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界的霍格沃茨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血迹与鸡毛(求推荐)
    马修·威克菲尔简直不敢相信如今所发生的一切!

    自己就去图书馆呆了半天,寝室内的几名舍友突如其来,迎接了一波“团灭”。

    四个人,一个生死未卜,三个精神失常。

    若是平常,马修或许会有些同情他们。

    但是既然从罗齐尔教授口中知道,这四个人是在准备往自己的行李箱中塞金加隆、然后诬陷自己偷窃的时候,被那本书“团灭的”……心中那点仅存的圣母心,也直接被抛于脑后。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那本诡异的书,现在也不见了!

    马修粗略的在寝室中找了一会儿……书架上没有,床底下没有,行李箱中更没有。

    总而言之,彻底没有了踪迹。

    这也理所当然,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故,斯莱特林的院长斯拉格霍恩教授肯定会仔细将这寝室周围给搜查一遍。

    若是这本书还呆在这,肯定会被他找到的。

    所以至少暂时性的,自己算是摆脱了那本书!

    这算什么?极限一换四么?

    或者说零换五更为恰当一些?

    反正不管怎么说,自己都说血赚的。

    独自一人呆在空荡荡的寝室之中,马修的心情相当愉悦。

    他甚至在写那篇吸血鬼论文的时候,还哼起了小曲。

    就连窗外不时传来的波涛声,现在也变得轻快起来。

    ……

    第二天是星期一。

    当马修来到礼堂,将上周的几篇课程论文交给斯莱特林的级长嘉玛·法利时——

    一瞬间,他几乎就被许多高年级的学生们给围住了。

    很显然大家都已经听说了,一间斯莱特林的男生寝室,遭遇了极端魔法物品的袭击,导致了四名学生受伤。

    在开学的第一周的周末,就搞了这样一个大新闻!

    而马修也因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因为他是那间男生寝室中,唯一一名“幸存者”。

    尽管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在早餐的时候,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和身边的那些各个学院的高年级同学们,讲述他根本不了解当时寝室内的情况,也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不知道……不了解……”他不停地三连道。

    可是来往的学生,却始终络绎不绝,一批接着一批。

    一直到他吃完早餐,然后匆匆赶往变形术课教室,才摆脱掉他们。

    变形术课教室的门,是紧锁着的。

    这很正常,毕竟现在距离开始上课,差不多还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

    马修轻轻敲了敲门,结果没有任何回应。

    他又稍微加大了点力度,同时喊道:“特洛卡教授,在么?”

    接着,他大概在门口等了一两分钟——

    变形术课教室的门,总算被打开了。

    同时马修也再次看到了特洛卡教授,他的那张苍白的、憔悴的脸。

    ……

    “威克菲尔?”特洛卡教授的神色微微有些紧张,说话时将嘴抿的紧紧的。

    打开门之后,他转过身去,背对着马修,同时微微低头,似乎在擦拭着嘴:“你今天来的很早啊,抱歉我刚刚在看你们关于将火柴变成针的那篇论文,没有听到你的敲门声。”

    “没什么,教授……只是在礼堂中太过烦躁了,实在待不下去!”马修叹了口气,同时平静的打量了一圈变形术课教室。

    在讲台旁的大理石地板上,可以清晰看到几滴新鲜的血迹。

    与此同时在那血迹四周,还静静地躺着几根鸡毛。

    马修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坐下来之后,取出了《初级变形指南》与魔杖。

    在马修低头看书的同时,特洛卡教授似乎已经稍微“收拾”了一下。

    至少整间教室,变得整洁了许多。

    “我听说了你们寝室发生的事情。”接着,他走到马修身边,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两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随着他的开口,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

    “事实上刚刚在礼堂时,所有的人都渴望从我这边了解这件事的具体情况。”马修耸了耸肩:“虽然我对此一无所知。”

    “年轻人嘛,总是对很多东西充满了好奇心!”特洛卡教授笑着说道:“不过不必担心,罗齐尔教授对于极端魔法的研究也是很深的,她肯定不会允许这件事再次发生。”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些变形术相关的内容。

    马修也提出了周末复习变形术内容时,所产生的困惑。

    而特洛卡教授,开始一一为他解释。

    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变形术课教室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了。

    阿格妮丝·莱斯特兰奇出现在了门口,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教室里一起聊着天的马修与特洛卡教授。

    “我去为下一节课准备一下。”特洛卡教授站起身来,平静的说道。

    然后,他走进了讲台后那间黑漆漆的小黑屋中,关上了门。

    阿格妮丝依旧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马修。

    “威克菲尔?”她走了过来。

    “抱歉……我不了解当时寝室内的情况……也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修不假思索的三连道。

    “我不是问这个!”阿格妮丝冷声说道:“你刚刚一直和特洛卡教授单独呆在一起?”

    “是啊。”马修抬起头来,微微眨了眨眼:“怎么了?”

    “你怎么敢……”阿格妮丝·莱斯特兰奇的声音渐渐变低:“难道经过了罗齐尔教授上周五的课程之后,你难道还不明白……”

    “明白什么?”马修摊了摊手:“我实在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是白痴么……特洛卡教授,他是……”阿格妮丝几乎是低吼道。

    但是马修却伸出了一只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莱斯特兰奇小姐,如果你想知道上周,我是如何将火柴变成针的话。”马修慢悠悠的说道:“我想现在我可以稍微给你做一些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