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潇 > 章节目录 第953章 楚含笑篇5
    楚含笑嫁到秦南之地,已经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了。

    秦南之地,原本是苦乏之地。

    农民们耕种收获都有一些问题。

    每年到了春季,本该是播种的季节,可每次到这个时候,都会降下许多的雨水,雨水过多,便会形成洪水。

    所以春天播种时,百姓们的不少良田都被洪水摧毁了,到了秋天,许多农民都是颗粒无收。

    有时候,好不容易熬过了春天,到了秋天收获之时,蝗虫肆虐,将农民们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粮食吃掉大半。

    这样一来,还不如春天时被洪水冲垮呢,也不至于后来如此辛苦。最后却只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秦南之地,每每都是朝廷头疼的地方。

    因为楚夜与楚含笑关系匪浅,即使楚夜上位之后,楚含笑的长公主身份也没有变。

    还记得深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秦正南硬是让所有人封锁了口头,不准在楚含笑面前提起半点洛阳城兵变的事。

    秦正南还一直以为,楚含笑不知道。

    直到一个月后,楚夜大方的从京城让人送了很多东西来。

    君上赏赐的东西,必须得送到楚含笑手里。

    秦正南一直看着楚含笑的表情,发现她并没有出现什么动作,才松了一口气。

    事后秦正南问过楚含笑,她知道大炎王朝改头换面了吗?

    她只是淡淡一笑,随口道:“早就知道了。”

    秦正南觉得楚含笑真是不容易,这三年来,一直在帮助秦南之地的百姓们改善生活。

    为了防止洪水来临,便修建了大坝,将那些雨水蓄起来,到了干旱的时候,也还能派上用场。

    为了防止蝗虫肆虐,她便发出告示。

    百只蝗虫,便可以换的一钱。

    所以到了秋天,一串一串的蝗虫便被百姓们蜂拥的送上门来。

    而且不仅如此,某一次,那蝗虫掉到了铁板之上,被府中的一个四岁小孩吃了,等到楚含笑想要将它夺出来时,那孩子已经将蝗虫咽下去了。

    “真香。”

    吃完之后,那管家的孩子,便一直嚷嚷着还要吃。

    楚含笑胆子也是大,精心烤炸了一番,耐着性子将它放在嘴里,表情由开始的害怕,也变得舒缓。

    这蝗虫,没想到还如此好吃。

    至此以后,楚含笑还专门摆了一个蝗虫宴席,专门招待秦南之地的百姓们,开始时,没有一个人能咽的下去。

    直到楚含笑以身作则,先吃了蝗虫,那些人才一脸惊惧的闭着眼睛吃了下去。

    而后,嗯,真香——

    困扰秦南之地的百年之事,就得到了解决。

    楚含笑也越来越受到百姓们的爱戴。

    可是秦南王府,却始终有一事困扰在秦正南和楚含笑心里。

    那便是,楚含笑到了秦南之地已经三年了,可是他们膝下,依然无子。

    秦正南遍访了许多神医,他们都只是摇摇头。

    问题不是在秦正南身上,而是在楚含笑。

    楚含笑曾经还问道秦正南:“我帮你纳妾吧?”

    可秦正南疯狂的摇头,在他心里,有楚含笑一个人就已经足够了,他不想再出现其她人。

    他觉得这样对不起楚含笑,也对不起他们这份感情。

    “可一直这样下去,也没办法,你也知道,我是——”

    楚含笑终究没有说下去,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秦正南站了起来:“我也不靠那个过日子,每日清晨,睁眼就能看到公主,我已经很满足了,其它的事,我都可以不考虑。”

    “可是,你也是男人。”

    男人,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

    “可我更是一个丈夫。”

    秦正南心里有点烦闷,便想着出去走走。

    楚含笑在内屋,心里有些杂乱。

    她是石女。

    既不能进行房事,也不能生儿育女。

    许多京城来的太医,都束手无策。

    说来也是奇怪,楚含笑有一次,给小公子写了信,信中大概是说,觉得自己晚年定会不幸了,自己身边还有一支亲卫的护队,到时候会让他们去云朝国找小公子。

    秦南之地受他庇护,免遭战争之苦。

    这一点,也算是其中一点回报了。

    可是信刚寄出去没多久,没到凤湛手里,却到了虞歌手里,虞歌再叫人一打听,便知道楚含笑现如今的处境。

    楚含笑那孩子,出生的时候,自己还抱过她。

    虽说和虞歌和宸妃也有着一段不快的往事,但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因此,虞歌便给魅林的玄机子和桃花仙子写了一封信。

    没过多久,桃花仙子带着玄机子就出发了。

    当传说中的两位真正的神医来到秦南之地,站在楚含笑与秦正南的面前的时候,他们的表情,简直是说不出的精彩。

    要想请到这其中的一位神医,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可现在他们不仅来了,而且一来,就来了两位。

    楚含笑询问之下,才知道帮她的人,竟然是凤湛的母亲,也便是传说中的那位女子。

    桃花仙子说,媚主看了那封信十分愧疚,不知道是谁将信混进了魅林报告的信中,她也没留意,便翻开查阅了,冒犯到了楚含笑,还请她见谅。

    这样的女子,帮了别人,却还在为自己的错失道歉。

    楚含笑便对那传说中的虞妃,不,应该说是云朝国帝后,更加崇拜了。

    若不是她,自己这辈子的幸福,恐怕都无望了。

    楚含笑嫁给秦正南的时候,年龄已经不小了,现在又三年的时间都未曾有孕,本来年龄就已经大了。

    若是再拖下去,就算能有身孕,也早就过了适合生产的年龄了。

    所以两位神医的到来。那就相当于天降甘露。

    经过一番用药和手术,桃花仙子与玄机子走的时候,还多加叮嘱了她相关的事项,让她注意调理,千万不能碰水。

    秦正南是千恩万谢的将两人送走的。

    他回来的时候,激动问道:“他们是玄机子和桃花仙子吧。”

    “嗯。”

    “太好了。”

    秦正南没有问为什么他们两人会来,他知道楚含笑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她能向两位神医坦诚自己的身体,想必也是痛苦万分的。

    “是云朝国的帝后。”

    秦南王趴在楚含笑的床前。

    “她,真是一个好人。”

    一个好人?楚含笑忍俊不禁。

    秦南王,虽然腹中没有半点墨,可他为人,却比其它伪君子高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