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才双宝娇艳妻 > 章节目录 第558章 好,我答应你
    宁熙不听他的,不跑她的孩子就没命了。

    宁熙鼓足了一口气跑到二楼,她原本是想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拖延一会时间再想其他办法,可谁知二楼走廊刚好有两个佣人过来……

    “抓住她!”战斯爵压低了声线,对那两个佣人命令道:“老太太吩咐了,让我带她走。”

    两个佣人面面相觑了一番,紧跟着看向楼下的张柳管家,以求示意。

    张柳也艰难地点了点头:“听爵少的,拦住熙小姐。”

    两个佣人立刻摊开了双臂,刚好将过道拦得严严实实,宁熙见状,她现在想回房间也回不去了,一咬牙她只能继续往楼上跑……

    很快就跑到了顶楼的阳台。

    顶楼的阳台是一个花房,平常老太太很喜欢在上面转悠,陶冶下情操,为了方便起见,顶楼是有一部电梯直达通向地面的。

    刚才在大厅她根本没有机会越过战斯爵往客厅外跑,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部电梯上了。

    可是等她到了才发现,今天电梯刚好在维修,换言之……她没地方可以逃了。

    她被迫停下了脚步,因为跑得太着急,额头还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扭头望着追过来的战斯爵,只是对比于她的狼狈,战斯爵宛若闲庭散步,慵懒又悠闲。

    “宁熙,过来。”战斯爵望着犹如困兽的宁熙,心中除了不安懊悔更多还有愤怒。

    宁熙被他的声音惊骇,步伐不自觉地往后挪,抵在了顶楼的护栏上:“你离我远点!”

    “我可以离你远点,只要你乖乖听话……”

    “听话?听话去打掉孩子么!”早知道她从一开始就应该找借口逃去国外,让他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个孩子还活着。

    她急得声音变了调,夹杂着一丝哭腔:“你别再逼我,再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话落,宁熙直接翻过了护栏,站在阳台那几十厘米宽的墙头。

    一阵寒风乍起,吹着她身体摇摇欲坠。

    战斯爵呼吸一乱。

    慕老太太刚从楼下过来,就听到宁熙说要跳楼,眼皮外翻,她忙道:“熙熙,你干什么?快点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这里虽不是什么高楼层,但好歹也有七八米。

    要真这么跳下去,万一有什么好歹,她上哪去找第二个宁熙?

    “我也想好好说啊,可是你们给我好好说的机会了么?你们张口就是孩子不健康,检测报告显示孩子不能留,我的孩子我凭什么不能自己决定他的生死?”宁熙猩红着眼崩溃大喊着。

    慕老太太也心如刀绞:“熙熙你冷静点,我们现在听你好好说,你想怎么样?”

    宁熙真的是到了绝望的边缘。

    她最亲的人都想要她的孩子死。

    爸爸是,老公是,就连外婆也是。

    “很简单,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等孩子三四个月的时候,我们再做一次全面的检查,无论是抽血还是羊水穿刺我都配合,等那个时候孩子不健康再打掉他。”

    慕老太太不想再刺激宁熙了,起码先把人劝下栏杆再说。

    她站在寒风中,好像随时都会掉下去……

    太可怕了。

    “好,我答应你。”

    战斯爵却并不觉得拖下去就会有奇迹。

    “再拖两个月流产,只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更严重的伤害!这里的楼层不高,你跳下去最大的概率是摔残,孩子也会流产,将来你只能看着宝贝和战宸夜生活,很难再参与进去,那应该也不是你想要的吧?”

    “战斯爵,你胡说什么?”慕老太太听着战斯爵的话,怒不可遏。

    他是一个丈夫此刻应该说的话么?

    战斯爵没有回应慕老太太,先破后立,宁熙现在坚守不肯打掉孩子,如果不让她心理崩溃再重塑,就算把她哄下来了,她也难保不会再反悔。

    毕竟,她固执地认为孩子有一线生机,就像他固执地认为,孩子再留下来也难逃一死。

    “宁熙,如果你不敢跳,那就乖乖下来!”战斯爵薄唇一张一合,冷硬地从齿缝里挤出一句。

    宁熙站在阳台上的身体像无法负担,胸口也在剧烈起伏着……

    他竟然真的让她跳?

    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当战斯爵悄然逼近她的时候,宁熙下唇几乎被咬出血来,决然地摊开了双手,就像展翅的鸟儿,闭上了眼……

    她偏跳给他看!

    “熙熙不要——”慕老太太吓得心脏都快要骤停了。

    宁熙感受着空气中风声的流动,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这么倒下去的时候,手腕蓦然一紧,紧跟着是一股力度搂住了她的腰,一下将她拽了回来!

    “放开我!战斯爵,你放手……”

    “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跳下去的后果?竟然真的敢往下跳?”战斯爵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将宁熙拉了回来。

    由于宁熙是站在阳台围栏的外墙上,而战斯爵是站在阳台地表,所以宁熙的身体远远高于战斯爵的视线。

    他也只是很勉强的维持着宁熙的平衡。

    如果宁熙剧烈挣扎,还是很可能摔下去。

    她弯下腰,抡起拳头砸在战斯爵的胸口,语无伦次地吼道,声音已经完全嘶哑了:“难道不是你让我跳的么?现在我跳了,你又拉我干什么?”

    战斯爵不敢用力挣扎,只能小心翼翼地抱着她下地,等她平安踩在地面的那一瞬,猛地将她紧锁在胸膛里,声音里都充斥着颤抖——

    “我让你跳你就跳,我让你流产你怎么不听话?”

    “……”宁熙说不出话,后怕委屈齐齐涌上心头。

    战斯爵俊脸倚在她的肩窝,感受着她的体温和呼吸,良久只能无奈的发出一声低语:“你赢了,你彻底赢了。”

    他可以假装绝情,却做不到真的不在意她的安危。

    哪怕她有一点情绪的失控和波动,他都不会比她好过。

    宁熙闻言一下子怔住,从他怀里抬起脑袋:“你……你说什么?”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怕是死胎病胎,那也等两个月后再做决定。”战斯爵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深深地望着她满脸的泪痕:“你满意了么?”

    宁熙生怕自己听错了,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追问:“真的么?你答应暂时留下这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