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靠画符成团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程梨这话,也让在场众人懵了那么一瞬, 尤其是云裳他们“掌门, 您认识他?”

    翟行风回忆了一下, 他也从未听说过对方门派和出林这边有什么渊源, 这是怎么认识的?

    程梨没有说话, 只是又淡淡看了一眼那位被称为淮真老祖的。

    这一眼把淮真老祖看得心里也是一顿, 虽没有认出对方是谁,却也隐约觉得不对劲,忽然瞧见了她身边的云裳, 对于这种罕见的飞剑显然还有印象, 神色微变, 问那中年男人 “这是哪?”

    感觉到他的一丝怒意,中年男子战战兢兢地回道“……出林门派内。”

    这“出林”两字, 就叫淮真老祖眉心一跳,再一看对面那小姑娘的神色,想到刚刚说的什么“净化符”, 脸色格外难看。

    可对方也不过就是个年轻人,哪怕是有些传闻留下来,怕也不够详实。

    想到这一点, 他脸色少霁, 看向中年男人,做恼怒状“我不是交代过,不能到出林这来,不能和出林扯上任何关系吗?”

    这件事中年男人隐约也听老掌门提起过, 说是老祖交代的,不能跟出林扯上关系。

    那时出林是个比他们还弱的门派,外加上年代久远,传下来的话零零散散,都不完整了,谁还能听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再说,眼下对方拿着“净化符”得到了整个符文圈子的殷切对待,原本这都应该是他们门派的——即便有些渊源,事关宗门根基,这事肯定也不能含糊。

    他略压低了声音道“可这关系到我们的传承,‘净化符’是我们宗门最主要的符文,关系到宗门根基,老祖,咱们不能……”

    淮真老祖眉头皱着,伸手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叫他说完,再次看向程梨。

    既然飞剑的剑灵在,这位应该是那人的后人,多半是那人将他的真名告知了后人,既是小辈,那也好解决。

    而且,身为老祖的他是怎么样的威望和实力?对方即便有些天赋,到底年轻,话语权也不大。

    思考至此,他开口道“这事多少有些误会在,我们宗门不会追究,两个宗门之间也是有些渊源的,小友放心,等回去我会好好教训他们,就这么算了吧。”

    他这话说得在他看来,也算是客气之中带点压力了。

    这事到底如何他自己心里清,可他是长辈,对方不过是小辈。

    “算了?”程梨看向对方,不免觉得他这话有些可笑,这是真把她当小辈收拾了,她看向对方,语气越发冷淡了,“你出宗门依旧在使用这修改后、低配版本的‘净化符’,当初师兄算是默许了,不再追究,毕竟你也有些天赋,扼杀了可惜。”

    说完,她声音更冷了,甚至带了两分厉色,“但出林的符文,什么时候成为你的传承了?”

    她平日里气息温和,着实没想到竟会这样厉害的说话,就是出林宗的几个人都有些吓着了。

    可这话也说得清楚,这下众人看向那中年男人和淮真老祖的神色就有不一样了,云裳直接笑出了声音,只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这可真是小偷找上门,贼喊捉贼了。”

    集团的人神色也微微变了变,来回看了看程梨和淮真老祖。

    淮真老祖都没能关注到云裳这句气人的话,他一脸震惊的看着程梨,重复着程梨刚刚的某句话“师兄?”

    忽然像是反应过来,那熟悉的感觉……他脸上都有些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了,又似试探,又似迟疑,“……师叔?”

    程梨瞥了他一眼,神色淡淡回道“免了,我可受不住你这一声称呼。”

    “你既已离开出林,不算我出林的弟子,与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大师兄一共收了两位弟子,一位老实本分,另一位就是这位,虽然天资聪慧,心思却没有那么单纯。

    他觉得出林的符文过于复杂,又难以掌握,竟是自己改良了符文,虽说会出的符纸效果大减,连原先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但的的确确是更容易掌握了。

    但净化符,他却是没能“改良”出来,不管怎么研究,怎么改变,都没法成功。

    出林的符文是师父经过漫长的岁月,反复绘制出,像他那张绘法师父自然也考虑过,可符文的效果降至如此,跟其它符文又有何区别。

    他反而觉得出林过于死板,与他的道不同,便脱离了师门。

    离开前,大师兄交代过,改良的符文他可以继续使用,但不能再说自己是出林的弟子,也不许再用出林的符文。

    这也算是给曾是出林弟子的他一份宽容。

    虽然不知道原委,但程梨和淮真老祖的刚这简短的几句对话,就足以让在场的其他人险些没惊掉下巴,脑中不断地弹过各种问题。

    中年男子也是满脸震惊,听到后面,再看老祖那张难看到极点的脸色,以及不出声的模样,自然也明白了,他脸色越来越白,冷汗淋淋。

    没想到自家门派和出林还有如此渊源,这是喊捉贼喊到自家人身上了?

    为什么老祖叫程掌门师叔?莫非程掌门也请出了老祖附身?

    不过他也没心思细想这个,听内容这净化符的确是出林的传承,这次的确是让老祖丢脸了,他都不知道事后该如何交代。

    一想到后头的事,他不由得冷汗直流,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可是老祖还没回去,只能硬着头皮留下。

    淮真老祖这会语气早就没了先前的气势,脸色十分难看,瞪了一眼自家不争气的子弟,这才朝着程梨躬身行了一礼,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对我有大恩,即便离开了出林,这一点也不变。”

    “师叔,这都是误会,我已经留下训诫,让他们不要打扰出林,许是小辈不懂事,这才出了这种事,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们。”

    程梨懒得再和他细说“你既不是我出林弟子,也未免以后误会,便将符纸留下,以后你也不许再绘制、使用我派的符文。”

    当年师兄还是过于心软,她也没想到和他的弟子相见,会是这种局面。

    这话出口,那中年男人脸色变得更是糟糕。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们宗门有哪些符文是根本,他还能不知道吗?这些好东西若是不让用了,怕是即便有些天赋的弟子,也无法再翻身了。

    他连忙上前道歉“程掌门,是我有所误会,这错在我,您……”

    程梨打断他的话,“不必多说,出林还有琐事,不便多留你们,慢走。”

    她语气不客气,说得淮真老祖和那中年男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可这位师叔的性子,淮真老祖还是有些耳闻的,虽不知道她怎么成了如此样子,可到底没法纠缠。

    见此也只能同意,留下那张净化符,不再停留,带着小辈匆匆离去。

    等他们离开,程梨看向另外一人,冷声道“我今日没有心思再谈其他事,你也请先回吧,另外这件事,我希望集团能给个交代。”

    “行行行,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跟着一起来的灵师简直是欲哭无泪,本来还想着帮忙解决麻烦,能让程掌门欠个人情,如今反倒是还得罪了人。

    同时他心中纳闷着,这程掌门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让宗山的老祖都如此毕恭毕敬,看样子等回去有必要再好好了解一番。

    送走了这三位不速之客,翟行风实在是没憋住,立刻问道“丫头,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碰瓷,没想到会看到如此劲爆的场面,刚刚这一幕的信息量实在是巨大,他梳理消化了好一会,也没能彻底弄明白。

    程梨冲他淡淡一笑“你猜。”

    翟行风“……”

    摔!猜个屁啊!

    明明根本就不是什么小丫头,还装嫩,装什么装!简直就是把他骗得够惨!

    另一头,金信欧好不容易把惊得半天没合上的下巴给按回去,见掌门这会没了那种可怕的气势,便厚着脸皮凑过来猜测着“掌门,你这是带着传承记忆轮回了?还是跟对方一样,老祖附身了?”

    他早就听说过什么老祖附身的事,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简直大饱眼福,果然奇妙。

    见他们一个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站在旁边的云裳急忙说道“有句话叫‘天机不可泄露’,你们懂的,记得保密。”

    金信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着跟在程梨走远的云裳,猛地一回神等等,这位是谁啊?哪冒出来的?

    不过如果掌门真的也是老祖现世,为什么要保密?像宗山,恨不得弄得全天下都知道他们能请出老祖。

    实在是想不通,金信欧又忍不住问旁边的余烨“喂,你知道掌门的身份吗?”

    余烨一脸淡定地回道“知道,她是我师父。”

    金信欧“…………”

    这家伙居然趁机炫耀,太可恶!

    虽说程梨的马甲掉了那么一点,但对于出林的众人来说影响不大,自家掌门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对于他们来说不是坏事。

    最多就是有些好奇罢了,特别是翟行风,忍不住暗中调查了好久,可惜没能查到什么,这让他更有理由赖在出林不走了。

    要她真是什么出林的老祖转世,那可是探讨符文的好对象啊!说不定还能让他突破多年的瓶颈,直接达到七级符文师的境界。

    可惜这段时间,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他一天都没几次能逮到人的。

    此时的程梨,正在忙着联系飞鸟快递的大老板,和对方约在了快递公司见面。

    见到她,易明颇有感触地说道“总算见到你了,你如今可是大忙人。”

    “见笑了。”程梨说道,“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易明点点头“什么事,别这么客气,直说吧。”

    “你的阵法里有没有能养魂的阵法。”丹药倒是有修养元神的丹药,但那是给活人准备的,若只剩元神,就只能用其它办法。

    听她提起阵法,易明似乎来了兴趣,问道“怎么?你对阵法感兴趣,想学了?”

    程梨摇了摇头“学怕是来不及了,所以想请你帮我画一个阵法,报酬你定。”

    可以随意提报酬这对易明来说倒算个机会,可他之前都已经算明确表达了想收她为徒,她却没什么表示,说明她没有意向成为他的徒弟。

    看出她的认真,易明也就收起了开玩笑的念头“看样子你是瞧不上我这个师父了。”

    “并无此意。”说到此处,程梨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但我此生只会有一个师父。”

    她这话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易明表示知道了“可以,我帮你画,到时让我家的快递员给你送去,至于报酬先留着,以后有需要再找你。”

    能让未来新星欠他一份人情,也是挺合算的。

    程梨点头“好,麻烦你了。”

    “对了,上次你让我帮忙查的那件事,我看你自己解决了,不过我还发现一些可能对你有帮助的事。”

    易明说道,“之前,我见你留了一些受到伤害的小妖精在身边,其实我也遇到一位,它甚至还记得一些事,你若是有兴趣,等忙完可以去问问。”

    说完,他递了一张写好地址的卡片过来。

    “好,我会的。”程梨捡起收好,“谢谢你告诉我。”

    易明笑道“这事说不定我还得反过来谢你,毕竟我的员工也可能会受到威胁。”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陈佳源顿时苦恼极了,离开学没剩几天了,就要和这安逸的日子彻底告别了。

    “不想开学!!!”她郁闷地在床上打着滚,滚过来又滚过去,边滚边说着,“我不想上学!!!”

    她忽然灵光一闪,对着刚回家不久的表姐问道“表姐,有没有一种法术,可以变出两个我,让其中一个我去上学?”

    程梨看了她一眼“别尽动些歪脑筋,你的确需要多多学习。”

    “好吧……”虽然知道肯定是这个答应,但她还是有些失落,她看着自己折的小傀儡人,忽然又闪过一个念头。

    等她更强了,是不是就能做出这种效果的傀儡?比如代替她去上学之类的。

    突然兴奋!

    见陈佳源笑得一脸阴险,灼心菇用头顶想也知道,这臭丫头绝对没想什么好事。

    不过要是她开学了,白天家里岂不是就剩它和臭木板、臭晚餐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灼心菇忽然觉得压力山大。

    回到房间,程梨合上了门。

    得知易明能画她所需的阵法,她也稍稍松了口气,以他的实力,绘出的阵法应该能有不小作用。

    想着净化符的储备剩不多了,程梨拿起笔准备再备上一些,却听时澈忽然问道“你生气吗?”

    程梨看向他,反问“为何要生气?”

    时澈垂下眼帘,没再看她“我,骗了你。”

    虽说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程梨却听懂了“你是说师兄的事。”

    时澈急忙点点头。

    他当初所说的话,害她得出了错误的结论,但从邪器的空间出来后,程梨一直没提这件事,像是不怎么在乎。

    可她不提,他反而更难过。

    “不气,你也不知情。”这事时澈骗了她没什么好处,再说,能明确知道师兄还在,也不算是坏事,就是稍稍有些棘手。

    有她这回答,时澈觉得自己应该放下心来,但同时他也意识到一点,那件邪器真的很麻烦。

    易明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日就让小麻雀送来了一只信封。

    这是它第一次接到老板给的任务,完成得那叫一个认真仔细,先是把自己小空间里杂七杂八的东西都丢了出去,郑重地将信封收好。

    等见到程梨才拿了出来,整个信封都干干净净的,甚至连半点折痕都没有。

    “亲,你快看看吧,啾。”小麻雀兴奋地从窗户那头横着跳到了这头,小翅膀随着它的跳动一拍一拍的,“能不能让我也看看是什么东西?啾。”

    它实在是有点好奇老板会寄什么东西,所以想看看,当然要是不方便,就不看了。

    “可以。”程梨打开了信封,只见里面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白纸,展开后,可以看到纸面上画着一个圆形的阵法。

    仅仅只是这么看着,还没使用,她都能感觉出里面蕴含着一股磅礴的灵力,这位守护灵真是费心了。

    小麻雀“哇”了一声“是老板画的阵法,啾!”

    它们老板可是很厉害的阵术师,快递的接单感应设备就是他弄出来的,业界都很佩服他呢。

    将这份恩情谨记于心,程梨先是郑重地给他回了一封感谢信,并表示事情结束后,会登门道谢。

    收到她一板一眼的道谢信,易明忍不住笑了笑,将信收了起来。

    得到阵法,程梨也没迟疑,立刻前往门派,来到后方的小厨房里。

    这小厨房在那次装修时也翻新了一遍,只不过暂时没用上。

    虽然莫小满有时候会兴致勃勃地想要做好吃的给大家吃,但那次符文活动见识到了她的实力,大家都笑着谢绝了,所以小厨房相当于一直封印着。

    进门后,程梨拿出了一件法器,这还是从师妹的仙境中取出的。

    当年送给师妹的东西基本都还在,倒是她的,早就消失在了劫雷之下,好在她本身也没多少存货。

    法器落地,被她收入其中的那位邪器男人就出现在了眼前。

    “你总算想起我来了?”男人懒洋洋地看向她,他的四周各浮着一张白色的符纸,这符纸倒是小事,不过被困在那么小小的法器里,着实让他不太舒服。

    看了一眼程梨,他似乎有那么一点惊讶“几日不见,你的修为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

    “我的事不需要你费心。”程梨取出刚收到的那张绘有阵法的纸,轻轻放于地面。

    纸面上绘着的圆形阵法立刻从纸面浮现,随后快速扩展,印在了地面上,形成一个新的阵法。

    撤去男人周身的符纸,程梨对他说道“踏入阵法中。”

    辨出这是什么阵法,对方叹了口气“你还真不死心。”他起身走到阵法中央,重新坐下,“若是最终都分离不了,你打算如何做?”

    程梨毫不犹豫地回道“那就连你一起净化了。”

    这回答倒是一点不意外,男人没再出声。

    程梨问“你可有名字。”

    对方微微颔首“有,我叫堇玄。”

    ……堇?

    程梨又问“谁给你取的名字?”

    对方摇头“记不清了,反正我就叫这个。”

    程梨没再追问,而是检查了一遍阵法,确定无事后,说道“你就在这里待着。”

    说完,她便走出厨房,同时贴了一张符纸在门口。

    “师姐。”见她出来,师妹急忙走到她跟前,“能成功吧?”

    其实她也想去看看师兄,可是一见到那件邪器,心情就有些复杂,所以一直躲着没看。

    程梨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师姐会想法子的。”

    “好。”每次师姐说这话,肯定就没问题,她放心来,又问道,“师姐,门派中的弟子好像都有点懒懒的,要不让他们进我的仙境历练一番?”

    她的仙境可以随着她的意念产生变化,重现当初他们所经历的一些事还是不难的,如今的时代过于安逸,让这些弟子都没什么紧迫感。

    要想让门派变得更强,只有师姐强远远不够,门派中的弟子也得变强才行,省得那些阿猫阿狗都想着来欺负他们。

    不过重构仙境需要消耗灵力,她如今仅剩元神,几乎没有灵力,消耗的就是她的元神之力了。

    程梨觉得这提议不错,她想了想“那我画几张符,给你灵力。”恰好她刚突破到金丹期,灵力充裕。

    师妹点头,兴致勃勃道“好,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见程梨出去,堇玄干脆斜躺在阵法之中,阵法里散发出的灵气很柔和,让他不免了有了一丝倦意。

    先前不过是睡了一觉,没想一睁眼,时空变迁,竟到了如此奇怪的时代,再加上如今的情形,让他产生了继续一直睡下去的想法。

    他闭上眼,静静地感觉着四周的灵气,不知不觉还真睡了过去。

    ——一直睡着就好,不出去,便能不被他们看到。

    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堇玄的意识瞬间清晰,不由得睁开眼来。

    大概是阵法的作用,让他仅存的元神逐渐开始恢复,也想起了一些事来。

    与噬魂伞不同,他的本体就是这具不死的傀儡,不管如何受损,都能恢复如初。

    这本是一具空壳,没有任何意识,是那个邪修炼化了修士的元神,注入傀儡之中,才能傀儡有了“意识”,可以行动。

    可这是“意识”并不是邪器的器灵,而是那些那些元神残存的意识。

    被炼化后元神几乎都变得不完整,也没了自我意识,只残留着一些本能,一些常识认知。

    但他知道,在那些元神中,还有一具元神没有彻底被炼化,一直是他在主导着这架不死傀儡。

    对于邪修来说,这几乎就是炼化失败了,但他没有让邪修知道,反而趁乱从那逃了出来。

    只不过他终归是一件邪器,以阴毒的手段被炼制而成,那些附加在邪器之上的邪念会一点点侵蚀注入傀儡之中的这些元神、磨灭残留的意识。

    后来有一日,他被一个念头控制着,躲进了自己的空间里,沉睡,一直沉睡着没有醒来,直到被突然闯入的修士唤醒。

    他原本还保留着足够的理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邪器上的邪念逐渐侵蚀着,最终失了自我,并失去了沉睡前残留的所有记忆。

    不知是阵法的威力过于强大,还是因为想起了这点,那些记忆竟是一点点的浮现了出来,鲜明得像是从来未失去过。

    “堇儿,你师妹她,你记得多照看些。”

    “大师兄,我们门派为何这么强,却又这么穷?实不相瞒,我看中一套衣服,师姐穿了肯定很好看,借我点灵石如何?”

    “别老说我矮,等我长大也不会输给师兄,可以将我们一派发扬光大,并好好孝敬你们。”

    “师兄,终有一日,出林一定会让更多的修士知晓。”

    “师兄!”

    ……

    感觉到阵法出现了波动,程梨急忙朝这边走了过来,看到堇玄还坐在阵法中央,不由问了句“可有效?元神可恢复了些?”

    听到她的声音,里头的人忽然一僵,像是有了一丝慌乱。

    不过他很快抬起头,脸上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勾起一抹笑意,回道“有效,十分有效。”

    死于邪器,又成了邪器。

    着实……可笑……

    作者有话要说  商量一下,我之后打算主要走主线,一些日常我们放到番外吧,如何?3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二三 20瓶;瞳瞳 5瓶;冰柠柠 2瓶;和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