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 章节目录 第2章 第 2 章
    覃辰逸站在小小的桌前,审视简陋至极的转运摊。

    纵观整个小摊,除了那张歪歪扭扭,能把语文老师气得死去活来的白纸以外,没有任何摆摊做生意的痕迹,甚至连最基本的收款二维码都没有。

    覃辰逸忍不住瞥了郗韶一眼。

    ——为什么招不到客人,你心里没点数吗?

    而郗韶小朋友笑容灿烂,开心到起飞。

    溜出来之前,为了避免造成混乱,他将自己能力削弱了很多。因此失去了读心术的本事,自然不知道覃辰逸怎么吐槽自己。

    “请问,要怎么才能转运?”覃辰逸教养很好。

    即使所处环境恶劣,天寒地冻。他依旧如身在五星级酒店般,得体而优雅,跟郗韶说话也客客气气。

    覃总单单往那儿一戳,就让小摊档次瞬间提升了好几档,分分钟能媲美金牌风水店。

    小摊终于迎来第一笔生意,郗韶欢欢喜喜跑到自己位置上。端出小老板架势,有模有样招呼道,“别急,你先坐啊~”

    覃辰逸垂下视线,沉默的打量周围。

    除了郗韶屁股下面那个小板凳之外,方圆十米内,没有其它能落落的位置。

    所以,眼前这位可可爱爱的老板,难道让客人身穿价值六位数的西装,邋里邋遢坐在雪地里吗?

    “你怎么…啊。”郗韶注意到他的窘境,立刻把自己屁股下面的小板凳让出来,“你坐我这里吧,我可以蹲着~”

    作为一只犬科动物,蹲着可比坐着舒服多啦。

    “不必。”覃辰逸脑补郗韶席地而蹲的姿态,立刻拒绝,“我站着就行。”

    恰此时,蛋糕店小姐姐给郗韶送水过来。撞见此情此景,连忙从店里搬了一个椅子,摆在覃辰逸旁边。

    “谢谢。”覃辰逸礼貌道谢。

    “不、不客气。”小姐姐脸一下子通红,内心开启疯狂咆哮模式。

    啊啊啊啊啊啊!!!

    好帅好帅好帅!!!

    这颜值、这嗓音、还有两米八的大长腿,颜狗加声控根本把持不住好吗?!

    而且,大帅比看起来挺有钱的样子,我可以,我太他妈可以了!

    如果被他包养…不不,跟他谈恋爱,想想就特别爽!

    小姐姐沉迷于覃总该死的魅力,脑子里天马行空做着白日梦。

    梦醒时分,耳边清清楚楚听到郗韶的声音

    “我可以帮你转运,但是有个条件。”郗韶拍拍自己的胸脯,厚颜无耻的要求,“你要养我!”

    养、养你?

    覃辰逸怀疑自己听力出现障碍。

    否则,怎么会有人一脸坦荡的提出此等变态要求?

    “噗嗤——”小姐姐没绷住,一下子笑喷了。

    “小弟弟,我能理解你,但是吧…”小姐姐凑过去,低声跟郗韶说,“咱矜持点,含蓄点。你这猴急猴急的,别把人家吓跑了。”

    “什么吓跑?”郗韶萌萌哒眨眨眼睛,认认真真说,“放心吧,我很乖,我不咬人的。”

    覃辰逸……

    你是狗子吗?不咬人就算乖?

    “哈哈哈哈!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你太可爱了。”小姐姐克制摸他头发的冲动,朝郗韶挥挥手,“你继续玩转运游戏吧,我回去工作啦。”

    “嗯嗯,再见~”郗韶向她挥挥爪子,重新转向覃辰逸,“我们继续吧,你愿意养我吗?”

    “我…”覃辰逸薄唇轻启。

    “当然不行了!”他话没说完,旁边助理先咋咋呼呼地斥责,“你哪个学校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摆摊求包养?哼,伤风败俗!小心我向学校举报你!”

    学校?举报?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郗韶脸上写满了茫然。

    自己只想找个临时饲主而已,怎么就算‘伤风败俗’了?

    难道本乘黄不可爱,不适合当宠物吗?!

    “张助理。”覃辰逸趁他说话的空档,叫住对方,不容置喙的吩咐,“这边不需要你了,你先去公司吧。”

    “覃总,我…”

    覃辰逸打断他,“回去。”

    张助理不敢违背他,狠狠瞪了郗韶一眼,不情不愿走远。

    郗韶感受到他的怨气,觉得挺莫名其妙。

    自己好心帮路边捡来的小丧丧转运,把他从通向黄泉路的小船里拽回来,只要求小丧丧给自己一个窝而已。

    很过分吗?

    “抱歉。”覃辰逸替助理向郗韶道歉,紧接着又说,“关于刚才的条件,我同意…呃,养你。”

    覃辰逸同意之前,微妙停顿了几秒。

    并非他讨厌郗韶,只是随随便便养一个小少年,实在太轻率了。

    自己要以什么名义办收养手续?兄弟还是父子?

    把他带回家以后,还必须给孩子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面对乱七八糟一大堆琐碎的问题。

    瞅瞅摊主的年龄,撑死十五六岁。

    叛逆期中二小孩……真难搞。

    可向来严谨的覃辰逸,竟然放弃了思考。答应郗韶的同时,他被自己的果断震惊了。

    “真的吗?你答应啦,可不许反悔哦!”上古神兽顺利为自己找到新饲主,终于可以结束漂泊的生活。他高兴的弯起眼睛,甜甜笑着进入主题,“那开始吧,你先介绍一下自己,然后告诉我,最近遭遇了什么不顺利的事。”

    覃辰逸听到他的要求,扬起唇角,若有似无笑了下,“你刚才说得那么厉害,我以为你能看出来呢。”

    倒不是覃辰逸怀疑郗韶。

    只是他现在提出的问题很基础,跟刚才仿佛洞悉一切的通透相比,实在差太远了。

    “……”小乘黄能力遭受质疑,郗韶耷拉着耳朵,觉得很没面子,低着头小声嘟哝,“本来是可以的…”

    但是他偷偷溜出来之前,为了不影响人间秩序,也为了离家出走不被发现。所以脱离了原本身体,用幼崽姿态混入人类社会。

    乘黄幼崽虽然依旧可以帮助周围人转运改命,但他本身的能力被削弱很多,现在跟普通狐狸差不多。

    ——不,差多了。

    普通狐狸身体比自己大,牙齿比自己锋利,连叫声都比自己凶猛。

    我好弱啊…呜。

    郗韶委屈极了,又想抱住尾巴自抱自泣。

    “总之,我肯定能帮你转运的。”郗韶重拾自信,挺起单薄胸膛,半是催促半是撒娇,“你快说嘛~”

    “行,我说。”覃辰逸彻底败给他,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蛊。

    以前死死憋在心里,不肯轻易吐露的秘密,居然愿意告诉一个刚认识五分钟的小少年。

    “我叫覃辰逸,你听过我的名字吗?”

    郗韶摇摇头,“没听过。”

    “那你听过覃氏集团吗?”

    郗韶刚准备摇头,突然灵光一闪,“我见过这四个字!前面最高的那栋楼,是不是你的?”

    覃辰逸倍感欣慰。

    挺好,起码还认识四个字,语文老师如若泉下有知,可以瞑目了。

    “不是我的,准确来说,是我家里的。”覃辰逸淡淡说,“我是覃氏集团的继承人。”

    郗韶听得不是很明白,“你既然是继承人,你家里的东西,以后都是你的。”

    覃辰逸轻轻摇头,眼中情绪变得很复杂,“没那么简单。再过两个月,我就不是继承人了。”

    话开了个头,之后便顺利很多。

    覃辰逸也不管郗韶能否听懂其中的弯弯绕绕,自顾自讲着。

    “五十年前,覃氏集团由我外公一手创立。他苦心经营,才有了后来的规模。我外公只有我妈妈一个女儿,公司股权自然应该交给她。可惜我妈妈对生意一窍不通,不知道要怎么经营偌大的家业。”

    “就在那时,我父亲出现了。他工作能力很强,特别有上进心,是难得的人才。而且他还特别会追求女性,没几天就追到了我妈妈。”

    “后来他们两个结婚,生下了我。没几年,外公病重去世,公司完全交到了我父亲手里。然后——他终于露出了真实面目。”

    “其实,他在认识我妈妈之前,已经结过婚了,还在外面偷偷生了孩子。我妈妈身体本来就不好,知道这件事,气得病了。”

    “然后,那个男人…”覃辰逸气得连父亲都叫不出来。

    他身体颤抖,甚至无法维持骨子里的教养,咬牙切齿的说,“他把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接回家里,甚至还打算把公司交到他们手上,彻彻底底架空我…”

    “太过分了!呜呜呜太过分了!”犬科动物共情能力很强,郗韶特别感性,听得眼泪汪汪,哗啦啦像个小喷泉。他用衣袖抹了抹眼角,难过的皱了皱鼻子,“他们是灰姑娘的两个姐姐吗?真恶毒,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你哭什么?”覃辰逸拿出自己的手帕递过去,轻声安抚,“我都没哭。”

    郗韶用手帕胡乱抹了抹泪水,又用力擤擤鼻涕,让漂亮的手帕沾满粘稠液体。

    ——很好,大几千的手帕报废了。

    覃辰逸无奈且纵容的想。

    “其实,我并不在意继承人的身份。”堆积在心底的痛苦全部说出来以后,覃辰逸轻松很多,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覃氏集团是我外公的,绝对不能留给他们。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郗韶用力点点头,脸上泪痕还没干,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我肯定会帮你转运的。”

    “不用,太难了。”覃辰逸苦笑,“我很小的时候,公司就被他们夫妻控制了。我现在的位置,也只是虚职而已,没有实权。”

    覃辰逸抗争过无数次,毫无效果。他对弱小的自己,早就不抱希望。

    遇到郗韶之前,他甚至想过干脆死了清白。

    不过,覃辰逸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养你的。”他轻声安抚郗韶,“就算我被覃家赶出来,按照我的能力,照样可以让你衣食无忧。”

    覃辰逸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剧烈震动。

    他拿出来看了眼屏幕,竟然是自己表舅舅打来电话。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覃辰逸按下接通,立刻被那边的狂笑搞懵逼了。

    遥记外公出事之后,表舅舅有多少年没有肆无忌惮笑过了?

    “哈哈哈哈!”表舅舅笑得差点背过气去,断断续续跟覃辰逸说,“辰、辰逸啊,你相信报应吗?”

    覃辰逸没有回答,疑惑地问,“表舅,发生什么事了?”

    “哈哈哈哈哈!”表舅舅边笑边给他讲,“你那个人渣爹啊,在外面生的小杂种,压根不是他的种哈哈哈哈哈哈!他拿到亲子鉴定结果,又随随便便一查,你猜怎么着?你那个后妈跟人渣爹不愧是一路货色,这些年前前后后给他带了几十顶绿帽子,头顶都能拍《喜羊羊与灰太狼》了。”

    什么情况?

    表舅舅的话信息量太大,覃辰逸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他坐在冰天雪地,僵硬地握住手机,听那边表舅舅继续说着。

    “现在他们俩狗咬狗,把对方做的恶心事全部抖了出来,让我逮住了不少把柄。”表舅终于笑够了,语气骤然严肃,“辰逸,现在可是绝佳的好机会。公司这边我已经打点好了。这一次,咱们绝对能把那对狗男女赶出覃家,夺回属于咱们家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覃总韶韶的语文老师真辣鸡!

    还未出场的攻……有被内涵到。

    补充一下,韶韶确实能转运,但不能左右已经发生的事。

    所以覃总后妈真的给他爸带了几十顶绿帽子,只是郗韶不出现,这事翻不出啥水花。

    感谢大家!明天21点更!,,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