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8、第 8 章
    “大嫂,你拿碗,是不是给我们带吃的了啊?”跟厚脸皮的人比,就要脸皮更厚,先发制人才行。

    听此,谢梅面色立马僵住。

    这死丫头,没看到她碗是空的吗?

    谢梅把碗面翻了下,她干这事毕竟是第一回,干咳了两声,才讪讪开口,“那啥,你锅里炖的是兔子肉吗?”

    徐珊嗯了一声,灶台边上的李广泉抬头警惕地看着谢梅。

    徐珊微微笑了下,“因为是大嫂说分家就要分干净啊,让我们不要想去依靠你们,所以我们打到这头兔子,就不敢给大嫂分肉,不然大嫂肯定会不高兴。对了大嫂,你拿碗是家里没茶了吗,白开水我还是有的。”

    说着,徐珊就走到灶台边上,拿起水壶,“来,大嫂你不用客气,我给你倒茶。”

    谢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啧了一声,嫌弃地推开徐珊的水壶,“行了,你别跟我装傻,谁要喝你一碗茶啊,快点给我装一碗兔子肉,你大哥还等着吃呢。”

    话毕,她目光心虚地望向屋顶。

    “不行!”李广泉听到有人和他分肉,立即开口拒绝。

    谢梅一听这话急了,她皱眉瞪着李广泉,“你个狗东西,我是你大嫂,吃你一碗兔子肉,怎么就不行了?就算分了家,我也是你大嫂,长嫂如母你听说过吗?”

    这话李广泉还真没听说过,他站起来,张开手挡在灶台前,“我没听说过,我就知道你不要我,还要抢我的肉。”

    “广泉,你可不能这么说。”徐珊走到李广泉身边,她笑着说,“大嫂这是想养我们呀,她之前说了别让我们去找她帮衬,但她现在又来找我们要肉吃,说明她想开了,愿意养我们了呢。”

    “徐珊,你别乱说!”谢梅才没想要养两个拖油瓶,她就是嘴馋想吃肉而已。

    “呀,那不是想养我们,大嫂是要拿你昨天新裁的新布给我做衣裳吗?”两家门对门住着,徐珊对谢梅做了什么,是一清二楚。

    而新布是谢梅给她自己买的,花了她两毛钱呢,这会听到徐珊一直拿话噎她,气得大吼徐珊两个字,指着徐珊骂“你别装死,我就问你,这肉你是给我还

    是不给?”

    “不给。”徐珊毫不犹豫回答。

    “行,你不给是吧。”谢梅嗅着肉香有一会了,嘴里口水不知流了多少,不给她就抢,她就不信抢不过两个小孩。

    可不等她动手,眼睛就被一道亮光晃了眼,睁开眼睛后才看到徐珊拿着刀。

    “大嫂,你要吃肉就拿东西来换,要是不换也可以,那以后我和广泉天天上你家吃饭。反正我们光脚不怕穿鞋的,你们总是要出门的,对吧?”徐珊语调还是温温柔柔。

    可谢梅却感觉汗毛都立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

    “好你个徐珊,感情你以前都是装出来的听话!”谢梅指着徐珊,看到徐珊手里的刀在空气中滑了两下,吓得后退两步,“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个贱人,一点兄弟友爱都不懂。你就自己吃吧,小心毒死你们,反正两个命硬的短命鬼,早死早好!”

    “不许你这么说我媳妇儿!”李广泉听到媳妇儿被骂,他冲了出去,用全力去撞谢梅,但人太小,力气不够,反被谢梅推倒在地。

    “哇哇。”李广泉坐在地上,委屈得放声大哭。

    徐珊忙上前,拉起李广泉,余光瞥到不远处走来的村长,她也跟着哭,“大嫂,你干嘛打广泉,你要拿肉就拿去呗,大不了我们不吃了,可你打广泉也太过分了吧,爸妈可都在天上看着呢。”

    谢梅听到这话觉得徐珊终于认输了,毕竟一个小丫头和她斗,也不想想几斤几两重,可当她听到村长的吼声时,傻眼了。

    “谢梅,你做什么呢?”村长吃完饭后,心里记挂着徐珊和李广泉,就想过来看看,若是有什么他能搭把手干的,就帮个忙,他是真心疼两个孩子。

    “我……我没干嘛啊。”谢梅看看村长的黑脸,又看看在哭的徐珊和李广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一时半会她又没想到。

    “你还说没干嘛?”村长是真的生气了,分家那会他就觉得谢梅自私,但毕竟是李广坤一家的事,他不好管太多,但现在都分家了,谢梅还过来打人,这就太过分了,“我刚才都看到你推广泉了!谢梅,你以后也会有孩子,要是你的孩子也被人这样欺负,你忍心?”

    “我

    推他是因为他先打我的,村长你不能冤枉人啊,我怎么就欺负人了,我犯得着吗?”谢梅急急辩解。

    “你就欺负我们了!”李广泉抬手擦了下眼泪,瞪着谢梅,“你要抢我们的兔子肉,还骂我和媳妇儿,你是坏人!”

    徐珊在心里默默给李广泉竖起大拇指,这话说的,直揭谢梅要害。

    “你你……你个死小孩,你胡说什么?”谢梅急了,“我哪里是抢,我们是一家人,有好吃的,分享下不是应该的吗?”

    “那你买了新布怎么不给我们做衣服?”李广泉再次抓到重点。

    这话一出,谢梅尴尬顿住,不敢去看村长的脸色。

    见此,徐珊适时出声,“大嫂,其实我们本来就打算做好了送一半给你,但你也太过分了,全要不说,还骂……骂我们命硬是短命鬼。大嫂,你也说了,就算我们分家,也是一家人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呢?”她抽泣两声,低头挤出两滴眼泪。

    “徐珊,我哪里全要了?”谢梅挥着手里的碗,气得狠摇了身后的篱笆两下,对她家厨房大吼,“李广坤,你媳妇快被人欺负死了,你还不出来帮帮我?”

    “够了谢梅!”村长看不下去了,就徐珊善良的性格,肯定不会冤枉谢梅,“人在做,天在看,你要这么欺负人,小心晚上蒋兰英夫妇不放过你。当初说分了家就不要来往的是你,现在来要肉吃的也是你,要点脸吧。”

    村长这话说得很重了,特别是对一个晚辈而言。

    谢梅的眼眶顿时就红了。

    她看李广坤还是没出来帮她,狠狠摔了手里的碗,跑了。

    徐珊见谢梅总算走了,她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擦了擦眼泪,又帮李广泉擦干净,同时和村长说谢谢,邀请村长跟他们一起吃兔子肉。

    “不用那么客气,你们难得抓到一只兔子,留着自己吃,我是吃饱了出来的,现在什么都吃不下。”村长说完叹了一口气,他能护徐珊他们一次,但护不了永远,“徐珊啊,下回谢梅再来找你们麻烦,你们先躲开,等事后来找我,我一定帮你们。”

    “谢谢村长爷爷。”徐珊感激说。

    “甭客气,我也是看你们乖巧,才会愿意帮你们。”村长说着扫了眼

    头顶的棚子,虽说简陋点,但好歹能用,他准备走时,看到角落里还摆着一些冒热气的药材,警惕说,“徐珊,这些可是药,不能拿来当菜吃啊!”

    “我知道的。”徐珊清楚她以后要挣钱就要为自己的改变找个理由,她笑着说,“这些药材,我打算做成凤凰蛋拿去卖的。妈死之前,我头撞了一下,想起来以前的爸爸是学中医的,所以我认识很多药材。”

    村长听此瞪大了眼睛,他就说徐珊怎么突然变了那么多,以前徐珊说话声跟蚊子一样,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有想法,原来是想起来以前的家了,“那你既然想起来了,怎么不早点说,知道家在哪里吗?若是知道,我送你和广泉过去吧?”他觉得跟在亲生爸妈身边,总比留在这里好。,,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