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 章节目录 爷爷
    南城是景绪七岁之后, 生长了十年的地方。

    街道边密层的香樟树,老巷深处的咿咿呀呀江南小调,还有曲折的古城河畔, 热热闹闹的篷船。

    景绪带着陆粥粥去坐了乌篷船, 游览着南城的网红景点, 全程担当了撑伞拍照的小跟班。

    陆粥粥特别开心,因为她和景绪总算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 她可以肆无忌惮地牵他的手,搂他的腰,还可以踮起脚亲他的脸颊

    所有情侣可以做的事情, 他们都可以做。

    这样的关系, 比年幼时青梅竹马的关系,又亲密了好多。

    “所以,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吧。”

    河畔长满青苔的阶梯上, 陆粥粥靠在他身边, 还很不确定地问“男孩和女孩谈恋爱的那种在一起?”

    景绪俯身解开了她松垮的鞋带, 然后重新系紧“是谈恋爱,但是陆粥, 我有一个要求。”

    “你还有要求!”陆粥粥薅乱了他的头发“粥粥公主才有要求的好吧!”

    景绪温柔一笑“你先说说,你有什么要求?”

    陆粥粥其实没想好,就那么顺嘴一茬, 不过既然他问了,她总要说出个一二三来――

    “嗯你不可以三心二意, 不可以和其他女孩有过密的来往。咱们现在算异地恋,所以我要跟你说清楚。”陆粥粥拎过他的衣领, 严肃地说“本宫眼底不揉沙子,可爱吃醋啦!”

    景绪任由她揪着自己的衣领, 眼角勾起一丝宠溺的笑意“遵命,公主殿下。”

    “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陆粥粥暂时没有想到别的要求“我知道哥哥想提什么要求,我答应你就是了。”

    “你知道我想提什么?”

    “不让我爷爷知道,对吗。”陆粥粥拍拍他的肩膀,笃定地说“放心了哥哥,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会告诉爷爷的。”

    “不是这个。”景绪无奈道“而且你真的以为你爷爷什么都不知道吗。”

    天真。

    陆粥粥还是觉得自己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呢。

    “我这次来南城,他就不知道嘛,他以为我和蒋清霖她们在桂林玩呢,我还我还盗了他们在阳朔拍的照片,发了只对我爷爷可见的朋友圈。”

    “”

    景绪“我真诚地建议你删掉。”

    陆粥粥撑着他的腿,问道“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要求呀。”

    “陆粥,我的背上有大面积烧伤的疤痕,目前还在修复阶段。”

    提到自己的缺陷,景绪看上去便不再那么自信了。

    “医生说时间间隔太长了,恢复起来不太容易,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能恢复成什么样,也不太确定。”

    陆粥粥伸手想去看他的背,却被景绪一把攥住了手腕“别看!”

    “我不介意的。”陆粥粥真诚地说“我也不嫌弃,哥哥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医美修复。”

    景绪摇了摇头“要做。”

    一定要做。

    他太想抹平那段烫在他皮肤上的惨痛记忆。

    “所以,我的要求就是,在我恢复到自己可以接受的程度之前,你不要看。其他地方可以看,背不能看,能答应吗。”

    陆粥粥眨巴着眼睛,答应他“好呀。”

    “嗯。”

    “其他地方”陆粥粥好奇地问“都可以看呀?”

    景绪?

    “你想看哪里?”

    陆粥粥顿时羞红了脸“我我我我没想看哪里!没有!谁要看呀!讨厌!”

    景绪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太可爱了吧!

    晚上,俩人去小吃街美餐了一顿,然后坐在河畔看五彩斑斓的灯船,船上还有《牡丹亭》昆曲演出。

    冬夜里风渐有些寒凉,陆粥粥紧紧偎在景绪身边。

    饱暖就开始思那什么,景绪托着她的小脸蛋,又有点忍不住想要凑过来。

    就在这时,陆方便弹了视频弹进来,陆粥粥毫不留情把景绪的脑袋推到一边,戳开了视频“小方便面,找姐姐有事儿啊。”

    陆方便小朋友一张大脸出现在屏幕上“姐姐!旅游好玩吗!”

    “好玩啊,姐姐现在在河边看船上的昆曲表演呢!”

    说着,陆粥粥将视频镜头转向后置摄像头,给陆方便看热闹。

    陆方便惊叹道“哇,河边好多船呀!好漂亮!”

    “小方便面期末好好复习,考得好,姐姐也带你出去玩哦。”

    “姐姐一言为定!不准骗我”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陆方便坏笑着说“那不打扰姐姐和景绪哥哥的约会了,拜拜哦。”

    “拜拜”

    陆粥粥反应了两秒,连忙喊道“等等!谁谁跟你说我和他在一起的!”

    “唔,没没有谁。”

    陆粥粥压低了声音,惊恐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陆方便摇了摇头,无奈叹道“姐姐呀,你放弃挣扎吧,从小到大,什么事瞒得过你的恶龙爷爷呀。”

    陆粥粥捂住了心脏“你你你别吓我!”

    恰是这时,视频画面一转,陆怀柔那张英俊的大脸入了镜“桂林阳朔好玩吗,嗯?陆粥粥。”

    “!!!”

    陆粥粥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扔河里,景绪帮她接住了手机,无奈道“小心点。”

    陆粥粥双手颤抖地接过了手机,顿时哭丧着脸“爷爷,粥粥知道错了。”

    陆怀柔躺在懒人椅上,陆方便给他殷勤地捶肩捏腿,他面无表情道“又来,认错倒是快,永远不会改。”

    陆粥粥可怜巴巴道“爷爷是全世界最好的爷爷。”

    陆怀柔“你少来。”

    陆粥粥“对不起,我不该骗你。”

    陆怀柔“发几张只对我可见的朋友圈,我就被你瞒住了?你这不是骗我,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陆粥粥qaq

    景绪对陆粥粥做了个手势,让她把电话给了他。

    “爷爷,不怪粥粥,这是我的主意。”

    陆粥粥!

    “不,不是景绪!是我犯蠢了!”她连忙申辩道“跟景绪没关系!”

    陆怀柔淡淡道“不用争,陆粥粥这一肚子坏水,几斤几两我能不知道?”

    景绪“爷爷,我就带粥粥玩了两天,明天就送她去机场,您放心。”

    “放心”二字,他说得郑重。

    陆怀柔“这还差不多。”

    陆方便小脑袋凑了过来“景绪哥哥,考试加油呀!我在北城等你,等你教我玩游戏,我昨天和爷爷玩游戏,被他虐惨了!”

    景绪微微一笑“好。”

    “玩什么游戏。”陆怀柔拍了拍他脑袋“是不是作业太少了?”

    “唔我去写作业啦,姐姐拜拜,哥哥拜拜!”

    第二天,景绪送陆粥粥去了机场。

    检票口,陆粥粥依依不舍地望着他。

    “哥哥,我回去了哦。”

    “嗯,落机给我打电话。”

    陆粥粥低头犹豫了几秒,然后踮起脚,亲吻景绪的脸颊。

    景绪侧过来,这一个吻便落到了唇边,他轻轻含着她柔嫩的娇唇,却不太敢用力,害怕自己会想要更多,只是浅尝辄止,便放开了她。

    陆粥粥红着脸蛋,拎着行李转身对他挥挥手“拜拜,哥哥。”

    “陆粥,知道吗,你爷爷只是因为你喜欢我,才很勉强地接受我。”景绪忽然开口。

    女孩顿住了脚步,回头道“不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景绪其实看得很清楚,他心里什么都明白。

    “无论如何,我应该不是他心里最完美的人选,只是因为你喜欢,而已。”

    陆粥粥转身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那样用力“哥哥,我不喜欢你说这样的话”

    景绪在她耳畔,柔声道“所以我会努力,好吗。我会努力。”

    陆粥粥望着他。

    他乌黑透亮的眸子,带着前所未有的真诚和笃定“我不是那么的好,在你的生命里,还会遇到更好的人。但是我希望,在你见过最美的山川湖泊之后,我想做你的海洋。”

    陆随意从机场接回了陆粥粥,一回到家,陆方便迫不及待地跑过来“姐姐姐姐,礼物礼物!”

    陆粥粥一一取出了给家人们带回来的纪念品礼物“这是给妈妈的苏州绣品,这是给小方便面的绿豆酥,这是给爸爸的平安符,挂在车上的。”

    陆随意拎着平安符的大红中国结,嫌弃道“哇,好丑,我闺女的审美这样一言难尽。”

    “嫌丑还给我。”陆粥粥伸手要夺“我挂爷爷车上去。”

    “别别别。”陆随意宝贝地护住了平安符“你爷爷还缺小女生送礼物吗,他这些年收的礼物都快堆成山了,还是给爸爸,爸爸缺。”

    唐浅冷笑道“哟,这是酸什么呢,想要小女生给你送礼物啊?”

    “我也就结婚太早。”陆随意开玩笑道“要是再晚两年,功成名就之后,粥粥,我给你找二十个妈!”

    唐浅拎着陆随意的耳朵“你要还给粥粥找二十个妈,挺吃得消啊。”

    “哎哟!错了错了,错了老婆!”

    陆粥粥很喜欢家里的氛围,喜欢老爸老妈这样子每天打打闹闹的生活。

    她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套紫砂茶具,忐忑地问“爸妈,爷爷在家吧?”

    “在书房呢。”

    “我找他去。”

    陆粥粥提着茶具套装礼盒,推开了书房门。

    陆怀柔正在和公司的董事们开视频会议,见她回来,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开会。

    陆粥粥蹑手蹑脚走到了阳台的功夫茶台前,坐下来,安安静静地掏出紫砂茶具,烧水泡茶。

    陆怀柔时不时偏头睨她一眼。

    小姑娘穿着浅白色毛衣,乌黑长发垂至肩头,明眸清澈。

    时光真是一晃而逝,不知不觉,她都已经是这么大的姑娘了。

    陆怀柔还记得,小丫头坐在门口可怜巴巴等他的那一天,仿佛就是昨天。

    陆粥粥烧开了水,学着陆怀柔做功夫茶的步骤,先拎着茶壶浇灌茶具。

    热水溅出来,烫了她的手“哎哟我的妈!”

    “蠢货!”

    陆怀柔宛如弹簧般从椅子一跃而起,抓着小姑娘的手,打开桌面装了过滤器的水龙头,用冷水冲洗她被烫红的小爪子“不会弄就别弄,装什么!”

    “想要给爷爷泡茶嘛。”

    陆怀柔掰着她的手指,仔细检查着烫红的皮肤,确定没大碍,才稍稍放心“老子不喝你泡的茶,哪凉快哪儿呆着去。”

    陆粥粥知道陆怀柔这还在为她去南城的事生气,于是把他推到椅子上“爷爷还是先开会吧,别管我,马上就好。”

    陆怀柔时不时不放心地瞅瞅她,她也不太会泡茶,用热水烫过一遍,粗粗糙糙地将茶水倒进紫砂茶壶里。

    陆怀柔也无心忙别的,匆忙结束了视频会议,走过来,一言不发地坐到她身边的毡子上。

    陆粥粥端起茶碗,恭恭敬敬递过去“爷爷请喝。”

    他接过茶盏喝了一口,评价道“还行。”

    “哇!我也会泡功夫茶了!”

    “跟你没什么关系,茶具不错。”陆怀柔打量着手里的紫砂茶盏“不便宜吧,那小子手头很宽裕?”

    陆粥粥目瞪口呆“真的什么都瞒不过我爷爷啊!”

    这套紫砂茶具,就是景绪送给陆怀柔的,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您您怎么知道呀!”

    陆怀柔咂摸着茶香,说道“你不懂茶,买不来这么内行的东西,这一套茶具,价格少说十万起步。”

    陆粥粥目瞪口呆“不就一茶碗吗,怎么这么贵!”

    “所以说你外行。”

    陆怀柔嘴上虽是嫌弃,不过对这套茶具显然还是相当喜欢的,不住地摩挲着外观碗身“所以你这手残的都能泡一碗好茶,多亏了这茶具。”

    陆粥粥见他真心喜欢,立刻卖乖讨巧说道“哥哥现在暂停了比赛,没有收入来源,还给您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对您是很有心呢。”

    “少来。”陆怀柔道“我投资他们战队,他还要分一半红利,这情我可不领他的”

    “哥哥分一半,是他有这个能力嘛!”陆粥粥扯着他的袖子,笑着说“就算您不捡这个便宜,总有别人要捡的。您投资景绪哥哥,那是您赚了。”

    “还成我赚了?”陆怀柔捏了捏她乖巧的鼻尖“胳膊肘往外拐的小白眼狼。”

    “嘻。”

    陆粥粥靠在陆怀柔肩膀上,看他一步步严谨而细致地烧水,浇壶,煮茶

    靠在爷爷身边,陆粥粥感觉时间的流淌也变得很慢、很温柔。能这样一辈子在一起,多幸福啊。

    陆怀柔做好了一杯功夫茶,递到陆粥粥手边“尝尝。”

    陆粥粥轻轻抿了一小口,赞道“好喝!”

    “你也就只会说好喝,根本不懂品茶。”

    “谁说我不懂,你这要是做成奶茶,那肯定更好喝。”

    “你让我用这极品铁观音,做奶茶?你到底懂不懂啊!”

    陆粥粥说干就干,去冰箱里取了牛奶和蜂蜜,将陆怀柔的一壶功夫茶全倒进牛奶杯里,加上蜂蜜,拿筷子搅了搅。

    “好好喝啊!绝了!”

    陆怀柔快被她气吐血了“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真好喝。”

    他拎着茶壶,不爽地问“还要不要。”

    “要要!”

    陆怀柔看着小姑娘满足的微笑,摇了摇头,又给他倒了一杯。

    行吧行吧,她喜欢的他有哪样不依着她。

    即便是像景绪那样的男孩。

    陆怀柔心中对孙女婿的设想,绝对是按着世界顶尖精英排行榜的头部行列筛下来的人选。以景绪现而今的情况,他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可偏陆粥粥就是喜欢他,陆怀柔虽然极不满意,但也绝对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来,他舍不得让她心碎。

    行,景绪就景绪吧。

    职高生、打游戏、心理状态还有问题他都可以容忍。

    现在情况不容乐观,他就给他铺一条通途大道,只要他愿意努力,陆怀柔什么都可以给。

    他捏着鼻子,嫌弃喝了口小姑娘递过来的奶茶,说道“小小陆,过了这个年,明年你就十八岁了。”

    陆粥粥听陆怀柔这语气,知道他要拉着她语重心长了。

    她乖乖坐在陆怀柔身边,听他训导“爷爷说得对。”

    “我还什么都没说。”

    “爷爷说什么都对!”

    陆怀柔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主意。我说实话,景绪不是最好的人选,但是你喜欢,爷爷不反对。”

    “全世界最好的爷爷!”

    “但我还是那句话,女孩子应该多见见世面,学校里的科研活动、社团活动你都要多多参加,遇到优秀的男孩,也要多和别人交流,不要因为有了男朋友,就让交际圈变得狭隘。”

    陆粥粥认真地点头。

    “把你留在身边,小手段讨你喜欢,这不算本事。等你真的将这个世界尽收眼底之时,还能够崇拜他、爱慕他,那才是他的本事。”

    “爷爷,我明白了。”

    陆粥粥重重地点头。

    寒假结束之后,陆粥粥重返校园,全校的女孩子都在热传,超人气校园剧《我超喜欢你》要在北城大学取景拍摄。

    中午,蒋清霖给陆粥粥发短信“最新消息,《我超喜欢你》下午会在第一综合楼取景!一起去看明星呀!”

    陆粥粥已经对明星都免疫了,全娱乐圈最亮的一颗星在她家里,第二亮的星在她姑奶奶家里,她对明星完全提不起兴趣。

    陆粥粥“羡慕你们大一生,时间自由;下午我有秦教授的课,去不了啦。”

    蒋清霖“啊,是秦教授,那连逃课都不行了,他古板得很哪,上次我就上课举手去厕所,差点被骂哭了。”

    陆粥粥“主要是我想考他的研究生,得多多在他面前混眼熟。”

    蒋清霖“ojbk。”

    秦教授是生科学院的院长,年纪约莫五十来岁,上课总是板着一张脸,表情严肃,同学们都挺怵他。

    但是他课是讲的真心不错,不少同学都过来蹭课,包括陆粥粥。

    陆粥粥坐在第一排,认认真真地做笔记。

    教学楼外面闹哄哄的,秦教授皱起眉头,走到窗边,不满地说“外面怎么这么吵?”

    有同学解释道“老师,楼下好像在拍偶像剧。”

    “拍戏拍戏,这里是学校,不是影视城!莫名其妙!”

    秦老师忿忿地开始教训同学“还有你们,一天到晚追那些个什么陆怀柔啊这些小鲜肉,真让你们说几个生物科学家出来,一个都不认识。”

    自家爷爷突然被cue到,陆粥粥立刻坐直了身子。

    别别了吧。

    秦教授望了望前排的陆粥粥,问道“陆粥粥同学,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陆粥粥站起身,咬了咬牙,说道“我觉得您说的不对。”

    全班同学对陆粥粥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敢在班上反驳秦教授权威的同学,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她胆子挺大啊!

    果然,秦教授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我哪里说的不对。”

    身边的夏桑轻轻踹了她的一脚,轻声道“你不是还想考秦教授的研究生吗!别胡说!”

    陆粥粥望着秦教授,认真而又狗腿地说“老师,您说的不对。因为陆怀柔他一把年纪,早就不是小鲜肉啦。”

    全班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