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再次启程
    林媚冲向了林山的住处。 “林先生,你睡了吗?”林媚在门口说道,不敢太大声,免得林山真的睡着了。 这时候林山刚刚强化完毕,修炼了不到三分钟,就听到外面林媚的声音,他皱着眉头,都说了不要了,你还来,瞬间对林媚的印象就从抱歉,变成不满。 他最厌烦不自爱的女人了。 “有事吗?”林山淡淡的说道。 得知林山没睡,也没注意到林山语气不对,林媚高兴道“林先生,我想和你学武。” 林山听了也是一愣,来学武的,不过他也不笨,知道林媚想要换一种方式接近他,当即问道“哦?学武?你学武做什么?” “我想要保护我们的村子。”她想起了今天的那些怪兽,说的也是真心话,要敢说强身健体,保家卫国,林山绝不会搭理她。 林山“” “你请回吧,先把你们家传的武学练好再说,至少要练到你爷爷那个层次,才有资格拜入我门下,这样弱小的你,我不信你能吃得了苦。”林山还是拒绝了。 林媚身形一顿。 张了张嘴,想要辩驳,可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林山说的也是实情,或者说得很委婉,意思就是要是你真是想保护村子,武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差,没有牢固的基础,林山根本不信她的话。 林媚满脸苦涩,她很想说自己爷爷一直觉得女人还是相夫教子的好,不需要她学武,可是林山却告诉他,自己武功太差,根本不诚心。 她还能说什么,她不敢用这个理由狡辩,要是林山给他的理由和爷爷一样,那她就真的哑口无声了。 “你是说我要是和我爷爷一样厉害,你就教我武功?”林媚想确认一下。 “我说话算话。”沉默了一下,林山给了回复,他刚还想给个不一定的回答,但是那样的话,林媚的纠缠就没完没了了,还不如答应了事,一个这种小承诺,他还是敢说的。 今后的事情。 就交给时间去吧。 听到林山答应,林媚满心欢喜,有门就行。 “那我要是和我爷爷一样厉害,我怎么联系你,你可要遵守承诺。”林媚追问道,她就怕林山敷衍,然后玩消失,来个永不相见。 林山也没想到林媚脑子还挺活的,不过他也不是那种答应了就逃避的人,于是说道“到时候我会给你个电话,当你达到了那个程度,可以给我打,但是如果你骗我,那就代表着我们缘分已尽。” 林媚当然知道电话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再质疑林山的信用,这样的强者,大英雄,一言既出,肯定是说到做到的,要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林山也不值得她这样做。 “好,那你把电话先给我吧。”林媚说道。 一分多钟后。 林山打开了门,递上了一个纸条。 “里面有我的电话,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没事别打,打不通也没关系,我收到了会联系你的,因为今后大部分时间我都会在荒郊野外,就像在这里,手机根本没有信号。”林山叮嘱道。 林媚小心翼翼地接过纸条,攥在手心,好像什么心爱之物一样,笑颜如花,说道“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先睡吧,我回去了。” “嗯。”林山淡淡的回了一声。 林媚也不在意林山的态度,高兴地离开了。 看着林媚的背影。 林山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定这个规矩会不会太难为林媚了,但是如果不难为她,她就要难为自己,想想,还是难为她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关上了门。 林山继续修炼‘蝉光’。  林媚回到家里,林修等人都还在堂屋里商量事情,毕竟今后出去了,怎么带领村子发展和生存也是个艰巨的任务,看着孙女这么高兴地跑回来,林修脸色一喜。 “媚儿,林先生收你为徒啦?” 林媚的父母也盯着林媚。 林媚摇了摇头,笑着解释道“没有,他只是说现在的我还不够资格,基础太差,要是和爷爷你一样厉害,他就答应教我。” 林修听了一阵苦笑,一个女孩子,还要和他一样厉害,这不明显的拒绝吗,可是又不好打击孙女的进取心,只好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你先去睡吧,明天早上送送林先生。” “哦,好的。” 说着,林媚一蹦一跳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堂屋里只剩下几句叹息声。 次日。 清晨。 天还没亮。 林山就已经起来了,洗漱完毕后,林修一家子也走了过来,请林山去吃早饭,村里的早餐一般都是稀粥之类的,但是他们怎么可能用稀粥招待林山,都是村里养的肉,在他们看来,肉才是最珍贵,最好吃的东西。 吃完还算丰盛的早饭。 林山就打算走了。 一行人来到昨天下来的绳子下面送行,林山说道“林族长,我一出去就赶往就近的城镇,手机有了信号,我就立马报警,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派人来查看,到时候我的事情还请尽量保密。” “放心吧,我会让他们不要乱说的,林先生,这是一点干粮和水果,你带着路上吃吧。”林修递上来一个布包。 林山也没过多客气,接过布包,放进了自己的背包。 “林族长,后会有期了。”林山说道。 “上去的时候小心点。”林修关心道,将近一百米,三十来层楼的高度,摔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我会小心的。” 说完,林山向着半空中挂着的绳子走去,为什么说是走,就是因为,为了方便林山上去,他们特意搬了一根长木头靠在岩壁上,最顶端距离绳索也就三米多,人站上去,伸手一跳就能摸到。 以林山昨天在洞那超过他们认知的一跳。 这点距离。 真的和没有一样。 林山踩着独木来到顶端,轻轻一跳,就单手抓住了绳索,双脚踩在岩壁上,抓着绳子一步步向上爬去,要不是怕惊世骇俗,林山都想从水潭潜水出去的。 一分多钟后。 林山站在山顶,看着底下还未散去的村民们,林山收回了绳索,和他们挥了挥手,转身从山的另一侧下去了。 见到林山的身影消失在山顶,林媚觉得好失落,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难受,伤离别,这是她第一次心里如此牵挂一个人。 林修对孙女说道“媚儿,走吧,林先生不会有事的。” “嗯,爷爷,我要好好练武,你教我。”林媚摸着腰间的香囊,里面是林山给她的纸条,里面的电话号码已经熟记于心,但是缺不舍得扔掉。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