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界的霍格沃茨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罗齐尔教授(二合一,求推荐)
    紧闭着双眼的男孩,静静地躺在铺着洁白亚麻被单的病床上。

    几乎没有任何气息。

    周围的几名巫师们都神情凝重的站在那里,其中一位穿着墨绿色治疗师长袍的女巫,脸上显得格外担忧。

    “罗齐尔夫人,这个男孩,现在如何了?”霍格沃茨校医院的校医波皮·庞弗雷女士,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而距离病床最近、方才一直半蹲着的女巫,总算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黑色风衣。

    “他几乎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她缓缓开口道,声音很平静:“但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活着。这要多亏了龙皮的保护,对于任何魔法,龙皮总是能有极强的防护效果!”

    一边说着,她一边指了指病床上德拉科·马尔福的双手,紧闭着双眼的男孩,依旧带着他的龙皮手套。

    “如果没有这层手套,别说他是个十一岁的男孩了,就算是一名成年巫师,恐怕也会当场死亡。”罗齐尔教授又补充了一句。

    “天呐,这男孩当时到底是接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庞弗雷夫人的脸上,充满了恐惧的神色,她捂了捂嘴。

    “危险的极端魔法物品,甚至可能是神秘魔法侧的物品!”罗齐尔教授简单的猜测道:“总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寝室的另外三个男孩呢,他们现在如何?”

    在问后一个问题时,罗齐尔女士的目光看向了旁边一位胖得像头大海象一般的秃老头子。

    斯莱特林的院长、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轻轻咳了咳,然后连忙解释道:“无论是克拉布、高尔还是诺特,他们现在都神志不清,无论问他们什么都回答的语无伦次,甚至会歇斯里地的大呼小叫……我喂给了他们一些宁神药剂,现在已经睡着了。”

    “那么那间寝室呢,搜查过了么?”罗齐尔教授继续冷声问道。

    “完完全全搜查过了一遍,没有任何与极端魔法有关的物品!”斯拉格霍恩一脸肯定的说道。

    “意料之中,普通的极端魔法物品也不可能进入霍格沃茨。”罗齐尔教授再度转过身去,

    “罗齐尔教授……”身上戴着三根义肢的凯特尔伯恩教授,稍稍向前走了几步:“我前几天和您提到过,我的那几只遭遇袭击的鸡,恐怕并不单纯是意外……这两次袭击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我觉得没有任何联系。”罗齐尔教授冷冷回复道。

    “可是……或许您可以允许我前往禁林深处,我们至少可以排除掉一种可能性……”凯特尔伯恩坚持道。

    “没有任何必要,西瓦诺斯。”罗齐尔教授不假思索的再次回复道:“这个问题我两天前已经回答过你一次了!”

    “好……好吧……”可怜的保护神奇生物课教师只能乖乖地点了点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庞弗雷夫人连忙走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一分钟之后,她又回来了——

    “是特洛卡教授!”她面向罗齐尔教授,说道:“他听说了有学生遭遇袭击,想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可是您之前嘱咐过,除非得到您的允许,任何人不能闯入这间病房。”

    “让他回去,这件事与他无关。”罗齐尔教授的声音,依旧冷淡无比:“现在的天,可还没完全黑下来。”

    “好的。”尽管没有明白副校长的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庞弗雷夫人依旧点了点头。

    而罗齐尔教授最后看了一眼斯拉格霍恩:“一间男生寝室,正常情况下会有五名学生,那么最后一人呢?”

    斯拉格霍恩则早有准备:“他叫马修·威克菲尔,事发当时他并不在现场。”

    “叫他过来,我有事要问问他。”罗齐尔夫人直截了当的说道,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将事发时现场的情形,全部告诉我,所有的细节!”

    “好的,夫人!”

    ……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马修被斯莱特林的级长嘉玛·法利强行拉出了图书馆,他不得不问道。

    “德拉科·马尔福,你的舍友,他现在生命垂危。”法利解释道:“还有文森特·克拉布、格雷戈里·高尔以及西奥多·诺特,他们都变得神志不清,无法与人交流……总而言之,你们寝室似乎只剩下你一个正常人了,所以斯拉格霍恩教授想找你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修只感觉自己有点晕:“到底怎么回事?”

    但是法利小姐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只能这样你来我往、打了一会哑谜。

    几分钟后,马修才总算猜到了一些端倪:

    那便是他的寝室似乎遭遇到了极端魔法的攻击,四名舍友全部遭殃。

    难道说?

    马修的脑海中突然联想到了那本书,难道和它有关系?

    可是,那本书明明被自己锁在了行李箱中,而且行李箱的钥匙还在自己的兜里——

    马修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结果一无所获。

    应该是今天早晨起床时,将行李箱的钥匙忘记在寝室中了?

    看来还真的有这个可能性……

    只是不知道那本书,是否被斯拉格霍恩教授找到了?

    不过不管找没找到,死不承认就对了!

    反正那本书,也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

    魔药课教授的办公室,马修·威克菲尔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只不过上一次来这里是,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主动要与他“交流”一下感情。

    但这一次,这间办公室中,并不止斯拉格霍恩一位老师。

    还有副校长维塔·罗齐尔教授。

    “斯拉格霍恩教授……罗齐尔教授……”马修主动问候道,同时做出一副满脸茫然的表情:“到底怎么回事?”

    斯拉格霍恩张了张嘴,但是有些顾忌的扫了一眼身边的罗齐尔教授,又连忙闭上了嘴巴。

    “马修·威克菲尔!”罗齐尔教授冷冷问道:“今天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你在哪里?”

    “我在图书馆!”马修连忙回答道。

    “有人可以作证么?”

    “图书馆的管理员平斯夫人、和拉文克劳的赫敏·格兰杰,她们应该都可以作证。”

    “你在图书馆做什么?”

    “我在查阅吸血鬼有关的资料,以完成黑魔法防御课的论文。”

    “好的,我下星期一就会知道你这句话的真伪。”

    罗齐尔教授低下头来,拿起鹅毛笔,开始飞速在一张信纸上记录些什么。

    整个魔药办公室陷入一阵短暂的安静。

    而斯拉格霍恩看了一眼马修,又看了一眼罗齐尔教授,脸上的表情极其尴尬。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你的四名舍友身上,突然都出现了意外情况。”半分钟后,罗齐尔教授再度抬起头来,不过她的语气依旧无比冷淡:“只不过,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德拉科·马尔福被人发现时,他在你被打开的、空着的行李箱边,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有两百加隆的钱袋……你委托过马尔福先生去你的行李箱中取过什么东西么?”

    “没有,夫人!”马修摇了摇头。

    “那么实际情况恐怕是这样的,马尔福先生擅自打开了你的行李箱,准备将那二百加隆偷偷放进去……然后在向教授举报说他丢了一大笔钱,并且成功栽赃于你,让你变成一个‘小偷’……”罗齐尔教授继续说道,声音之中依旧不带有任何感情。

    马修的瞳孔骤然紧缩,他倒是没料到马尔福会来这一招……若是真的让他成功了,自己肯定要面对一个大麻烦。

    “马尔福先生之前曾经与你有过冲突么?”罗齐尔教授继续问道。

    “有的,夫人。”马修点了点头:“因为我是麻瓜出身的巫师,他曾经使用禁词试图羞辱我,却受到了格林德沃教授的制裁……”

    “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罗齐尔教授点了点头:

    “但是在他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你的寝室之中遭遇了极端魔法的袭击,马尔福先生现在生死未卜,寝室中的其他三人也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

    马修做出一副相当恐惧的表情。

    “不过请放心,斯拉格霍恩教授会加强对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保护,我们不会让下一次这样的袭击事件再次出现!”罗齐尔教授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你可以离开了,威克菲尔先生!”

    “好的,谢谢您,夫人!”马修站起身来,朝着罗齐尔教授与斯拉格霍恩教授分别鞠了个躬,然后走出魔药办公室。

    ……

    这间办公室,又只剩下罗齐尔与斯拉格霍恩两个人了。

    “应该与威克菲尔无关。”斯拉格霍恩率先说道:“他毕竟是麻瓜出身的学生,不可能短短几天时间,就接触到极端魔法、或者神秘魔法侧的物品!”

    “不。”罗齐尔教授却摇了摇头。

    “啊?”斯拉格霍恩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

    “他的反应不对。”罗齐尔教授平静的回答道:

    “对于这件事,他很惊讶,也很害怕……”

    “那有什么不对的么?”斯拉格霍恩好奇的问道。

    “但是他不开心!”

    “开心?”斯拉格霍恩愣住了:“我不明白,夫人?”

    “马尔福侮辱他,甚至试图栽赃他是小偷……这样一个小人却因为意外,惨遭报应,现在生死未卜……”罗齐尔教授缓缓开口道:“听到这样一个结局,他不应该开心么?不应该幸灾乐祸么?”

    “啊?”

    “事实上当他听到马尔福的结局时,眼中除了惊讶与害怕之外,没有任何喜悦的成分在里面!”罗齐尔教授继续判断道:

    “就仿佛这次险些成功的栽赃,以及德拉科·马尔福这个人,都根本没被他放在心上……”

    “也就是说,这次袭击可能是他的所作所为?”斯拉格霍恩反问道。

    罗齐尔教授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如果真是他的所作所为,如今得手之后,他不更加应该暗中喜悦么?”

    “我……”斯拉格霍恩顿时哑口无言。

    罗齐尔教授继续低下头来,又开始在信纸上记录些什么。

    “或许我得找个时间,和威克菲尔谈谈……”斯拉格霍恩教授喃喃说道。

    “霍拉斯!”罗齐尔教授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她冷不丁的声音,几乎让斯拉格霍恩吓了一跳。

    “我们允许学生拥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不威胁到霍格沃茨,不威胁到巫师界。”她缓缓开口道,声音比起平常还要冷漠几分:“还有,在霍格沃茨,任何极端魔法、以及魔药,都是被严格禁止对学生使用的,希望你不要忘记!”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连忙点了点头。

    ……

    副校长总算在她的信纸上记录完毕了。

    正当斯拉格霍恩准备送她离开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突然从门外传来。

    “霍拉斯……霍拉斯……我的儿子,他究竟……”一阵慌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接着,外面那个人,闯了进来。

    然后,他石化在那里……面对着霍格沃茨的副校长,维塔·罗齐尔女士。

    “卢修斯·马尔福!”罗齐尔教授直视着这位不速之客,毫不留情的问道:“谁允许你进入霍格沃茨的?”

    “我……我是……”马尔福先生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是霍格沃茨校董会的成员……”

    “按照规定,除师生之外,任何人想要进入霍格沃茨,都需要经过书面许可!”罗齐尔教授的声音,显得凌厉无比。

    她缓步朝前逼近,而马尔福先生吓得连连后退。

    “霍拉斯!”她又一次喊出了斯拉格霍恩的名字,这一次让斯拉格霍恩打了个冷颤。

    “你告诉我,校董会的成员,是否属于霍格沃茨的师生之列?”她高声问道,声音之中仿佛暗藏杀机一般。

    “马尔福先生……他……”斯拉格霍恩结结巴巴的说道。

    “告诉我,校董会的成员,是否属于霍格沃茨的师生之列?”罗齐尔教授提高音调,再次重复问道。

    “不属于!”斯拉格霍恩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回答道。

    “那恐怕我得赶你离开了,马尔福先生。”副校长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来。

    她那张脸,本就很漂亮;如今一笑,更显得无比迷人。

    “我只听说我儿子出事了……”马尔福低声下气的说道。

    “不要以为你做的勾当我们不知道,马尔福先生!”罗齐尔教授再度朝前逼近,几乎要将卢修斯·马尔福逼到墙边了:“说不定那件将你儿子害的生死未卜的极端魔法物品,就是你有意无意间,让他带进来的呢!”

    罗齐尔教授转过身来,伸出左手打了个响指。

    两只家养小精灵凭空出现,朝着罗齐尔教授深深的鞠了一躬。

    “请帮马尔福先生一个小忙,让他滚出霍格沃茨!”罗齐尔教授冷冷命令道。

    “明白!”两只家养小精灵点了点头,然后冲过去,一个抱住了卢修斯·马尔福的一条腿。

    “我只想见我儿子一面……夫人,恳求您……”马尔福央求道。

    “你会有这个机会的,但不是今天!”

    ……

    “罗齐尔教授……”斯拉格霍恩有些胆怯的抬起头来。

    “霍拉斯,我不反对你交朋友……”罗齐尔教授斜眼瞟了他一眼:“但是,你需要注意一下,你结交的那些朋友的质量!”

    “我也不希望,下次再看到这种事!”

    “我明白,夫人!”斯拉格霍恩连忙点头称是。

    迟疑了片刻,他又问道:“霍格沃茨突然发生的这件事,需要通知校长么?”

    “没那个必要!”罗齐尔教授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

    “格林德沃大人,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