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五章 除恶
    制铁。

    制器。

    工艺还算精致。纺织业较为原始,衣物材质多为天然纤维,主要也是植物提取或者动物毛发之类。

    至于畜力。

    则是一种憨憨如牛一般的生物,身形壮硕,性格温和,尖嘴,食草类。比地球的牛、马都大上一圈。

    看起来有点萌。

    “哗哗!”

    雨。

    倾盆而下。

    云层遮挡,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偶尔奔过的车队,才能微微照亮一下路面,林山缓步行走在路边。

    “啊!”

    “怎么了?”

    “有人。”

    “吓我一跳。”

    “”

    “什么人?”

    “”

    “大雨天不找地方避雨,想死啊?”

    “”

    才几分钟。

    林山这样一个人在雨夜中行走的人,吓到了不少车夫,这时的黑,是真的黑,突然出一人,还在向前走。

    谁不吓一跳。

    看清楚后,嘟嘟囔囔地走了。至于上来关心?他们哪有这功夫,帝国现在流民那么多,不多这一个。

    想来。

    定是去帝都求口吃的。

    这样的人。

    一路过来见多了,他们觉得林山的脑子可能不好使,这大雨天,那些流民一般是就近找地方避雨。

    不然。

    若生病了。

    可是容易死人的。

    看着灯光远去,林山闲庭信步地走着,走走停停,看到一些奇特的花草树木,或者生物,都会停下。

    同样。

    在这里,动植物和地球上差别巨大。

    边走。

    一边搜集。

    石头。

    土壤。

    植物。

    昆虫。

    联邦科学家们可是很感兴趣。一路的车队,见到林山,没有一个停下,大晚上赶路的,都是混口饭吃。

    没那么多额外善心。

    对此。

    林山当然无所谓。

    不过。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来到一个几字型拐弯时。

    “嗯?”

    正走着,前方突然冲出十来个人,挡住了林山的去路,其中有人还提着一个灯笼一样的照明设备。

    见状。

    林山的第一反应我怕不是遇到山贼了?

    接着。

    就听一男子出声。

    “抓起来。”

    话落。

    几个人就扑上来,准备把林山制服。

    “”

    好直接。

    “等等。”

    林山传音道,黑夜中,灯光微弱,没人注意林山嘴动没动,只是,听到林山的声音,对方并未停止。

    看着抓过来的几双手,林山眼睛一眯,快速出脚。

    “砰!”

    “砰!”

    “”

    一人一脚,给他们踹了回去。看到同伴倒飞回来,其他人傻了眼,刚才怎么回事?速度太快没看清。

    于是。

    他们想再看一次。

    “一起上。”

    林山无语,多摸熟悉的话。

    行。

    就成全你们。

    “砰!”

    “哎呦!”

    “啊!”

    “嘭~”

    “”

    三拳两脚,周围躺了一地,能站着的就只剩下两个,一个头目,一个拿灯笼的,两人在雨中凌乱着。

    怎么办?

    打不过。

    要跑吗?

    雨水从头上流下,其中夹在着冷汗。

    良久。

    “我们认错人了,对不起。”头目急中生智,赶忙说道,这个理由是他们职业生涯中,总结出的经验。

    认错人。

    绝对是这个场景中,最适合的回答。

    闻言。

    “认错?”

    林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再看看一地的人,显然,这种事,这些人不是第一次做,至于劫财还是劫色。

    不知。

    不过。

    不妨碍他辨别出,这些是坏人。

    “对对,认错了,我们”头目以为有转机,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闪,胸口一痛,整个人飞出老远。

    落地前。

    直接咽气了。

    “唉!”

    林山一叹。

    “不用和我道歉,向你们住的地方,深井里那些白骨,去道歉吧。”前不久,才处理了一个克利族。

    对此类行为,绝不容忍。

    人类。

    对同族下口,罪加一等,那些帮克利族坏事做尽的,联邦没管,但在一般人的愤怒中,也是血流成河。

    劳作赎罪?

    不。

    死去的人,不接受。

    活着的人,要还这个世界一点公道。

    该死。

    “啊!”

    “这是什么?水。。水额”

    “救命。”

    “不要。”

    “神,请饶恕”

    “”

    地上。

    躺着的人浑身冒起了火光,即使是瓢泼大雨,也无法熄灭,反倒是越烧越旺,十几个呼吸,化为飞灰。

    “饶命。”

    “我们是第一次。”

    “求您。”

    “”

    跪在地上,掌灯的人如拜神明,请求饶恕。

    对此。

    林山缓缓从他身旁走过,其长舒一口气,以为会放过他的时候,就感觉身体里忽然一热,温度骤升。

    “轰!”

    又是一个火把,熊熊燃烧。

    放过?

    林山对于遇到的触犯底线之罪,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没遇到,他懒得管,但遇到了,就送他一程。

    踏着水。

    走过刚飞出去的头目的尸体,又是一团火光亮起。

    熄灭后。

    灰烬溶于水,回归天地。林山无悲无喜,继续前行,而远在几里外,一座小山上,乱木搭建的寨子中。

    “啊~这是什么~”

    “着火了。”

    “救火。”

    “不要,不~~”

    很快。

    这里再没了喊叫,只有雨点打落,夜风呼啸。

    除恶务尽。

    又是一小时后,距离帝都更近,雨也小了许多,变成了朦胧细雨,林山也换上了一身麻布类衣服。

    非抢。

    非偷。

    而是刚做的,从植物中抽取纤维,制作成衣服,看似天方夜谭,可对如今的林山来说,只事麻烦点。

    这样。

    看起来不那么起眼。

    此时。

    他来到了一座石桥,长一百多米,水流湍急,桥上有关卡,对经过的人和车严格检查,还会进行分流。

    若是流民。

    会被带去不远的一处安置点。

    林山上前。

    “来自哪?”

    “啊!”

    “哑巴?”

    “啊!”

    “流民?”

    “啊!”

    “”

    不得不说。

    林山的演技烂透了!

    可是。

    在强烈的精神暗示下,卫兵也没多管,只要不是进都城,对于身份的查验并不严,不带武器过卡就行。

    “那边,走到头。”

    “啊!”

    就这样。

    林山沿着桥侧一个单独通道。

    过了桥。

    来到对岸的一个大木棚内,那里坐了一堆流民,衣衫褴褛,脏兮兮,一个个眼神里带着些许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