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成校草的纯1炮灰男友[穿书] > 章节目录 掉马(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
    顾池沉默着。

    傅芮又问“许燃为什么不做你的主唱?”

    “他说有了满意的创作。”

    “缘分没到,算了, 老顾, 你也别想了。”

    夜风中, 顾池把手指插在发丝间, 淡声道, “我现在会专注615的live。”

    “我了解你, 无论怎么样,你都会把乐队这条路走下去。可惜我要准备音乐特招,这次不能帮你做贝斯手了。”

    “你尽快通过特招, 跟我一起参加校内选拔才是正事。”

    傅芮给了一个自信的回答“没问题。”

    –

    许燃在帐篷待了一夜, 听到第二天下午15点, 本次茉莉天空音乐节正式结束。

    虽然很嗨皮,但也是真的累die。

    想找顾大兄弟出去吃个饭放松一下, 发了微信,对方竟然说已经走了。

    他心里不会还在怀疑自己吧?

    之前还曾怪顾池套路自己做主唱,没想到自己更不做人, 偷偷摸摸“觊觎”他,伤害了彼此的感情。

    心里有些愧疚。

    幸好,回到学校, 上课下课的去找他问作业, 一切如常,放下心来。

    这次音乐节收获不少。

    回到学校,许燃灵感不断,全情投入到《沉醉不知归路》的重编中。

    顾池延续之前的忙碌状态, 但许燃自己也忙,没空关心他干什么。

    很快,融入三弦音色的一首带unk感觉的新歌完成。

    结合歌词,取名《一段》。

    作曲莫比乌斯,作词许燃,编曲许燃,原唱许燃。

    都是许燃的。

    很好。

    为了好的效果,许燃又联系了一间录音室,录制了一版完整的《一段》deo,时长3分56秒,存在手机里。

    毕竟不差钱。

    周五早上,有数学建模的选修课,这门课是跟顾池一起上的。

    许燃走进教室,看到穿着黑色衬衫的顾同学坐在第二排最靠外的位子上。

    旁边恰好没人。

    走过去,把手搭在他肩膀,提醒道“往里挪一个。”

    顾池仰头看了他一眼,推过课本,挪到了里面。

    许燃挨着他坐下。

    校内选拔将在七月初举行,结束选拔的一个月间,获胜的创作可以重组乐队,训练磨合。

    到七月底,茉莉天空的校际音乐节就会跟暑假同步开启。

    原著里,校内选拔只简单地提了一下,唯一确定的是顾池拿到了代表权。

    大篇幅都在写孟悦怎么帮顾池找乐手,陪他排练。

    感情戏许燃都是跳过的。

    校内选拔之后的茉莉天空校际音乐节,是《摇滚先生》的最后一个大剧情,因为这个剧情是主角事业和感情的升华,许燃认真看了。

    甚至还记得一个感情细节,顾池排练时,孟悦每天给他送饭买饮料,两竹马互相投喂,暧昧得不要不要的。

    校园乐队一般大四才会考虑签约。

    毕竟,在学校时只能算是自己玩玩,而签约就是走上职业化的道路,那就是终身的事业。

    是走职业化道路,还是继续搞科学?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抉择。

    原著里,顾池在校际音乐节拿下冠军,茉莉天空当场就送上一纸合约。

    但他是个学霸,何况,还是北城大学这样的名校。

    就业率高,薪酬好……

    面临大三,学校安排他去一个知名的机械研究所进行为期半年的学习。

    主角受孟悦挚爱机械,顾池就暂停了乐队,带着他在研究所学习了半年。

    回来后才跟茉莉天空签约,正式走上职业化道路。

    等于,悲喜药店是大二暑假夺冠,但大三下才正式成团。

    许燃细想,其实按他学霸的脑子,不搞科学确实挺浪费的。

    但,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

    你选了一条路,必定放弃了另一条路上的风景。

    从来就没有最好的选择,只有不会后悔的选择。

    就像许燃,上一世,他可以选择读完四年大学,找一个安安稳稳的幕后编曲工作,拿一份不错的薪水。

    再找一个同样喜欢音乐的伴侣,上班下班,回家后,靠着彼此的肩膀,窝在床上听歌,讨论一下究竟是unk更具有反叛精神,还是后摇颠覆传统摇滚更值得推崇。

    但他没有。

    他继承了火声的主唱。

    走了一条最未知的路。

    虽然没有走到光明。

    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而这一次,他既然选择找莫比乌斯,重新打开一片跟主角顾池无关的音乐天地,那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也同样不会后悔。

    回忆剧情后,许燃见还没上课,准备来关心一下好哥们。

    用手肘撑在桌面上,侧过身体看着旁边的男生问道“哎,顾池,校内选拔就快到了,你乐队……准备怎么弄?不着急么?”

    顾池慵懒地靠在后排桌沿,眯眼看来,“着急有用?”

    “你要自己唱么?”

    “或许吧。”

    许燃饶有兴致地扬眉,“咦,看样子,你对自己唱歌还挺有信心?”

    顾池眸光清亮,“某人说过我是很好的主唱。”

    看他这么臭屁,许燃有点不服,“你觉得自己稳操胜券?”

    “差不多。”

    “颜柏也不在话下?”

    顾池捏着笔随意摇动的手就搁在桌面上,听到这句,随手抬起,轻巧地敲在男生鼻尖上,语气淡然,“没觉得他有什么特别。”

    许燃条件反射地闭眼,睁开后质疑他“你别这么自信,我就问你一句,要是我帮颜柏重组寒山,你还有信心?”

    对方漆黑眼眸里,一道深沉的光线闪过后。

    他错开目光,平平常常地开口,“你不会。”

    许燃坚持要个答案,“对,我不会,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帮颜柏重组寒山,你觉得自己还能不能赢?”

    顾池的神情一点点认真,理智分析“你如果帮颜柏重组寒山,做主唱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你会帮他完善编曲。从《炼狱》来看,我没有必胜的信心。”

    旋律是骨架,编曲是血肉。

    没有好的骨架,这首歌很难有一个完整的面貌,而骨架的脆弱,也可以靠血肉来充实和丰富。

    所以,一段并不是很完美的旋律,如果能遇到一个生动的编曲,未尝不能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听到顾池肯定的话,许燃露出一抹笑意,“其实,我还挺想跟你……在同一个舞台,不为别的,就想看看到底谁做出的东西更好。”

    顾池的目光里也泄露出几分兴趣。

    许燃对自己自信无比。

    他竟然也开始憧憬这个画面,想知道这人为了赢过自己,会做出一场怎样的演出?

    顾池凝注对面,问他,“有机会么?”

    许燃翘了翘唇,“假如我能找到我的创作,就一定有。”

    那是,我们带着各自的乐队,在同一个舞台上见面的时候。

    这一刻,许燃突然意识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本来在心里下过决定,要远离主角们,却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跟顾池越走越近。

    因为,这个人寄托了他在现实世界的希冀。

    遇到彼此,就像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一个同类。

    但他心里又存着强烈的不甘。

    既欣赏顾池,又总想一较高下,证明自己并不比他差。

    安静几秒,顾池突然随意地问了一句,“周六有没有空?”

    周六?

    许燃想了一下,周六是6月15,是他期盼已久的莫比乌斯的live。

    “不巧,我还真有事,下次再约吧。”

    顾池了然地点头,“行。”

    这是许燃第三次来rabo。

    但当他站到rabo那扇漂亮的雕花槅子门前面对着公事公办的检票员时,不禁在懵逼之后,辱骂了自己一万句傻逼。

    莫比乌斯在茉莉云音乐上还挺凉的。

    跟颜柏eellion主页拥有超过20万粉丝的关注完全不一样,莫比乌斯只有区区四位数的关注。

    而且,评论区也被“克莱因”一个人承包了。

    许燃之前甚至替莫比乌斯担心过,票可能卖不动。

    但没想到的是,今晚的演出竟然不是莫比乌斯这个扑该后摇歌手的专场,而是一个在全北城都很牛逼的圈内聚会,不为赚钱,是纯粹的乐队交流。

    叫“彩虹光线”。

    今晚就有至少十五支知名乐队会到场。

    其实颜柏第一次带他来rabo时就曾提过,“rabo每个季度会在这里举办一场重要的乐队live,但对外售票不多。”

    所以,如果想看“彩虹光线”,不但要提前订票,买不买得到,还得看人品。

    票,许燃是没有的。

    这一刻,他想到了在各个演出场所无孔不入的黄牛。

    刚想到黄牛,一只哆哆嗦嗦的手就伸到了许燃眼下,“朋友,票子要不?”

    “要。”

    许燃抬头,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邋遢男人,头发乱如鸡窝,身上的土黄色立领夹克皱得让人马上想到一堆三天没洗的衣服,再配上他哆哆嗦嗦递票子的手,画风意外的和谐。

    刚想问多少钱,没想到对方惊讶地叫出了他的名字,“许燃?”

    许燃?

    这人是谁?

    原身人脉很广啊,黄牛都能认识。

    “你是……”许燃迟疑了一秒,对方就不满地打断道“你这么久都不主动联系我,10万块不要了?”

    10万?

    许燃迅速回忆,跟10万这个数字有关的就一件事被小悦悦嘲过的,原身十万请名师教他弹吉他。

    对方自顾自絮叨“许燃,你这人也太不靠谱了,上了三节课就没影了,我告诉你,我可是一直在店里等你,你自己不来,别怪我按时都把费用扣了啊。2500一节课,一周一节,你缺席12节,你的10万学费,只有7万了……”

    许燃忍不住打断他,“不是,我他妈的还真十万请名师啊?”

    对方跟看傻子似的盯了他几秒,不悦地拧起浓黑的眉毛,“我知道了,你想赖账?你不是吹嘘自己是富二代么?富二代还赖账?我不管,你自己不来学的,10万我是不可能退给你的。”

    许燃又把眼前的邋遢男人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人……2500一节课?

    自己真的活该被嘲。

    十万学费,要不说还以为是终身制会员呢?

    但转念又觉得人不可貌相,许燃打量着他,客客气气地问了一句,“我这太久没学了,老师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

    对方又跟看傻逼似的看了他几眼,“我路一航啊。”

    路一航?

    这不是步笑在rabo提过的那个疯子么?

    不过,这下许燃倒是可以理解2500一节课了。

    步笑和宿阳都提过,他写歌编曲都很厉害,但不知怎么沦落到教吉他、当黄牛的……

    许燃立马殷勤起来,“哦哦哦,路老师啊,不好意思,最近忙得很。”

    路一航见他态度转变,派头立马出来了,“想起来了?”

    “当然当然。”

    “那学费的事……”

    “不提不提,路老师按规矩来就行,该多少就多少。”

    路一航满意地咧开了嘴,“不错,有富二代的样子,你刚是不是想买票?”

    “对。”

    “那我便宜点,800卖给你吧。”

    “行行行。”

    许燃也懒得管路一航有没有讹自己了,有票就成。

    反正不差钱。

    微信支付后,又寒暄了几句,拿了票正要进rabo,一个穿黑色紧身背心的男人走到路一航身边,笑道“路哥好生意啊。”

    许燃也没在意,正要转身,男人扫过来一眼,惊喜交加地开口“燃燃。”

    一听这油腻的“燃燃”,许燃知道是谁了,最近老是来骚扰的,建明哥。

    男人二十上下,就算这里光线不好也能看出来化着妆,视觉上倒还过得去,算帅的。

    但他之前电话里给人的感觉不太好,许燃也不怎么想跟他多接触。

    客气疏离地叫了声,“建明哥。”

    见到许燃,建明哥显然非常开心,“以前约你来看live,你总不来,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挺巧的。”

    建明哥顺势道“那我们一起吧。”说着就来搂许燃。

    这么亲密的动作,许燃不太习惯,侧身让开了。

    建明哥伸过来的手落在了空处,愣了一瞬,见男生神情冷淡,只好讪讪地收回去。

    “走走走。”

    两人前后走进rabo。

    一楼接近舞台的地方已经站满了人。

    建明哥遇到不少熟人,一路打着招呼,主人翁似的带许燃走到舞台对面的二楼天台卡座,就是许燃之前来时坐的地方。

    “真没想到你会来rabo听live,你还不知道吧,我跟这里的老板轮胎可熟了,要票你找我啊,何必还找路一航买。”

    建明哥似乎真的跟老板很熟,今晚人很多,本来是没位置的,他打了个电话,没几分钟,就走来一个男人。

    建明哥介绍,“这是rabo的老板轮胎,我哥们。”

    许燃来过rabo两次,但还真没见过这人。

    客气地打了招呼。

    轮胎长相粗犷,留了一撮胡子,马上给两人安排了一个位置。

    轮胎走后,建明哥又说,“其实轮胎也不是rabo真正的老板,听说真正的老板贼有背景。”

    聊着聊着,许燃倒是套出了建明哥的身份。

    这人是体育大学的,叫宋建明,是原身之前的暧昧对象。

    原身跟他暧昧了几天,喜欢上顾池后就把备胎一脚蹬开了。

    宋建明却对原身念念不忘,之前没事还来北大找他,被彻底拒绝后改成了不时的电话骚扰。

    路一航这个“名师”也是宋建明介绍给原身的。

    现在当面见着人,更是殷勤备至。

    见演出还没开始,又亲自端来两杯东西,笑眯眯地把一只透明的马克杯推到许燃面前,“燃燃,真的,这么久没见,我特别地想你,能不能陪我喝一杯?”又仿佛很了解许燃般,特别贴心地来了一句,“不是酒,放心吧。”

    这些话配上他的油腻语气,许燃听着略感不适。尝了口马克杯里的东西,是水果味道,还挺好喝的。

    今晚找莫比乌斯是正事,确实不能喝醉。

    又跟宋建明坐着随便聊了几句,对面光线黯淡的舞台上,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鼓声和音响的尖啸。

    仿佛信号般,整个houes安静下来。

    舞台的光线依旧黯淡着,只能看清器材和三个人的轮廓。

    “大家好,今天,又是彩虹光线照亮的日子。”

    沉稳的男声响过后,场中马上掀起一阵欢呼。

    白色的聚光灯打下来,照亮舞台边缘的区域。

    一个男人正怀抱一把红色的电吉他,站在灯下。

    天台离舞台远,又因为灯光效果,舞台上,乐手的面容是完全看不清的。

    宋建明很贴心地提醒许燃,“这是轮胎的乐队。”

    等场中再次安静,轮胎开口宣布“我们是飞行路径!让我们开始今晚的arty吧!”

    场下开始呼喊乐队的名字,“飞行路径!飞行路径!”

    没有更多废话,场下稍安静后,一串混合着鼓声的贝斯和弦就同时响起,如同锋刃擦过耳膜般让人浑身的毛孔在瞬间打开……

    音符和旋律灌注全场,像野火般蔓延开来。

    曲风是朋克偏流行。

    节奏强烈,旋律朗朗上口,听着特别的轻松。

    飞行路径一连表演了五首歌,开过场后,现场气氛愈发热烈。

    又轮番上了几只乐队。

    有不插电的二人清新民谣,有快节奏的funk,还有很容易炸起来的unk。

    “彩虹光线”聚会跟别的演出完全不一样,大家都很轻松,想唱就唱,想停就停,想换歌就换歌。

    有时候,还会freestyle一段乐器lo。

    以前的世界,许燃更多的是音乐节或者商业演出。

    纯粹为音乐而生的这么带感的乐队聚会,真没试过。

    感慨过去,思考未来。

    许燃愈发确定,他要重新组乐队。

    为自己的梦想,也为音乐本身。

    对面的舞台在换乐队,灯光一直暗着。

    先前,乐队上台后都是自己介绍。

    到这只时,老板轮胎突然开声了。

    男人站在舞台下,拿着无线麦,语气激动地开口“各位各位,给大家介绍一下,接下来要出场的这位新朋友,大家或许之前没听过他们的名字,但是我相信,今晚,他们的东西一定会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往漆黑的舞台看了一眼,才继续高声宣布“现在,让我们欢迎,莫比乌斯。”

    聚光灯没有如期亮起,只有后面打过来的红色灯光,将整个舞台映成一片赤色的朦胧。

    台上有三个人。

    吉他手站在最前方,左边是贝斯,鼓手则藏在后面。

    全都看不清面容。

    但许燃有种感觉,吉他手一定就是创作核心莫比乌斯。

    男人的面容一片漆黑,只有挺拔的身影轮廓被剪裁得无比清晰。

    他半侧着身体,头发搭到耳际,怀里的吉他被不时扫过的光束滚上了炫目的红色。

    许燃紧紧凝视舞台上的吉他手,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不畅,不自觉地从椅子上站起。

    直到舞台最前方的身影挥指扫动琴弦,这份紧张才在轻柔到近乎空灵的吉他声中,缓缓宣泄出来。

    接着舒缓的镲声加进来,继而是鼓点。

    最后,所有的乐器汇合,情绪在一瞬间被调动。

    缓慢的弦音,疲倦的鼓点,背景里掺杂的如噪声般的电流音。

    仿佛走在没有尽头的地下隧道。

    窒息、烦闷,绝望之后,想毁灭一切的心情。

    舞台上摇曳和迷离的光线,跟整首曲子沉郁的基调,创造出一个悲伤而心碎的空间。

    没有一丝人声,只靠器乐创造出气氛、情绪和想象中的画面……

    这是莫比乌斯的第一首歌《翻转之后的天空》。

    后摇。

    孤独的后摇。

    仿佛是曾经经历过的绝望心情。

    莫比乌斯经历过什么?

    完成一首,停顿秒,就接下一首。

    第二首许燃也知道,叫《苦杏仁》,是他中期所写的一首,也是情绪转变比较大的一首。

    之前完全的悲伤和绝望,从这首开始走向释怀。

    苦杏仁,其性温,味苦,有小毒。

    像是人类命运里天然存在的无法逃避的挫折和繁难。

    一开始的前奏平淡宛如白水,但随着鼓点渐趋激烈,仿佛是白水被燃烧的火焰加热,一点点沸腾,直至涌出容器,最后,在燃烧成灰烬后,重归平静。

    比很多地方的条件都好,rabo灯光绚烂,环绕音响清晰。

    吉他手穿干净的白色上衣,怀抱红色吉他,微微低头,聚光灯扫过时,勾画出他颀长的背脊线条。

    许燃总觉得莫比乌斯怀抱吉他的画面,有一种不对劲的熟悉感。很想认真辨认,却觉得有些头晕眼花。

    抬眼看桌面,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喝了大半杯那种红色的果味饮料,忍不住怀疑地问宋建明,“你给我端的是什么?”

    宋建明端起杯子检查后,惊讶地解释“呀,好像端错了,这是four loko,你没事吧?”

    许燃见他表情语气都略显浮夸,怀疑这人是故意的,心里格外不爽。

    待会别醉在莫比乌斯跟前了。

    第三首节奏感稍强,鼓点马上炸开,电吉他的主旋律隐隐约约地躁动不安,却又极尽克制,暗流涌动。

    第四首就是新歌《沉醉不知归路》。

    许燃连听了一个多月,熟得不像话。

    鼓点平缓,吉他轻柔,旋律的变化又非常繁复。

    从始至终,吉他手都没有开过口,一直在迷离的光线中,保持那种沉静的,微侧着身体的姿势。

    《沉醉不知归路》的结尾是一段干脆的落鼓,就像无比坚定的前行信念。

    鼓声结束后,现场安静了一秒,直到站在暗处的贝斯手开口说话“感谢各位,莫比乌斯今晚的演出结束了。”

    场中的人才从那种由音乐创造的氛围中抽离,然后开始齐声欢呼,叫出乐队的名字,“莫比乌斯!莫比乌斯!”

    在这四首歌里,莫比乌斯是用旋律在现场制造了一个结界。

    在结界的范围内,只有他想要的气氛和情绪,别无其他。

    许燃完全沉浸其中,直到结束,耳畔和眼前,依旧只有莫比乌斯的旋律和身影。

    心里甚至有种感觉,如同霍炎之于上一世的自己,在这个世界,莫比乌斯就是他作为一个主唱,注定要追随的那个创作。

    整场演出,除了贝斯手最后的感谢,其他人都没说过话。

    包括乐队灵魂的吉他手。

    许燃站在对面的二楼天台,远远看到吉他手从舞台侧面下来,把自己的琴交给身后的贝斯手,独自走向彩虹光线的后门。

    贝斯手和鼓手则挤入了人堆中,继续享受几个小时的乐队狂欢。

    许燃准备去找莫比乌斯,却发现这种four loko的后劲远比自己想象中要足,酒劲渐渐上涌,头脑都热了。

    站起身,踉跄着从二楼向一楼走去。

    宋建明见他要离开,忙问“燃燃,你去哪?”

    许燃头也没回地答“找人。”

    下到一楼,脚步越来越飘,眼看着吉他手已经出去了,许燃跌跌撞撞地跟上。

    幸好,对方还没走,就站在rabo后面的窄巷里打电话。

    被惊动后,偏头看过来。

    因为背向月光,他的面容是一片漆黑,只能看到挺拔的身形。

    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又一次袭来。

    许燃酒醉着,没办法深思,往前靠近两步,面向月光洒来的方向,开口问“你好,请问,你……你是不是莫比乌斯的创作?”

    舌头麻痹,连讲话都不太利落。

    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许燃却感觉到两道沉重无比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脸上。

    脑袋晕乎,只能凭着感觉说话“莫比乌斯,我是克莱因,我特意来找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今天是520,祝各位小可爱甜甜蜜蜜。池燃快乐甜蜜。

    感谢在20200519 15:20:35~20200520 20:15: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涟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曦月瑜 10瓶;  leonie 5瓶;卡卡喵 2瓶;atrichor61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