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10、第 10 章
    李广泉一听这话,鼻子就酸了,在他的定义里,不让喊媳妇儿,就是媳妇儿不要他了。

    他明明很乖,这几天都没有出去玩啊。

    徐珊看李广泉眼眶湿了,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忙解释,“你别哭啊,我不是不要你,只是你才五岁,都不懂媳妇儿是什么意思。”

    她现在,可怕李广泉哭了。

    他一哭,她就心疼。

    “我懂!”李广泉说话时,眼泪滚烫流下,“媳妇儿就是要过一辈子的人,你不让我喊你媳妇儿,就是不想和我过一辈子了。你们都讨厌,都不要我了!”

    说完,李广泉就扑哧扑哧跑进屋子。

    徐珊诶了一声,想她上辈子活了那么多岁,还没见过像李广泉那么坚持的人。

    走到门口,看到被窝里微微拱起的弧度,徐珊的心也跟着抽了起来。

    她走过去,坐在床边,轻轻拍了拍李广泉,“广泉,我发誓,我真的没不要你。”

    “你骗人。”李广泉闷在被子里,不肯伸出头,“你都不做我媳妇儿了,我不要信你。”

    他妈说,媳妇儿是会照顾他一辈子的人;二狗说,媳妇儿是他这辈子最亲近的人;村长说,他现在的依靠只有媳妇儿一个。

    从他妈死后,他就很怕媳妇儿不要他,所以他听话,他懂事,他想和媳妇儿一直在一起。

    但是,他的媳妇儿刚才说不要他了。

    “呜呜,你都不说话了,你就是在骗我。”李广泉伤心大哭,他要成小孤儿了。

    “我没有骗你。”徐珊掀开被子一角,“我发誓,我真没不要你。”

    李广泉呜咽问“真的?”

    徐珊点头嗯了一声。

    李广泉拉开被子,他坐了起来,委屈地抱住徐珊,声音软糯像黏人的,“媳妇儿,我会乖,我们拉过钩的,我不骗人。”

    徐珊……哎,她该死地再次心软了。

    第二天风和日丽,徐珊把昨天捏好的凤凰蛋拿到院子里晒。

    她一共捏了五十枚凤凰蛋,按着鸡蛋的价格,至少能换回五毛钱。

    李广泉从昨晚哭过后,大眼珠子从早上醒来就望着她,端茶倒水殷勤得很。

    “哟,吃不起饭,弄草了

    ?”谢梅踮着脚,透过篱笆墙嗤笑一声。

    昨儿她就听到徐珊和村长说要做凤凰蛋卖,真是笑话,就徐珊一个十岁小孩,怎么可能会做凤凰蛋。

    谢梅猜,徐珊就是胡乱采些草来弄,到了集市,肯定没人要。

    徐珊抬头看到谢梅眼中的奚落,她没生气,反而边上的李广泉护着她说这是她做的凤凰蛋,可以卖钱的。

    “呵呵,就这几团破草能卖钱,鬼信呢。”谢梅嚷得大声,有路过的村民围过来看热闹,听说徐珊要靠做凤凰蛋挣钱,看向徐珊时纷纷露出怀疑的目光。

    不是村民瞧不起人,而是徐珊才十岁,以前也没展现过做药材的本事。

    徐珊没精力和村民争论她有没有本事,反正等明天卖了后,就知道了。

    但她乐得再看谢梅丢脸一次,微微笑着问谢梅,“大嫂,那如果我真的卖出去了呢?”

    “怎么可能!”谢梅满脸自信,“你要卖出去,我就当场学狗叫给你听!”

    徐珊要的就是谢梅的这句话,“那行,咱们明天等着。”

    她上辈子能把中药材从农村卖到省城,没有靠别人,全是她自己挑药材的本事好。

    徐珊在家弄了一天草药,顺便把后院地里的杂草给拔了,不然刚种的辣椒、茄子那些该长不大了。

    等次日一早,二柱叔就来喊徐珊去集市。

    因为集市人多,徐珊怕和李广泉走散,便让李广泉看家。

    “媳妇儿,那你要早点回来啊。”李广泉很想跟着媳妇儿一起去,因为杨二叔的媳妇就是在赶集时走了的,但他又记得要听媳妇儿的话,心里纠结只能用大眼睛盯着媳妇儿。

    徐珊知道李广泉安全感低,摸摸他的头,“你放心,我肯定会回来的,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卖了凤凰蛋,给你买糖吃。”

    安抚好李广泉后,徐珊才背起背篓,跟着二柱叔去找村长。

    其实二柱心里和其他村民一样,觉得徐珊年纪小,没有特别靠谱的感觉,要是药材没卖了,真的是白辛苦。但这话他不好现在打击徐珊,心里还是希望徐珊最好能卖掉。

    集市在隔壁的大村里,徐珊跟着村长一行人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集市。

    村长带着徐珊去找收药材的人。

    “徐珊

    ,待会你见到收药材的,记得别说你做的,就说你家大人做的,让你拿来卖而已。”村长交代说。

    若说一个十岁小女孩能做凤凰蛋,总归让人没那么信服。

    徐珊明白村长的意思,嗯了一声,“知道了村长爷爷。”

    收药材的叫吴达,留着络腮胡,年纪估计在三十五左右。

    徐珊拿出凤凰蛋给吴达看时,一旁的村长此他自己卖草药还紧张,见吴达轻微蹙眉,他差点就要说不行就算了,结果又看到吴达眼睛亮了下。

    “这凤凰蛋药香浓郁,煮药的火候肯定掌握得很好。小姑娘,你有多少凤凰蛋,我都要了!”吴达兴奋说,按他收药材十几年的经验,徐珊的凤凰蛋绝对是上品,她猜徐珊口中的家人肯定是有很丰富的做药经验,心里甚至产生了想结交的心思。

    徐珊听吴达要了,她开心说了有五十枚。

    这次她做得少,若是今儿能卖出去,下次集市她能翻倍带来卖。

    听到只有五十枚,吴达目露可惜,“小姑娘,这凤凰蛋,你做的好,我给你一分钱一枚,别人我都是一分钱两枚的。你要愿意,以后再有,都可以往我这里送。”

    徐珊上辈子就是卖药材的,对这个价格挺满意,当即就说了好。

    而一旁的村长听了更高兴,没想到徐珊还真的会这门手艺,以后生活也能有保障了。

    徐珊收了吴达给的五毛钱,她昨儿就想好要怎么用这五毛钱了。

    她分家时得了两百斤稻米,还有一些地瓜土豆,不用怕饿到。但是家里没有调味料,睡的棉被硬又潮,她和李广泉穿得衣服也破到稍微用力就能扯坏。

    所以她打算买点酱油酒调料,再买几尺布和棉花,还有蜡烛,家里没电灯,以后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天黑就睡觉。

    卖要草药后,徐珊便和村长分开了,她今天还带了蒋兰英留下来的钱,因为要买的东西太多,五毛钱肯定不够。

    她买完布和五斤棉花,就用掉五毛钱。

    路过肉铺时,想到她和李广泉都在长身体,便又花两毛钱买了两斤五花肉。

    等采购完所有必需品时,徐珊最后去路边买了一根麦芽糖,这是她说好要给李广泉带的礼物。

    她看村长的菜还没卖完,怕

    李广泉等得着急,就先自己回去了。

    一路上,想到李广泉担心她跑了在哭,脚程便快了些。

    等快到家时,果然看到路边石板上坐着的李广泉。

    “广泉!”徐珊挥手大喊一声。

    李广泉听到她喊他,立马起身朝他奔过来,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

    “媳妇儿,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李广泉牵住徐珊的手,笑眯眯地一起回家。

    她们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谢梅的嘲讽。

    “怎么样,没卖掉吧!”谢梅今儿身上不舒服,没有去田里,她刚听到徐珊的声音,就想出来看徐珊笑话,结果话刚说完,就看到徐珊带回来一背篓的东西,她瞬间傻眼。

    徐珊把谢梅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她朝轻声笑着问谢梅,“大嫂,你还记得昨天和我打的赌吧?”,,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