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6、第 6 章
    清晨,又是鸡鸣叫醒徐珊。

    外头天色微微亮,徐珊蹑手蹑脚地从床上起来,替李广泉掖好被角,穿好衣服后,就去墙角拿背篓。

    昨天分家,虽分了一半菜地,但四月底的南方,菜地里青黄不接,没啥能吃的,徐珊打算再去找点野菜。

    她刚打开门,就看到李广坤在弄篱笆。

    感情是真的怕她和李广泉占他们便宜,为了弄篱笆墙,起得比鸡还早。徐珊觉得挺好笑的,这么自私的人,也是少见。

    “哟,这是哪家的大小姐,起得这么早啊?”谢梅端着水盆,站在厨房门口,嗤笑一声,把盆里的水往外泼。

    以往这个时候家里有徐珊做饭,谢梅还能多睡一会,今天她不得不早起,刚才连打了几个哈欠,她现在看到徐珊就生气。

    徐珊没理谢梅,拿起背篓,转身想关门时,看到李广泉光着脚跑了出来,紧紧抱住她。

    “媳妇儿,你去哪?”李广泉听到她大嫂的声音,立刻就醒了,但没看到他媳妇儿,慌乱下床找人。

    “我去摘点野菜,很快就回来。”徐珊安抚李广泉说,“桌上有地瓜,你要饿了就先吃一点,但别多吃,冷地瓜吃多了容易积食。”

    李广泉揉揉眼睛,他还困着,声音软软的,“那我要和你一起去。”

    这会天还没大亮,徐珊是真的不放心带李广泉上山,“广泉乖啊,我很快就回来的,待会二柱叔会来帮我们砌灶台,要是没人在家就不好了。”

    二柱是村长的小儿子,从岳父那里学了砌灶台的手艺,村里人都知道他砌的灶台好用。

    “不是有”李广泉本想说有大哥大嫂在家,但转念想到大哥大嫂都要把他送人,那就不再是一家人了,便嘟着小嘴,极不情愿地轻轻地嗯了一声。

    “广泉真棒。”徐珊摸了摸李广泉的头,见李广泉没哭闹,她大松一口气。

    “那媳妇儿,你要早点回来哦,我在家等你。”李广泉牵着徐珊的手,送她走到家门口的路上,依依不舍地和徐珊挥手。

    徐珊是打算快点摘完野菜回来,毕竟今天分家第一,留李广泉一个人在家,她到底没那么放心。

    经过这两天的休整,徐珊的身体稍微好了一点,爬山时不像之前会腿发抖。

    顺着山涧小溪,徐珊爬到了家后山的半山腰,这时太阳已经微微能看见一点点边角,她便加快速度采野菜。

    因为心里着急,徐珊忘了注意草丛里的动静,伸手摘野菜时,突然被咬了下。

    看着手背上的两个尖尖牙印开始冒血珠,徐珊的第一个反应是完了,她被蛇咬了。在她这么想的时候,手背只感受到刺刺的疼痛,身体大脑并没有其他不适。

    她捡起地上的树枝,打算看看草丛里藏着什么蛇,只要不是有剧毒的蛇,她都能自救下。

    树枝刚拨开草丛一角,便闪出一个青灰色的长蛇咬了下树枝。

    看到蛇的模样,徐珊大大吐了一口气。

    她运气好,遇到没毒的云树蛇{注1},大概有一米左右。

    正准备丢下树枝走人时,徐珊突然想到云树蛇拿去泡酒能治风湿,南方湿气重,常年下田的人多少都会有风湿,她想到昨天村长帮她分家,还让儿子帮她砌灶台,如果能抓到蛇,正好可以送给村长。

    徐珊的眼睛亮了下,她看到那条云树蛇正在往后退,她上辈子抓山货可是一把好手,反正没毒的蛇,顶多被咬两口,她并不担心。

    她左右转头搜寻到一根比较粗的木棍,朝云树蛇追了上去,发现蛇尾拖着一层蛇皮,是刚脱完皮的蛇,行动会比较迟缓,她敲下木棍的速度更快了。

    在连续几次围堵后,徐珊又被咬了两口,才把云树蛇给敲死。

    她欢喜把云树蛇装进背篓里,又摘了些野菜把蛇盖住,下山时天已经大亮,她去村长家路上有遇到许多村民,看到她都要说两句可怜,徐珊懒得理他们,直接去了村长家。

    村长家房子是李家村比较好的,进门有个木头屏风,绕过屏风就是天井。

    “村长爷爷,你在家吗?”徐珊站在天井里,看大厅没人,就喊了一声。

    “在的。”村长从后屋出来,两个袖子都挽了起来,左手还拿着一柄斧头,他看到来的是徐珊,笑着放下斧头,“是徐珊啊,你来找二柱是吧?他去菜园子挖地了,很快就会去帮你砌灶台。”

    “不是的村长爷爷。”徐珊摇了摇头,放下背

    篓,扒开上头的野菜,抓起死掉的云树蛇,笑着和村长说,“我刚才上山采野菜,打死了这条云树蛇,我知道你有风湿,所以把它送给你泡酒。”

    云树蛇在李家村不算特别稀奇,但平常也比较难找到,更别是徐珊一个小姑娘打死的,村长看得愣了好一会儿。

    他回神后,忙拒绝说“不用不用,你好不容易打死一条蛇,拿回去炖了好歹是点肉。”

    “村长爷爷,你还是收下吧,我不会做蛇肉,拿回去指不定怎么浪费了。”徐珊打定主意要送给村长,不然待会让二柱叔帮她砌灶台,她心里更过意不去了。

    村长看着徐珊手里的云树蛇,想到阴雨天脚踝、膝盖常会刺痛,有些心动,可他知道徐珊日子不容易,不好意思收下。

    这时,他老婆杨翠兰走了出来。

    杨翠兰胖胖的,她系着围裙,方才她在厨房,把厅里两人的对话都听到了,她一直心疼丈夫腿脚风湿,和丈夫说“徐珊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她一个小姑娘肯定不会炖蛇肉,你心里过意不去,我拿点鸡蛋和她换不就是了。”

    说着,杨翠兰笑着和徐珊招招手,“徐珊啊,你把蛇放桌上,我去给你拿鸡蛋。”

    比起云树蛇,鸡蛋对徐珊更有用处,蛇肉她会炖,但她现在没有香料,拿回去是真的浪费东西,一米长的云树蛇又值不了几个钱,拿去镇上卖不合算。

    她笑着应了一声,便把云树蛇放到桌子上。

    对此,村长也没再说什么,他家养了十只鸡,鸡蛋都是留着给孙儿吃和卖,用来跟徐珊换云树蛇,他倒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就是希望老婆子能多拿几个鸡蛋,别亏了徐珊。

    过了会,杨翠兰端着盆出来。

    “这十个鸡蛋给你和广泉吃,还有一些马铃薯。”杨翠兰说话时就把马铃薯倒进徐珊的背篓里,又小心放上鸡蛋,最后用野菜盖着鸡蛋,“徐珊啊,你待会回去,可别说和别人说你有鸡蛋,你和广泉两个小娃娃,护不住吃食的。”

    村里人大多困苦,难免有几个心坏的,杨翠兰这是为了徐珊好。

    徐珊明白杨翠兰的意思,她没想到杨翠兰会给她那么多鸡蛋,感动地嗯了一声,说了声谢谢才走。

    “

    真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啊。”杨翠兰看着徐珊的背影,和村长说。

    村长叹了口气,“对啊,知恩图报,就是命不好。”

    “命这东西可不好说。”杨翠兰拍了拍手里的盆,抖了一层泥灰到地上,“我看徐珊日后肯定大有作为,你见过村里哪个女孩敢徒手打蛇的,还有她昨天分家那套说辞,就是大人都不见得有她做的好。谢梅以后就等着后悔眼红吧。”

    ~

    徐珊怕李广泉担心自己,回家的脚程便快了些,等她快到家时,二柱追上了她。

    二柱今年刚三十岁,已经结婚生子了,国字脸,看着就很憨厚。

    “二柱叔好。”徐珊笑着和二柱打招呼。

    二柱点头回了一声好,他回家后,就听他妈说徐珊给他爸送了一条云树蛇,因此对徐珊颇有好感,便麻利跑来替徐珊砌灶台。

    “媳妇儿!”李广泉从早上徐珊走后,就一直坐在家门口的石板上,见到徐珊回来,立马笑着朝徐珊跑过去。

    徐珊接住李广泉,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快和二柱叔打招呼。”

    听此,李广泉才笑着喊了一声二柱叔。

    “诶,广泉真乖。”二柱也摸了下李广泉的头,他老婆刚怀了二胎,他看到李广泉模样俊,又乖巧,心想他若是能有个这么可爱听话的儿子就好了。

    李广泉笑眯眯地拉着徐珊的手,被二柱叔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头往徐珊胳膊里埋了点。

    三人一起往徐珊屋子走,这时李广坤的篱笆墙已经弄得差不多了。

    二柱喊了一声广坤,以示招呼,李广坤应了一声二柱叔,又埋头继续弄篱笆墙。

    徐珊住的屋子墙根,就有一些废砖,正好可以拿来砌灶台。

    二柱干起活来手脚特别麻利,很快就替徐珊在屋子边上砌好灶台,但他发现光有灶台还不行,因为灶台是露天的,便说下午来帮徐珊盖个棚子。

    “二柱叔,你中午在我这吃吧。”徐珊今儿得了鸡蛋,可以煮荷包蛋给二柱吃。

    二柱却摇头说不用,他昨天就听他爸说了李广坤分家的事,知道徐珊手里没多少粮食,他一餐要吃两大碗,还是回家的好。说了句不用,怕徐珊再留他,二柱飞快走了。

    徐珊看着二柱远去的背影,心

    想真的是父母仁爱,子女才会有善心,村长家和她婆家,就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中午有了灶台,徐珊便拿野菜煮了粥,还加了两个荷包蛋,李广泉看到有荷包蛋时,眼睛都睁大了,不敢相信是真的。

    徐珊想到杨翠兰交代她的话,忙叮嘱李广泉说“广泉,咱家有鸡蛋吃的事,你可不能和别人说,这是村长家给我们的,你要和别人说了,那别人就会来抢我们鸡蛋。”

    “我保证不说!”李广泉举起小手发誓,他刚才吃了一口鸡蛋,真的很好吃,“媳妇儿,要是每天都有鸡蛋吃就好了。”

    “会有的。”徐珊端起碗吹了吹,“以后咱们不仅能天天吃鸡蛋,还能天天吃肉。”

    她今儿去山里,发现了一个她现在就能做的商机,虽说不能暴富,但顿顿吃肉还是没问题的。,,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