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1、第 1 章
    李家村,蒋寡妇家。

    三间黄土瓦房中间,有个二三十平米的小院。

    院子中央,有个十七八岁的胖姑娘,横着一脸膘肉,脚下踩着一位岁的女孩。

    “打死你个烂嘴巴,我让你乱造谣,达升哥说了会带我回城,就是会带!”李秀荷越说越气,她在小学食堂做事,村里知青吃住都在小学里,她便和一个叫徐达升的知青眉来眼去好上了。

    前几日徐达升回城的审批下来了,说会带她一起回城享福。

    要是能跟徐达升回城,就有机会转成居民户,这要是说出去,村里谁不羡慕她李秀荷有福气。

    可就在刚才,地上的女孩回来说徐达升是在骗她,就连徐达升跟她好,都是为了吃饭能多得一点菜。

    “徐珊,你别装死,你想破坏我和达升哥的感情,门都没有!”李秀荷坚信徐达升是喜欢她的,不然怎么会和她好。

    她平素在家里霸道惯了,见徐珊还是一动不动,撒气又踹了两脚,发狠说“麻溜点起来帮我把衣服洗了,再乱嚼舌根,我就剪了你舌头,不过是个路上捡回来的童养媳,爹娘不要的赔钱货,还装什么娇气,快点!”

    李秀荷弯腰拽起地上的女孩的衣领,刚松手,女孩就闷声倒下,眼睛闭得死死的。

    “徐珊,你再不起来,信不信我把你丢山里喂狼?”李秀荷嚷了一声,她觉得自己不过推了徐珊几下,根本没用力,不信徐珊这会是真的晕厥,心里认定是徐珊想偷懒在耍滑头。

    而被她喊徐珊的女孩,瘦得干巴巴的,后脑勺已经磕出一个血包,其实已经没气了。

    “他么的,我让你再装!”李秀荷的肥手再次拽起徐珊的衣领,挥起手掌,正准备打下时,院门口方向突然有人朝她奶声奶气地吼了一句。

    “不许打我媳妇儿!”

    随后,李秀荷就看到她妈的老来子,她五岁的弟弟李广泉,踉踉跄跄朝她跑了过来,到了跟前,还拿一点点大的手,不痛不痒地锤了她一下。

    李秀荷正烦着,她一把推开李广泉,“一边玩去,小孩家家,就你事多!”

    李广泉小屁股一顿,坐在地上,瞬间

    扯开嗓子大哭。

    “妈,姐姐打我!哇哇,妈你你快来救救我!我要被姐姐打死了!”李广泉蹬着腿,哭嚷到最后一直咳嗽。

    李秀荷瞳孔一狰,害怕地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正屋。

    “秀荷,你干嘛又欺负弟弟?”正屋里传来蒋兰英的一声怒吼,却没什么中气,像是久病的人才会发出的声音。

    “我没欺负他。”李秀荷朝正屋喊了一声,随即瞪了李广泉一眼,见李广泉朝她吐舌头,举起手又想打李广泉,结果还没打到人,李广泉先哭了。

    “李秀荷咳咳,你给老娘滚进来!”蒋兰英在屋里又吼了一句。

    李秀荷不甘心地松手,心里想着等李广泉出去玩时,再好好教训下这个臭小子,一天到晚地为了一个外人而忤逆她,不知好赖。

    等李秀荷进屋后,李广泉立马擦了眼泪,他刚才一点都不疼,假哭就是为了让妈妈把姐姐叫进屋里骂,小手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得意地哼了一声。

    他蹦着短腿,朝徐珊跑了过来。

    李广泉对这样的场景并不奇怪,从他妈把媳妇儿给他带回家起,他家里人就常打他媳妇儿,真是气死他了,村里的男人都说了,媳妇儿是要拿来睡觉和疼的。

    他摇了摇地上的媳妇儿,见徐珊没动静,心里慌了,小嘴瘪得紧紧,加大力气继续摇,可媳妇儿还是没动静。

    “媳妇儿,你快醒醒。”李广泉从怀里掏出半个地瓜,靠在徐珊耳边着急说“方奶奶给了我一个地瓜,我给你留了一半嘞。”

    媳妇儿?

    徐珊听到这一句,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中好奇是哪个小孩那么肉麻。

    她想睁眼看看什么情况,可眼皮仿佛被灌了铁水一般,艰难睁开一条缝后,就对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呜呜,媳妇儿,你可算醒来了。”李广泉高兴地拍手,把地瓜塞到徐珊嘴里,“给你吃。”

    徐珊懵了。

    她不过是跳广场舞摔了一跤,不是应该到医院吗?

    想她都七十岁的人了,孙子都结婚了,怎么可能还有眼前这样的小娃娃做丈夫。

    但她突然发现头顶就是天,她躺的是黄土地,四周完全陌生,根本不是医院!

    就在她疑惑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喷涌而来。

    “嘶,疼。”她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后脑勺。

    等消化完刚才那段记忆,徐珊才反应过来是穿越了,但只有原主在李家这一年的记忆。

    她穿到八零年代,被父母丢弃后,被李广泉妈妈,也就是生病躺在屋里的蒋兰英,给捡回家的童养媳身上。

    在李家,原主就是一颗小白菜,有做不完的活,却永远吃不饱,胆小怯弱又愚善。一个小时前,偷听到大姑子李秀荷的相好打算抛弃李秀荷时,原主立马跑回来和李秀荷说,结果李秀荷不识好人心,以为原主见不得她好,把原主按着打了一顿,直接把原主给打死了。

    天杀的狗东西。徐珊在心里骂了一句。

    她上辈子养大四个儿子,又把四个儿媳管得服服帖帖,家里如果有李秀荷这么恶毒的人,早就被她给弄死了,想到蒋兰英也不是个好货,低声喃了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徐珊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她现在浑身酸痛,肚子还饿得咕咕叫。

    “媳妇儿,你吃。”李广泉把地瓜又往她嘴里塞。

    看着眼前矮小的男孩,徐珊咽下口水,吃饱肚子最要紧。

    她说了声谢谢,口就把半个地瓜吃了。

    虽说半个地瓜不顶饱,但至少让她有了点力气。

    徐珊看了眼四周,黄土房破旧还有裂缝,窗户都是用木板做的,墙根里长了些许杂草,院子里晒的衣服补丁满满,看着就穷。

    对此她倒是不奇怪。

    徐珊穿越前,出生于更穷的五零年代,她活过一次八零年代,知道这个年代虽说处处是商机,但还是像李家这种贫困户占比更多。

    她发自内心地叹了一口气。

    本来她是活到人生圆满,已经给自己买了棺材和墓地,老天却让她穿越了。能年轻六十岁再活一次,她是挺高兴的,可眼下这条件,也太差了点。

    要是能换个好一点的就好了。

    不过细细想下,只要能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没钱她可以挣,奇葩亲戚那就更好解决了,她上辈子在农村长大,什么样的极品都见过,且四个儿媳都不是简单的人,却能对她马首是瞻,足以证明她的本事。

    眼下最重要的,是养好身子,她现在的这具身体重

    度营养不良,瘦成皮包骨,是真的能被风吹走的那种。

    至于往后是走是留,那是以后的事。

    徐珊慢慢站了起来,她刚吃了半个地瓜,嘴里有点渴,想去厨房倒点水喝。

    “媳妇儿,你去哪?”李广泉立马拉住她的手。

    徐珊想甩李广泉开,却被李广泉紧紧拽住。

    “你慢点,我扶着你。”李广泉说。

    听此,徐珊微微愣住,按照原主的记忆,李广泉对她挺好的,只是人太小,帮不了她什么。

    算了,扶着就扶着吧,反正小屁孩一个,拉个手而已,不算被占便宜。

    不过什么媳妇儿,眼下她穿来了,就没这回事了。封建迷信要不得,包办婚姻更是要不得。而且她一个活完一辈子的人,李广泉在她眼里,就和她孙子一样。

    厨房就是一个小窝棚,四周用竹子围住,顶上用芦苇和松树皮遮挡,四处都有风进来。

    徐珊喝了一碗水后,嘴里好受多了。

    这时,她嗅到一丝菜香。

    徐珊寻着味道走到饭桌边上,打开菜盖,看到两碗炒青菜,还有地瓜粥。

    李家日子是苦,但去年分产到户后,家里有了自己的自留地和水田,加上李秀荷常会偷偷从食堂带吃的回来,一家人倒也不会饿着。当然,不用挨饿的里头没有原主。

    徐珊看着桌上的饭菜,忍不住咽下口水。

    刚才吃的半个地瓜,只是让她胃里好受一点,并没有饱腹感。

    明明她每天都有做事,凭什么她就不能吃饱。

    这么一想,徐珊端起一碗地瓜粥,却发现有道视线格外炽热。

    低头看到是李广泉的一双眸子亮晶晶地望着她,而他也在咽口水。

    “媳妇儿,妈说过不能偷吃的。”李广泉说话时,还在舔舌头,他出去玩了两小时,这会也饿了,眼睛紧紧盯着徐珊手里的碗。

    “咕咕。”徐珊的肚子适时叫了下。

    吃肯定是要吃的,不过不能她一个人吃,要是让李广泉跟着一起偷吃,便不会被骂了。

    她端着地瓜粥蹲下,委屈说“可我早上和中午都没吃饭,我现在只是吃我的早饭和中饭,并不算偷吃吧?”

    说着,徐珊把地瓜粥往李广泉嘴边晃了晃,“广泉,我们一人就吃一口,小小的一

    口,不会被发现的,好吗?”

    李广泉两眼紧盯着地瓜粥,喉咙滚动,纠结了好一会儿,他跑到门口,“我我不饿,我帮你望风。”

    行吧,小屁孩挺有原则的,倒是和这家人不太一样。

    徐珊端起地瓜粥,每一碗都吃了两口,青菜也夹了几筷子,再盖好菜盖。

    她现在身体太弱,就是打架也打不过李秀荷他们,所以尽量还是别被发现偷吃。

    能智取的,就先不要武斗。徐珊告诉自己。

    而李广泉还真的一直站在门口,等她偷吃完出来,李广泉又拉住她的手。

    软软的触感,紧紧牵住她。

    这次徐珊没再试着甩开。

    她站在院子里,在思索接下来要做什么。,,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