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 > 章节目录 第886章: 他敷衍的未免太明显!
    “我听我朋友说,他们在给宝宝起名的时候,可都是花了大价钱,请大师傅算好了生辰八字和时辰才定下来的……”

    苏沫沫伸出手来,再厉司夜的胸口画着圈圈,嘴里滴滴咕咕。

    “你说的该不会是沈星萌这个名字吧?”

    厉司夜突然开口回了这么一句话。

    他嘴里提到的沈星萌并不是别人,恰好就是沈司晨和阮小咩他们两个人的女儿。

    苏沫沫脑袋歪了歪,好吧,她承认虽然这个名字没有特别特别的高深莫测,也没有特别特别的诗情画意,更不太像是高僧大德经过琢磨掐算之后取出来的名字。

    但是至少能够看得出来,人家两口子是很认真的,费过心思的呀!

    苏沫沫琢磨了一番:

    “老公,要不然我们再重新想想吧,毕竟名字这个事情是要跟随咱们宝宝一辈子的,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才可以!”

    厉司夜皱起了眉头,他看了苏沫沫一眼,点了点头。

    那表情似乎很是赞同她说的这话的模样。

    在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突然开口:

    “我觉得你这句话说的很对,要不然……”

    一听这话,苏沫沫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要知道她家老公那可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牛逼的不行不行的。

    那么他想出来的名字肯定也非常的不一般!

    就在苏沫沫满心期待的时候,等着厉司夜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取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好名的时候,厉司夜突然一本正经的开口了:

    “要不然就叫小二?”

    “厉司夜你这个家伙!”

    苏沫沫一听到这个名字直接就给暴走了。

    不是一就是二儿!

    他敷衍的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吧!

    可是咱们的厉大boss在看到自家太太生气的模样,非但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还想逗逗她:

    “嗯,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是不太喜欢这个名字,要不然咱们再想想叫小三或者是小四也可以?”

    “厉司夜,你讨厌!”

    苏沫沫没好气地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抬起手来就锤向了他的胸口。

    这个家伙!人家本来是一本正经的和他商量宝贝女儿名字的事情,他倒好,直接跟自己开起玩笑来了!

    还什么小二,小三,小四都出来了!

    眼看着那粉拳就要落到自己的胸口,厉司夜反手一把握住了她的双臂。

    他脸上那调笑的表情一下子收敛了过去,连带着看向苏沫沫的表情和目光都一度变得深沉了起来。

    苏沫沫很少能够看到厉司夜对自己露出如此深情的目光,一瞬间被他这个模样给吓了一跳。

    正准备询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就发现厉司夜托起了她的左手,低头在她的手背上温柔而虔诚地吻了一下:

    “沫沫,谢谢你。”

    原本还被这个家伙弄得满腔怒火的苏沫沫,对他这突如其来的温柔的一番话,一下子就弄得有些紧张了。

    她尴尬地轻咳了两声,不自觉的看向了他:

    “老公,你这是干嘛呀?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些了?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她身上流着的还有我的血呢,你不用跟我说谢谢的。”

    看到苏沫沫如此这般温柔体贴的模样,厉司夜心中一片柔软:

    “我说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谢谢你让我这么幸福。”

    厉司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低沉而性感。

    那轻轻勾起眸子里面是苏沫沫从来就未曾见过的柔情。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如此深情的厉司夜,苏沫沫只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化成了一滩春水,胸口满满当当的。

    她抬起头来,脸颊红红,飞快的在厉司夜的唇上亲了一下:

    “那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对我!”

    “嗯。”

    话音未落,那温柔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这一吻持续了很长时间,苏沫沫被吻得晕晕乎乎的。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猛地惊醒过来。

    厉司夜这个家伙实在是太阴险,太狡猾了!

    不过就是一句情话,一个吻就随便哄着自己点头,把自己女儿的小名就这么定下来了。

    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每一次只要厉司夜那个家伙稍稍对你使用一点美人计,你就会被他迷得晕头转向,摸不着北。

    虽然说一一这个小名听上去还不错,但苏沫沫依旧对于这个名字的来历感到异常的怨念。

    不过怨念虽怨念,可是每当月嫂把宝宝送过来给她喂奶的时候,却就数苏沫沫叫一一叫得最欢了。

    因为是顺产,再加上她比较年轻,所以苏沫沫的身体倒是恢复得很快。

    其实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说,苏沫沫在医院里面住满三天就可以顺利的出院了。

    可是厉司夜那个家伙实在是不放心,他强烈要求医生让苏沫沫在医院里面再多住几天,多观察观察,免得再出现什么意外。

    医生知道厉司夜对苏沫沫有多么的疼爱,所以也没有拒绝,将苏沫沫的住院时间又延长了三天。

    这让苏沫沫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礼拜,没办法,不过自己的老公硬是活生生的在医院里面躺了整整五天。

    除了医生再三叮嘱可以下来走动的时间段之外,厉司夜一律只允许苏沫沫躺在床上。

    甚至连她想要抱抱小女儿,都被厉司夜无情的拒绝了。

    因为他跟月嫂打听过,女人在坐月子的期间一定要尽量避免去抱孩子,提重物,省得到时候内脏下垂。

    看到厉司夜那紧张兮兮的模样,苏沫沫觉得如果不是她再三的强烈反抗,说不准厉司夜会一直让她待在医院里面,顺道把月子给坐满四十二天之后再出院。

    好不容易熬完了这一个星期,苏沫沫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在她准备出院的当天,她的病房里面竟意外地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叩叩叩!”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苏沫沫正在收拾东西,听到这个声音便立刻回头,答应了一句:

    “就来了,就来了。”

    当苏沫沫走到门口将病房的大门一把拉开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并没有人影。

    苏沫沫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在走廊里面左右张望了一番:

    “难道是有人敲错门了吗?”

    苏沫沫摇了摇头,轻轻的将门关上之后就转身回了房间。

    可是她并不知道,她才刚刚转身,就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地从旁边的墙角闪了出来。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颜恺!

    此刻他的手里正捧着一束鲜艳的百合花,轻轻的走到了病房的门口。

    刚才的确是他敲的门,可是当他听到苏沫沫的清脆的声音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下子产生了想要逃避的想法。

    在他看到苏沫沫那张魂牵梦萦的脸之后,又忍不住迈开了步子,再度回到了房门口。

    苏沫沫刚刚转身的时候,门是虚掩着的,并没有关上。

    此刻颜恺只需要轻轻一推,就推开了病房的大门。

    透过这打开的一条隙缝,他能够看到苏沫沫此时此刻正满脸幸福地坐在床边。

    尽管她现在还没有出月子,也并不适合去抱宝宝,可是她依然不愿意放手。

    她就这样倚靠在床头,不时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宝贝,嘴角的笑容从头到尾就没有消失过。

    能够看得出来,她是非常非常疼怀里的那个小宝宝的。

    颜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那一束百合,心中突然浮起了一丝犹豫:

    苏沫沫现在这么幸福,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再去打扰她?

    本来颜恺也只是打算过来偷偷看一眼就走的,毕竟自从上一次苏沫沫和自己见面出事之后,他就一直心怀愧疚。

    后来他第一时间想要联系苏沫沫,却发现她的手机一直关机,根本就联系不上。

    于是,心急如焚的他直接联系上了林翩翩。

    林翩翩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七个月的身孕了。

    她告诉颜恺,苏沫沫好像和厉司夜之间产生了一些误会,所以两个人一前一后去了一趟西班牙的马德里,似乎是打算把误会解开,顺便再在那边度个假。

    一听到林翩翩的这么一番论调,颜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他推测,苏沫沫和厉司夜之间闹出的误会,绝对跟那天钻戒丢失的事情有关。

    所以从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心怀愧疚。

    他想着,如果不是自己用欺骗的手段将苏沫沫约出来,也不会产生后面一系列的意外。

    苏沫沫更加不会被厉司夜误会,那自然而然苏沫沫也不会只生一人挺着大肚子直接奔赴马德里去找厉司夜。

    幸好苏沫沫平安无事地回国了。

    如果在她去西班牙的过程之中出了什么意外,颜恺只怕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了!

    想到自己犯下的过错,颜恺顿时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什么脸面去见苏沫沫了。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百合,正准备转身离开,这个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道非常诧异的声音:

    “师兄,你怎么来了呀?”

    颜恺回过头去,赫然对上了苏沫沫的惊喜无比的眼神。

    苏沫沫已经看到他了,甚至还主动和他打了招呼。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好意思再打退堂鼓呢!

    于是干脆心一横,直接朝着苏沫沫无奈的笑了笑,走进了病房。

    他伸手将那一束清香的百合放在了床头,低头看了一眼苏沫沫怀中的女婴,温柔的说道:

    “听说你生了个女孩子很可爱,跟你小时候长得特别像。”

    尽管生完孩子费了不少的力气,但是在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多礼拜的休息和调整之后,苏沫沫觉得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虚弱。

    但正是因为是顺产,所以她现在倒也没有觉得身体有特别乏力和不适的感觉。

    而今她整个人沉浸在了自己有了一个女儿的兴奋之中,所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颜恺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多少的暗淡和无奈。

    此刻在听了颜恺的这番话之后,她的脸上浮起了一抹不太好意思的笑容:

    “师兄你可真是会开玩笑,她现在那张脸都还皱巴巴的,都没有长开呢,哪里能够看得出来像谁呀,不过我觉得她的鼻子还有嘴巴,倒是跟她的爹地长得特别像!”

    苏沫沫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特别是当她提到厉司夜的时候,声音突然变得温柔而甜蜜。

    这种打从心眼里面才能感觉到的幸福,让颜恺突然觉得胸口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狠狠的压了下来。

    他实在是不明白,苏沫沫和厉司夜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甚至连孩子都已经生了四个。

    为什么自己却还是执着于她不肯放手呢。

    颜恺的脸上勾出了一幕非常不自然的笑容,他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那个沫沫,我今天公司那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我是刚好路过医院这边,所以顺便买了一束花过来看你一眼,就准备马上回去了。”

    “这就要走吗?不再多坐一下?”

    听到颜恺说要走,苏沫沫的俏脸上面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虽然颜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苏沫沫失望,可是对他自己而言,此刻的苏沫沫每一个幸福的笑容,每一句甜蜜的话语,都好像是在用针尖扎他的心。

    让他痛彻心扉,让他全身发凉。

    所以他唯一能够选择的就只有尽快的逃离。

    他朝着苏沫沫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点头:

    “是呀,因为公司那边的事情比较紧急,所以我必须要尽快赶过去处理一下,下次有空的话,我一定会提着礼物再来看你的。”

    “好哇师兄,既然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忙,你就先回去吧,我们下次再见。”

    颜恺点了点头。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就听到病房的外面传来了一阵浅浅的敲门声。

    他们两个人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就瞧见原本虚掩着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一些。

    只见病房的大门缓缓的被人推开了一道细缝,一个年轻的陌生男子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艳无比的红玫瑰。

    他伸了半颗脑袋进来,当看到苏沫沫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职业性的笑容:

    “非常抱歉,不好意思打扰,请问一下苏沫沫小姐是在这个病房里吗?”

    突然被点了名,苏沫沫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就是。”

    好不容易找到了正主,那个送花的年轻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他一把将门推开走了进来,径直停到了苏沫沫的面前,才将那束鲜艳而美丽的玫瑰花递到了她的手中:

    “苏小姐,这是送您的玫瑰花,请签收。”

    “送我的玫瑰花吗?”

    苏沫沫看着那一束花,脸上露出了有些狐疑的表情。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十几分钟之前厉司夜应该是去住院部那边替她办理出院手续了。

    在办完手续之前,他应该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替自己准备玫瑰花吧。

    “你确定这是送给我的没错吗?”

    苏沫沫实在是想不到除了厉司夜之外,还有谁会送她玫瑰花,于是又再度不确定的询问了一下。

    那个送花的小哥点了点头,他从花里面扯出了一张精致的卡片:

    “中心医院妇产科苏沫沫女士收,这是您的名字,没错吧?”

    如果说名字有相同的,那么连医院和科室都是对的,那基本上应该就不会出错了。

    虽然心底满是疑惑,但是苏沫沫还是将这束花给收了起来。

    她琢磨着,说不定是厉司夜让林特助定给自己的也不一定。

    “好,那就谢谢你了。”

    苏沫沫签好字之后,那个年轻的男人便转身离开了。

    在他刚刚走出病房的时候,恰巧这时已经办理完出院手续的厉司夜跟他来了一个擦肩而过,径直推开房门,走进了病房。

    他才刚刚踏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病床边上那一束雪白的百合,另一边还有一束艳丽无比的玫瑰。

    厉司夜的眉头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皱了起来。

    因为他这几天一直都陪在苏沫沫的身边,并没有亲自出去订花。

    可现在呢?

    他才刚刚出去不到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等他再回来,苏沫沫的床头就已经多出了两束花了。

    目光一转,当他看到了站在苏沫沫身边的颜恺之后,那张俊脸瞬间就黑了一个底朝天,连带着周身的气压也低了好几度。

    要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厉司夜,那就非苏沫沫莫属了。

    她一看到厉司夜变脸,心中暗道不妙。

    为了避免这个醋缸子发飙,苏沫沫连忙主动开口上前解释道:

    “老公,师兄知道我生孩子,今天路过,顺路过来看看我。”

    厉司夜没说话,他只是阴沉着一张脸,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

    接着长腿一跨,直接走到了床头,伸手便将那一大束艳丽无比的玫瑰花拿起来,几步走到窗户外面就准备扔掉。

    苏沫沫看到他这个举动之后,脸上露出了无比狐疑的表情。

    她下意识地问道:

    “老公,这玫瑰花不是你送给我的吗?”

    厉司夜准备扔东西的动作微微一顿。

    他回过头来看向苏沫沫的时候,表情无比的莫名,好像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