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 章节目录 第3章 第 3 章
    “辰逸,你在听吗?”表舅舅好半晌没听到回应,在电话那头关切询问。

    覃辰逸缓过神,立刻‘嗯’了一声。

    “吓到了?也是,机会来得这么突然,你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挺正常。”表舅舅安抚几句,又说,“你今天先别来公司,他俩闹得鸡飞狗跳,公司正乱着呢。”

    “好。”覃辰逸应声,整个人依旧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

    让覃总如此失态的,并不止‘父亲头顶绿帽子能绕青青草原一圈’这件事,还有——

    覃辰逸挂断电话,望着白白净净小摊主,心情格外复杂。

    莫非,小孩真的会转运?

    应该是巧合吧,天下哪有那么灵通的本事。

    从时间线判断,父亲做亲子鉴定,或者偷偷调查他老婆出轨,全都需要不少时间。所以,转机在今天之前,就已经悄无声息开始酝酿了。

    总不能因为自己光顾转运摊,那边矛盾就突然喷发吧?

    假设,如果一切全都是因为转运摊。

    那么——

    眼前正在玩手手的小摊主,究竟是何方神圣?

    郗韶百无聊赖玩自己爪爪,乖乖等新饲主打完电话。

    见他终于放下手机,郗韶往前凑了凑,双眼亮晶晶的,“你说完了吗?怎么样呀?”

    见识到本神兽的神通了吧?

    我们乘黄不是超级厉害?!

    夸我夸我夸我~使劲夸我~

    膜拜我、供奉我、做我最忠诚的信徒吧~

    只要你真心诚意饲养我,我愿意稍微庇护一下你这个幼小脆弱的人类!

    比‘幼小人类’矮了大半个头的郗韶,满心以为小丧丧会跪在脚下喜极而涕、紧紧抱住自己大腿。

    从今天起,神兽界顶流就是我了!

    乘黄捧着小脸美滋滋冒泡泡。

    结果,他等了又等,预想中的夸奖没有响起。

    “来。”覃辰逸隔着桌子,朝他伸出手。

    “唔?”郗韶愣了几秒,才磨蹭着把爪爪搭上去。

    小摊主长得粉嫩白净,像个漂亮精致的洋娃娃。牵手他手的感觉,也像最美妙的童话。

    他的手偏小,虚虚一握就能完全裹进掌心里,温暖柔软。手心和手背没有半点旧伤和茧子,寒冬腊月,也没有冻伤痕迹。

    瞧这娇生惯养的细皮嫩肉,一定被家里养得很好。搞不好,是哪家跑出来的小少爷。

    “你叫什么名字?”覃辰逸问。

    “郗韶。”小乘黄乖巧地回答。

    “哪两个字?”

    这可把乘黄问蒙了。他贫瘠的词汇库,不足以形容这么难的汉字。

    “郗、郗是这么写的…”郗韶用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笨拙的给他比划。

    覃辰逸拿出签上亿合同的认真和专注,才搞清楚他名字。

    覃总默默收回刚才的想法。

    有钱人家早早就请胎教早教了,怎么可能容忍一个绝世大文盲?

    “好的,郗韶。”覃辰逸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收养你之前,我得先问个问题。你的家人呢?”

    “哼,我没有家人了!”郗韶气呼呼地抱怨,“他冷落我好多年,一直都不理我。所以,我就自己溜出来了!”

    覃辰逸设身处地,想到自己的家庭,完全能够理解小摊主。

    对于有些人来说,家,未必是最好的归宿。

    “所以,你现在是走失儿童,对吧?”

    “啊?”郗韶表情逐渐迷惑。

    走失什么?

    儿童?

    谁是儿童!

    我已经五千多岁了,你这种只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类,在我眼里连小婴儿都不算!

    你要叫太太太爷爷才对!

    覃辰逸坚持自己判断,压根没给太太太爷爷抗议的机会。

    握住郗韶的手稍微用力,把小孩从板凳上拽起来。

    “走吧,跟我回家。”覃辰逸眼底终于浮起笑意,声音格外温柔,“养你。”

    “回家?好啊好啊好啊~”郗韶瞬间抛弃对辈分的执念,欢天喜地说,“我要把摊子收一收~”

    覃辰逸重新审视小破摊,总觉得扔进垃圾桶比较妥当。见小摊主兴致高涨,覃总无奈,“我帮你吧。”

    用来摆摊的桌子和小板凳,全部是蛋糕店友情。

    郗韶把小桌子搬回店里,仔仔细细扯下白纸,叠好放进口袋。

    “你还留着它干吗?扔了吧。”

    郗韶紧紧捂住自己口袋,“不行,这三个字,我写了整整十分钟呢!”

    覃辰逸……

    懂了,我马上帮你安排小学语文老师,每天24小时一对一补课。

    覃辰逸又询问郗韶年龄,他含含糊糊说不清楚,只能听到一个‘5’。

    ok,十五岁,小屁孩一只。

    覃总母胎单身,常年独居,家里只有自己的生活用品。

    他先带郗韶买了几件厚厚的羽绒服,免得天寒地冻只能穿薄外套,仿若惨遭虐待。

    买羽绒服时,郗韶小朋友拒绝的很明显,特别不愿意穿。

    覃辰逸拿出提前十年当爹的耐心,好声好气哄他,“衣服必须要买,你穿的那么薄,万一冻坏了怎么办?乖,我既然决定养你,就要给你最好的。”

    “呜呜呜…”郗韶感动的眼泪汪汪。

    长毛犬科动物穿羽绒服,大冬天捂得快中暑了。

    我真的不能吐舌头散热吗?

    除了逼着郗韶穿羽绒服之外,覃辰逸做事温柔又细致,考虑非常周到,甚至连青少年泳裤都买了一套。

    买完各种生活必需品。覃辰逸破天荒带郗韶踏进自己不去、但小孩子都很喜欢的快餐店,陪他吃了四只脆皮炸鸡,还有各种汉堡饮品,撑得郗韶都开始打嗝。

    等真正回到覃辰逸住处,外面天色已经暗了。

    “你今天吃得太多了,又不参加大胃王比赛,何必撑死自己。”

    “因为好吃嘛~”郗韶紧紧拉住他的手,一副完全被驯养的模样,“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他以前只能吃仙果喝仙露,一点都不好吃!

    “这就算好吃了?你以前…算了。”覃辰逸害怕勾起什么痛苦回忆,停止追根究底,伸手揉揉郗韶蓬松柔软的头发。

    不知道为什么,覃辰逸每次摸他,总有种摸小动物的错觉。

    “你乖乖听话,我每天都带你吃好吃的,行吗?”

    “嗯嗯!我很乖!”郗韶再次向他保证,“我发誓,我从来不咬人。”

    “……也没必要发誓,我相信你。”

    通常来说,15岁小孩,早就过了随便咬人的年纪了。

    覃辰逸没把誓言放在心上,他从购物袋里拿出新睡衣和洗漱用品,带着郗韶走进自己卧室。

    覃辰逸卧室布置以简约舒适为主,正中央大床宽敞绵软,平整摊开的棉被看起来特别柔软。

    郗韶撒开手,扑上去打了两个滚。

    “下来!”覃辰逸眼睁睁目睹自己床铺惨遭蹂|躏,连忙把郗韶叫起来,将睡衣塞进他怀里,“客房没住过人,浴室没通热水,你今天先在我房间里洗澡。”

    “好哒~”郗韶恋恋不舍爬起来,抱着衣服,顺着覃辰逸手指方向,走进浴室。

    嗯,还算听话,勉强养着吧。

    覃辰逸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浴室传来一片稀里哗啦,如同99只鲨鱼在里面玩绝地求生。

    “嗷呜…”郗韶嚎了一嗓子。

    “怎么了?”覃辰逸右眼皮狠狠跳了两下,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

    他迈着沉重步伐,轻轻敲了两下浴室门,“我进去了。”

    拉开门的瞬间,覃辰逸差点被里面的水上乐园淹没。

    郗韶漂浮在盛满水的大浴缸,随波逐流起起伏伏,身上的羽绒服和换洗睡衣全都湿了。

    很好,崽会游泳。

    起码泳裤没有白买。

    覃总努力安慰自己。

    “啊…”郗韶努力飘到‘岸边’,扒住浴缸边缘,浑身湿漉漉。他扬起小脸,可怜兮兮问,“它怎么突然开始转了?好可怕,吓死我了。”

    覃辰逸面对整片狼藉,用力揉揉眉心,“你没用过按摩浴缸吗?”

    “那是什么?”郗韶目光纯良澄澈,让人根本不忍心怪罪他。

    “是我的错,我应该先把使用说明书…算了,你也不认识字。”覃辰逸投降般招招手,“先出来吧,今天别洗了,我去给你拿换洗睡衣。”

    “好~”

    覃辰逸用最快速度找了一套换洗睡衣,迅速漂洗烘干,拿进卧室。

    郗韶已经从一片狼藉的浴室里爬出来,脱掉的衣服放到脏衣篓,自觉爬上柔软的大床。

    他蜷着身体,棉被里拱起小小一坨。小孩呼吸均匀绵长,已经睡熟了。

    少年皮肤被热水熏得泛红,刚洗过的黑发看起来更好摸。眼睫毛轻轻颤动,睡颜像可爱的小天使。

    “你倒是会占窝,知道主卧比较舒服。”覃辰逸低声吐槽两句,替他关上灯,悄悄退出房间。

    ——关门刹那,覃辰逸没能看到,床上的少年突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毛茸茸,软绵绵,只有巴掌大小,形似狐狸宝宝的小动物。

    嗯,这只正是传说中威风凛凛、凶猛强大的上古神兽——乘黄。

    乘黄崽崽扑腾小短腿,在被窝里拱了拱,终于找到最舒服的位置。

    他哼唧哼唧发出小奶音,摸索着找到毛茸茸的尾巴,用两只肉垫粉嫩嫩的前爪抱住,闭着眼睛心满意足舔了舔尾巴尖。

    又把脸埋进蓬松的大尾巴,小幅度蹭了蹭,终于心满意足的进入梦境,幻想自己叱咤风云征服全人类。

    作者有话要说  想rua韶韶的宝贝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郗韶要秃了!我真的要秃了!

    明天24点更!(因为提前一天开文,所以每天会推后三个小时更新,第十章开始固定时间。)

    感谢蒲笙笙的花哥哥、好烦啊、半个月、你的温柔不念旧恶、默然、我嗑的c都超甜、腿短跑不了吖、青辞、暮色苍茫、雨投的霸王票,感谢所有灌溉的小宝贝,感谢收藏、评论的小宝贝!,,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