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 > 章节目录 110.咋不上天(一更)
    110咋不上天

    戚屿一愣“你想干什么?”

    傅延昇道“还记得年前你让司泽暂缓手上的动作么?现在已经一个月过去了, 苏竟迟迟不答复能不能和司源集团有进一步的合作,你可以等,司泽却不见得愿意等下去, 万一他等不及,再出手做出些什么事,你这一个月和苏竟的关系就白经营了。”

    略一思索, 戚屿就知道傅延昇说得不无道理。

    红妆和莲秀不同, 红妆的上升趋势很明显,是科技部评估后认定具有高投资回报率的公司,目前不只是司源集团对他们有企图, 很多大公司和集团都想抢这一块肉,如果他手上能自由调控的资金越多, 在背后操控的余地自然也越大。

    戚屿回到卧室,照着傅延昇的意思单独给戚源诚打了个电话。

    戚源诚听完后道“小傅的意思是, 如果苏竟不打算和司源集团合作,你就先用山雨投资先拿下红妆的一部分股权?”

    戚屿“差不多。”

    毕竟在苏竟眼里, 司源不是他一个人的司源,集团科技部的收购目的和苏竟的意愿相悖, 如果他有能力先让山雨进行一部分股权投资, 之后再让司源集团接手也一样, 但他想绕过集团, 让山雨直接插手, 也必须获得戚源诚的首肯。

    戚屿问“爸, 你怎么看?”

    戚源诚沉思片刻后道“如果红妆确实是一家值得收购的公司, 让山雨出手和让司源出手都可以, 只不过让山雨出手就是我们自己占的股权多一点。”

    戚屿“没错。”

    戚源诚又沉默了几秒,在电话里告诉了戚屿山雨从创建之初到现在的资金变化情况和他可以能动用的资金范围。

    戚屿听得直犯愣“这么多?”

    戚源诚道“嗯, 这家投资公司本就是爸爸特地为你创建的,我和你持有的股份超过了80,表面上它属于许敬和司源集团,本质上就是你的。当初我让许敬跟你签代持协议的时候,你以为你已经知道了,不过,那时候你还不大懂这方面的事,所以爸爸才想让许敬帮你代管一阵子……”

    戚屿“……”

    从小到大戚源诚常让律师带他签一些代持文件,他都懵里懵懂的,尽管傅延昇当初已经跟他分析过,山雨投资公司就是根据他的“屿”字拆分后的谐音起的名,但亲耳听爸爸说出这些话,戚屿还是不无感慨。

    戚源诚接着道“我原本打算等你大学毕业以后,再让许敬带你做做投资,慢慢让你接手,也没想到你现在进步这么大,既然现在你有需求,提前接手也无妨,这个月底不是你要过二十二岁生日了么,就当爸爸送你的生日礼物了。你看看是不是有必要,我跟许敬打个电话,等下次你回国,就让他带你去做个股权变更。”

    戚屿“谢谢爸爸……不过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做变更了,让敬哥帮我代持挺好。”

    上次爸爸把美薇的股权给他,外边都说美薇的事是他干的,他要再认回山雨,指不定外面又会传出什么夸张的流言,他还是想低调一点。

    戚源诚“也行,那我回头我给许敬打个电话,让他多配合你们。”

    挂了电话,戚屿返回客厅,傅延昇问“怎么样?”

    戚屿“山雨的注册资本是两千万,成立之初我爸就以我个人名义注资两个亿,加上司源集团的股份,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公司投资规模已经达到了十五个亿,除去许敬正在操作投资的项目,我还能动用六亿左右的资金。”

    傅延昇“六个亿?”

    戚屿“嗯”了一声,刚刚听到爸爸说他能动六个亿的时候,他也被惊到了,这些钱几乎都能把红妆和莲秀整个打包买下来了。

    只见傅延昇坐在餐桌边,轻轻捻动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戚屿盯着他问。

    傅延昇笑着摇摇头,低声道“这就好办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些猜想导致的心理作用,戚屿总觉得傅延昇此时的笑都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但这危险又仿佛有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诱着他拿起刀枪,深入赌|局。

    深夜,两人终于结束了一天的教学,准备睡觉。

    “一起洗澡?”戚屿主动邀请。

    “……我早上洗过了,”傅延昇用拳头抵了下嘴唇,低声道,“你先洗吧,等会儿我擦把脸。”

    戚屿快速冲了个澡,等出来时,见傅延昇眼镜都没摘,已经半靠在枕头上睡着了。

    他悄声走过去,摘了对方的眼镜,凑上去吻他。

    傅延昇慢吞吞地睁开眼就,搂住戚屿的脑袋,抵着他的嘴唇一边回吻,一边低喃“你是想榨干我啊……”

    男人温柔的嗓音中透着一股不加掩饰的疲惫——临时改签坐了近二十个小时飞机,一到这里就被某条醉鱼拉着大干了两场,才睡几小时又起来给戚屿做饭,白天还被抓着上了一天的课……

    随着戚屿的进步,他现在问的问题也不再是以前那种小白问题了,在和戚屿交流的过程中,傅延昇有时甚至有种在绞尽脑汁应对谈判对象的感觉。

    这么两天一夜下来,他纵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戚屿再度“索取”。

    戚屿啄了下他的唇“你不行就算了。”

    傅延昇听戚屿这么说,只当小情人闹别扭,都没什么力气生气,反而搂着他的腰开玩笑道“早知道你对这种事这么上瘾,我应该悠着点给你开荤……”

    “后悔了?”戚屿在他身上胡乱地揉了两下,满意地看到傅延昇眸中一沉,腰上的力道似乎也加重了。

    戚屿按住男人正准备上抬肩膀,低笑道“算了,今天放你一马,睡吧。”

    傅延昇“…………”

    次日还是照旧,戚屿请戴维斯来查看电脑的事,傅延昇似乎毫无所觉,但白天戚屿却收到了戴维斯的消息。

    对方说他经过了几天的尝试还是无法破解那个反检测软件。

    戚屿向傅延昇称学校有事,特地去见了一趟戴维斯“什么情况,为什么破解不了?”

    戴维斯“我试着解读了一部分软件功能,发现它就是防止各种其他软件记录电脑的使用信息,有一款记录电脑软件使用时间的tiark它也会屏蔽……但我这几天一直在研究破解,却不行,因为它的安全编程设计得非常高级,举个例子,就好像是用了一个钛合金保险柜装了一块小蛋糕,你在哪儿都能买到同样的蛋糕,但你想要敲坏那个保险柜却不简单。”

    戚屿想了想,问“那你认不认识比你更厉害、更专业的信息安全人员?”

    “要聘请专业的信息安全人员很麻烦,你可能还需要找个律师来保障这个过程中的合法性……”戴维斯看着他道,“我其实有点不能理解,你的同居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不是有必要这么做?如果他只是……嗯,你懂我的意思,你还不如在家里装个摄像头呢。”

    戚屿“……”

    戴维斯耸耸肩“好吧,这也有可能触犯到对方的,我建议你们还是协商解决这种问题吧,实在不行……嗯,换一个?你这么帅,肯定能比那家伙找到更好的。”

    戚屿轻蹙眉头,没有回应戴维斯”好心的建议”。

    因为没帮上戚屿什么忙,戴维斯本打算把钱退给他,但戚屿没要,好歹人家帮他研究了几天,也付出了劳动力。他向戴维斯详细了解了对方这几天的研究成果后,就暂时中断了委托。

    国内的春节让一切商业活动暂时停摆,在傅延昇回到戚屿身边后的一周内,戚屿除了去见了一次戴维斯,哪里都没有去。

    白天两人就呆在公寓里学习、看书,晚上一起睡觉、做|爱……

    表面上看起来,这日子和傅延昇刚来帕市陪读时没什么不同,甚至比那时更加温馨甜蜜,但私底下,戚屿仍然没有放弃调查傅延昇。

    一日他们睡前躺在床上聊天,戚屿问“你春节只在家里待了两天,你父母不会有意见么?”

    傅延昇笑道“有什么意见?我说我要回来‘工作’了。”

    他特地在“工作”这两个字上发了重音,本来是开玩笑的一句话,戚屿听了心里却不是滋味……什么叫“回来工作”?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工作?

    戚屿斜眼看他“一般父母不是很难接受孩子工作这么忙么?再说,你收入也没以前这么高,他们不会反对么?”

    “他们不知道我收入,也不问,”傅延昇侧躺着,一手托着自己的脸,一手揉戚屿的头发,“我13岁离家去燕城上学,17岁出国念书,21岁开始工作……一开始肯定会有点担心,但我今年过完年都28了,这么多年过来,他们都习惯了,就我弟比较闹,每次见面就缠着我问这问那的,”傅延昇捏了捏戚屿的鼻梁,“跟你刚认识我的时候差不多。”

    戚屿“……”

    戚屿趁机抓着他的手,把傅延昇腕上的玉佛珠摘了下来拿在手里把玩“你之前说你这佛珠是祖传的,是你爸给你的么?”

    傅延昇一愣“嗯,我开始工作那年给我的。”

    戚屿心说难怪,他9岁那年被绑架,傅延昇15岁,这佛珠还在那叔叔手上呢。

    他又问“你跟你爸关系好不好?”

    “挺好的,”傅延昇顿了顿,笑问,“你好像很喜欢这玉珠子?”

    戚屿想起傅延昇带他吃石锅鱼那次两人的对话,下意识地又问了一遍“喜欢,你给么?”

    作者有话要说

    傅延昇促狭道“我不都说了么,这佛珠只传傅家儿媳,什么时候你愿意嫁给我了,我再给你。”

    戚屿冷笑着把那佛珠给傅延昇戴回去,说了两个字“稀罕。”

    ——什么都瞒着他,还想让他嫁?这男人咋不上天呢!

    傅延昇“……”,,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