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4、第 4 章
    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徐珊被李广泉一问,她才想到这个问题。

    以前蒋兰英把控着家里的钱财,就算再病重,李广坤兄妹都要听蒋兰英的话,自然不会去虐待李广泉,可如今蒋兰英死了,李广坤兄妹又都不是好心的。

    想到这里,徐珊不由皱起眉头。

    看李广泉鼻子都哭红了,她转头看了眼院子里的一群大人,他们忙着说徐达升和李秀荷,又忙着说蒋兰英命苦,但没有一个人想到哄一下李广泉。

    她叹了一口气,牵起李广泉的手往厨房走去。

    徐珊讨厌蒋兰英,是因为蒋兰对她坏,但蒋兰英对李广泉来说,就是个疼爱他的妈妈。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特意引导李广泉认为他妈有多坏,进了厨房后,她就拿毛巾替李广泉洗脸,一边柔声安慰,“广泉啊,妈虽然走了,但你还有哥哥姐姐,还有我啊。”

    “可是我舍不得妈妈。”李广泉潸潸说,“现在村里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连二狗都有后妈,就我没有妈了。”

    徐珊听了实在不忍心,把李广泉抱在怀里。

    “我的老天爷诶,徐达升那个杀千刀的怎么敢!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院子里响起一声嚎啕,是谢梅在哭,瞬间吸引了徐珊的注意力。

    她竖起耳朵,越听越觉得谢梅这人不行。

    “我可怜的妈啊,你怎么就这么抛下我们走了。”谢梅站在院子里悲咽痛苦,见院子里的人都转头看向她,嚎得更大声了,余光瞥见李广坤还是傻愣愣的,拍了两下李广坤的胸膛,“我就跟你说了徐达升不可靠,你们就是不听我的,现在李秀荷把妈气死了,咱们剩下的日子可怎么活啊。”

    刚才去田里喊谢梅夫妇的人,和他们说了徐达升抛弃了李秀荷,留下一封分手信连夜跑了,李秀荷崩溃去追徐达升,蒋兰英当场被气死。

    所以谢梅可以嚷出刚才的话。

    她哭着哭着开始咳嗽,一旁的妇人叔伯看到谢梅这般伤心,都觉得谢梅是个孝顺的,纷纷上前安慰她。

    李广坤也跟着流了两滴眼泪,但还是无声的那种。

    他在回想,谢梅什么时候和他说徐达升不

    靠谱的事,思来想去,并没有想到啊。

    过了会,有个白发老婆婆从正屋里走了出来。

    “行了,广坤媳妇你先别哭了。”方奶奶说完见没人听到,重重地拍了拍门板,院子里才安静了点,“人都死了,再哭也哭不回来,广坤啊,你是长子,你妈死了,这丧事你得办起来。”

    “我要去找徐达升。”李广坤仿佛没听到方奶奶说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已经让人去找了。”这时一直在边上抽旱烟的村长李富贵开口了,“徐达升跑了大半天,这会说不定都坐上去县城的大巴了,你怎么找。广坤啊,还是先把你妈的丧事办起来吧,你总不能看着你妈放在家里烂吧?”

    李广坤摇下头,他要真把他妈放在家里烂,那他这辈子都要被村里人戳脊梁骨。

    一旁的谢梅听此,她擦了本来就不多的眼泪,和李富贵笑了下,“还是村长说得对,办丧事我们都没经验,还要仰望村长和各位长辈多多帮忙了。”

    她早就巴望着蒋兰英死了,一个病得不能自理的人,虽说有李秀荷伺候,但蒋兰英在,她就不能当家做主。眼下蒋兰英被李秀荷气死了,一点都不关她的事,只要把丧事办好,她日后不仅不用伺候长辈,还能在村里博得一个孝顺的名声。

    谢梅想想就很期待。

    “广坤,你跟村长他们记下要准备什么东西,我去给你们烧茶。”谢梅说完推了下李广坤,她则是进了厨房,看到窝在灶台边上的徐珊和李广泉,嫌弃地哼了一声,“别傻坐着,快点烧火泡茶,给院子里的长辈喝。两个没眼力见的东西,一点礼貌都没有,就知道偷懒。”

    说完,谢梅扭着腰走了出去。

    “呜呜,大嫂骂我了,我就知道妈死了没人爱我了。”李广泉刚停住不哭,听到谢梅的话后,又伤心起来,“村里的二狗也没亲妈,他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吃不饱肚子还要被人打被人骂。呜呜,媳妇儿,我们以后就是两根草了。”

    两根草?

    那徐珊要做韧性最大的草。

    她拍了拍李广泉的背,想到谢梅刚才那副嘴脸,以后就算愿意养李广泉,那也是蹉跎着养。

    记忆里原主在李家的一年中,李广泉每天都

    会有像昨天的暖心举动,徐珊的心实在硬不下来。

    好歹吃了人家半个地瓜、三分之一碗的地瓜粥,算是一份恩情在吧。

    如果,她是说如果谢梅和李广坤对李广泉不好,那她就养李广泉到十八岁。

    就当养个弟弟,做个伴。

    徐珊站了起来,“乖了广泉,不哭了啊,再哭又要咳嗽了,不管怎么样,还有我呢。”

    “真的吗?可是二狗说,杨二叔的老婆就是在他妈死后跑了的,媳妇儿你还会要我吗?”李广泉睁着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徐珊,徐珊顿时心更软了。

    “会的,我说话算话。”徐珊说完,忍不住想那个叫二狗的到底是谁,怎么什么话都和小孩子说。

    “那我们拉钩。”李广泉伸出小拇指。

    徐珊用小拇指勾住李广泉的小拇指,和李广泉拉完钩后,又用大拇指盖了个章,李广泉这才忍住不哭了。

    外头的村民八卦完李秀荷怎么和徐达升好上的,又开始说起各家的农活还差多少没干完,家里的小孙子会说话了,镇上新卖的碎花布在他们的谈话中,仿佛不是留下帮忙处理丧事,而是一次聚会,能让他们说说笑笑聊得欢快。

    家里存有一点野茶,徐珊用桶泡完茶正准备拎出去时,谢梅笑着又进来了。

    “茶我会拿出去,你继续烧火,多洗一点地瓜,晚上有客人留下吃饭。”谢梅拎起水桶,走出厨房后,徐珊听到谢梅笑着招呼村民,“大家幸苦了,我泡了一点茶,大家先解解渴,今天真的太麻烦你们了,要是没有你们在,我和广坤得哭死了。”

    徐珊站在厨房里,听着外头谢梅说着虚假的话。

    李家,她是不想待了。

    不过,估计谢梅也不想让她待,毕竟要养李广泉就不乐意,再加一个没血缘的她,那谢梅得吵着闹着威胁李广坤离婚。

    看了眼会漏风的竹篱笆,徐珊开始思考她以后的出路。

    这一想,就是一天过去,到了蒋兰英出殡这天。

    眼下正值农忙,谁家都没有时间耗个好几天陪李家办丧事,而李广坤夫妇也巴不得早点埋了蒋兰英,所以这场丧事前后就一天半的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期间李广泉一直粘着徐珊,她除了去茅房,其

    余时间李广泉都跟着她。

    看到他们两个的村民,都要停下来问两句吃了没,怎么瘦了,有没有想妈妈等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话。

    反倒是惹得李广泉一天要哭好几回。

    直到蒋兰英的丧事彻底结束,还是没能找到徐达升,就连李秀荷也没了消息。

    徐珊猜李秀荷这会不是疯了,就是不好意思回来了,她未婚先孕,还被抛弃,要是回村里,别说村民会指指点点,就是李广坤夫妇都不会容她。

    所以这会就剩下李广泉和徐珊以后的生活问题。

    傍晚的夕阳,印红了落魄的小院。

    徐珊和李广泉坐在木头墩上,看着李富贵和李广坤夫妇说话,边上坐了两位李家长辈,还有方奶奶。

    “我不养。”谢梅第一个发表意见,“我幸幸苦苦干活卖力气,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凭什么要养两个和我无关的人。”

    李富贵敲了下手里的烟杆,啧了一声,“怎么能说无关呢,你嫁给广坤,那就是广坤媳妇,广坤的弟弟弟媳,不也就是你的弟弟弟媳吗?再说了,徐珊已经十岁了,她能帮你做很多事,不过是多一张嘴吃饭,看她瘦瘦小小,吃不了什么。”

    “村长说得轻巧,她就是十岁了,正是最会吃的时候。”谢梅无视了李广坤偷偷拉她衣服的动作,她早就看李广泉两人不顺眼,今天要是不把事情说开了,以后赖上她就坏了,“我自己有手有脚,不用别人帮我做事。村长是过来人,肯定知道养儿子都有不孝顺的,更何况是弟弟弟媳。我们家穷到办丧事都借钱,有养人的那点粮食去养鸡养猪,过年过节还能换点吃的用的。”

    谢梅也不怕李家人说她心眼小,她才嫁过来半年,和李广泉本来就没感情,“村长和叔伯们也别说我刻薄心坏,我家什么样你们也都看到的,养不起就是养不起,如果你们谁心好愿意养他们,我日后也愿意每个月送点地瓜吃的给你们,就当我孝顺爸妈的了。”

    这年头,谁家都不好过,李家的两位叔伯听到谢梅这话,纷纷撇开视线,不说话了。

    倒是李富贵心里不大过意得去,他看向李广坤,“广坤,你说呢?”

    李广坤垂下脑袋,用沉默表示他对谢梅的

    支持。

    “那你们不养徐珊,李广泉总是要养的吧?”村长有些无语了,他见过不少自私的,但那都是背地里使坏,像谢梅这样说得光明磊落的,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村长,要不找人领养了他们吧?”李广坤突然开口。

    他心里确实不愿意养弟弟,家里日子本来就艰难,弟弟才五岁,比十岁的徐珊还不如,就像他媳妇说的一样,多余的粮食拿去喂鸡都能有收获。

    村长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李广坤夫妇是打定主意不想养弟弟弟媳。

    他其实也能理解,就是心里郁闷,他家里日子也苦,可好歹有亲情温暖,但是在李广坤家,他就看到了算计。

    村长活了五十几岁,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一些,知道再劝也没用,把李广泉和徐珊送给需要孩子的人家倒不是不行,他叹了口气,分析说“徐珊十岁了,过几年就能结婚,穷人家缺媳妇的都愿意要,但是广泉吧,他这个年纪不大不小,想要儿子的嫌弃大,想要女婿的又太小。你们夫妇两也别把话说得那么绝,村子就那么点大,要是广泉和徐珊没得个好结果,以后都是要算到你们头上的。罢了,我会替你们找找,这段时间,你们也别饿坏他们。”

    说着,村长就站了起来。

    该说的他都说了,他自己养不了李广泉他们,也不好强塞给李广坤夫妇。

    在他准备走时,一直沉默的李广泉突然大喊一声。

    “我不要去别人家!你们不要我,我媳妇儿要!”李广泉挣出徐珊的怀里,小手指着李广坤夫妇,“你们都是坏人,我不要你们了,我以后要跟我媳妇儿在一起!”

    谢梅举手对李广泉做了个打的动作,“小小年纪开口闭口就是媳妇儿,一点都不害臊。我们这都是为你们好,你懂什么,别不识好人心。就你和你媳妇的小身板,柴火都背不回来,还在一起,饿死你们两个还差不多。”

    李广泉抽泣一声,伤心哭了,他想妈妈了,“我我就不要你们管。”

    刚才谢梅他们说话时,徐珊一直没有出声。

    一方面她是想看看谢梅夫妇的想法,还一个是她在想她以后的日子。

    若是再换一家人做童养媳,那日子肯定不好过,可她年纪小,又不想去孤儿院,而且如果和李广泉这个小傻子分开,她应该不会放心。

    所以经过刚才谢梅和村长的谈话,她得出了一个想法。

    既然谢梅夫妇不想养她和李广泉,那她就成全他们好了,正好她也不想跟着他们。

    “村长爷爷,我有个想法。”徐珊举手说,“可以免去大哥大嫂的麻烦,也不用麻烦到你。”,,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