还有吗?”

    “还有,屁股上,看吗。”

    “”

    陆粥粥不服气地说“你敢脱我就敢看。”

    景绪终于又笑了,这次的微笑,变得明朗了许多。

    “开玩笑,只有背上。没影响别的功能,你放心。”

    “”

    陆粥粥可是跟着蒋清霖这老司机一起长大的,她觉得景绪这话说的不太纯洁,可是又没有证据。

    明明很难过,被他这一“调戏”,半点都难过不起来,反而想揍他一顿。

    “没影响就好!”她用力拍了拍他的背,气呼呼道“这么嘴坏,你媳妇将来不嫌弃你的背,也要嫌弃你这张嘴!”

    “你嫌弃吗?”

    陆粥粥把他推出去,重重关上门“跟我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