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章节目录 74、现实世界(双更)
    白柳说完自己的三个猜测之后把笔放下, 笔在桌面上滚动了两下,滚到脸上毫无表情的牧四诚手边。

    白柳态度依旧是平淡的,似乎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 最后白柳看向满脸麻木的牧四诚真诚地补了一句“当然, 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也有可能不是这样的。”

    狭隘的出租屋里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中, 只有风偶尔划过白柳的指尖,吹拂那张被他写下世界真实的纸面。

    现在正是盛夏,阳光从白柳身后的窗户灿烂地洒进来,已经是正午了,能听到蝉肆意泼洒的嘈杂鸣叫, 窗外能听到汽车喧闹的鸣笛声。

    但这些好像赋予人间烟火气的视觉和听觉体验一瞬间间在牧四诚的世界里变得黑白,和坐在书桌面前逆着光安静专注看着他的白柳一样,在卷曲数据化多维的线条里不断后退, 消失在他闭上眼的缝隙中。

    在白柳放下笔的一瞬间, 牧四诚感觉自己耳鸣了几秒,他仿佛一刹之间连呼吸是虚假的了。

    现实就是游戏?

    他拼尽一切想要保留的一个脱离他卑劣存在的应许之地, 原来也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牧四诚颓然后仰靠在椅子上, 他一只手的手背搭在眼睛上, 另一只手垂落了下来,他保持这个姿势不言不语了很久。

    白柳没有打扰他。

    隔了不知道多久, 牧四诚才声音艰涩地嗤笑开口“白柳,我在想你是不是为了哄我和你一起参加联赛,编造了这么一个恐怖的事情来忽悠我?这是假的吧?不是真的对吧?”

    “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真实的事情都是恐怖的, 不然我们做游戏的素材从哪里来?”白柳起身把写了这些字的纸折好放进了一本书里,转头又看向牧四诚。

    牧四诚幽幽地看着白柳。

    白柳耸肩“不过看起来你不太愿意接受,所以感情上我觉得我似乎应该给你一个可以逃避的和接受的缓冲空间, 所以我说这件事情也有可能不是这样的,毕竟的确也有可能是第一种和第二种情况。”

    牧四诚“……”

    你妈的,但是你这和直接告诉我就是第三种情况有什么差别!

    牧四诚瘫坐在椅子上很久很久,才有点茫然地看向白柳,问“白柳,如果我们所在的现实也不过是一场游戏,那真正的现实在什么地方?存在真正的现实吗?什么东西对我们来说才是有真实意义的?你为什么不因为这种游戏般的现实感到恐惧?”

    白柳并没有被牧四诚这种连珠炮的问题给问懵,他思索片刻。

    “我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问自己现实到底是什么,和什么东西对我最有意义这种问题了。”白柳摊手,“但除了我的一位至交好友,大部分的同龄人都无法理解我,我后来就发现他们或许终生都不会思考这个问题,在这种虚妄的现实里也可以很好地存活着。”

    “无论现实是游戏还是真实的,相信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其实对他们都没有任何影响,用一种客观的唯心主义观点来诠释,人的对本体和世界的客观认知构成人的价值逻辑链条,那只要我是真实的,我所追求的事情是真实的,那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就是真实的。”

    白柳很平静地说“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是一场游戏或是别的什么,都无所谓。”

    “只要人类货币存在一天,我对金钱的就不会熄灭,这就是我的真实和意义。”

    “如果你暂时找不到自己的意义,你要不要试着用用我的?“白柳拿起了挂在门后的钥匙,回头看怔愣的牧四诚,“你试着追寻一下可见的货币,比如游戏竞赛冠军的五个亿积分试试?”

    “到时候,你说不定可以用钱买到你想要的真实。”白柳推开门,“五个亿的积分,我觉得你可以买一个地球用来创造你想要的那种真实世界了。”

    牧四诚表情扭曲地沉默了一会儿。

    “白柳,你口才真的是干过传销吧?”

    他又一次被这个神经病奇形怪状的逻辑说服了!

    “所以你的答案是?”白柳挑眉问,“参加联赛吗?”

    牧四诚咬了咬牙“我参加!”然后他很快询问,“但你起码要凑合五个玩家吧?不然我们怎么参加?”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解决的,你等我通知就行。”白柳转头问牧四诚,“我要出门吃找我朋友吃火锅了,你一起吗?”

    牧四诚“……”

    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你还有心情吃火锅?!

    可能是牧四诚过于狰狞的表情透露了他的质问,白柳从兜里掏出两张打折券晃了一下,简单解释了一下“因为我有两张火锅店的打折券,今天不吃就要过期了。”

    牧四诚“……”

    牧四诚无法和白柳这个心理素质强到变态的人比,这个被白柳冲击了世界观的大学生明显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拒绝了白柳一起吃火锅的邀请之后,牧四诚和白柳交换了联系方式和学校地址,独自一人回宿舍思考人生了。

    白柳怀揣着两张火锅打折劵出门了,神色愉悦,一点都不像是刚刚从一场生死逃亡的游戏里出来,也不像是刚刚在牧四诚面前揭露了魔幻世界真相的人。

    牧四诚匪夷所思地又无语地感叹了一句“你看起来,居然心情还不错?”

    “对。”白柳点头承认了,他弯眼笑笑,“现在算是我的下班时间了,我当然心情好。”

    牧四诚“……”

    他又想起白柳那套恐怖游戏上班论了。

    操!!这家伙是真的觉得自己下班了!!

    这彪悍的心理素质——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环境才能养出来的怪物?!

    但白柳和神志恍惚的牧四诚告别之后就去找陆驿站了。

    因为白柳一觉醒来发现陆驿站给他打了两个电话,但是由于他在游戏里都没有接,白柳给陆驿站发了条短信问他怎么了,陆驿站说当面聊。

    说起当面聊,白柳想到接下来两个月他很有可能都要失联的情况,如果他就这么不声不响地不见了,陆驿站这个警察找不到他绝对会报案,白柳觉得自己有必要当面和陆驿站报备一下,于是就在短信就把陆驿站约到了火锅店,准备和陆驿站当面聊聊。

    白柳到火锅店的时候还比较早,店里没有什么人,他点了个锅底和一些菜,和老板确定优惠券还能用之后就老老实实等着了。

    老板下去之前把店里的电视给白柳打开了,电视里正午时间正在播报的是一个新闻节目,白柳一看,就看到电视屏幕上李狗眼睛打了码的照片。

    电视中西装革履的男主持人一本正经地双手交叉在桌前,用一种很正统的播音腔娓娓播报道

    “欢迎大家收看《午间新闻》栏目,近日,高三少女碎尸案的重大犯罪嫌疑人李某的关键作案证据终于找到……李某的罪行如果属实,最高可判至死刑,但在审判下来之前,昨日,李某在狱中,突然被一位同样犯有杀人罪行的狱友王某乱刀砍成碎尸……”

    男主持低着头翻了一下桌面上的稿,继续抬头播报

    “近日,我市一私人捐办的幼儿福利院突然爆发小规模食物集体中毒事件,该福利院大批儿童紧急入院,警方介入调查之后发现该福利院因为运营不善,濒临倒闭,因此采买了许多廉价食材,这些食材很多腐烂变质,导致孩子们食用之后腹泻呕吐,严重者脱水休克……对此我们呼吁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向福利院捐赠善款……”

    白柳正看得津津有味,陆驿站满脸疲惫风尘仆仆地来了。

    白柳一看他这幅标准的社畜脸就知道这人最近熬夜不少。

    陆驿站坐下先猛灌了自己两口茶,看着白柳就开始喋喋不休地痛苦抱怨“我丢!你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忙!我快要忙死了!一上午连喝口茶的时间都没有!”

    “我上次和你吃饭也没过几天吧?”白柳眉尾上扬,“准备结婚这么恐怖的吗?”

    陆驿站疲惫地挥挥手,他抬头一看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脸色一变,找来服务员嗓门压低“不光是结婚的事情,服务员,可以给我们换个包间吗?”

    现在的人还不多,服务员很爽快地就给白柳和陆驿站换了个小包间。

    陆驿站一进包间脸色就很凝肃,他拿了一根烟出来抽。

    白柳已经很久没见过陆驿站抽烟了,这人在交了女友之后就被管成了二十四孝男友,抽烟打游戏打牌这些不良习惯全部戒掉,出来喝瓶可乐都是偷偷摸摸的,因为他女友,不对,现在要说未婚妻了。

    陆驿站的未婚妻对可乐杀精伤身这一点深信不疑,严禁陆驿站喝任何碳酸饮料。

    对此白柳表示,幸好陆驿站未婚妻不知道啤酒也算是碳酸饮料的一种,不然陆驿站喝酒吃烧烤这点唯一的人生乐趣都要被剥夺。

    白柳很从容地笑问抽烟抽得一脸苦大仇深的陆驿站“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很担忧地问,出什么事情了陆驿站,你怎么抽烟了?你当年不是发誓除了世界崩塌再也不会碰烟这种软性毒、品吗?怎么,你的世界在我离去短短几天之内崩塌了是吗?”

    “咳咳咳!”陆驿站被白柳调戏得呛了一口烟,他没忍住笑了一下,陆驿站是很标准很讨老年人喜欢的那种很方正大气的年轻人长相,笑起来有点憨帅,“白柳,你问问题就问!非要提我的中二黑历史!”

    “说吧。”白柳给陆驿站倒了一杯茶推过去,“我现在下班了,可以浪费一点我宝贵的时间听一下让你世界崩塌的人生烦恼。”

    “结婚的事情的确很多很烦。”牧四诚接过白柳递给他的茶杯沉默了几秒,“但我最烦的不是结婚,你看到刚刚那个电视上幼儿福利院的新闻了吧?”

    白柳点头“看到了,怎么了?”

    “我一个同事在处理这件事,他说看起来不像是寻常的食物中毒,很多小孩儿现在都在紧急抢救,还没调查出具体结果。”陆驿站拧眉,“但菌菇类中毒,福利院你和我都待过的,镜城又不是什么菌菇产地,菌菇价格偏高,这里的福利院很少会采买菌菇这种相对价格较贵又容易出事的素菜,又是一个濒临倒闭的私人捐赠的福利院……”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事不对劲,但目前的解决方案还是倾向于把这个福利院保存下来,在还没查清楚的情况下,留在福利院内的孩子其实安全是得不到很好保障的……”

    “听起来好像挺复杂的。”白柳很冷静地反问,“但这又关你什么事吗陆驿站,虽然你是警察,但这不是你的工作吧?”

    陆驿站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主动去参与调查组了。”

    白柳看了陆驿站一眼,没说话。

    “你也知道我快结婚了,点姐(陆驿站的未婚妻)的身体不太好……医生说她很有可能不能怀孕,我们在怀孕之前就商量着要不要领养一个孩子……”陆驿站的手指扣紧了杯子,他苦笑了一下,“白柳,我知道你一定会觉得我太冲动了,我现在的经济状况也不算很好……”

    陆驿站吸气“但我和点姐商量了之后,准备去这个福利院领养一个孩子,毕竟少一个孩子处在那种不安定的情况都好,毕竟我也是从福利院里出来的,算是回馈社会吧。”

    “所以你和我说一件,你明知道我应该不太会赞同你做法的事情,目的是什么呢?”白柳语气很平静地询问,“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陆驿站低着头拨弄了一下他指尖上的香烟,没说话。

    服务员来上了一口火辣辣的红锅,在沉默的两个人之间咕噜噜地冒着泡。

    然后陆驿站自言自语般地开口了“白柳,其实我很不想把你搅进这种事情里来,但你的脑子在这种事情上,实在是太好用了。”

    “如果一件事情涉及的犯罪利益很大,你几乎立马就能猜出对方的下一步做法,你是这个这方面的天才。”

    白柳目无表情地喝了一口茶“我就当你夸我了,你也不是第一次多管闲事找上我了,有事直说。”

    “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次的事情?”陆驿站抬头看向白柳,“我同事那边的调查思路卡住了,之前关于这种事情找你你给我的破局思路都很对,所以……”

    陆站似有几分难以启齿地开了口“我知道我是在多管闲事,但我知道了,就没办法看着不管,都是些小孩儿……”

    白柳抬手拆开了”啪“一声拆开了一双一次性筷子,打断了陆驿站还没说完的话“我可以帮你看看,但我不白干,老规矩——这顿你请。”

    陆驿站点头,对白柳要求报酬这点已经很熟悉了。

    ”而且我只有一天时间可以帮你多管闲事。“白柳说,“我明天要出一趟差,两个月不会回来。”

    陆驿站惊了一下“两个月?这么久?你这工作到底是做什么的?如果是上次你说的那种表演性质工作,不用两个月那么久吧?”

    白柳顿了一下,考虑到游戏的屏蔽机制,他换了一种说法”这次我要带着一个猴和一个小少爷一些人组队,在台子上玩游戏表演给观众看,要表演两个月。”

    “……”陆驿站的表情十分复杂,“你这工作真的合法吗?”

    白柳说“合法。”

    “又是猴子又是少爷,还玩游戏给观众看,还合法的,还有表演两个月……”陆驿站思考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大腿,看着白柳斩钉截铁地下了判断,“你们是一个马戏团表演团队对吧?两个月你们是要开巡演了对吗?”

    “……”白柳沉默几秒,“是的。”

    ——————

    白柳回家之后看了一下陆驿站给他的一些这个私立福利院的相关资料和信息。

    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大部分儿童福利院都是政、府主持建办的公立儿童福利院,白柳和陆驿站都是这种从公立福利院里出来的。

    陆驿站倒是被教育成了一个心地善良满心感恩社会的当代五好青年,从小就立志要当警察报效社会。

    而白柳这个怪胎,一路钻到钱眼里就没有出来过,如果不是陆驿站一直警惕紧绷地拉着白柳让他走在遵纪守法的道路上,白柳这个神经病能为了钱干出什么事情来还真不好说。

    但这次出事这个儿童福利院却不是公立的,而是十年前一大批企业慈善家联合起来捐赠成立的私立儿童福利院。

    这里面很多企业家据说是得了绝症,按照人之将死其行也善的传统做法,这些人捐献了一大笔钱出来修建了这所私人福利院,说是自己临死之前要做点好事积德,当时还赢得了很多赞誉,陆驿站也对这个行为一直夸奖。

    说来也巧,在修建完了这所儿童福利院不久之后,这些企业家的病好些就像是善有善报般的好转了。

    但人之将死其行也善,人不将死了自然就不想花大笔钱来做善事求好报了,之后这些企业家对这个福利院渐渐也就没那么上心了,于是这所私人福利院在十年内慢慢地落败了。

    看了陆驿站给的资料,白柳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了。

    这所经营不善的私立儿童福利院已经闹出过各种各样的事故,大部分都是各种菌菇类中毒,只是这次闹得最大。

    陆驿站说这些食物中毒的意外堆在一起,打眼一看都不像是意外,但调查下来之后,的确没有发现任何犯案的蛛丝马迹,不是刻意投毒,就是单纯的食物意外中毒,和这次的事件是一样的。

    就像是有什么更高一级的存在抹去了所有“食物意外中毒”之外的线索一样。

    陆驿站甚至都怀疑是不是他们内部的人里出问题,有什么犯案痕迹被人刻意抹消了。

    白柳从一个毫无人性的游戏设计师的角度来看,这简直是一个用来设计恐怖游戏的天然好素材——一个濒危的儿童福利院,和一个食物中毒古怪的事故,和在因为中毒惨死的小孩。

    比起陆驿站怀疑内部有人抹消了犯案痕迹,白柳更怀疑抹消痕迹的不是人,如果他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他觉得这个儿童福利院很有可能是一个正在被投放到现实世界的恐怖游戏副本。

    ——————

    第二天一大早,凌晨,白柳就被陆驿站的夺命连环call给吵醒了,他一接起电话,对面陆驿站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白柳,你来一趟镜城的第一人民医院,送到医院来的小孩昨夜——”

    “死了很多是吧?”白柳平静地说出了下文。

    对面的陆驿站呼吸一窒,然后缓慢地吐息,他开口道“你查到了什么吗?”

    “还没有。”白柳很坦诚地说,“但我从你给我的资料来看,如果是有人蓄意投毒,对方反复了这么多次,目的应该就是杀人,而且这次情况这么严重,所以我觉得送入医院的这些儿童食用的蘑菇应该是致死量的。”

    “……是的,很多都抢救无效去世了。”陆驿站的声音艰涩干哑,“但有个孩子还活着。”

    “还有一个活着的小孩?”白柳明显察觉了不对劲。

    如果是这个儿童福利院是系统正在投放到现实世界的恐怖游戏副本,作为游戏背景的这批小孩大概率会全军覆没才对,就和《爆裂末班车》里那节车厢的乘客一样。

    白柳轻声询问,“我可以过来吗?”

    陆驿站“可以,你过来吧。”

    白柳穿好衣服过去的时候,医院门外都被各路新闻媒体的记者挤满了。

    白柳是从手术室电梯被陆驿站接上去的,他从手术室过路的时候,能看到走廊上摆放的一具具头被蒙上白布的小小尸体,因为太多了,有一些尸体还没来得及运走,七歪八扭地堆满了手术室的走廊,把手术室变成了一个小型太平间。

    时不时会有面色麻木的护士上来把这些死掉小孩尸体推下去,偶尔撞到墙了,会从白布下面晃出一只青紫的,上面全是各种尸斑的小手。

    这些尸斑和一些血肿隆起在小孩的尸体表面,好似蘑菇的花纹般遍布尸体小手的手背,似乎下一秒一株蘑菇就会从尸体的皮肤里破土而出。

    一种恶心的菌菇发酵气味充斥着整个手术室,仿佛这些被小孩误食的蘑菇以这些刚死的新鲜尸体作为培养基发酵了一夜般的浓郁气味,腐烂又充满了真菌类别的勃勃生机。

    白柳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打量的目光,他侧头看向陆驿站,等过了手术室才轻声开口问道“你确定这些小孩是昨晚才死的?这些尸体的腐烂程度不太对劲。”

    “是。”陆驿站揉了揉额心,“尸斑密集出现的时间太早了,并且尸僵的时间也不对。”

    白柳斜眼看陆驿站“怎么个不对法?”

    陆驿站听到了白柳这句话停住了,他靠在墙面点了一支烟,大口大口地抽了好几口,整个楼梯拐角都是烟雾缭绕的,这说明陆驿站心情极度不好。

    “尸斑在确定死亡后几分钟就全部从儿童的身体里冒了出来,出现和蔓延的速度都很快,这一般是死亡超过24小时才会出现的情况。”陆驿站用点烟的手的大拇指怼了怼自己的眉心,想要紧皱的眉头给怼开,但是看来没什么效果,“尸僵……也是,死亡后尸体就迅速的硬化,今早凌晨就已经进入软化腐烂阶段了,这一般是死亡超过24小时才会出现的情况。”

    “简直像是……”陆驿站顿了顿,说,“这群中毒的孩子在进入医院之前就已经死亡了。”

    他们此时边说边走,已经到了儿童急症那一层楼的病房楼梯那里,能从紧急通道出口半张的门看到医院病房走廊里病床上那些被蒙头盖住的小孩尸体,还有正在给把尸体装进裹尸袋的护士。

    那些小孩尸体脸上并不是死人的青白色,也是五彩斑斓的凸出斑点。

    白柳知道有些菌菇中毒会出现这种类似过敏的皮癣现象,但这些小孩面上的斑点已经密集到就像是色盲测试了,还会在皮肤表面凸起,白柳不是密恐看着都有种轻微的不适。

    感觉就像是人脸下面长满了还没萌出的蘑菇。,,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