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7、第 7 章
    家后山的草药虽很常见,但如果五六样草药杂合在一起,就能做凤凰蛋,凤凰蛋能治感冒去寒气,因价格比西药便宜,寻常农家人也会备一点,但会做的人并不多。每五天一次的赶集,就会有人专门来收中草药,到时候徐珊可以拿去卖。

    心里有了这么个打算后,徐珊便起身去洗碗。

    家里有口老井,这个没法分,便两家人一起共用,反正井水不值钱,谢梅对比没啥意见。

    徐珊打了半桶水,把碗洗干净后,二柱叔就来帮她搭棚子。

    她力气小,在一旁帮着整理芭蕉叶和稻草,用来盖在上面。

    李广泉手短人也矮,媳妇儿怕他添乱,只让在一旁看着,气得他蹲在一旁鼓着脸。

    “眼下还没到酷暑,不会有暴雨,用这些草叶子和树皮盖盖能防漏雨,但等下大暴雨,恐怕就难了。”二柱看着搭好的棚子,叮嘱徐珊说,“若是你下回还能打到蛇,就去换点油布,到时候叔再来帮你弄弄,用个几年不成问题。”

    “好的二柱叔。”徐珊端着水碗,递给二柱,“你喝口水,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

    若是没有二柱帮忙,她就只能地挖个坑,做个不方便的土灶将就用了。

    “谢啥,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也就你大……”二柱说到一半,回头看了眼李广坤已经弄好的竹篱笆围墙,怕徐珊听了伤心,把原本想吐槽李广坤的话又咽了下去,“你是好孩子,以后会有福报的。”

    “二柱叔也是好人,你也会有福报。”徐珊真心祝福。

    送走二柱叔后,徐珊准备去山上采草药,因为李广泉非要跟她一起去,她便给李广泉一根小木棍,交代他用来打草丛,以免运气不好遇到毒蛇。

    李广泉从他妈死后,一直恹恹的,大部分时间都苦着一张脸,走路也没啥精神。

    徐珊爬到半山腰后,听到李广泉在喘气,想着李广泉年纪还小,就让他坐在大石头上休息,认真交代说,“广泉,你要记住,不许乱跑,若是待会我回来没找到你,我以后上山就不带你了。来,拉钩钩。”

    李广泉心里是想跟着媳妇儿的,但他确实很累,腿

    酸胳膊也酸,浑身都没啥劲,他只好伸出小拇指和媳妇儿拉钩,“那你别走远啊,不然我会怕。”

    “行,我不走远,你要怕了就喊我一声,我会应你。”徐珊语气温柔,笑着摸摸李广泉的头。

    她想到李广泉才五岁就没了爸妈,还那么乖巧听话,她就忍不住母爱泛滥,开始心疼他。

    徐珊自己去采草药,每隔一段时间,李广泉都会喊她一声,她便应一下。

    等她装满一背篓草药时,正准备回去找李广泉,突然听到李广泉大喊。

    “媳妇儿,你快来!”

    听到喊声,徐珊担心李广泉遇到危险,慌乱丢下背篓,忙跑去找李广泉。

    “怎么了广泉?”徐珊边跑边吼,心里急的很。

    “我……我没事,但是你快来,我快抓不住了!”李广泉大声回她。

    抓不住什么?

    徐珊这么想时,刚好跑出树林,看到李广泉趴在地上,像是在压着什么东西。

    等走近后,她看到李广泉肚子边上露出的兔子尾巴,这才反应过来是一只兔子。

    “媳妇儿你快帮帮我,我快没力气了。”李广泉大口喘气说。

    徐珊忙伸进李广泉的肚子下面,摸到兔子耳朵,把兔子揪了出来。

    好家伙,这只兔子还不小,估计有两斤左右。

    兔子在她手里,还一直蹦着腿。

    李广泉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衣服裤子前面都是泥,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媳妇儿,我没有乱走哦,是这只兔子自己撞了我,我才压它的。”

    他拍拍手上的泥,一点都不觉得脏,因为他们抓到兔子了,他看到媳妇儿开心在笑,那他就开心了。

    守株待兔?

    徐珊立马想到这个词。

    但现实中还真有这种现象?

    她是真的被惊呆了。

    但想到她连穿越都可以,兔子自己送上门也就不稀奇了。

    不过李广泉还真是好运,第一次带他上山捡到野鸡蛋,第二次就抓到兔子,这小子看来命里带福气啊。

    “广泉真棒。”徐珊表扬完李广泉,看了下手中的兔子,她家里有十五块钱积蓄,并不急着用钱,而她和李广泉都很瘦,常年吃不到肉都营养不良了,她拔了几根草梭子两两绑住兔子的脚,然后看向李广泉,“广泉,今

    晚我给你做兔子肉吃,开心吗?”

    “开心!”李广泉拍掌笑了起来,他觉得媳妇儿真好,大哥大嫂不要他,只有媳妇儿会要他,媳妇儿还会给他做饭,他一定要快快长大,才能做保护媳妇儿的男子汉。

    徐珊牵着李广泉的手,回去捡起背篓,因为怕兔子跑了,她就用手一直拿着兔子。

    两人手牵着手,一起下山。

    到了山脚时,正好遇见出来洗菜的方奶奶,她看到徐珊手上的兔子,惊讶地问“徐珊,这兔子,你们哪里来的啊?”

    村里有人会去山上放夹子,若是偷别人的猎物,那可是要被打的。方奶奶看到兔子的第一眼,就想到这个。

    徐珊知道这个方奶奶一直多疑又嘴巴大,她把兔子举着给方奶奶看,“方奶奶,这兔子是我家广泉休息时,自己撞过来的。你看它,一点伤都没有。”

    方奶奶瞪大眼睛看了几眼兔子,确认兔子一点伤都没,这才笑着夸李广泉有福气。

    徐珊乐得别人夸李广泉有福气,这是好事,她不怕别人传,省得那些村民老说他们两个命硬,她是无所谓那些流言,但李广泉还小,听太多了对他不好。

    而方奶奶回家后,真的立马和儿子儿媳说李广泉有福气,她的原话是,“广泉出生时就有算命的说他是状元命,也就谢梅没眼光,现在苛待广泉,以后老娘就等着看谢梅回去求着巴结广泉。”

    当然,她是这么说,但她儿子儿媳却不以为然,得了一只兔子只能算运气好点,和状元命一点都不搭边,他们觉得李广泉以后别说有没有钱读书,就是能不能顺利长大都是个问题。但这话,他们都不敢和方奶奶说,只敢私下嘲讽两句。

    徐珊回家后,先把草药洗干净煮了,盖好锅盖后,她便把兔子杀了。

    期间,李广泉一直盯着她手上的兔子咽口水,问徐珊还要多久才能吃。

    “还早着呢。”徐珊笑着说完,转头看了眼锅里的草药,看到锅里的草药煮开了后,徐珊加了点冷水进去继续煮,转身砍兔子肉,砰砰砰的响声,谢梅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

    谢梅好奇走到篱笆边上,本想伸长脑袋看笑话,却看到徐珊在弄兔子。

    哪里来的兔子?

    “死

    丫头,你是不是去偷东西了?我告诉你,你可别败坏我们家的名声?”谢梅大吼一声,把李广泉和徐珊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这是没本事吃饭,改行做贼了吗?”

    徐珊手里动作顿了下,朝谢梅冷笑说,“大嫂,咱们村没一户人养兔子,你让我去偷谁的?”

    李家村只有三十几户人,谁家有点芝麻绿豆点大的事,全村人都能知道,所以村里没人养兔子的事,徐珊和谢梅都知道。

    谢梅被这话噎住,脸僵住了,没想到话再反驳徐珊,眼睛却死死定在兔子肉上,想她上回吃肉还是在过年,可家都分了,她就算想要分一半兔子肉吃,现在也说不出口这个话,转身骂了句死丫头,便回厨房洗脸。

    可当她看到自己桌上清汤寡水的地瓜粥,还有白水捞野菜,一点荤腥都看不到,顿时没了胃口。

    “嘴贱的死丫头,毒死你们最好。”谢梅骂完还不解气,看到走进来的李广坤,愤愤拿他撒气,“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弟弟那个五岁的小鬼都能吃肉,我嫁给你半年了才在过年吃一次肉,分家时还一句帮我的话都不说。老天爷,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李广坤没去看徐珊做什么,所以不知道徐珊和弟弟晚上吃肉,听到老婆这话时,他惊住了。

    怎么可能呢?李广坤想。

    他没分给弟弟一分钱,他们怎么可能有肉吃?

    谢梅看李广坤还是瘪着嘴不做声,心中的火烧得更大了,猛地推了下李广坤,她跑出了厨房,却被一阵肉香给诱惑得肚子咕咕叫。

    不管了,她好歹是李广泉大嫂,都说长嫂如母,吃他一点兔子肉,天经地义的事。

    十分钟前,徐珊把草药捞起来后,就洗了锅,把兔子肉放进锅里,因为条件有限,只加了生姜大蒜和盐巴。

    李广泉坐在锅灶边上,一直盯着灶膛里的火,时不时给灶膛加柴火,当肉香味飘出来时,他开始忍不住流口水,真的太香了。

    徐珊在一旁把草药切碎,等全部切完后搅拌到一起,再捏成鸡蛋大小的药团,最后用锅灶里的木炭烘掉一点药团的水分,凤凰蛋就做好了。做凤凰蛋的流程没几步,但其中煮药的时间,五种药材的比例,都是学问,所以一般人家是做不来的。

    就在她切了一半的药材时,她看到谢梅拿着一块空碗过来了。

    呵呵,今早还在说让她别占他们便宜,现在就拿碗过来要兔子肉吃,真是啪啪打脸飞快。

    徐珊可记得,谢梅说过分家后别占对方便宜的话,要想吃她煮的兔子肉……呵呵,徐珊冷冷勾唇,她第一次打脸谢梅的机会来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