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3、第 3 章
    “媳妇儿,妈好像生气了。”李广泉拉了拉徐珊的袖子,大眼珠子小心望着门外说。

    “那你去看看妈,关心下她。”徐珊有意打发走李广泉,一直黏在她身边,麻烦得很。

    李广泉站了起来,“那我去了啊,很快就会回来陪你。”

    “不用着急,你多陪妈说会话。”徐珊巴不得李广泉一直在正屋别回来,等李广泉走后,她哼着歌给锅里加水。

    她想到了原主偷听到的话,徐达升和他朋友打算明儿天不亮就走,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等李秀荷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

    这会李秀荷去找徐达升,徐达升要是聪明点就会假意过来配合下,毕竟都到了这个时候,再出点乱子,没那个必要。

    按徐珊的看法,徐达升也不是个好人,骗钱又骗身,最后还想偷跑,这种男人就该逃跑时被车撞死。

    但介于徐达升渣的是李秀荷,徐珊就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才不是原主,傻乎乎地以为李秀荷会记她的好。

    她现在,就等着李秀荷明儿哭喽。

    锅里的水很快就烧开,徐珊勺了一盆热水,又给锅里加了冷水。

    她打算给自己洗洗,今天上山时她就发现自己衣服酸了。

    这时李广泉神秘兮兮地进来,他小嘴咧着笑,慢慢从衣领里掏出一个银锁,“媳妇儿,你看,这是妈给我的,她还让我别和哥哥姐姐说。我只告诉你哦。”

    他妈还说媳妇儿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让他看好媳妇儿,不然媳妇儿跑了,他就要跟村里的杨二叔一样做老光棍。但这点他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的媳妇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妇儿,一定会和他永远一起玩的。

    徐珊没想过要贪李广泉的东西,她看了眼银锁,其实是镀银的铜器,值不了几个钱,但在李家这样的贫困户里,算是件像样的东西。

    她把银锁塞回李广泉的衣服里,“既然妈不让你和别人说,你就别说了,小心戴着。”

    徐珊有种预感,蒋兰英给的银锁,是别有用意。

    她猜,可能是蒋兰英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李广泉宝贝似地说好。

    徐珊看李广泉脸黑漆漆的

    ,还沾有泥巴,想到他们要睡一张床,便帮李广泉先洗洗。

    等帮李广泉擦干净后,她发现李广泉长得还挺好的,眼睛大就不用说了,鼻梁挺挺的,脸也小,就是有点黑,估计是常年在外头晒太阳玩的缘故。

    而她就是瘦,特别瘦,能看到肋骨的不健康。

    真是造孽。徐珊想到原主在这里受了一年的折磨,觉得蒋兰英和李秀荷遭到报应就一点都不可怜了。

    擦干净身体后,徐珊换了干净衣裳,把她和李广泉换下来的衣裳准备拿到门口的小溪洗时,她看到李秀荷带着徐达升回来了。

    徐达升很瘦,有点驼背,一双老鼠眼贼溜溜地看人,让人看到就很不爽。

    “哟,这会能洗衣服了?”李秀荷停在她跟前,讽刺说。

    徐珊没回答,她退到院子里,她发现徐达升在盯着她看,不舒服地撇开。

    听到李秀荷哼了一声带着徐达升走进正屋,出于好奇,徐珊放下手里的木盆,打算去听墙角。

    但被李广泉给直接拉到门口。

    行吧,那她就光明正大地听好了。

    徐达升摸了下鼻子,笑眯眯地说“阿姨,秀荷都跟我说了,我跟你保证,明天我就去镇子上买肉,后天就跟秀荷订婚。”

    李秀荷得了徐达升的保证,喜得乐开了花,一心一意想着跟徐达升回城后过好日子,“妈,你就放心吧,达升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别订婚了,直接结婚吧。”蒋兰英突然说。

    这话一出,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

    “阿姨你说啥?”徐达升以为自己听错了,在蒋兰英又重复一遍时,他脸色明显地僵了一会,“阿姨,这样不合规矩吧?我家里人都还不知道呢。”

    “你既然知道不合规矩,还和我女儿睡觉?”蒋兰英上半身往前起了点,她瞪着徐达升,“既然订婚都同意了,那就直接结婚吧,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我也不用你大操大办,明儿一早先和秀荷去镇上把结婚证领了,把准生证办下来再说。”

    说完,蒋兰英看了眼女儿的肚子,皱眉叹了一口气。

    要是女儿真能嫁到城里,那她放心不下的,就只有小儿子了。

    听到这话,徐珊不由感叹蒋兰英老奸巨猾,知道

    订婚能反悔,干脆让两人领结婚证。

    但她同时捕捉到徐达升眼里飞闪而过一丝厌恶,然后才点头答应蒋兰英的话,这个细节更加印证了她之前的猜测。

    对于结婚,李秀荷自然没意见,她早就想和徐达升结婚了,得意地转头冲徐珊扬眉,“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做饭,今天你姐夫在咱们家吃饭。”

    姐夫?

    徐珊在心里呵呵下,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就李秀荷傻,看不穿徐达升的花言巧语。

    她转身去厨房准备煮粥,把前锅里的热水勺到后锅,洗了一把米倒进锅里,刚盖上锅盖,脸就被一股大力捏住。

    转头看到徐达升的老鼠眼。

    “小娘皮,我警告你别乱说话,我跟秀荷好着呢。小小年纪不学好,在背后乱嚼舌根,小心烂嘴巴。”徐达升瞪着她,手指又转了一圈。

    徐珊疼得直拍徐达升的手。

    一个大男人欺负她个小女孩,真他么不要脸!

    “哟,你还敢瞪我?”徐达升抬手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啪!”清脆的一声。

    徐珊倒在地上,脸颊火辣辣地疼,口腔顿时有血腥味。

    她本就贫血营养不良,被打了一巴掌后头晕目眩,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奶奶的狗东西,要不是她这会太瘦小,不然一定和徐达升拼一架。

    “达升,你怎么拖那么久?”李秀荷站在厨房门口,看到被打到地上的徐珊,呵呵笑起,“小贱人就是欺软怕硬,我好好跟你说不信,非要欠揍。达升你先别理她了,现在就算她再乱说话,妈也不会信的,你来我屋里,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瞧。”

    “嗯,我来了。”徐达升走之前,冲徐珊呸了一声,“爸妈都不要的小贱人,再让我发现你作怪,我拿火钳烫掉你舌头!”

    等徐达升走后,徐珊盈蓄已久的泪水才落了下来。

    真是丢人,想她一个活过七十年的老太太,穿越一回还被打哭了。

    这一巴掌,她记下了。

    想到刚才李秀荷看徐达升挑逗性地眼神,徐珊眸光一闪,等头不晕了后,悄摸摸走出厨房。

    正屋中间是客厅和吃饭的地方,左右两边各有一间屋子,屋子有前后两个门进出。蒋兰英住左边,这会她正

    拉着李广泉在说话。李秀荷住右边,徐珊耳朵贴到木门上时,已经能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

    徐珊绕到后门,轻轻开了一条门缝,看到地上散乱的衣服,还有床上无暇顾及四周的两人。

    徐珊找了一根木叉,一点点把徐达升的衣服勾到门口,飞速翻徐达升的口袋,最后在徐达升衬衫里面的口袋找到他的回城审批。

    狗东西,不是想回城吗,拿了你的回城审批,看你还怎么得瑟。

    徐珊把徐达升的回城审批塞进口袋,用木叉把徐达升衣服又慢慢推了回去。

    她踮着脚尖跑回厨房。

    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没人后,把徐达升的回城审批丢进锅灶里。

    一张薄纸,在火苗的簇拥下,一瞬间就化成灰烬。

    没了回城审批,徐达升回去后就不能被安排工作,还有可能被当成偷跑回去的罪名处罚。所以徐达升一定要留下重新补办,可是补办要去镇上重新挂失、审核,来来去去至少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

    而明天,蒋兰英就要徐达升和李秀荷去领结婚证。

    徐珊心里清楚,徐达升就是和李秀荷玩玩,他只是把李秀荷当成在乡下苦日子里的一个玩物,心里肯定不愿意和李秀荷结婚,说不定还很看不上李秀荷这样的农村姑娘。

    这么一来,徐达升肯定就要和李秀荷闹翻,到时候是谁打死谁,徐珊都乐于见成。

    厨房里徐珊心情不错地哼着夕阳红,这时同样心情好的还有正屋里刚完事的李秀荷两人。

    徐达升只穿了一件背心,一手揽在李秀荷肩膀上,“秀荷,明儿咱们进城,是不是该给家里买点东西,不然别人又该说我吃软饭了。”

    李秀荷能和徐达升结婚,其他的形式都不在乎了,“哎呀,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过几天我们就走了,不过明天,你可以给你家里打个电报。”

    “电报可以打,但我还是不想被人嚼舌根。”徐达升坐了起来,他皱着眉头,“秀荷,你手上有没有钱,可不可以先借我一点,我的钱已经给我妈寄回去了,等我们回城后,她就会全部给我们。?”

    李秀荷在小学食堂帮忙,一个月八块钱,包吃两顿,所以她的钱都没

    怎么用,除了上交一部分给她妈,她还存了五块钱。

    她想着自己和徐达升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以后他的钱就是她的,没必要为了眼下五块钱让徐达升不开心,干脆把五块钱全给徐达升,“你可要收好了,明儿个我们车费也在这里了。”

    既然是去领结婚证,李秀荷就不想走路去镇上了,也想奢侈坐一回大巴车。

    徐达升笑着把钱塞口袋,在李秀荷脸上吧唧一下,“秀荷你真好,我以后一定让你每天都能吃上肉。”

    “这可是你说的。”李秀荷娇羞地依偎在徐达升怀里。

    这时,她听到外头院里有人说话,忙推开徐达升,起床穿衣服。

    徐珊在厨房听到有人喊她,走到厨房门口,看到是李广泉的大哥大嫂,他们正站在院子里拍着身上的泥。

    李家有四亩水田,眼下正是插秧的季节,两人衣服裤子全湿了。

    大嫂谢梅宽脸小眼睛,见徐珊站着不动,啧了一声,不耐烦地催到,“你还站着干什么,没看到我们回家了啊,还不快点帮我们把锄头拿去放好。”

    徐珊看到靠在篱笆上和她差不多高的锄头,默默走过去拿进厨房。

    “成天丧着一张脸,半个字都吐不出来,跟个哑巴似的。”

    刚进厨房,她就听到谢梅在吐槽她。

    按着原主的记忆,谢梅也不是个好相处的的人,嫁到李家半年里,虽说没怎么打骂原主,但可没少使唤她,而大哥李广坤平日话不多,对于她被欺负,都是冷眼旁观。

    总结来说,就是捡来的童养媳没被当人看,只有李广泉这个小豆苗对她好点。

    看到锅里的粥开了,徐珊倒进切好的地瓜,搅一搅,听到李秀荷跟徐达升的说话声后,她便回到自己的屋子,杵在他们眼皮子地下,肯定是会被骂。

    徐珊下午吃了米糕,这会并不饿,她扫了眼黑漆漆的屋子,里头有股霉味,她抱起被子拍了拍,将就地躺下。

    拖着病弱的身子干了一天的活,她有些累了,很快就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李广泉在她耳边喊媳妇儿,她才睁开眼睛。

    “媳妇儿,你快起来吃饭。”李广泉看媳妇儿醒了,忙跳下床,捧起一碗地瓜粥,上头还有几片青菜,“

    今天二姐夫在家吃饭,二姐让我下桌吃,你快起来,我分给你一半。”

    本来李广泉想帮媳妇儿也端一碗过来,但是她二姐和大嫂都不肯。

    徐珊看了眼地瓜粥,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媳妇儿你吃,我要不够,我可以再回去装,他们要是不给我吃,我就去找妈!”李广泉知道只要他哭一下,他妈就会帮他。

    徐珊端起地瓜粥,喝了三分之一,把碗还给李广泉,“我吃好了,你快点吃吧。”

    她看李广泉吃完地瓜粥,眼里到底流露出一丝温情,这个家里,也不是个个都坏心。

    “徐珊,别躲在屋子里偷懒,干个活还要人叫,快点出来把碗洗了。”李秀荷在外头敲门。

    别以为她不知道,是徐珊教唆李广泉把碗拿回房间吃。

    想到这里,她直接用力把门推开,看到徐珊已经上床了,呸了一声,“天还没黑就躺床上,真把自己当小姐了吗?”

    徐珊瞥了眼李秀荷壮硕的手臂,确认是她打不过的人,便从床上起来。

    她就让李秀荷再得瑟一晚上,等明儿一早,她倒要看看李秀荷是哭还是笑。

    厨房里菜碗都空了,一根菜叶都没剩下。

    哪里有什么吃的,也就李广泉天真以为还能再回来装。

    “媳妇儿,我来帮你。”李广泉端着碗跑进来。

    “不用你帮忙,我一个人就可以。”徐珊嫌弃地看了眼李广泉地小短手,要是碎了一块碗,她今晚得先哭一下。

    李广泉嘟着嘴,不开心地哦了一声。

    他听出来了,媳妇儿又觉得他年纪小不能干活,好气。

    徐珊没理会李广泉,这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李家可没有电灯给她点。

    她快速洗完碗,又给自己洗了脸,出门时才叫上坐在门槛上的李广泉。

    回到房间后,徐珊自己脱了外衣,准备上床睡觉,发现李广泉却站着不动。

    这小屁孩,难不成要她帮忙脱衣服?

    徐珊这么一想,便伸手帮李广泉脱了外面的衬衫。

    “媳妇儿,我会快快长大的。”李广泉瘪嘴说话时,大眼睛定定地看着徐珊,微微泛着泪光。

    徐珊这才发现李广泉有点不高兴,她已经帮李广泉脱得只剩下一件背心,听到小家伙抽泣一声,心

    头莫名软了下来,“嗯,你加油。但现在快点睡觉,不睡觉的小孩是长不大的。”

    听此,李广泉立马钻进被窝,只露出一个头,“我这就睡觉。”

    徐珊点头说了声好,也躺了下来。

    过来会,她就感受到李广泉朝她靠了过来,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她在黑暗中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就像她又当妈了一样。

    这一觉,徐珊睡得不是很舒服。

    她习惯了睡大床,而李家的被褥冷又硬,加上挨了李秀荷的打,一晚上醒醒睡睡,难受地熬到家里的公鸡打鸣。

    原主在李家,天不亮就要起来熬粥煮地瓜,因为李广坤夫妇天亮后就要去田里干活。

    徐珊打了个哈欠,起床时替李广泉盖好被子。

    这时天还只有微微亮,农村露水重,一股凉风吹来,就打湿了徐珊的脸颊。

    徐珊小跑进厨房,麻溜地生火煮粥,等捞起锅里的地瓜和粥后,她偷偷拿了一个地瓜,听到正屋有开门的动静,拿了昨天换下的衣裳,飞快跑了。

    从家门口走两三分钟,就有一条小溪。

    李家没有香皂和肥皂这些,都是靠木杵敲打衣服,和人工搓洗。

    徐珊到了小溪边,先吃完地瓜,再开始洗衣服。

    因为知道家里有人时,她会被抓住打骂,洗完衣服后她便在小溪边翻石头。

    按她的记忆,这会农村还没有大面积使用化肥农药这些,若是运气好,翻起的石头底下就能有河蟹或者河虾。

    她连着翻了十几块石头,才抓到两只比她小拇指还细的河虾,都不够她一嘴吃。

    算了,她拿回去给李广泉玩好了。

    要想吃大虾大蟹,估计要去偏一点的地方才有,这里常有人来,大的虾蟹估计早就被其他人抓了。

    徐珊拿芋头叶卷了起来,用梭子草绑了几圈固定形状,再装上一点水,把两只河虾放了进去。

    看河虾在水里蹦着尾巴,徐珊想到以前家里穷的时候,她的几个儿子也会常上山下河摸鱼虾。

    哎,都是过去的事了。

    感受到头顶的太阳越发猛烈,徐珊这才端起地上的木盆,往家走去。

    就几步路的功夫,她很快就到家门口。

    但她没有进去。

    因为她看到院子里来了许多人,有村长和李家的一些亲戚,还有附近的几个邻居,他们有的在叹气,有的在骂徐达升真不是个好东西,也有在讽刺李秀荷山鸡妄想变凤凰,不被人骗就有鬼了。

    在徐珊还愣着时,她的手突然被人轻轻拽了下。

    低头看到是李广泉。

    李广泉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媳媳妇儿,他们说说妈被二姐气死了,呜呜,我以后是不是成一根草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