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虞兮虞兮奈若何 > 章节目录 第954章 楚含笑篇6
    成婚五载。

    秦正南和楚含笑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记得那孩子降生的那日,楚含笑在里屋叫的撕心裂肺。

    秦正南在外面不停的徘徊着,而后他的脚,还在不停的打着颤,他身边的那个小家丁,可怜他是新来的,不知道躲一下。

    硬是被焦急的秦南王掐的手臂青紫。

    直到屋中传来一阵婴儿啼哭,秦正南才松了一口气,他的腿,一下子就软了,瘫在地上。

    任凭旁人怎么拽,他都起不来。

    家丁伸手一碰,秦南王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夫人生产,却是将男子急坏了的事。

    孩子诞下之后,秦正南硬是一刻之后,腿脚才听自己使唤。

    他站起来之后,不是跑去看孩子,而是往楚含笑的屋子里钻。

    刚见到楚含笑。

    楚含笑问道:“你来了?看过儿子了吗?”

    是个儿子吗?

    他没去看。

    “疼吗?”

    楚含笑回道:“疼,不过挺值得的。”

    听到这话,秦南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抱着楚含笑的手,哭的那就一个撕心裂肺啊。

    “都怪本王,都怪本王,是本王不好。”

    “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孩子了。”

    “公主,哇——你刚刚吓死我了。”

    “我以后都不会让你再吃这种苦了。”

    看着秦南王趴在床前不停抽泣的模样,楚含笑觉得好笑之余,又有着感动。

    他们成亲五载,他想必也是有着不少压力的。

    在楚含笑面前,他从未哭过。

    唯独这一次。

    后来啊,小秦朗长大了。

    秦南王便每日带着他上山打猎,回家之后再带着自家儿子烤好了东西,给楚含笑送去。

    记得有一次,小秦郎将楚含笑气得手直抖,可因为秦朗还小,一巴掌下去,他的屁股上就是一个大大的红印子。

    傍晚,秦南王回来之后,秦朗屁颠屁颠的跑去向父亲告状。

    奶娃娃抽泣的声音,让秦南王十分心疼,立马将他抱起来,问是谁欺负了他。

    等到小秦朗将手颤颤巍巍的指向楚含笑的房间时。

    秦南王的脸开始拉下来了。

    “你母亲打了你?”

    “嗯嗯,父王,母妃欺负我。”

    小孩子哭的一抽一抽的,看着就格外心疼。

    秦南王阴沉着脸将小秦朗放下,而后说道:“你欺负我媳妇了?”

    看到父亲的脸变得黑沉沉的,小秦朗本能的往后退。全然忘记了之前的委屈。

    后来啊,听人说。

    那晚上若不是使劲拉住了秦南王。

    五岁的小秦朗,肯定要被秦南王用鞭子抽的屁股开花了。

    楚含笑听说了之后,也只是微微一笑。

    秦正南这个暴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他也只有在面对楚含笑的时候,才会羞涩得不知道将手放在哪里。

    从那以后,小秦朗一看到母亲,便缩了缩头,再也不敢无理取闹了。

    你想,到时候母亲生气了还好,也顶多就是训斥一顿。

    若是让父王知道他惹母亲生气了,那就少不了一顿鞭子伺候了。

    秦南之地,因为楚含笑的到来,慢慢的变得十分繁华,路不拾遗,百姓们安居乐业。

    甚至还有不少的话本先生,将他们的事迹编撰成了一本书,每日在秦南之地的各处茶馆讲解着。

    因为他们二人是受了云朝国帝君的恩德才有的孩子,所以在话本先生的讲述之中,他们将云朝国帝后神化了。

    并且茶馆的说书先生除了讲述秦南王与王妃伉俪情深之外,也会说起云朝国帝君帝后的唯美爱情。

    久而久之,在众人心里,便将云朝国的那帝君帝后说成是神仙下凡,来造福苍生的。

    就连小秦郎从记事起,都喃喃的说着要见一见那传说之中的帝后,究竟是何等仙人,才使得父亲母亲对她如此尊崇。

    所以啊,在秦朗十八岁的时候,便去云朝国游历了一番。

    这一去,倒真的是开创了他的眼界,云朝国的百姓,都生活得其乐融融。

    他还见到了云朝国的一位男子。

    那男子,生的十分貌美,就是上了年纪了。

    他说他叫夜轻风,夜轻风?这个名字好生熟悉,就是不记得在哪里听过。

    秦朗觉得这个大叔很是爽快,便请他一起吃了饭,夜轻风还带着他游历了云朝国的山水。

    时间久了,两人便形影不离了。

    秦朗觉得,夜轻风就像是他生命之中的另外一个知己。

    他活成了自己想要的那副模样。

    轻狂,武功高强,看淡世事,对所有人都是一副模样。不畏强权,敢管闲事,跟着他的那些时日,秦朗过得十分畅快,做了许多自己不敢做的事。

    看夜轻风的眼神,也变了许多。

    夜轻风倒是只将秦朗看成一个小辈。

    反正他闲来无事,便带着他四处游历。

    只是秦朗好像,对他越发崇拜,也越发依赖了,而夜轻风,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习惯了秦朗的存在。

    察觉到了自己危险的一面,夜轻风便连夜走了。

    之后,秦朗找了他许久许久。

    直到回了秦南之地,他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时,家中已经添了第五个孩子了。

    秦朗这副萎靡的模样,与家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于是,楚含笑找秦朗谈了谈心,问了问具体的事宜。

    听完之后,楚含笑沉默了,而后,楚含笑去找了秦正南,和他说了儿子的事,刚开始听完楚含笑的推测时,秦正南火冒三丈,拿起鞭子,就打算去找秦朗算账。

    还是在楚含笑的目光里败下阵来,缩着头,坐回了原地。

    秦朗不知道那天晚上,母亲和父亲说了什么话,只知道后来,他们见到自己的时候,都是一脸慈祥。

    后来,楚含笑还动用了自己的力量,找到了夜轻风。

    夜轻风和秦朗见面之后,秦朗一下子就哭了,抱着夜轻风,说了许多的话。

    具体是什么,那就无从考究了。

    反正过了几日。

    秦朗跟着夜轻风,又出去行走了。

    “公主,你不担心孩子吗?毕竟他们这种事,在我们大炎,是容不下的。”

    楚含笑转过头,往回走着。

    “王爷,爱从来不分国界。”

    也不分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