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未来朋友圈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老丈人’上门
    白元看着对面发来的消息,乐了。

    这小姑娘还真是有意思。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呢。

    经过之前没得到奖励,他已经明白,想要奖励,一定要事先剧透。

    想到这里,白元快速打字:“徐书宇,你以为我对你有意思?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哪里像女孩子?蒙住头站在我面前,我都分不清你正反面!”

    徐书宇看到白元发的消息,顿时气炸了。

    她恨不得当面一脚踹爆白元的头。

    “啊,我要打死你,白元,我告诉你,平板怎么了,平板才英姿飒爽。”

    “再说了,多的是口味钟意我这一款的,你个从小缺奶,长大缺钙,现在缺心眼儿的渣男,凭你的智商,也只能看到女人的两坨肉了!”

    徐书宇很生气,气得突然感觉内衣都有点紧了。

    或许……

    是被气得二次发育了,CUP都大了一圈!

    对话框里滴滴答答,出现了一连串的语言艺术。

    白元眼前一亮,这妹子……

    很辣啊!

    两世为人,上辈子更是见了各式各样太多的美女。

    他对美女已经毫无波动,极近免疫,只有这种这种脑路清奇,嘴巴出人意料的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他一边笑,一边逗孩子。

    “昨晚你冲我咋咋呼呼,我就知道你年龄不小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老姐姐,有三十了吧?更年期提前了吧?还没男朋友吧?还没结婚吧?”

    “多久没男人滋润了,再这样下去,是不是要绝经了,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个男人!”

    好几连的致命问号,他都能想到徐书宇气坏的样子。

    的确,徐书宇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瞧瞧!

    这他妈是人说的话吗?

    三十?

    “老娘天生丽质,你眼睛是被指头戳瞎了,还是脑子里面的成像功能从小发育不全!”

    和徐书宇打了一会儿嘴炮,随即果断插了一句。

    “说正事,大后天你会死,真的,别以为我是骗你的!”

    “你咒我?”

    会死?

    徐书宇不屑一顾。

    不过白元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徐书宇拌嘴了。

    反正是大后天的事,大不了大后天他去跟着徐书宇,不过如果到时候真有危险,他会第一时间,果断跑路。

    ……

    吃中午饭的时候,白元觉得挺奇怪的,毕竟一直中午回来吃饭的艾娜和方瑶竟然没回来。

    而且连电话都没打来。

    不过他也没在意,毕竟这两人本身就不是寻常关系,至于之前艾娜给他说的,他其实也只是信一半。

    对于白元来说,方瑶有点过于闷了,虽然他自己也挺闷的。

    而就在中午饭快吃完的时候,终于,有人进门的声音,客厅里面明显多了人。

    白元也没回头,一边看手机,一边吃饭。

    不过慢慢的,他发现有点不对劲。

    往日回来的方瑶或者艾娜,最起码会过来和他说话。

    但今天……

    似乎有点太安静了。

    吃完饭,白元起身,走到了客厅,随即……

    客厅里面,三个人齐刷刷朝着白元看了过来。

    艾娜,方瑶!

    还有一位打扮得很干净整洁的中年男人。

    男人面无表情,不怒自威,面容上,有方瑶的影子。

    方瑶的父亲吗?

    白元有些茫然,之前不是说,方瑶的父亲不会来女儿这边嘛?

    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但终究是没有祸害别人女儿,所以白元很快就镇定下来。

    走到方瑶身边,笑吟吟的问她:“这位是伯父吧!”

    演戏演足,白元冲着中年男人打了声招呼:“伯父好!”

    大大方方,一点也没有怯场。

    方瑶松了口气,看向中年男人:“爸!”

    方乐山眉头紧锁,盯着方瑶,道:“所以如果不是有风声传到我耳朵里面,你还要瞒我多久?”

    显然两人之前就谈过了,这大约也是方瑶今天回来迟的缘故。

    方瑶闭口不言,但看得出来,对于这位父亲,她还是有些畏惧,只能低着头,忍受教训。

    方乐山沉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方瑶回道:“两个月了!”

    “我没问你!”

    哦,明白了,原来是问我的。白元给‘老丈人’倒了杯茶,笑吟吟的说道:“伯父先喝点水吧,外面大热天的!”

    方乐山深深盯了眼白元,还是伸手接过了水杯喝了口。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白元很认真的把之前两人认识的过程说了一下,至于坠入爱河……

    这本身就是个虚幻的事情。

    “说起来,的确有些草率,谈结婚还是瑶瑶说起的,我听了之后也吓了一跳,毕竟结婚可不是儿戏!”

    “不过后来我也知道是为什么了,显然是家里逼得不行了,准备随便找个人结婚嘛,别说这事儿我都想过呢……不过嘛,像瑶瑶这种女孩子,我也挺钟意,多少有些好感,您也知道,我们这种人,以后结婚的对象,基本上也就定下来了,所以能和有好感的女孩子结婚,我还是很开心的!”

    “两月过去了,我觉得我眼光还是挺好的!”

    “当然,至于瑶瑶到底喜不喜欢我,这个我还真说不出来!”

    白元说着,冲着方瑶神秘一笑。

    方瑶立马领会。

    她听到白元开头说的话,还真有些怕!

    白元这话很暴露,就差说两人是合同式的婚姻了。

    但是……

    合同式婚姻怎么了?

    只要能有感情,那比自己谈得还幸福。

    “的确,一开始的时候我是为了逃避家里,想要随便找个人结婚应付,至于选择白元,其实也只是他长得帅!”

    方乐山看着白元!

    嗯!

    至少女儿这点没骗他。

    “不过……也正如白元说的,之后慢慢相处下来,我觉得还挺合适的,而且……我也挺喜欢白元的!”

    方乐山沉默许久,突然问了句:“他的事儿你不知道?”

    这次倒是轮到方瑶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摇摇头。

    所谓的事儿,自然是白元的家世!

    白元有什么家世,方乐山不知道,但他已经从方瑶口中得知白元手握爱驴仕大量股权,是爱驴仕第二大股东。

    这点,就足够了。

    不然,方乐山也不可能这么平和的坐着和白元方瑶详谈!

    不过……

    爱驴仕股权变更,也是最近才出现的,并非是两个月前!

    所以他问的意思,是两个月前,方瑶对白元家世的探查!

    但很可惜,方瑶摇头了。

    方乐山皱了皱眉,随即看向白元:“既然已经结婚了,怎么,还不准备说说你家里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