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未来朋友圈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老丈人’的脑洞
    所谓联姻,不过是择优而选。

    而这个优,一定是利己。

    整个江浙沪圈子,富豪虽然不多,但也可以挑的眼花缭乱。

    其中适配者,更是数不胜数。

    像是闫东,方乐山自然查过。

    品行,能力种种,多多少少都数儿。

    以一个父亲的眼光来看,他其实并不想让自己女儿嫁给闫东,但他除了是一位父亲之外,还手掌方氏集团。

    他有一子一女!

    儿子还在上大学,女儿已经工作,莲花影视就是方瑶自己创业的公司,做得还算不错。

    至于儿子,他是按照接班人来培养的。

    能力虽然不算顶尖,但也及格,说白了,对于儿子,他只希望可以做到守成。

    毕竟现在职业经理人这么多,而且方氏集团有不少老部下,有这些人帮忙,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当然,作为父亲,对于下一辈的给予,一定是不停息的。

    而且方氏集团因为发展,也树立了不少敌人。

    而想要让方氏集团强大,唯一的办法就是合纵连横。

    而作为女儿的方瑶,便是牺牲品。

    不过……

    虽然是牺牲品,但如果可以找到更好的,比如自己女儿喜欢,又自己钟意的人,自然是两全其美。

    集团孩子去警局这事儿,可大可小。

    所以从下面听到消息之后,方乐山就果断清查此事。

    这一查进警察局捞人事小,平白无故冒出一个女婿事大。

    所以今天他就果断找上门了解。

    可惜……

    火发了,但只发了一半。

    从艾娜口中,他知道了白元是爱驴仕第二大股东。

    因为和方瑶是朋友关系,所以艾娜这个人,他也见过,而且非常欣赏,尤其是这次艾娜身份已经成为爱驴仕大中华区总裁,撇开私下关系,这个身份,足以让他正视。

    但现在,这位爱驴仕大中华区总裁说自己这个白嫖女婿,是她的老板!

    这就让方乐山刚刚飚起来的火瞬间冻结。

    回来的路上,方乐山一直在让手下人查信息,同时也在方瑶口中询问白元的消息。

    那些消息,和他查出来的消息,对上了。

    但问题是……

    这个爱驴仕股东,实在来的可疑。

    而现在问了,显然方瑶对白元,都不怎么了解,这就有点奇怪了。

    终究还是问到了,而且这事儿肯定会有人问。

    他想了想,道:“家里的情况,你们应该也都知道,至于爱驴仕股份,那是有人送的!”

    “至于谁送的……伯父你要是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白元定定得看着方乐山。

    而此时的方乐山,脸色平常,可心中却翻起了巨浪。

    人送的?

    谁送的?

    谁这么大手笔,一出手就是千亿股价?

    “送的?那水鱼也是别人送你的?”

    艾娜来了一句。

    见方乐山一脸好奇,艾娜道:“水鱼TV,国内一个直播平台,去年上市的公司!”

    又是一家上市企业。

    白元淡淡道:“算是吧,有人补偿给我的,不要不行!”

    补偿的!

    还不要不行!

    方乐山沉默。

    什么情况下,别人才能补偿?

    还不要不行?

    方乐山为难了,按照白元先前的说法,如果他想知道,白元就会说。

    但白元刚才那一问是什么意思?

    按照方乐山的理解,那就是你准备好知道了吗?

    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有句话一直谨记在心,那就是有些不该你知道的,最好别知道。

    所以在白元说了你真要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这句话就开始在脑海里面游荡。

    或许,如果知道了,就要上白元这条船?

    方乐山犹豫了,作为一名企业家,谨慎小心是父亲一直叮咛的座右铭。

    他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白元,笑了笑道:“既然这些都是你的产业,那我也没什么好说了,不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你好好对瑶瑶!”

    方瑶说的话他信了,但经过这么一闹,白元说的话,他突然有点不信了。

    “都是一家人了,找时间,来家里吃顿饭,再怎么说也得见见家人!”

    “还有……我们双方家长也应该见见面了!”

    方瑶皱眉,这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了,但似乎是朝着好方向发展的,如果和白元这边彻底定下来,那她就完全安全了。

    只是白元……

    他终究是要结婚的吧。

    “行,不过我家里这边,需要慢慢来!”

    方乐山心中一动。

    果然,他突然有了点猜测。

    在白元这句家里需要慢慢来之后,算是验证了一点。

    或许……

    他所查出,以及方瑶所知道的,那西北小城的父母,并非是白元的亲生父母?

    如此一来,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白元的家世,明明那么简单,偏偏他名下有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股权。

    也可以解释,白元之前所说,什么补偿……

    这或许是一个亲生父亲对遗失多年儿子的补偿?

    如此一想,方乐山更震惊了。

    那白元这亲生父亲,又或者家里,到底有多厉害,竟然可以悄无声息拿到一众欧洲寡头都无法染指的爱驴仕股权,还送给儿子做补偿?

    方乐山惊呆了,但也很快就将这些猜测埋在内心深处,笑了笑道:“你们不吃饭吗?我都肚子了!”

    方瑶见状,赶紧叫阿姨准备饭菜。

    本来白元刚刚吃了,而且阿姨做得饭菜本身就是三个人的,如今加了一个人,只能再做一些,而白元也被迫又吃了一顿。

    期间两翁婿聊了不少,大都是方乐山暗中试探,白元被迫接招。

    这一来二去,方乐山眼中的喜色越来越盛,甚至于说话的语调都变了。

    他本以为这种遗失多年,生长于普通家的孩子已经泯然众人,可当方乐山一次次试探,白元又一次次给出满意甚至于让他都惊讶的答案之后,方乐山更加坚定自己想法了。

    果然……

    白元绝对不是现在那一对父母的孩子!

    甚至于……

    在很小的时候,白元身边就有人教!

    虽说虎父无犬子,但白元见识非凡,并且谈笑之间,对于许多事物看法,精准而敏锐,这绝对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教育出来的孩子。

    也就是说,白元并非是单纯在普通家庭成长,而是一直有人在保驾护航!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

    兴许白元并不是被遗弃,而是被暗中保护起来,等待时机谋求大事。

    最大的可能……

    或许是接手家中大权?

    嘶!

    这得多庞大,竞争多惨烈的家族,才能把孩子从小就送出去,悄悄让别人养啊!

    如此一来,方乐山就有些庆幸自己不知道白元真实家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