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未来朋友圈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可怜的吴天德
    “你什么时候又成了水鱼TV的股东了?”

    方瑶忍不住询问。

    不过这次还好,有爱驴仕股东开路,倒也不至于太震惊,可这一下子又跑出来一个公司股东,而且还是上市公司,谁受得了?

    白元淡淡说道:“哦,以前做了一些小投资而已!”

    小投资,装也不是这么装的。

    方瑶沉默了,以白元现在的身价来说,怕是可以赶上他老爸了。

    “对了,今天这事儿?”

    虽然人出来了,但事情还没完。

    白元也没隐瞒,将今天参加水鱼宴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你这在自己地盘都能中标!”

    方瑶没好气的说。

    倒是艾娜说道:“你那视频,拍摄的有点刻意了啊!”

    白元嗤笑:“我就是故意刻意拍摄的,办案不是讲证据嘛,我就给他们一个干涩的证据!”

    艾娜没说什么,想了想又道:“幸亏没事,这要是真因为药物,你们……”

    艾娜说着看了眼方瑶。

    是的!

    这要是真三人搅和到一起,方瑶怕是都不知道如何和白元继续相处了。

    她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问道:“视频里没见下药啊,这不会是你……”

    “你可别胡说,谁会随身带哪些东西,必然是早早准备好的,再说了,我被搬上来的时间其实和夏洛洛小骨朵前后脚的,我估计药被下在之前酒里了!”

    白元怎么会承认。

    若真是喝醉酒睡在一起,这般到了警局,也不过是纠纷,双方各打八十大板,但下药就不一样了。

    “所以这事儿……和闫东有关?”

    方瑶面色微沉。

    照片都发到她手机上了,如果不是闫东,又怎么会和牵扯到她。

    白元笑了:“十有八九吧,说起来我今天都没见到他,他可能是看到我了吧!”

    “那现在怎么办?去你水鱼上沪?”

    “去那儿干嘛,回家睡觉!”

    折腾了这么久了:“都凌晨了,我的作息时间可不能被打乱了!”

    方瑶无奈。

    和白元住一起之后,她发现白元的作息时间非常稳定,每天晚上十点上楼洗澡睡觉,一点也不耽搁。

    像今晚这种凌晨还在外面,实属头一回。

    “你真是心大!”

    闫东那边可以稍缓,但至少吴天德那边得处理吧。

    “那些交给警察就行了,我们等着善后!”

    ……

    出警突破的时候,吴天德并没有跑。

    但警察的到来,还是让吴天德措手不及。

    不过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下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等到曾侯简单将事情说了一下之后,吴天德就被带回了警局。

    但在这期间,吴天德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自然是打给闫东的。

    闫东那边万万没想到,只是让吴天德半那么小的一件事情,竟然还能失手了。

    不过这毕竟是个麻烦,而且听说还下药,当即就警告吴天德。

    他毕竟是安澜科技的接班人,身上若是脏水太多,很可能影响地位,甚至于影响安澜科技的股价。

    “干嘛啊让他打这个电话!”

    徐书宇有些恼火。

    抓到吴天德时候,她就准备突袭审讯,但偏偏吴天德死活要打电话,而曾侯也答应了。

    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打电话有什么用,直接顺藤摸爪,抓闫东就行了。

    曾侯无奈。

    这位小姐真是把人间看的太简单了。

    不过很多东西都得慢慢历练,徐书宇还需要时间。

    “说,是谁让你下药的!”

    “我没有下药,我绝对没有下药!”

    吴天德慌了。

    他真的很懵逼,他没下药啊。

    要知道,下药的性质就变了。

    “哼,我们已经给三个受害人抽血检查了!”

    曾侯皱眉,他见吴天德模样,好似不想说谎。

    莫非……

    真没下药?

    那怎么回事?

    还能是别人?

    显然不可能,这必定是早有预谋,不然谁会随身带药?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曾侯指了指后面的大字,又道:“你可能不知道吧,其实白元白先生是你们水鱼的大股东!”

    此话一出,吴天德蹭的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什么?”

    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急道:“你……你骗我?”

    “哼,我骗你,知道白先生的老婆是谁吗?方瑶,方氏集团的千金!”

    吴天德脸色刷得白了,整个人战战兢兢,好一会儿,身子瘫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他开始回想整件事情。

    突然又大喊大叫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下药的!”

    徐书宇哦了一声:“说,是谁!”

    吴天德道:“是闫东,就是他没错了,这次的事情全都是他指使的,他让我灌醉白元,陷害白元,并且给他拍照!”

    “对了,今天闫东也在现场,酒店监控,那也是闫东给我行了方便!”

    此话一出,曾侯面色微变。

    果然,就他妈说这是个大麻烦!

    他现在都后悔了,就他妈不应该出警。

    反倒是徐书宇听到这话,脸上爬满喜色。

    “你好好说,你说是闫东,有什么证据,还有,他的动机是什么!”

    吴天德精神有些恍惚,他眼神涣散,道:“证据……我没有证据,但是动机……我敢肯定,就是为了方瑶,听说闫东喜欢方瑶,而白元又是方瑶的老公……”

    吴天德已经有些迷糊了,他开始顺杆子爬,毕竟他哪里知道白元是方瑶的老公,又哪里知道闫东喜欢方瑶。

    反正说白元是方瑶老公,是出自你们警方之口。

    徐书宇皱眉,但却相当兴奋,赶紧将吴天德的话记录下来。

    至少这些,可以让她去上门查查闫东了。

    ……

    “好的,谢谢!”

    大清早的,电话就打来了,三人正在吃早点。

    白元挂了电话,面不改色。

    刚才电话开的免提,所以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电话是曾侯打来的,算是给白元一个交代。

    其中吴天德已经被抓了,甚至于徐书宇也上门走访了闫东。

    吴天德那边说是闫东指示,但因为没有证据,基本上都是空口无凭,所以事情全都落在吴天德头上了。

    都是老油子,曾侯心中怎么想的,白元很清楚。

    他感谢曾侯,笑着挂了电话。

    “这么明显,没想到竟然还不能抓闫东问话!”

    艾娜有些不满。

    白元笑道:“端正你的态度,办案要讲究证据!”

    而且……

    这种级别的人物,的确有点为难曾侯他们,当然,关键的是这事儿闹得也不大。

    不过……

    “吴天德也是自作自受!”方瑶吐槽道。

    白元摇摇头:“这个人没用了,一点脑子都没,我本来以为他会留下点东西,比如被闫东指示的时候,偷偷录点音之类的,这不就有证据了嘛?”

    “我给了他机会,可惜啊,这就是个垃圾,把握不住机会!”

    方瑶和艾娜浑身一震,看着白元,有种陌生的感觉。

    闫东指使吴天德陷害白元!

    白元倒好,顺着这条鱼线,甚至还想着利用这条鱼线勾住闫东!

    吴天德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