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C位信息素 > 章节目录 第46章 疯人
    闻曜风几乎忘了自己还在坠落, 不受控制地用全部心神去握紧白淳的手。

    他是alha, 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恐惧和退却, 更不可能将这些暴露在任何人眼中。

    他应该强大,坚毅, 如钢铁之墙般没有任何缝隙和弱点。

    自我催眠过成百上千次,闻曜风在坠落的那一瞬间仍旧想抓住什么。

    风声过耳心跳加速, 他抓紧他的手,被压抑十几年的心声终于得以被窥见。

    在众人惊呼声里, 他们一左一右砸上缓冲垫,半晌才松开紧握的手。

    充气垫仿佛深海般能将人悉数包裹接纳, 闻曜风第一下没爬起来, 好几秒才找准着力点坐起身,又去扶白淳坐起来。

    “为什么要跳下来?”闻曜风问的有些急,又感觉这么提问不好,把句子修饰了一遍。

    “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一个人能抗, 跳下来也就一闭眼的事情。”

    白淳低头把撞开的扣子系好, 慢慢道“害怕的时候,有人陪着会好很多。”

    闻曜风逞强惯了,听到这句话反而没法接, 别开头帮他拍衣角的灰。

    工作人员们快速赶来确认安全,心有余悸地表示下次别一块跳了, 这样太容易出安全问题, 万事还是安全为上。

    另一端总导演瞧见他们两都没事了才去看镜头, 问几个机位都拍清楚没有。

    “拍到了拍到了!特写都有!”

    “刚才他们两空中牵手我还以为是杂技替身,现在的偶像不得了啊这都能行??”

    “太强了吧我都看傻了——”

    最后一幕比先前好拍很多,闻曜风抓到柯爱宣告狐族胜利,所有嘉宾在镜前鞠躬致谢,再分开补录几段采访就能收工告退。

    他们没来得及串好口供就被编导分头带走,趁着记忆还新鲜回答有关刚才的所有问题。

    “知道白淳是狐狸的时候,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担心。”

    “我担心他被其他五个人猎杀,但他的表现比我预期要好太多。”

    “你们是约定好了要一起跳下去吗?”

    “不是,”闻曜风不确定白淳那边会说什么,斟酌着语气道“我以前没有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过,白淳愿意一起陪我,我当时很惊讶也很开心。”

    “会很开心?”

    闻曜风笑着点头。

    录制结束以后,六个嘉宾约着一起去搓顿火锅。

    闻曜风和白淳重新碰头,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聊刚才的事情。

    时间不对,旁边的人太多,没法聊。

    大家从黑白颠倒的封闭布景里走出来,都实打实松了口气,笑着互相挤兑闲聊。

    “潘哥你两也够阴的啊,居然藏在那突然搞事情!”

    “兵不厌诈,兵不厌诈嘿嘿……”

    “来来来这杯咱得干了,刚才你嗷的一嗓子我高血压差点犯了!”

    包厢里白雾缭绕,番茄汤与麻辣汤煮的直冒泡泡。

    闻曜风体力消耗很多,肠胃先前已经饿得警告过好几次了,现在吃的心不在焉,慢慢喝汤听他们聊天。

    白淳就坐在他旁侧,在慢条斯理地吃面。

    他们好像距离很近,又好像很远。

    席间八卦琐碎聊了许多,也不知道是谁讲了个无伤大雅的段子。

    “从前有家宠物店门口养了只鹦鹉,一有客人进门就会喊欢迎光临。”

    “一哥们觉得好玩,就来来回回进出好几次,鹦鹉也跟着反复喊。”

    “到了第七次,这鹦鹉忍无可忍,大吼一声——老板!有人在玩你的鸟!!”

    大伙儿轰然大笑,闻曜风眉毛一跳,发现白淳没听懂。

    后者捧着面碗侧头看其他人,眨了下眼神情茫然。

    等话题继续之后,白淳才小声问他“曜风,他们刚才在笑什么?”

    闻曜风往白淳碗里舀了一大勺番茄“多吃点。”

    等聚会结束,一伙儿人喝得头昏脑涨了才散伙儿,走之前还叫着要有空一起唱k去。

    “淳哥酒量不错啊!”

    “下周见不到你们了还怪可惜的,记得想我们啊——”

    “再聚再聚,今天没玩够!”

    宿绮笑着跟其他人挥手作别,把他们两塞回保姆车里。

    “子涉他们我已经接回来了,今晚休息一下,明天开始排演唱会。”

    闻曜风原先坐进第二排左边,瞧见白淳进车,往旁边让了让。

    但不像从前那样贴着右窗坐,给两人留的相隔空间并不多。

    白淳进车时目光一顿,低着头坐了进去,靠着他一起坐下。

    肩膀挨着肩膀,大腿靠着大腿。

    闻曜风的心脏又开始狂跳。

    车里昏暗安静,他们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手掌就放在膝盖旁边,再偏一点就可以握到。

    司机和宿绮相继上车,并没注意后排的异样。

    “我说,”宿绮拧开一瓶矿泉水,怕沾了口红仰头倒着喝“你们今天又上热搜了,不知道吧。”

    闻曜风注意力还在他们相靠的温度上,过了几秒才问“什么事?”

    “好事,大好事。”宿绮把安全带扣好,笑着道“咬唇c知道吗,现在好多人在嗑你们两谈恋爱的这种可能,刚好之后都是团里行程,咱们该营业还是营业下。”

    白淳抬头看她,哑声道“营业什么?”

    “我知道,你们两都是alha,凑一块肯定不自在,”宿绮摆手道“先看微信,我把头条视频发你们了,看完再说。”

    他们两先前又是录节目又是陪朋友们吃饭,也没顾得上看微博热搜。

    宿绮在中午十二点四十就发了条视频,不是单人消息,是直接发到echo的团里。

    这么做的意思再明确不过。

    考虑到人气招揽和团内发展,团里四个人最好对目前情况都明确点。

    圈内一线报echo人气偶像闻曜风白淳过去的视频被粉丝整理合集,剪出你不知道的咬唇c一万秒!

    视频被c大粉精心剪辑过,配的bg还是刚出道那年白淳写给闻曜风的《疯人谣》。

    他们少年时的每一秒都被再度复现。

    从演唱会花絮里,从国内登顶的领奖时刻,从团综时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卸除盔甲,从昏暗练习室里镜子里自由搏击的倒影里。

    “若我是疯人,不必笑人心寒冷,只用吻那一笔真。”

    “斑马踏碎长路轮廓,汽水洒进黄昏梦境,此刻此刻,不允许大口呼吸。”

    “药物错乱,天海颠倒,他们为什么全都在逆行,从星轨跑向对街老伯的小花园。”

    “若世人是疯人,字典里尽是谎言,你为何还站在我的左右。”

    第一张专辑里存了这么离经叛道的一首歌,竟然没有人表示过异议。

    白淳写歌有许多风格,像是天生才华用之不竭,唯独只给闻曜风写过这样一首朋克电音。

    狂乱鼓点激烈高音放进他们对视转身起舞背对的每一秒里,所有音符都变了味道。

    汽车里只剩同步播放的一首《疯人谣》,以及似有若无的引擎声。

    他们肩并着肩坐在一起,用手机同时看着他们似乎在相爱的所有证据。

    echo做了两年镜头的宠儿,在过气之后也常常有狗仔媒体骚扰,但剪刀手选时最长的素材,却是白淳陪闻曜风打自由搏击的那段琐碎花絮。

    画质不算清晰,索性滤掉颜色只留黑白。

    闻曜风出道前后压力爆棚,但被公司收拾过脾气,在媒体前再怎样被冒犯都会笑脸相迎。

    他心情压抑的时候会去练散打搏击,把所有力量情绪都尽数宣泄。

    教练累散架了好几个,后来白淳也去练力量器械,上台陪闻曜风一起打。

    一个出手凌厉毫不留情,另一个身段灵活闪避迅速,刚开始还能单向碾压一阵子,后来算是棋逢对手,全程用不着任何交谈。

    闻曜风进攻性强看着凶的不行,照样被白淳怼着弱点一顿揍,谁都占不着谁的便宜。

    只是从前都是第一视角,现在切到镜头里再看他们两年前的样子,又好像在做梦一样。

    两年前的他们,原来那样亲近过。

    是挚友,是战友,是对手。

    白淳不会在他面前有任何虚伪的示弱,所有锋芒利刺尽数张开,本真犹如寒冰淬作的长刃。

    闻曜风怔神数秒,忽然开始想,自己如果当年开窍的早,会不会被那样的他迷得神魂颠倒。

    现在的白淳……还带着病气。

    不是四肢五脏哪里久病不愈,是一把长刀被硬生生折断,脊骨气质强行磨尽棱角,仿佛囚笼里的一只鸟。

    闻曜风渴望此刻的他,爱慕过去的他,已经在贪婪又充满天真的想要拥抱他的未来。

    白淳,白淳。

    你不该是现在的你。

    “看完没?”宿绮问道“说下想法呗。”

    白淳静默看完,看了一眼闻曜风。

    后者闷闷道“没什么想法。”

    “别不好意思啊。现在是流量时代,顺势才能做男团知道么。”宿绮一拍巴掌,有那么点数学老师教题的意思“营业c这种事不是让你们硬发糖,在镜头前面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硬发的糖那从来都不香的知道吗??”

    “你们两要找感觉,什么感觉,是暗恋对方,暗恋懂吧?”

    “想让对方知道,又不能让对方知道,但还是忍不住亲近另一个人,对他好看他笑,简单不简单?”

    后排两人一片沉默。

    闻曜风抿了口水,摇了摇头。

    “我不擅长做这个。”,,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