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网游小说 > 炎黄神眷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莫桑比克射击术(2)
    “好了,经过我的处理,你的伤势这段时间已经不会再影响你的行动,但它毕竟没有真正愈合,所以尽量还是不要再受伤为好。”

    “这是事情结束后,加快愈合的药剂,我自己用动物的骨与草药配制的。”言说着,阿都(dū)拉将一瓶陶瓷瓶的药剂递给石毅,而这个时候,石毅已经在伤口敷药后,重新为自己绑好绷带。

    阿都拉的草药很有效果,此时此刻小腹处的伤口传来阵阵的清凉感,伤痛大为镇压了。

    另一个方面,在石毅面前的雪地上有着大量小动物汇聚,它们在自然祭师的召唤下潜入暴雪镇四处寻找,叼出来各式各样的枪弹装备,其中有些是坏的,但大部都是好的。

    围绕着那些武器装备转了一圈,然后石毅开始伏下身拆解组装起这些枪弹,这些东西上面有一些还沾着血,看来今晚发生在暴雪镇的杀戮可不是一场两场而已,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卷进来了。

    金属材质的各式枪械,在石毅手中就好像积木的一样,几乎完全不需要什么辅助工具,就被石毅轻易拆开了,并且,石毅身后的阿都拉发现,这个年轻的男人甚至将长枪(步枪)的部件拆下来和短枪(手枪)的部件组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一支又一支造型怪异的枪械。

    “朋友,你很清楚吧,现在那座镇子的危险程度?那么,你为什么又突然答应帮我?”

    石毅将一支又一支枪、手雷、军用匕首分别装在自己腰间、胸侧、腿部裤管,他甚至精通藏枪术的技艺,身上装的武器装备越来越多,但在宽大医生白袍的遮掩下,其身形看起来却并没有太大的异常变化。

    “我为什么要帮你?”

    “或许我只是不想眼睁睁看着那么小那么胖的小鬼,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失去父亲罢了。”望着远处正在和一群动物玩的小坎普,石毅冰冷的脸颊上,难得显露出一抹温柔笑意。

    (当年我当兵,就是为了保护这些女人与孩子的笑容,国破家亡、山河破碎,此为男儿之耻辱。当然,答应这件事的另外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私利……)思索着,石毅的右手似是随意的转了转自己左手上的骨质指环,其上似有红光闪过。

    事实上,从在达文森号上遇见纳罗斯那一刻开始,红龙指环就开始异样的燥动炙热,只是被石毅强行压制下去了。

    一者,在当时的达文森号上绝对不能乱来、否则约等于找死。二者,如果真的动用武力,自己未必是那个纳罗斯的对手,对方可是独立猎杀过二阶多美尔巨熊的存在。

    按照脑海中的神秘学知识计算,一个未入阶的超凡者学徒去挑战二阶超凡职业者,获胜生存率低得几乎是个位数。

    现在,既还阿都拉父子的人情,还顺便接收纳罗斯的遗产,反正对方也不是什么好鸟,那么,这笔买卖对于石毅来说,当然是很划算的。

    “这是‘童话’马戏团的五名核心成员,在成为职业者之前,纳罗斯就是很有名气的训兽师了,后来他成为职业者,逐渐执掌了整个马戏团,现在马戏表演已经是个幌子,童话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暗杀工作。”

    “这四个人,是纳罗斯这些年聚集的职业者,虽然不及他强,但也都各有绝技。”说着,阿都拉上前递给石毅一小沓的照片,在那上面,分别是:一个扛着巨锚的壮汉、一个拿着火把的红色紧身衣大妈、一名交替丢掷着利刃的小丑、以及纳罗斯与一名站在他身后的男人。

    …………

    就在阿都拉与石毅那边密谋着拆了童话马戏团,解放那些野生动物的时候,暴雪镇这边也没闲着。

    这个时候还敢呆在暴雪镇的职业者,十个里有九个半都是想要趁乱劫掠的暴徒,否则的话早就花五万块钱买达文森号的返程票了,来这冰天雪地的北方大陆遭什么罪。

    当然,也有少数几个真的是没想明白,或者干脆就是本地的职业者,但这些人在目前暴雪镇的整体职业者而言,都是稀少的特例。

    本地的州政府也在之前做了一些预防应对措施,派往数支部队进驻暴雪镇,试图维持治安,结果前半夜都还没过,那数支地方政府部队就几乎全灭了。

    现在形势是有人在暗地里推波助澜,希望暴雪镇陷入全面的混乱,死灵法师、邪神信徒、恶魔崇拜者、大盗,在这个时代,有这类动机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甚至于可能是它们互相通报,联手完成的。

    后半夜时,坎普依然留在被施术守护的林间秘境,而石毅与阿都拉两人联袂而出,在一条断着一只腿的老狗引领下,前往混乱中的暴雪镇。

    “我帮你解决纳罗斯,扫平童话马戏团,但事情完成之后,我会立刻离开这里。”

    “我总觉得,这里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大了,接下来每在这里多呆下去一分钟,就会多一分的危险。”前行过程中,石毅对阿都拉这样言道。

    闻言,阿都拉侧头看了看石毅,突然道:“朋友,你到底是什么人?通过自然之心能力,我能感到你身上的杀意杀气纯粹而暴烈,这也是土旺会喜欢你的原因之一,土旺身上有最凶猛的巴洛夫魔犬血统。但你身上的杀意杀气特别纯净,毫无污秽感可言,这却几乎是我从未见过的,在职业者身上也几乎不可能出现的。”

    “这种奇异的杀气,跟上过战场军人身上的杀气类似,但即便是军人,我也没见过纯净到你这个程度。”

    “不懂你在说什么,更何况,这跟你有关系吗?”石毅默默听完阿都拉的话,然后这样回道。

    “呃,当然没关系。只不过我希望你能保持这样纯净的杀气,不枉杀一人,不对弱者出手,这样,我们就可以保持永远的友谊了。”

    “没注意过,我也没兴趣被这种事限制住。”闲谈当中,暴雪镇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