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却只想靠自己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在三天的时间里,凌泽他们七个人走了只有将近七十公里左右的路程,这和凌泽一开始预期的情况差了很多。

    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地理位置的原因,“吉福诺拉树海”的周围,真的是人迹罕至。

    凌泽他们第一天走了将近三十公里的路程,才算是真正的远离了“吉福诺拉树海”的影响范围。

    在这三十公里之间,他们没有见到任何成型的人类城镇,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聚落和小村庄。

    这些零散的居民,有些是祖祖辈辈便在这“吉福诺拉树海”的外围辐射圈生存,有些则是为了躲避俗世的纷扰,而选择了进入“吉福诺拉树海”的影响范围过避世的生活。

    如果是在盛世,这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是在这乱世之中,也许对他们来说,外面世界的有些人,可能要比危险种还要恐怖。

    不过好在的是,“吉福诺拉树海”的外围林圈不像内圈,在庞大的外围林圈里,野兽要更多,危险种们却并不经常出没,不然那些人也是不可能能够长久的住下来的。

    凌泽他们一行七人在路上走走停停,倒是也遇到了几只饥饿的野兽,勉强的是帮他们垫补了一下肚子。

    在这外围的林圈里,他们并没有被食物和水的问题所困扰,不论是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都在他们的食谱上。

    而只要有人居住、有聚落存在的地方,肯定就有淡水资源,虽然他们无法从那些隐世聚落中得到诸如马车之类的交通工具,但是只是打些水的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第一天的时候他们能够走三十多公里,真正的离开“吉福诺拉树海”的影响范围,还真是要多亏了那些隐世聚落的存在。

    不过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凌泽和盖伊的身体便开始抗议了起来,毕竟他们的身体素质在那里摆着,一天三十公里的路程,终究还是有些太勉强了。

    第一天的时候,他们全是凭着一股子韧劲在硬撑,尽管凌泽在睡觉之前做足了肌肉的放松工作,但第二天起来之后,他还是觉得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

    这种事情,其实是很难以避免的,毕竟他们并没有经受过系统的训练,而且也没有什么好的住宿和休息条件。

    在离开了“吉福诺拉树海”的外围林圈之后,因为身无分文,他们的行进不仅没有变得轻松,反而变得更加的困难了起来。

    毕竟脱离了“吉福诺拉树海”之后,也就意味着脱离了原始和野蛮,步入了文明社会。

    他们再想要简单的获取食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北境人民的生活一直就不富裕,也没有谁会好心到帮助他们七个不知道哪儿来的流浪儿童的地步。

    幸好在离开“吉福诺拉树海”之前,凌泽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他提前通过捕杀野兽,和隐世聚落的人换了一些易于保存的食物和充足的水,这才让他们避免了饿肚子和口渴的窘境。

    因为身体的疲惫,他们第二天和第三天的行进里程越来越少,两天加在一起才和第一天走了差不了多少的距离。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下午,他们终于进入了上谷郡,来到了上谷郡的治所沮阳城。

    这座真正的北境大城市,是他们遇到的第一座城市,它出现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如果再没有这样的大城市出现的话,凌泽真的就要去铤而走险,做些不那么讲道义的事情了。

    有大城市,也就意味着有贫民窟,虽然这听起来好像很扯淡,但在如今的帝国之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有贫民窟,也就意味着这里一定存在着那些不干人事的混混、人渣,这些人就是凌泽的救星。

    对于在大城市的贫民窟里摸爬滚打的凌泽他们来说,回到贫民窟之中,基本上就像是到了家一样,尽管不在同一个城市,但大家的处境却都类似。

    “果然不论哪里的贫民窟,都是一个样子,总有一些面对强者卑躬屈膝,但是面对弱者却凶恶狠辣的人渣。”

    在沮阳城的贫民窟之中,凌泽手里拿着一个钱袋,总算是把自己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有了这些钱,他们就不用再靠自己的双腿赶路,而是可以舒舒服服的坐在马车之中。

    “这么做...真的好吗?”

    看着小巷之中,躺倒在垃圾堆里,大腿上还扎着一把匕首的小混混,柯尔奈莉亚有些犹豫,她总觉得这样做有些过分。

    “有什么不好?这种人渣,他要是还能活着,就算他命大,他要是死了,那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他咎由自取。”

    凌泽对此很是不以为然,他甚至还在想着,要不要再多钓几个这样的人渣过来,这个人渣手里的钱不多,这些钱并不一定就够支撑他们直接租两架马车到陇西郡。

    凌泽对于抢这些小混混、人渣的钱,可以说是毫无负担、轻车熟路,在辽东郡的时候,他能够混的比较滋润,全靠这些不长眼的盯上他的小混混们救济。

    因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凌泽有着绝对的优势,帝具【五视万能·观察者】的幻术,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看破的,凌泽利用幻术的能力,可是没少收拾那些小混混。

    但和凌泽不同的是,其它的几个孩子们都并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他们虽然知道反抗,但是却并没有人会去反过来打劫那些小混混,他们往往都是教训一顿了事。

    一开始凌泽让筑紫先一个人出去在贫民窟里晃悠,还让这些孩子们很疑惑,他们不知道凌泽的意图是什么。

    而在发现有人盯上了筑紫之后,他们甚至还都紧张了起来,只有凌泽一个人直接笑出了声。

    当凌泽用幻术控制住那个跟着筑紫的小混混,并一匕首扎在了小混混的腿上之后,众人才逐渐的明白了凌泽的想法。

    先是一击得手,凌泽便让纳哈修上去把那个哀嚎的小混混给敲晕,直接用帝具【浪漫炮台·南瓜】的话,凌泽怕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看着凌泽蒙着眼睛,一只手搜刮那个被纳哈修打晕的小混混的财产的样子,几个孩子的表情都很复杂。

    他们心中都产生了同一个想法,那就是“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事实上凌泽不仅收钱很熟练,他对这些小混混也是足够的狠心,因为在贫民窟中见过太多的残忍之事,凌泽对于这些人渣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这个正躺在垃圾堆上的人渣,他跟着筑紫绝对不是看筑紫可怜,想要帮助筑紫,这一点凌泽非常的清楚,因为他一眼就看透了这个人渣的想法。

    筑紫这样的女孩,不论是卖到妓院还是卖给贵族,都会给这个人渣带来一笔不菲的“中介费”,这家伙估计是没少干这种贩卖人口的事情,而在凌泽的眼中,人贩子全是死一百次都不解恨的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