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下雨天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永恒的东西, 正是因为永恒,所以显得有些老土。

    现在的年轻人,几乎说不出那三个字, 好像喜欢就够了, 喜欢二字, 足以概括恋人之间的感情。

    景绪回报不了陆粥粥那么多、那么多的喜欢,他只能爱她用他余生全部的热情、信念和坚贞, 爱她。

    这样的表白并不多见,有不少病人趴在走廊边看热闹,还有人叫嚣着“在一起”、“在一起”

    陆怀柔在水槽边洗着碗, 动作缓慢, 神情淡定,似对外面的热闹充耳不闻。

    他身边的陆随意却如坐针毡,小心翼翼打量着自家老爹的神情, 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好怕陆怀柔一个不高兴, 冲下去把那小子揍一顿, 他得随时准备拉着他爹。

    陆随意打心眼里还是向着景绪的,一则亲闺女喜欢那小子, 兹要是他闺女喜欢的,他必然爱屋及乌;二则景绪帮过他小子,这份情谊陆随意也铭记于心。

    但是他接受景绪, 不代表陆怀柔也接受,毕竟陆粥粥在陆怀柔心里的分量, 那可不是随意掂量的。

    陆怀柔像是没听见外面的热闹,从容地洗了碗, 沥水擦干净,随手扔给了陆随意“还回去。”

    “爸那什么”

    陆随意结结巴巴道“那小子吧, 你应该认识,说是以前住你们家隔壁的,跟粥粥也算青梅竹马,好歹知根知底,相互照应着没什么不好,是吧。”

    陆怀柔睨了他一眼“就这点事,还要你跟我解释?那小子在楼下守了几天了,我没瞎到那份上。”

    陆随意打量着陆怀柔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把景绪的老底摸得一清二楚了。

    “我这不是怕您老人家不高兴吗。”陆随意轻松地笑着说“咱们家不是那种封建家庭,现在年轻人谈恋爱算个什么事儿,我们家小子六年级就会给女孩写情书了,所以一味压制,对孩子也不好,是吧,爸。”

    “行了。”陆怀柔走出盥洗间“陆粥粥由我管着,你管好陆方便。这事,我有分寸。”

    “有老爸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陆随意嘴上放心,实际上这一颗心还是没放下去,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您是全世界最疼她的人,肯定也舍不得她难过的。”

    第二天,陆怀柔下楼的时候,特意跟管理病房电梯楼层的护士叮嘱了,可以放景绪上楼探望。

    然而等他晚上下班,过来查看来访记录,却并没有看到景绪的名字。

    “那小子没来?”

    “没来。”值班护士道“说也奇怪了,这段时间天天过来,一呆就是一整天,今儿个偏就没来。”

    陆怀柔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回头给艾伦打了个电话“景绪在基地吗?”

    艾伦“胖子说他晚饭后就出去了,一直没回,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他去医院看粥粥了呢。”

    陆怀柔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不好了,对艾伦说“马上去北城大学!找到那个女孩!”

    多年的默契,艾伦瞬间就明白了陆怀柔的担忧“我去!怀爷,这不不至于吧!”

    “还不快去!”

    陆怀柔挂了电话,出门便拦了一辆出租车,朝北城大学驶去。

    齐琪从自习室跑出来,脸上挂着兴奋的潮红。

    刚刚景绪主动添加了她的微信,说现在在学校里,想要跟她见面聊聊。

    齐琪害怕景绪误会自己,当下便在微信里跟他解释道“陆粥粥不是我推下河的,是她自己脚下踩空了,跟我没关系的!”

    景绪没有回她内容信息,只给她发了一个定位,定位显示,他在学校的后山林区。

    路灯下,齐琪顿住了脚步,发信息问道“为什么要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见面呀,我看到路边还有奶茶点没关门呢,约在奶茶店见吧。”

    景绪“你不是很想了解我?”

    齐琪“景绪,我不明白,你这话什么意思呀。可爱”

    景绪“我给你一个了解我的机会,只等十分钟,如果不过来,我再也不会找你。”

    齐琪看着这条短信,心跳骤然开始加速,脑子里闪过无数纷繁复杂的念头。

    这么晚了,景绪把她约在如此荒僻的地方见面,肯定没有正经事。

    念及至此,她脸颊微微发烫。

    去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如果不去,正如他所说,可能永远没有机会了。现在的景绪,今时不同往日,他是圈子里最当红的电竞选手,微博粉丝都破百万了,随便一场比赛下来,挣的奖金都相当客观。

    他的前途可镀着一层闪闪的金箔啊。

    齐琪决定赌一把,也许今晚之后,她就可以得到一直一直想要的

    后山林区有一片人工湖,她打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穿过丛生的杂草,来到了湖畔。

    景绪捡起一块石头,打了个水漂。

    月光下,他背影如此潇洒恣肆。

    齐琪红着脸,试着唤了他一声“景绪,我来了。”

    月光下,他给自己点了根烟,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

    齐琪看到他便有心跳加速的刺激感,她真的很喜欢他,而且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

    如果不是有陆粥粥从中作梗,她也自信自己可以追到他,毕竟她颜值也不低,而且很有能力,追一个职高生,应该不是难事。

    “景绪,你找我是什么事啊?”

    “我找你什么事,猜不出来?”

    齐琪稳定了心绪,走到他身边,说道“如果是陆粥粥的事,我问心无愧,因为不是我故意把她推下去的,当时我们发生了争执,我是拉了她一下,但没有推她,是她自己刹不住脚,掉进了河里。”

    “我承认,这件事我有错,但就事论事,我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因为是她自己踩空了脚,警察都是这样认定的,我根本没有伤害她的意图。”

    她抬头望了眼景绪“是不是陆粥粥跟你告状了?”

    “她在医院,我还没有见到她。”景绪嗓音淡淡的,宛如夜风“今晚之后,也许不会再见面了。”

    听到他这样说,齐琪心里掠过一丝窃喜,猜测肯定是陆粥粥家里人不让他见她了。

    毕竟景绪这样的学历,一般的家庭都不会接受他。

    她掩住自己表面的喜悦,说道“陆粥粥本来就很傻白啦,什么都听家里人的,没主见,也不够坚定,我跟她就不一样了,我”

    她话音未落,却见景绪按灭了手里的烟头。

    他是直接用指尖掐灭的。

    齐琪惊呼一声,连忙握住他的手“你烫到没有!”

    景绪漆黑的眸子扫了她一眼,用力反握住她,沉声道“就这么喜欢我?”

    齐琪脸蛋一红,害羞地不敢看他“你先松开人家好不好,你弄得有点疼”

    景绪没有松手,将她拉近自己,一字一顿地问道“喜欢我,喜欢到要去杀人?”

    这一句话是齐琪没有想到的,她惊讶地望向景绪,在他凛冽如霜的眼神里,她终于感觉到了恐惧和害怕。

    “不、不是的,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

    “你差点让她死。”

    景绪的嗓音越来越干燥,仿佛枯枝被碾碎的声音“你知不知道,你差点让她死!”

    齐琪开始猛烈的挣扎“不!我不想的!我不想杀人的,是她自己摔下去,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有推她!”

    景绪拖拽着她来到河边,抓起她的头发,按进了水里。

    齐琪拼命地反抗,可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在他的手上宛如鸡仔一般。

    窒息的恐惧瞬间将她包裹,她似乎能够体会到当时陆粥粥掉进河里的绝望,那是和死神擦肩而空的无限恐惧。

    “对、对不起!”在他将她拉出水面的间隙,她疯狂地哀求“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

    “她是我的宝贝,是我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的宝贝。”

    景绪揪着她的头发,发狠用力地说“你差点杀了她!”

    “对不”

    下一秒,他再度将她按进了水中。

    以前的景绪做不出来这样的事,但是经历过死亡的他,已然沉到了地狱深处,大不了就再下一层地狱。

    忽然,一道力量从后面使来,按在他的肩膀上,直接卸掉了他右手臂全部的力量。

    景绪手一松,齐琪猛地挣出了水面,宛如泥鳅一般滚在在地上,嘶着嗓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景绪回头,看到陆怀柔站在他面前。

    陆怀柔呼吸不平,似一路狂奔而来,望着他,眼神里有失望,也有几分不可思议。

    “陆爷爷”

    他还没喊出声,陆怀柔扬起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左脸颊。

    景绪脑袋一偏,半边脸颊都麻木了。

    陆怀柔指着他,手指都在颤抖“你你疯了!”

    景绪被父亲打过,那个时候,他是真的感觉到屈辱。

    但是吃了陆怀柔这一巴掌,景绪反而觉得痛快、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真的关心他。

    他嗓子里仿佛卡着刺“爷爷”

    “你算什么东西,你要当杀人犯,你要坐牢判死刑,跟老子有个鸡毛掸子关系!”

    陆怀柔气得话都快说不利索了,指着景绪,怒意沸腾“但是你让我姑娘伤心,你敢毁掉她的幸福,我我现在就打死你。”

    就在陆怀柔抬脚要踹他的一瞬间,景绪蓦然跪了下来――

    “爷爷,对不起。”

    陆怀柔这一脚,终究还是没舍得踹下去。

    他回头,看着齐琪踉踉跄跄逃离的身影,摸出手机给艾伦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没?”

    “进学校了,马上过来。”

    “截住那女孩,让她忘了今晚的事,不能到处乱讲,更不能报警!”

    “怀爷,你放心!”

    挂了电话,陆怀柔回过头,望了景绪一眼。

    景绪还跪在地上。

    直到此时,他才慢慢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究竟做了什么。

    他的身体也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站起来,跪我做什么。”陆怀柔冷冷道“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搓衣板,天地都不跪。”

    景绪撑着膝盖站了起来,走到陆怀柔面前,虔诚地说“爷爷,我错了。”

    “你跟陆粥粥一样,知道错了却永远不会改。”陆怀柔心绪平静了些,手颤抖着点了根烟“越大越让人操心,还不如小的时候”

    景绪不语,眼眸黑沉沉不见底。

    陆怀柔走过来,掀开了他的衣服,景绪本能地伸手格挡,不过他哪里拧得过陆怀柔的手劲儿,分分钟便被卸了力。

    陆怀柔掀开他衣服,看了眼他烧伤过的后背,皱眉说“怎么弄成这个鬼样子,你爸妈之后都没带你做过医美?”

    景绪咬着牙,说道“没有。”

    “这不行,你这样子,会把粥粥吓到。”

    “对不起。”

    “我帮你预约南城最好的医美整形医院,你先去把你的背好好给我整一下。”

    景绪不解地望着他“南城?”

    “不是要高考吗,我查过了,你在职高没走正常入学手续,学籍还在南城,所以高考也得回去考。”

    陆怀柔背过身去,说道“这一年之内别回来了,好好冷静一下,你队长的位置我给你留着。明年回来,我要看到你的改变。”

    “”

    “一年的时间,如果想不明白,还觉得自己贱命一条、是个随时可以自我放逐的垃圾。那我也不会让你这样的垃圾再靠近我孙女半步。”

    八月底,陆随意和陆方便父子俩给陆粥粥收拾好了行李,接她回家。

    其实陆粥粥的身体早康复,不过陆怀柔不放心,硬生生又让她在医院里多住了两周。

    走出私人医院大楼,陆随意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回头,见陆粥粥望着前庭花园发呆。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他看见景绪站在花圃边,远远地等着她。

    “爸,我朋友来了”

    陆随意感叹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了,行吧行吧,你去吧。”

    “谢谢老爸!”

    “不过晚上必须回家啊!九点之前,否则让你爷爷知道,肯定饶不了你。”

    “会的!”

    陆粥粥跟老爸和陆方便道了别,穿过人行横道,朝着景绪小跑了过去。

    景绪今天依旧穿着旧黑t,戴着鸭舌帽,黑裤勾勒着他笔直修长的腿型。

    陆粥粥跑到他面前,摘了他的鸭舌帽,笑着说“哥哥现在已经是大明星了嘛,出门都要戴鸭舌帽了呢。”

    景绪夺过她手里的帽子,鸭舌朝后,盖在小姑娘的脑袋上“我算什么大明星,你爷爷才是。”

    “嗯,有道理。”陆粥粥走在他身边“咱们这儿圈,还是小众,不过小众有小众的好,只在圈子里火,不用担心走在大街上会被围观啦。”

    “你还咱们你对电竞了解多少?”

    景绪说话间,手臂搭在了小姑娘的肩膀上,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然。

    陆粥粥有些害羞,还是往他怀里靠了靠,说道“我对电竞了解很少,但是我了解哥哥,这就够了。”

    小姑娘撒娇地依偎在他身边,像牵连缠绕着大树的藤蔓,他能从她身上获得强烈的被需要的感觉。

    景绪发现自己几乎依赖上了这样感觉,他眷恋地享受着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贪婪地吮吸着她身体的每一寸馨香,眼神一秒钟也不想从她身上移开。

    他大概是真的病了吧。

    “哥哥,晚上你请我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那吃肯德基吧!”

    景绪嘴角扬起一弯浅淡的微笑“你还是小孩子吗?”

    “谁规定大孩子就不可以吃肯德基啦。”

    陆粥粥拉着景绪,走到商业广场的肯德基门店。儿童套餐有做活动送礼物,陆粥粥毫不犹豫点了一份儿童套餐,又给景绪点了一份鳕鱼堡。

    景绪看着她乐滋滋地玩着儿童套餐里送的小黄鸭吊坠,说道“陆粥小朋友,好玩吗?”

    “好玩呀。”陆粥粥将小黄鸭放在桌上,假装它在凫水“小鸭子从来没有去过河岸对面,妈妈告诉它,河岸对面是乐园,在乐园里永远不会悲伤,只有快乐和幸福。”

    “于是小鸭子每天都在水里练习游泳,它游啊游,终于,游到了河对面,你猜乐园里有什么?”

    景绪咬了口汉堡,说道“一堆零食。”

    “真没想像力。”陆粥粥拎着小鸭子,一点一点地爬上了景绪白皙的手臂“原来乐园的老板就是景绪哥哥呀,于是小鸭子就和哥哥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景绪面无表情道“当天晚上,景绪就把小鸭子宰了,做了一碗香喷喷的啤酒鸭。”

    “”

    陆粥粥将小黄鸭吊坠收回来,景绪却握住了她的手,微笑道“送给我。”

    “你不是要炖了它吗!”

    “不炖了,我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养起来。”

    陆粥粥撇撇嘴,拎过景绪的黑书包,将小鸭子吊坠系在了书包的拉链上“送给你了。”

    “我会好好照顾它。”

    两人走出肯德基店门,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湿漉漉的街道,倒映着街边的霓虹灯牌。

    不少路人站在商店门口,焦急地等待着雨停。

    景绪摸出了手机叫车,说道“排队六十多人,看来今晚我们回不去了。”

    陆粥粥听着雨点怕打地面的声音,看着檐下滴落的雨珠,说道“最美不是下雨天,是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景绪低头望了她一眼“别念,你唱出来。”

    “不唱!你知道我唱歌跑调。”

    “但我想听你唱歌。”

    “不唱不唱!”

    陆粥粥笑着跑进了大雨中,站在雨里,回头冲他嫣然一笑“哥哥,你喜欢淋雨吗?”

    “回来。”景绪皱眉道“会感冒,你刚出院。”

    忽然间,骤雨倾盆而下,陆粥粥的头发迅速变成落汤鸡,吧嗒在脑袋上,眼睛都快被淋得睁不开了。

    她望望天空,忽然笑弯了腰“淋雨好爽啊!哥哥!”

    景绪望着大雨中的女孩,她恣意地笑着,就像小时候,无数次下雨天,两人牵着手奔跑在回家的路上

    小时候多么想要赶快长大,可是长大之后呢,又好想回到小时候。

    记忆中的秋千、梧桐步道、蹲在树下的小女孩回到他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陆粥粥转过身,自由自在地走在大雨中。身后,景绪跑了过来,猝不及防间从后面抱住了她。

    他抱得那样紧,用尽全身的力气,死死地抱着她。

    陆粥粥不知道,男孩子皮肤的温度竟然这样高,包裹着她宛如火炉一般。她靠在他的胸口,甚至还能听到他胸腔里,扑通扑通,心跳跑得那样急促。

    “景绪,你还愿意陪我淋雨吗?”

    “愿意。”

    永远

    陆粥粥回头,踮起脚,伸手擦了擦他脸上的雨流,可是不管怎么擦,倾盆的大雨还是会顺着他英俊的脸庞落下来。

    冰凉的指尖轻轻触到了他温热的唇,她宛如触电一般,抽回手,脸颊也烧红了起来“我们回家吧。”

    “好。”

    这一次,景绪起了她的手,拉着她在雨中奔跑了起来“陆粥,唱歌给我听。”

    “那我就唱啦,但是你不准笑我。”陆粥粥清了清嗓子,唱道“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

    “我觉得你还是在朗诵。”

    “你懂不懂呀,这叫ra!”

    景绪笑了起来“好,ra,你继续。”

    “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

    “拜拜。”

    景绪松开了她的手。

    陆粥粥回头,看到陆宅就在眼前“噢,到家了。”

    她走进了篱笆墙里,又回头望了望他。

    灯光下,少年的影子孤零零地倒映在湿漉漉的雨水中。

    陆粥粥手高举过头顶,又冲他比了个心“哥哥,喜欢你哦!”

    啪嗒、啪嗒,雨滴地打在他的脸上,顺他的脸庞缓缓滴淌。

    他嘴角上扬,对她微笑“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