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界的霍格沃茨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晚宴(二合一,求推荐)
    “大蒜?”考迈克·麦克拉根这番有些奇怪的话,瞬间便引起了一旁,坐在马修身边的、鼻涕虫俱乐部另一名学生的注意力。

    “我最讨厌大蒜了!”他皱了皱眉头,在那边嘟囔道。

    不过很快,他也闻到了麦克拉根嘴里那浓郁的大蒜味,连忙缩回头去。

    “你好!”马修看了一眼这位坐在他身边的男孩,主动开口道。

    这个男孩身材消瘦,神色略显紧张,他不自然地微笑了一下。

    “马修,这是拉文克劳二年级的马科斯·贝尔比!”纳威连忙介绍道:“贝尔比,这是斯莱特林一年级的马修·威克菲尔。”

    “你好,威克菲尔,还有隆巴顿。”贝尔比低声说道。

    “晚上好,贝尔比。”纳威也冲着他点了点头。

    简单的互相打了个招呼之后,纳威凑到了马修耳边,轻声解释道:

    “麦克拉根的父亲戴维·麦克拉根在魔法部工作,而且和米丽森·巴诺德部长的关系很棒;而贝尔比的叔叔达摩克利斯·贝尔比先生是知名魔药学专家,狼毒药剂的发明者,并因此获得了梅林勋章……”

    ……

    马修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所在的这张圆桌周围的学生,基本上都是著名人士和成功人士的子弟,以及在魔法界有着很好的人际关系的家族里的孩子。

    或者说,这儿的每个人似乎都是因为跟某个有影响的大人物沾亲带故,才受到邀请的。就像纳威、麦克拉根以及贝尔比那样。如果德拉科·马尔福不是因伤进了校医院的话,他应该也会在这里。

    而家世一般、天赋卓越的学生,几乎看不到……

    例如拉文克劳的赫敏·格兰杰,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在霍格沃茨崭露头角,几乎所有教师都非常喜欢她,认为她是一年级最优秀的学生。当然这也与她性格比较张扬,而马修比较低调有关。

    还有赫奇帕奇三年级的塞德里克·迪戈里。尽管马修没有和他接触过,但是从一些二三年级学生对他的评价来看,他也是当之无愧的同年级最优秀的学生。

    然而他们却都没有收到斯拉格霍恩的邀请,也没有出现在鼻涕虫俱乐部中。

    当然在另一张高年级的长桌上,倒是可以看到几个家世一般、但天赋卓越的学生……例如马修能够认出来的,格兰芬多五年级的珀西·韦斯莱(以韦斯莱家的家庭条件,他几乎不可能靠那个来到这里)。

    或许对于高年级和低年级学生,是否能够加入他的核心小团体,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有着完全不同的评价标准。

    那么自己倒是挺荣幸的,一年级就能收到这份邀请!

    马修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不过脸色很快变得凝重起来。

    他皱紧眉头,思索着——

    斯拉格霍恩为什么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仅仅是因为在魔药课上的优秀的表现么?

    “马修!”纳威在一旁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你的脸色有些难看?”

    “没什么。”马修很快舒展着眉头,微笑着回应道:“只是不太习惯这里的风格罢了。”

    纳威脸上顿时露出笑容:“看来我们感觉一样!”

    ……

    鼻涕虫俱乐部的成员陆续已经到齐,分别在两张圆桌旁坐下,晚宴很快也开始了。

    每个人面前都出现了许许多多金光闪亮的盘子,不过里面没有食物,但马修注意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位置摆着一份小菜单。

    他拿起自己这份菜单,上面写着各式各样的菜目;他又四下观望一番,不过没有发现侍者。

    “你应该这么做。”纳威在一边小声提醒道。

    接着他也拿起了他的菜单,看了一遍后对着他的盘子,非常清晰地说:“匈牙利烩牛肉!”

    一份牛肉立刻出现在了他的盘子里。

    马修恍然大悟,连忙仿效,给盘子里点了自己喜欢的食物。

    不得不说,斯拉格霍恩晚宴上的食物,比起平常学校的晚餐要精细许多;看起来对于吃喝,这位斯莱特林的院长还是挺讲究的。

    不过整次晚宴中,斯拉格霍恩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高年级那一座的学生那里。

    低年级这一桌,他只是在宴会途中,拿了一杯蜂蜜酒、过来了这边一趟……并且示意他们,一起“为格林德沃教授的健康干杯”。

    大家自然也纷纷举起酒杯回应。

    老实说,蜂蜜酒的味道有些怪怪的,就像烂苹果的味道一样。

    这味道,马修感觉自己有些吃不消。

    而身边这些老鼻涕虫俱乐部成员们,似乎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

    马修一边吃着自己的那份羊排,一边听着周围的人聊着天——

    大部分都是一些比较琐碎的内容。

    比如说马科斯·贝尔比在与身边的另一名学生,聊着前段时间二年级魔法史课课堂上发生的一件趣事。

    而马修对面的两名女生,则在聊着最近的袭击事件——

    “德拉科·马尔福马上就能够出院了,罗齐尔教授请的极端魔法专家下个星期就会来到霍格沃茨;说不定罗纳德·韦斯莱也能够顺便一起出院……这两次袭击事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

    而另一边,考迈克·麦克拉根已经和布雷司·沙比尼已经放下餐具,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

    “你问我的祖父蒂埃里,他的身体可以说棒极了,现在一顿饭都还能吃两斤牛排……除了左肩,那是他在第一次巫师战争时期留下的旧伤,被一个黑巫师留下来的。这个没有办法,因为那里的伤势,每年他都得花两个月的时间去圣芒戈疗养。”麦克拉根大声喊道。

    马修不由竖起了耳朵,开始在杂乱的音乐与讨论声中,分辨着麦克拉根的声音。

    “我的祖父蒂埃里,他可以说是全英伦、第一批格林德沃校长的支持者了……在那之前英国魔法界可以说是暗无天日的环境,被黑巫师统治着的……无论是魔法部部长伦纳德·沐恩,还是霍格沃茨校长阿芒多·迪佩特……当然了,还有格林德沃校长命运中的宿敌,黑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我的祖父是最早识破他们真面目的,然后向格林德沃校长宣誓效忠的英国巫师!”

    纳威·隆巴顿正好有些内急,离开了座位去洗手间去了。

    马修趁机朝着考迈克·麦克拉根那边靠了靠。

    “那么考迈克,你一定从你祖父那里,知道许多关于第一次巫师战争时的事吧!”趁着说话间隙的功夫,马修一脸亲切的问道。

    显然,考迈克·麦克拉根并不在意多了一个听众。

    “那是自然!”他得意洋洋的回答道:“我小时候就是在我祖父身边长大的,在我睡觉前他经常和我讲他年轻时的故事……这些东西可是你们在历史书上,所完全查不到的,毕竟巴希达·巴沙特的《魔法史》一书,只编撰到19世纪末。”

    马修立马做出了一副十分好奇、并且有些崇拜的表情,这让麦克拉根相当受用。

    不过麦克拉根的声音,很快稍稍变小了一些:

    “那是在1945年,当时的情况对于格林德沃校长而言,可以说是到了生死关头……当时英国的黑巫师们,包括伦纳德·沐恩、阿芒多·迪佩特,当然还要他们的真正头目阿不思·邓布利多,勾结了庞大的麻瓜势力……”

    “……而且不仅仅是在英国,在美国、苏联以及流亡法国,许许多多无辜的巫师们都被邓布利多所蛊惑。他们分别联合了当地的麻瓜政府,形成了一支极其恐怖的力量!”

    “格林德沃校长当时虽然也在德国扶持了他的麻瓜政府代言人,但完全不是邓布利多的对手,他们节节败退……”

    “……最后在1945年的5月10日,格林德沃校长不得不站了出来,在柏林的国会大厦顶部,他与阿不思·邓布利多进行了一场传奇般的决斗!”

    “我的祖父有幸当时在场,观摩了那场决斗。根据他的描述,那场决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其激烈程度超出了他的认知;以至于到了最后,他们都无法看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最后,格林德沃胜利了?”马修神情严肃的问道。

    “那是自然!”麦克拉根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在最后的关头,格林德沃校长力挽狂澜,挽救了我们的魔法世界……随着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战败,整个反巫势力的主心骨被我们所打断……”

    “格林德沃校长向全世界宣布了这一点,同时他也将纽蒙迦德的堡垒改装成一座监狱,并将阿不思·邓布利多关进了那里最高的高塔上;为了防止劫狱或者越狱,在那座高塔上他布置了最复杂、最强大的防御魔法!”

    “只可惜虽然格林德沃校长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随着他在麻瓜世界扶持势力的最终战败,在第一次巫师战争之前他所计划的内容——关于挑动麻瓜之间的战争、让巫师彻底凌驾麻瓜之上的战略,彻底破产了……”

    “……同时,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支持者们,依旧遍布欧洲各地,尤其是在英国,尤其是在当时的霍格沃茨,更尤其是在当时的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当时,黑巫师邓布利多可是拥有着不亚于、甚至要略强于格林德沃校长的威望!”

    “为了彻底消除邓布利多的影响力,格林德沃校长来到了英国。我的祖父蒂埃里·麦克拉根当时就是格林德沃大人最忠诚的支持者,尤其是在六十年代、他担任魔法部高级副部长期间,帮了格林德沃大人很多很多忙……”

    “……当然黑巫师邓布利多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根深蒂固,格林德沃校长与我的祖父他们,面临着许多的麻烦,并且处理了多次叛乱……经过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时间,才让英国魔法界彻底从邓布利多的影响力中剥夺,才让魔法界完全步入正轨!”

    麦克拉根说了这么一大段长篇大论,似乎有些口干舌燥了。

    他拿起了桌上的一杯南瓜汁,然后“吨吨吨”的喝了起来。

    “那么……”马修犹豫了片刻之后,轻声问道:“黑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已经去世了么?”

    “还没有。”麦克拉根摇了摇头:“格林德沃校长一直是个非常仁慈的人,尤其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与邓布利多之间的关系极其密切;所以他只是将邓布利多囚禁起来,期待他有一天能够迷途知返。”

    “那么黑巫师邓布利多的影响力呢?”马修继续问道:“现在已经彻底消失了吧!”

    “明面上基本已经消失了,他的支持者们大部分都被投入了阿兹卡班。”麦克拉根回答道:“不过暗地里,还有许多黑巫师忠心追随着他,同时试图颠覆格林德沃校长所建立的新魔法世界体系。”

    “那么五十年前的第一次巫师战争没有取得完全胜利之后……”马修再一次问道:“格林德沃已经放弃了他曾经的计划了么?”

    “当然没有。”麦克拉根神秘兮兮的说道:“不然你以为,格林德沃大人这些年都在忙些什么呢?”

    纳威·隆巴顿回来了,马修也回到了他的座位上。

    而麦克拉根,又开始在和沙比尼讨论书架他们一家与巴诺德部长一家,一起打高尔夫球的事。

    ……

    晚宴很快结束了,只不过马修一直没有找到和斯拉格霍恩教授独处的时间。

    在大家都陆续离开魔药课教师的办公室后,他又折返了回去。

    因为他将他的手表,“忘记”在餐桌上了。

    “哦,威克菲尔,你怎么又回来了?”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有些惊讶的问道。

    他的一双小脚搁在一个天鹅绒的大坐垫上,而他那胖胖的身躯、半躺在一张舒适的带翼的扶手椅上,手里握着一小杯葡萄酒,另一只手在一盒菠萝蜜饯里挑拣着。

    “抱歉,教授,我将手表忘记在这里了。”马修轻声说道。

    “好吧,孩子。”斯拉格霍恩点了点头:“健忘,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还有……”马修取到了自己的手表,迟疑了片刻之后:

    “先生,我想问您一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