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15、第 15 章
    徐珊在心里赞了声打得好。

    被徐达升打的那巴掌,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有多疼。

    她没想看热闹,便继续往前走。

    可没想到徐达升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狗比!喊她做什么?

    徐珊怕被那三个混混抓住,步子快了许多,可还是被追上了。

    “喂小丫头,徐达升是你什么人?”拦住她的是个一米八的大汉,穿着无袖背心,胳膊比她大腿还粗,正皱着眉瞪着她。

    “是我村里的知青。”徐珊在心里骂了句狗东西,每个梅花村都挨着近,今天她若是撒谎,日后再撞上眼前的男人,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但我们没关系,真的!”

    “不管你有没有关系,先跟我来下,我有话问你。抖什么抖,我一个大男人不会打你个小丫头,走快点。”男人似乎性子很急,催她说。

    徐珊听到男人不会打她,心里没那么紧张了一些。

    进了巷子后,她听到另外两个混混喊带她进来的彪哥,说徐达升自称是她姐父。

    “对,我是她姐父。彪哥你搜她口袋,她来赶集肯定有钱!”徐达升指着她说。

    “不是的彪哥!”徐珊一看彪哥他们,就知道不是干正经营生的人,听到徐达升想赖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大步,手压住口袋,急忙和徐达升撇清关系,“徐达升以前是和我二姐好过,但他带着我二姐的钱跑了,我妈就是被他气死的,他真不是我姐父。而且我只是个穷丫头,身上就只有几分钱,没爸没妈,特别可怜。彪哥,我可以发誓的,我绝对没有说谎!”

    “对了彪哥,他欠你们钱,你们可以去村子要他档案,让他家里给他寄钱!”徐珊脑子一闪,补充说。

    想害她,那她就把他拉到臭水沟里去。

    “徐珊,你个烂嘴的,我家没钱!你个小贱人,我明明就呜呜。”徐达升听到徐珊想搞他家里的钱,立马急了,可刚骂两句,头就被彪哥给踩住,下颚仿佛断了一般,呜呜说不出话来。

    彪哥微微挑眉,徐达升在他们赌场欠了十块钱,他做打手的,干的活就是帮老板要回钱,若是要不到钱,那他们便会没饭吃。

    他

    觉得眼前这小姑娘,还挺有意思,“行,那小丫头,你们村子叫啥?”

    “李家村。”徐珊看彪哥没有针对她的意思,快速回到,“彪哥,徐达升不是好人,他欺负完我二姐就跑了,你们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你放心,让他跑了我就不要吃饭了。”彪哥冷冷笑下,“不过你可别骗我,若是让我知道你说谎,下回见到,我可就不管你是不是女的,照揍不误。”

    “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徐珊举手发誓,眼神无比认真。

    她瞥了眼地上的徐达升,想到这人刚才还想害她,心里便呸了一声。

    她怯怯地看着彪哥,壮着胆子小声问,“不过彪哥,我能不能踹下徐达升,他欺负我二姐,害得我二姐都没脸见人了。”

    替李秀荷报仇是假,她想报的是刚才徐达升让彪哥搜她口袋钱的仇,若不是这个彪哥人还可以,她刚到手的两块钱岂不是飞了。

    “可以,别打废了就行。”彪哥突然笑了下,他原以为小丫头会快速逃跑,没想到那么记仇,最开始他可没见小丫头想为姐姐报仇。

    得了彪哥的同意,徐珊抬脚对准徐达升的命根子,狠狠踹了一脚。

    只听惨绝人寰的一声嗷叫,徐达升蜷缩着身子,额顶青筋暴起,脸涨得通红。

    徐珊爽了,和彪哥快速说了句谢谢,麻溜地跑了。

    “彪哥,我刚才看那丫头去卖了草药,她身上肯定有钱。”一个混混说。

    彪哥瞪了他一眼,“你抢个小丫头的钱过意得去?行了,把人带回去,看看老板怎么说。”

    徐珊跑得飞快,像做贼一样买了两根猪大骨,又去买了四只小鸡仔,顾不上买其他东西,一路小跑出集市。

    等离开大队村十几分钟后,徐珊才放慢脚步,喘气调整呼吸。

    徐达升那个狗王八,真是不得好死。

    她希望彪哥他们最好是能打断他的腿,连她个小女孩的钱都要坑,真不是好人。

    徐珊一边走一边骂。

    不过她想到彪哥打徐达升时下狠手的样子,徐达升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么一想,她心情便好多了。

    回李家村的路上零零散散会遇到一些熟面孔,但徐珊以前在村里没怎么出门,都是在家干活,

    和村里人便没什么感情,不过遇到同村的,她还是会打声招呼。

    在爬上一个坡之后,徐珊看到路边坐着一个年轻女人,抓着脚踝,表情很痛苦。

    这时,女人也看到了她,“小妹妹,你能不能帮我把路边的背篓拿给我,我脚扭了,谢谢你啊。”

    举手之劳而已,徐珊便点头帮了忙。

    她把背篓拿过去后,女人拉着她,从背篓里拿出一块糖糕,“这是我娘家带回来的糖糕,这块给你吃。”

    徐珊刚想说不用了,毕竟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不太好,但女人已经把糖糕塞到她嘴里。

    “怎么样,甜吧。”女人冲她盈盈笑起,这时徐珊才发现女人有酒窝,脸小小的,很好看。

    她嗯了一声,看到女人脚踝有点肿了,吃人一块糖糕,她又正好看到路边有去瘀伤的草药,便采了来。

    “姐,你把这个弄烂了敷上去,会好一点。”徐珊说着帮忙把草药上的会拍了拍。

    女人没想到徐珊还懂草药,笑着按徐珊说的做了,“我姓伍,今年二十岁,你可以喊我伍姐,没想到你个小妹妹,还挺厉害。”

    伍珍珍前几天回了娘家,想着今天赶集,记挂着家里的老公不会做饭,就背着一筐东西回来,没想到半路扭了脚,前头遇到了两个男人,她怕男人有歹心,直到等了眼前的小妹妹。

    “那伍姐,你家在哪?我看你这脚伤一时半会走不了,要是我顺路,可以帮你传个话?”徐珊看伍珍珍还挺随和的,人还不错,她若是能帮忙就帮一下。

    “我家在大队村,我看你刚从大队村过来,你先回去吧,一个小姑娘出来太久,家里人会担心,待会我遇到同村的,我让他给我男人送话就行诶,不用等了,我男人来了。”伍珍珍觉得徐珊这小妹妹心地还挺好的,她倒是挺喜欢,话说一半时,就看到她男人了,指着徐珊身后得意笑说,“你看,那个最高最壮,走在后头的,就是我男人。”

    徐珊转头,看到徐达升被绳子捆着,身后跟着彪哥和另一个混混。

    而这时,她背篓里的小鸡仔,叽叽叫了两声。

    她整个人愣住了。

    等彪哥走到跟前,她注意到彪哥的目光瞄向背篓,那意思是在问,弱小可怜又没钱的人,怎么能买骨头又买鸡?,,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