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其他小说 >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 章节目录 第108章 番外三
    爹爹喜欢叫我阿崽, 龙父为我起了一个叫做裴琰的名字, 我虽然已经七岁, 但还是喜欢阿崽这个名字, 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 以防龙父打断我的龙腿。

    没错, 我虽然在凡人的地界读书识字,以傲人的聪慧超脱于他们的认知, 不仅俊俏可爱, 而且还是文武双全,这些凡人喜欢极了我, 称赞阿崽我为“万中无一的奇才”, 却不知我与他们的差距已经不是万中无一那般简单。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其实——

    我是一条龙。

    ——《天上地下第一强龙杂记》

    裴云舒一脸茫然地坐在茶馆中, 听着对面的教书先生滔滔不绝地和自己说着话。

    “裴公子, 裴琰天生是做学识的料, 学起东西来他很快就能融会贯通,旁人需读上五六遍才能背下来, 他则不,他看上一遍就能完整无误的背下来,且还有自己的理解, ”教书先生情绪激昂, 满面红光, “裴公子, 他如今虽年岁尚小, 但此等良玉美才,要从小就好好教导啊。”

    教书先生面色一顿,有些怪异地摸了摸胡子,咳了一声继续道“裴公子,只是裴琰他……他性子似乎……似乎有些不大对。”

    “这样傲然和太过自负的性子,上官场必定是要吃亏的。”

    每一句话裴云舒都能听懂,但放在一起他就有些不明白了。裴云舒耐着性子又听了一会儿,越听越是迷茫,教书先生一会儿夸小龙崽要夸上了天,一会儿又满脸难受地同裴云舒说着裴琰的性子又是怎么的折磨人,整个书房的同窗都要被裴琰得罪完了。

    这真是他乖巧十足的阿崽吗?

    裴云舒抱有十分的怀疑。

    教书先生看他满脸不信,一言难尽地邀请他去私塾看看,裴云舒欣然颔首,同着教书先生一起,一路上教书先生的表情苦不堪言,一个劲的朝裴云舒倒着苦水,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裴云舒更加懵了。

    来到私塾的时候,正好是学子们写大字的时间,屋内没有先生,这群半大的孩子没有几个能坐得住的。

    裴云舒跟在弯着腰轻手轻脚的教书先生身后,无奈地掩藏住二人的身形和气息,趴在窗口处,从角落里看着屋内的学子。

    小龙崽坐在中心,他如今的外貌已有了几分龙族的冷峻和妖异,只凭气息,便能轻松制住各路禽兽和这些尚小的孩子。

    但脸上肉呼呼的侧颊和一双泛着稚嫩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裴云舒心想,他的阿崽这样瞧着就好相处极了,怎么还会得罪同窗呢?

    他刚这么自信的一想,那边就有人起身走到龙崽桌前,双手抓着裴琰的桌子,怒气冲冲道“裴琰你别装了,昨日傍晚绊倒我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裴琰白了他一眼,嘲讽地勾起唇,小小年龄看起来却极其欠打,“小爷的腿金贵极了,拌你?小爷嫌你脏了爷的腿。”

    “你!”怒火冲冲的人更是脸红脖子粗,他伸手就要往裴琰身上打去,“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

    用尽全身力气的一掌却被裴琰拿着毛笔轻松挡住,裴琰双目沉沉地看着他,走出位置脚尖一踢,就将这人踢的双膝一软,“扑通”一声重重跪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发出几声小小的惊呼,跪着的人疼得面目狰狞,眼圈都不由自主地红了,裴琰蹲下身,拿着毛笔在这人的脸上点了有点,嚣张地挑衅“哭啊。”

    “你欺负人!”跪地的少年抽抽鼻子,真的疼哭出来了,“我要告诉先生!”

    “告诉先生?你敢告诉,我就敢下大手。你现在能给我跪下还是看在你哭起来挺好看的份上,”裴琰挑眉一笑,精致小巧的脸蛋上流里流气,“我裴琰亲自抬脚踢了你一下,你应该倍感荣幸才对。”

    少年呜呜哭得更加凄惨,他明明要比裴琰还要大上不少,但在裴琰面前就好像是见到了蛇的老鼠一般。

    裴琰苦恼地皱起小眉头,“别哭了。”

    少年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脸上脏污一片,丑得难以直视,裴琰嫌弃地移开目光,拍拍衣袍站了起来,将毛笔隔下,“行了,给爷站起来,昨晚不是有人欺负你?你现在和爷乖乖抱歉,以后小爷罩着你,绝对没人再敢欺负你了。”

    他说完这句话,少年还不停息,哭声放肆,裴琰声音陡然冷了下去,夹杂不耐烦,“我说——别哭了。”

    少年被吓得将哭腔咽下,惊恐地看着他。

    裴琰的目光在书房之内巡视一圈,随手指住了一个人,“过来。”

    被他指着的人容貌不凡,此时略显惊讶地张开了嘴,随即抿着唇走了过来,低声道“裴弟弟,怎么了?”

    “你绊他作甚,”裴琰问道,“一个傻子,管他干嘛?”

    长相俊俏的少年人说道“他总是找你事。”

    裴琰双眼一弯,倒是有了几分孩童的纯真可爱了,“我知道我的魅力大极,但不论是你还是他都入不了小爷的眼,有这功夫,不如去写几首诗夸夸我的美貌,多让我开心开心。”

    少年笑着道“是。”

    裴云舒被教书先生扯着离开了窗口,他被打击得心神恍惚,“刚刚那人真的是我的阿崽?”

    教书先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奇道“裴琰在家中不是如此吗?”

    裴云舒此时已经听不到他的话了,他迷迷瞪瞪地站了一会,难以相信那个满身邪气的崽儿是今早才同自己撒娇抱着他不撒手的泪眼汪汪的阿崽。

    教书先生见他这么模样,同情地拍了拍他的手臂,给他留下独自平静的地方,自行先走了。

    裴云舒过了一会儿才勉强回过神,他一言难尽地走到书房门前,面无表情地唤道“裴琰。”

    正低着头写字的裴琰手指一抖,墨水染了一副好字,他偷摸摸抬起头,见是裴云舒,双眼登时一亮,又很快心虚地闪躲起来。

    他站起身堪称是跑着的一把扑到了裴云舒的怀里,扬起的脸满是孺慕,双眼欢喜,声音像是掺着糖,“爹爹!”

    裴云舒被他唤的心软一瞬,就立刻板了起来,他朝着屋内学子点了点头,就冷着脸带着裴琰来到了家。

    不过是瞬息的功夫,裴琰眼前景色一转,他就已经回到了春晓谷。

    裴琰脸上满是怆然欲泣的可怜表情,胖嘟嘟的脸颊挤在了一块,他索性变成小奶龙的样子,奶乎乎地拽着爹爹的衣衫,抱着尾巴,眨者金眸,“爹爹今天来接阿崽啦!”

    裴云舒无视他的讨好,将他带到房中时质问他“是谁把你教成了那副样子?”

    简直看起来讨打极了。

    要不是裴云舒是他爹,当时就想要冲进去好好打他屁股。

    还自称爷?小爷?

    是谁教坏了龙崽?!

    春晓谷中的人接二连三地赶了过来,过来时就对上了裴云舒怒意和怀疑的视线,百里戈摸摸鼻子,凑到一脸懵的烛尤身前打听“这是怎么了?”

    烛尤云淡风轻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知。”

    烛尤都不知道的事,那一定是大事了啊。

    等一屋子的人都老老实实的坐下来之后,裴云舒冷哼了一声,一屋子的人竟都随着他的这一声冷哼抖了抖身子,其中小龙崽为最,他都忍不住紧张地抱着尾巴嘬起来了。

    这是从小养大的习惯,一紧张或者一害怕就想要嘬尾巴,尾巴尖上的鳞片都被他嘬软了。

    “爹爹……”忐忑不安。

    裴云舒倒是冷静了下来,“说吧,是谁教的你。”

    一屋子的人,爹爹不能惹,龙父不能惹,清风阿叔对他好不想惹,花月阿叔长得美不想惹……

    小龙崽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害怕地指了指百里戈。

    百里戈悠然看戏的表情一凝,“……什么?”

    小龙崽突然一声大哭,扑到了裴云舒的腿上,“爹爹,不是百里阿叔的错,都是阿崽好奇,才跟上去看百里阿叔去那个奇怪的地方的。”

    裴云舒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他强撑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奇怪的地方?”

    “到处都是美丽姐姐的地方,”小龙崽打了个哭嗝,乖乖说道,“那里的人都叫自己是爷,阿崽觉得好玩,也就学过去了。”

    小龙崽这话真的是实话实说,“不过那些姐姐都没有花月阿叔好看,她们也奇怪的很,阿崽要进去找百里阿叔,他们还笑话阿崽年龄太小。”

    说着,小龙崽还扬起一个骄傲的笑,“那里的人都夸阿崽漂亮,说阿崽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多找她们玩,阿崽也觉得自己漂亮极了。”

    是头又漂亮又强大的龙,世上最好看最可爱最年幼的龙。

    他这几句话说完了,所有人的冷眼都戳在了百里戈的身上。

    百里戈茫然道“你何时跟在我身后了,我竟然不知道。”

    “哼,”小龙崽道,“小爷的修为何其厉害,怎么能是你一个老狐狸能察觉的?”

    花月捂脸抽泣,“天呢,那么可爱善良的一个崽崽,竟被老祖给带成了这幅样子。”

    百里戈眼角一抽,随即严肃了表情,郑重教训着小龙崽“那种地方你去不得。我大约知道你是何时跟着我去了,但那次只是因为有狐狸深陷困境,我不得不出手相救。你还小,听我的话,好不好?”

    说道最后,还是忍不住柔了语气。

    裴云舒气得麻木,他转身钻进烛尤话里,闷声道“我被气得难受。”

    烛尤心疼地抱住他,能杀死人的锐利眼神猛戳在龙崽和百里戈的身上。

    小龙崽没忍住又嘬了一口尾巴尖,忍不住道“阿崽也没有说错话呀,私塾里的那些人都没有阿崽厉害也没有阿崽长的俊,阿崽在里面总是要应付他们的借口接近,阿崽很累的。”

    他说完,似模似样地深沉叹了口气。

    烛尤抱着裴云舒离开,离开之前很信任的将这一事交给了清风公子处置,“让他下次再也不能气到他的爹爹。”

    清风公子点头,裴琰不在意自己的惩罚,只是又愧疚又担忧地看着龙父怀里的爹爹。

    他这次真的气到爹爹了……

    金眸里瞬间涌上水光,龙崽抽抽鼻子,认罚。

    裴云舒被烛尤抱出去后就跳出了烛尤怀里,拉着烛尤快步来到了阿崽的房里,做贼心虚地隐住身形,打算找一找到底小龙崽平日里都在写的那些杂记。

    “没准那上面也写了他自己心中想法,”裴云舒认真道,“我想要知道阿崽到底在想写什么。”

    孩子年龄大了,都知道在外一副面孔,在他面前一副面孔了。

    这怎么能行?

    烛尤陪着他找,找了一会儿,裴云舒就找到了一本《天上地下第一强龙杂记》。

    裴云舒“……”

    烛尤“……”

    两个人无言以对地看了一会这书名,随手翻开了一页。

    阿崽今日又长高了一寸,照着这个速度,以后必定是身高八尺的英俊美男子。不过若是只是这样,那就太过敷衍了,阿崽向来知道看人不止看皮还需看骨,但以阿崽的珍贵,想必这骨与皮都是完全具备的。

    今日上学时又来个人试图接近阿崽,阿崽对这些凡人不耐烦极了,他们想把阿崽捧在手心,却不知道阿崽已经是爹爹的掌上小龙了,他们想都别想能把阿崽从爹爹掌心里抢走。

    不过他们对阿崽的痴迷也有道理,毕竟这世间出生便是一头漂亮龙的家伙,只有阿崽自己了。就连粗鲁的龙父也不是。

    真是没有办法,谁让我是龙呢。偶尔这些凡人的孝敬,我还是要勉强接受的。

    不然他们要是忧心神龙降罚,这就不好了。

    ——《天上地下第一强龙杂记》

    烛尤冷笑一声“呵。”

    一整本都是龙崽的自夸,这个“最强龙”写下来的杂记,让裴云舒都没眼睛看。

    两个人对视一眼,默默出了房门,装作没看过的样子。

    只是裴琰,真的要交给白龙指导指导了,有自信自然是好事,但自信太过,那就不好了。

    让白龙教教他,让他明白“最强龙”应当是什么样子。

    裴云舒和烛尤商议之后,说做就做,当天傍晚裴琰便被送到了神龙秘境之中。

    裴琰无论是哭是闹都不允他出来,可怜的七岁龙崽只能乖乖的待在白龙身边,同着整个龙谷之中的龙魂训练着本事。

    而他在神龙秘境中朝着“最强龙”进发的时候,烛尤也迎来了最后一次的蜕皮。

    两年之后,裴琰强行撕开了空间裂缝,凭一人之力出了神龙秘境。

    小龙崽心中满是欢喜和对爹爹龙父的想念,他脚下如风,嘴上喊道“爹爹!”

    这一声称呼在打开房门是戛然而止。

    一个白嫩的婴儿躺在爹爹怀中,爹爹看着婴儿的目光满是爱意和笑意,面上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裴琰心中一冷,整个人如坠冰窟,他眼圈一红,“爹爹,这是什么。”

    裴云舒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来,面上有惊慌一闪而过,而这惊慌看在裴琰的眼里,更是爹爹背着他又有了一个阿崽的证据。

    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裴琰眼中一片模糊,感觉自己快要被抛弃了。

    天底下最漂亮最强大的那条龙,爹爹也不想捧在掌心了。

    整个春晓谷内的水都被影响,疯狂地旋转了起来,裴云舒一言难尽,用复杂的眼神看了裴琰半晌,指着腿上看着他不眨眼的婴儿道“这是你龙父。”

    疯狂涌出的水流一停,裴琰一愣。

    他连忙擦干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婴儿,“龙父?!”

    幼小的心灵被打击得晕晕乎乎。

    裴云舒朝他招手,让他上前,幸灾乐祸道“还不同你龙父说句话?”

    裴琰选择相信爹爹的话,结结巴巴,“龙父、龙父好……”

    婴儿看了他一眼,淡定地“啊”了一声,又去专心地仰头去看裴云舒。

    裴琰“……”

    竟然还真的应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