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娇夫[八零] > 章节目录 17、第 17 章
    徐珊把糖糕拿给李广泉吃,她自己也拿了一块。

    “媳妇儿,好甜啊。”李广泉是头一回吃糖糕,两手抓着糖糕,吧唧吧唧小口吃着,朝露般清澈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瞧着徐珊,“这是你买的吗?”

    徐珊是三口就吃完,她拍拍手,摇头说不是,“是今天打了徐达升的大哥送来的。”

    “那他人真好。”李广泉吃完最后一口糖糕,刚舔了下手指,就被媳妇儿抓住手。

    “吃完别舔,不好看。”徐珊拉着李广泉洗手,帮他每根手指都掰开搓。

    因为两人都吃了糖糕,晚饭徐珊就顿了大骨头,用骨头汤煮了点面疙瘩,加了点盖菜叶,还有园子里的四季葱,没再做饭。

    一顿饭后,她把剩下的骨头和汤端进屋子,留着明天煮饭吃。

    李广泉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媳妇儿,这骨头汤怪香的,放屋里我睡不着咋办?”

    徐珊哈哈笑了下,“你每天贴床就睡,怎么可能睡不着。”

    李广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是很会睡觉,可媳妇儿也说了啊,要多睡觉才会长大哩。

    看媳妇儿又出了屋子,李广泉蹦着小短腿,追了上去,“媳妇儿,你是不是挣了很多钱,今天二狗看到我穿新衣服,他问我来着。”

    很多钱吗?

    徐珊觉得没有,只是能让他们有肉吃,有新衣服穿,但比起真正的好日子还差远了。

    她摇头说没有,“就是够我们吃饭,没有很多。”

    听此,李广泉叹了一口气,撑着小脸坐在木墩上,“二狗说,他家昨天拉电线了,到了晚上屋子里可亮堂了。”

    他听着很羡慕,二狗还邀他晚上过去玩,让他看看电灯长什么样。

    “哎。”他又轻轻地叹了一声,“要是我们家也能拉电线就好了。”

    徐珊看李广泉小脸在发愁,不由笑了下,“等过段时间,我们肯定也能拉电线。”

    其实拉电线的钱,徐珊有,只是拉了电线,家里就没钱了,而且若是她拉电线,那谢梅就知道蒋兰英偷偷给李广泉钱了。

    所以这电线不是拉不起,而是不敢拉。

    若是她有彪哥那身板,那她一点不虚。

    可

    她瘦瘦小小,闹起来肯定要吃亏。

    要是有个能打的靠上就好了。徐珊想。

    李广泉听媳妇儿说家里也能拉电线,看了眼头顶的树皮棚子,他觉得媳妇儿肯定是在安慰他。

    他好像快点长大呀。

    徐珊不懂李广泉这会有那么多小心思,她带着李广泉洗完澡,便去睡觉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徐珊就拿柱子围了个鸡栏,先凑合用着,等鸡长大后就会认家,不用再关着。

    她昨晚睡觉前想了很久,在李家村,她就李广泉的叔叔伯伯两家亲戚,但从蒋兰英去了那么些天,这两家人一次都没来看过他们,就知道他们不能依靠。

    而村子里其他非亲非故的人,更不可能当徐珊的靠山。

    思来想去,徐珊打算养一条土狗。

    土狗好养活,还顾家。

    若是以后她出门,养条狗可以看家,不然真来了小偷都没人知道。

    听李广泉说方奶奶家前几日带回来一条小狗,徐珊便打算过去问问。

    这年头的小狗,都是送人的,因为一窝下太多,家里没那么多粮食喂它们,巴不得有人要。

    徐珊刚和方奶奶打听,方奶奶就笑着说,“那是我弟弟家的,你如果想养狗,帮我带点东西给他就行。他家就在咱们村隔壁山头,你年轻人走上二十几分钟就够。”

    徐珊想着不算远,便答应了。

    方奶奶给她一个竹篮,里面装着红豆黄豆,反复叮嘱她说“篮子要拿好哈,若是报纸磕破了,豆子可就要撒一地。”

    “我知道的方奶奶。”徐珊拿着竹篮,先回家告诉李广泉,“你别撅嘴啊,山路不好走,我可抱不动你。你就在家等一会,我很快就给你带条小狗回来。”

    “那我可以要小黑狗吗?”李广泉眼睛大,有点水雾就很明显,他知道媳妇儿是嫌弃他年纪小,所以才不带他。

    可他不能闹脾气,不然媳妇儿就会不要他,这都是二狗和他说的。

    “只要有,我就选黑色的。”徐珊看李广泉长长的睫毛上挂了一排水雾,心中不忍,可去隔壁村不是去家后山,还是没松口带他去,“你可以在家喂小鸡,等我回来呀。”

    “嗯,我等你回来。”李广泉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到门口。

    徐

    珊一步三回头地出了村子。

    到了隔壁村后,因为村子小,她很快就找到方奶奶的弟弟家,说明来意后,他家孙子方福生立马带着她去挑小狗。

    “这窝狗崽有一个月了,狗妈妈奶水足,它们都圆滚滚的。”方福生走进狗栏里,母狗不在家,稻草里躺着的三条小狗看到他,立即摇着尾巴跑了过来,绕着他脚边转,“你要公的还是母的?”

    徐珊想到李广泉要小黑狗,便指着唯一那条黑色的狗,说“我要它。”

    “行,它吃奶可是最有力气的一个。”方福生抱起小黑狗,放进徐珊的竹篮里,他见徐珊朝他笑着,怪好看的,脸颊不由微微泛热。

    “谢谢你啊。”徐珊摸了下竹篮里的小黑狗,听小黑狗嗷嗷叫了下,她和方福生挥挥手,正要走时,突然听到方福生家隔壁,突然有女人在哭,而声音她很耳熟。

    “爸,我求求你了,你就借我十块钱吧,彪子也是为我好,才在赌场干活。现在赌场被端了,彪子在警局等着我拿钱保释他啊。”

    徐珊踮起脚尖,看到隔壁院子里伍珍珍的头部。

    彪哥被抓了?

    昨天不是好好的?

    “真是可怜。”她身后的方福生突然叹了一口气。

    徐珊转头,目露好奇。

    “珍珍姐有病不能生孩子,县里看不了,要去省城看病,彪子哥只好去赌场干活挣钱。”方福生知道这些,是因为两家人关系好,他奶奶是个赤脚大夫,帮伍珍珍看过病,“其实他们夫妻人都可好了,别看彪子哥在赌场做事,他可从不欺负老实人。”

    这倒是。

    徐珊想到彪哥送她的红枣和糖糕,听伍珍珍哭得伤心有些不忍,又听伍珍珍她嫂子出来骂咧咧说没钱,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就看到伍珍珍失魂落魄地被赶了出来。

    昨儿还是欢欢喜喜从娘家回来,今天要借钱,娘家人脸色就变了。

    徐珊看伍珍珍颓丧的背影,和方福生说了声再见,小跑追了上去。,,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