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 > 章节目录 109.完全扯淡(二更)
    109完全扯淡

    和爸爸挂了电话后, 戚屿又坐在客厅里沉思了许久。

    反监测软件——这明显又是傅延昇有事隐瞒他的信号,虽然他还没查出更多的证据,但戚屿越来越控制不住往自己白天推断的方向上去靠。

    夜深了, 他开了瓶酒,一边喝一边回忆着和傅延昇认识至今的种种细节。

    他发现,除了第一次在酒吧是他主动撩的对方, 之后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傅延昇的掌控之内, 就连看似他主动要求的“陪读”身份,对傅延昇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如果对方的目的就是为了潜伏到他身边。

    以前他就觉得奇怪,傅延昇这么厉害一个人, 怎么只是在证券公司做投资总监,也许那也只是他的一个表面身份?

    所以, 这个男人一直在骗他,让自己误以为对方是因为他, 才放弃原本的工作……

    他还沾沾自喜,觉得是自己赚了;他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 结果跟人家上了几次床就沦陷了。

    ……

    戚屿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又斟了半杯, 紧紧握在手里。

    明知道现在的发现更接近让自己信服的“真相”, 这些“真相”也更符合傅延昇会做的事, 可他心里仍涌起了一股挫败感, 这种挫败感是怎么都抓不住对方的无力……

    虽然傅延昇是在教他、在帮他, 现在还没有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 但以后呢?万一呢?

    还说什么最多在他身边两年, 看他表现……没准这两年就是他的任务执行时间?

    有那么一瞬间, 戚屿甚至开始怀疑傅延昇是不是在利用他的感情。

    毕竟,宋溥心跟司泽不也是那种关系么?

    ……

    不, 不,戚屿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能那么想。

    他们肯定不一样,傅延昇跟他做那种事的时候,明显也是愉悦的……

    这一摇头,戚屿感觉自己有点晕了,他强忍着把酒杯砸在茶几上的冲动,向后仰去。

    他又想起傅延昇手腕上那串玉佛珠,想起早年救了自己的那个叔叔,想到他们之间神奇的缘分。

    他反复地告诉自己,傅延昇是不一样的。

    ……

    可是,傅延昇从来没对他亲口说过喜欢,也没说过爱。

    戚屿心里空落落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迷迷糊糊间,他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在一片废弃的工厂里,四周全是布满灰尘的仪器,漫无边际……

    “救……命……”

    他又冷又饿,浑身僵硬不能动弹。

    他大声呼救,可歇斯底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模糊的人影冲了进来,把他拉了起来……他就像个溺水的人紧紧地抓住对方的手!

    是那个戴佛珠的叔叔,他满怀希望地抬起头,想看清楚对方的脸,可一抬头,却看见那是……

    “傅……延昇?”他发出嘶哑的声音。

    “是我。”傅延昇说。

    “怎么会是你?”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可是他现在不想看见他。

    “为什么不能是我?”男人反问。

    戚屿抓着傅延昇的肩膀,想给对方来个“兔斯基晃”,但怎么都晃不动……操!这男人身板怎么这么硬?脖子直直的,跟兔斯基一点都不一样……

    男人拥着他,把他裹入胸膛,细细密密的吻覆上来,贴着他的唇角,伴随着温柔的低喃“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熟悉的气息让戚屿无法抗拒,他慢慢睁开眼睛,花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好像是真的。

    戚屿瞪大眼睛,一双手从对方的肩膀挪到脸上,摸了摸,再用力一掐。

    傅延昇“……”

    戚屿“……”是真的!

    傅延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压到在沙发上,拧着眉扫了一眼桌上的,瞪他道“怎么回事,醉成这样?”

    戚屿看着傅延昇担忧又深情的眉眼,闻着对方上身风尘仆仆的气息,醉酒前那些忧虑瞬间荡然无存。

    他像是被彻底蛊惑了,被麻醉了,这一刻只想再好好地感受一下对方的体温。

    戚屿反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无声地念出了两个字。

    傅延昇呼吸一窒,被戚屿激得什么话多说不出来,一边脱身上的风衣,一边狠狠地倾身吻了上去。

    两人在沙发上做了一次,还不尽兴,傅延昇又抱着他去了卧室,下地时不小心踹倒了两个空酒瓶。

    把戚屿放倒在卧室床上时傅延昇沉声问了一句“不会是因为想我才喝酒的吧?”

    戚屿偏头看向傅延昇撑在自己身侧的手,瞄见对方左腕上的的玉色佛珠,痴痴地看了两秒,忍不住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连着那串珠子扣在掌中,喘着粗气道“如果我说是呢?”

    傅延昇一顿,接下来的举动更加癫狂。

    直到戚屿闭着眼睛彻底沉睡过去,傅延昇还搂着他与他耳鬓厮磨。

    第二天上午,戚屿是闻着一股食物的香气醒来的。

    他揉着腰坐起来,扫了一眼凌乱的床铺,才想起昨天半夜发生的事。

    出去时发现客厅已经被打扫得整整齐齐,傅延昇穿着一件黑色毛衣,背对着自己在厨房里做饭。

    戚屿靠近了点,抱着手臂倚在墙边,哑声问“怎么提前回来了?”

    傅延昇一愣,扭过头,只见戚屿身上只随便地套了一件衬衫,两条象牙白的长腿露在下面,看得他差点没直接喷出两管鼻血来!

    “不是问我想不想你么?”傅延昇恨恨地转回头,一边拿着筷子把锅里的煎蛋翻了个面,一边道,“特地为你改了正月初二一早上的飞机,本想赶回来给你个惊喜,哪想到进门就看见一个醉鬼……”

    戚屿“差一天而已,有必要改么?”

    傅延昇不答反道“赶紧去穿上裤子,别着凉了,出来吃点东西。”

    戚屿笑哼一声,转身回去了。

    两人吃饭时,傅延昇看着戚屿,又想起昨晚进门时的情景,忍不住问“昨晚怎么这么多酒?心情不好?”

    戚屿掀了下眼皮“不是说想你才喝的么。”

    “真当你说什么我都信?你是这种人?”傅延昇看着他,无奈道,“是不是过年回去你爸跟你说什么了?”

    戚屿“他能说什么?”

    傅延昇“比如,要你结婚?”

    戚屿“……”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傅延昇的脑补能力这么强?

    戚屿将错就错地反问“如果我爸真要我结婚,你怎么想?”

    傅延昇给他搛了筷菜“你也可以选择不结,毕竟这是你自己的人生。”

    戚屿想起傅延昇对自己的隐瞒,心中冷笑一声“我凭什么不能结婚?你难不成还打算跟我在一起一辈子了?”

    傅延昇“……”

    戚屿见傅延昇沉默,心中更不是滋味,正腹诽着,却听傅延昇忽然反问了一句“不行?”

    戚屿的心重重一跳“我说行你就行?是谁先前还说要考察我两年?”

    傅延昇看向他,意味深长道“只要两人心意相通,在哪里都是在一起。”

    戚屿一噎,这话让他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想起他们明明心中装着彼此却仍分离十余年……

    什么心意相通就是在一起,完全扯淡!

    傅延昇根本不知道在爸爸离开后妈妈的那十年是多么寂寞,多煎熬……既然相爱,凭什么要分开?

    但戚屿也不想跟傅延昇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这男人还瞒着自己那么多事,跟他讨论“爱”简直是奢侈!

    戚屿快速扒完了两口饭,道“《决策建模》的书我都看完了,一会儿你给我讲讲。”

    傅延昇一愣“都看完了?这么快?”

    戚屿“红妆和莲秀的收购案都没解决,我们随时可能要回国,所以赶紧看了,以免到时候来不及。”

    “这么自觉?”傅延昇笑了笑,不经意道,“对了,苏总最近有联系你么?”

    戚屿“除夕夜他给我发了新年快乐,说年前许敬已经跟他联系过了,跟我说谢谢。”

    傅延昇“就这些?”

    戚屿放下筷子道“嗯,不过许敬说了,山雨最多出个一千万,这点资金满足不了他们的,红妆想要快速发展壮大,还得大把地烧钱。”

    傅延昇用手指轻点着桌面,若有所思道“我记得许敬在山雨投资占了50的股份,他之前又在饭桌上说是给你在打天下,这投资公司到底是谁的?”

    戚屿沉默了两秒,说“许敬那50的股份是帮我代持的。”

    傅延昇“你在司源集团也有股份,加起来肯定超过了50,这么说来,这家投资公司就是属于你的?”

    戚屿皱眉“也不算吧,现在还是许敬再打理,我爸还没说给我呢。”

    傅延昇道“你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这家公司的

    作者有话要说

    股东权益是怎么分配的,公司流动资金多少,你能不能动用。”

    戚屿一愣“你让我问这些干什么?”,,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