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当攻略玩家穿越后 > 章节目录 第34章 第 34 章
    听完金银锭的汇报, 夏树澪若有所思。首先, 他的宝库没人动——这是肯定的,黑暗大陆本土的生物就不说了, 它们对他有着最纯真的敬仰与保护欲,而贪(zuo)婪(si)的人类嘛他们是不可能到得了他的宫殿的,换而言之, 没有人类能活着进入黑暗大陆的中心。

    其次,他的领土近年来一直有人类光顾, 他们的血肉滋润了黑暗大陆的泥土, 白骨上长出了妖艳美丽,但带有剧毒的、类似百日草模样的红花, 这种花朵能让人类那种脆弱的生命两秒内gg,而黑暗大陆的生物虽然不至于被毒死, 但会拉好几天肚子, 且那味十分冲鼻,黑暗大陆的生物们都不喜欢。

    最后, 他上一次读档时造的迷宫城市,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数百年时光的冲刷,现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城, 其中长满了他当时随手扔的失败品。

    看着手中金银锭递给他的看起来和普通的野草没什么区别的小草,夏树澪陷入了沉默。万万没想到, 他那会炼金失败的产物居然发生了质的改变, 从灰色品质的[平平无奇的杂草]变成了紫色品质的[清毒草], 看简介,能治百病。

    早知道黑暗大陆的土有这功能,他就挖一些放背包里了。

    话说,这草能不能解酒?

    将草放进背包,夏树澪暗搓搓的思考着等会儿就去割‘韭菜’。

    对于王手上的草凭空消失了这一事五大灾难们并不惊讶,王就是王,王身上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

    安静地伫立在一旁,等待王的吩咐的金银锭忽然抬起垂下的眼睛,漆黑的眼白中那颗猩红的眼珠散发出异样的怪诞幽光。

    “怎么了?”察觉到这点,夏树澪随意地问了句。

    金银锭恭敬地说“没什么,只是有一群热心好奇的客人不请自来,”说着,他走到夏树澪面前,单膝跪下,“属下现在可否能去招(jie)待(jue)他们?”

    夏树澪无所谓地说道“去吧。”

    “感谢您的宽厚仁慈。”

    说罢,下一瞬金银锭消失在原地,他的速度快到肉眼无法捕捉。

    路上,离开了王的视线,金银锭终于不再压抑喷涌翻滚的怒火,他所经之地附近的生物都蜷缩了起来,张开了防御。尽管它们没有看见金银锭大人,但那浓郁的死亡气息与那独特的金属厚重冰冷的尖锐感都在彰示着其主人的身份。

    金银锭一走,不死之病和帕普就又黏了上去。

    “金银锭真是太讨厌了,自己不能和王亲近就也不许别人去亲近王。”不死之病噘着嘴说道。

    帕普一如既往地附和“对对!不死之病说的对!”

    夏树澪一人给了一个抚摸,而后放下手,对下面眼睛都委屈红了的埃招了下手,“过来。”

    埃一怔,随后立马小跑过去,“王qaq!”

    夏树澪噗!还以为是狗叫咳、

    “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夏树澪和蔼地问道。

    王金色的犹如太阳一般灼热(?)明亮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他,烫得埃感觉自己整个人好似都要融化了。脸颊浮上一抹绯红,被美色迷眼的埃犹豫了一下,小声地说道“应该大概、有件意外的事故。”

    夏树澪“嗯?”

    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有意外啊,还是事故?这就令他很好奇了。

    “真是废|物呢。”一直在夏树澪面前装小孩装乖的不死之病终于露出了獠牙和毒刺,“连王吩咐的事情都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王可不需要尸位素餐的废|物,依我看啊”

    不死之病将头轻轻贴在夏树澪的胸膛上,半阖着的眼睛充满浓厚的恶意和杀意,“王,罢黜埃的职务吧,您不需要这样的亲卫兵。”

    能干掉一个对手是一个,最好五个‘人’里就只剩他。不死之病满怀恶意地想。

    “哎哟!”头突然被敲了一下,力度虽然不大,但这不妨碍不死之病收回尖刺,装回柔弱,“王?”

    夏树澪面无表情地说道“平时你们小打小闹无所谓,但我不想看见你们动真格,明白吗。”

    就像家里一口气养了小猫小狗小鸟小乌龟小狐狸它们可以不合,反正也给的有不同的领地,但若有一天真出血了——那事态就不一样了。

    所以,夏树澪此时的态度是认真的,没有在开玩笑,更不会有纵容。

    不死之病僵了僵,笑道“那是自然,我怎么会对‘兄弟’动手呢?”

    看出不死之病并没有把话听进心里,夏树澪将手放到不死之病头上,轻声地说“我喜欢听话的孩子,所以,要做个听话的好孩子啊,不死之病。”

    浓郁的扭曲的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在夏树澪身后具现化,由‘气’组成的庞大黑影震慑得不死之病动弹不得,脸色和唇色都刷的一下白了。帕普同时也松开了紧抱着夏树澪大腿的手。

    帕普好可怕qq。

    “是”不死之病不敢再造作,低声应道。

    瞬间收回威压,夏树澪放下手,温柔地说“乖孩子。”

    “那么,”夏树澪抬起眼睛,面若冰霜地说道“埃,解释一下。”

    被不死之病害的连坐的埃苍白着脸,双膝跪下,低声说道“大约一百年前,有一个叫杰格的人类偷走了我的一部分”

    埃花了三分钟时间讲完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尾,他的声音消失后,因为夏树澪正在想事情出了会儿神,所以现在的大殿安静得令人窒息。因为没人敢说话,夏树澪刚才那一出震慑的效果极佳。

    ——王生气了。四个人默默地想到。

    然而夏树澪在想什么呢

    杰格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啊,我想想。嗯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呢,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咦脑子突然一灵光,一个画面从脑海中浮现。

    杰格·揍敌客?我没在你们家见过这个人呀,看族谱,还是族长?

    杰格是我祖父的父亲,在黑暗大陆冒险时失踪了,至今没有消息。

    卧槽!夏树澪惊得头皮发麻。杰格是伊尔迷的祖父的父亲!至于有无可能是重名,有了亚路嘉‘另一个人格’的证实,此杰格就是彼杰格实锤了。

    “那那个人类呢。”夏树澪绷着脸问道。

    埃恭敬地回答道“我把他关在了地下囚牢,将他的身体拧成绳状,用生命能量(念)维持他活着的最低限度,让他每天在痛苦中度日,永世不得解脱。”

    夏树澪“”

    这、这有点狠啊小老弟。

    沉(rou)默(tong)了一会,夏树澪说道“带我去见他。”

    埃将头低的更低了了,应道“是。”

    埃的领地是一块宽阔的沼泽洼地,由于天然的地形地势和气候,这里经常弥漫着浓雾。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夏树澪当时分领地的时候想都没想就把这块地给了埃,因为埃的原型是瓦斯生命体嘛,和雾很搭。

    埃所说的地下囚牢位于一片沼泽之下。是埃自己捏的一间封闭的‘小房间’,杰格就是被关在这忍受着身体的巨大折磨和氧气稀缺带来的痛苦。

    夏树澪看见杰格的惨样时差点没吐出来。尽管他经历了大风大浪,但是这种非人道的酷刑不再他的接受范围内。

    “把他恢复原状。”为了不崩形象,夏树澪强忍着不适,表情平静地说道。

    埃没有问为什么,只听话地照做。

    剧烈的疼痛让杰格迷迷糊糊的恢复了一点意识,他以为又是埃回来给他续命了,但一道别样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银发的青年有着冷艳的相貌,金色的眼眸透着浸骨的寒冷,身上散发着一份魔性的仁慈的光辉——是的,杰格感受到了仁慈。但这份仁慈不是正常意义上的仁慈,而是让人着魔般想要臣服、感动到流泪的仁慈。

    杰格察觉到了不对劲,想要摆脱自己心中那不合常规的异样情绪,但犹如被猪笼草散发的香气吸引的飞虫,抵抗无效后仍逐渐迷失了自我

    然后,意识沉入深处,陷入了昏迷。

    “将他带到宫殿里去,我记得我有很多空房间,算了——就挨在我房间隔壁吧。”夏树澪对埃吩咐道。

    埃一怔,一句“为什么”差点脱口而出,但他忍住了。王现在心情不好,要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

    这么想着,埃咽回对这个何德何能能与王住的那么近的人类的不满,失落地应道“是。”

    解决完了杰格的事,夏树澪将其他灾难赶回他们自己的领地,开始琢磨起这次的活动。

    关键词是“威望”、“功勋”、“成就”、“名声”。

    夏树澪转动自己的小脑袋瓜子,视线却不禁往旁边看上去就很舒服很想躺的床飘去——反正现在四周也没人,咳、

    于是夏树澪鞋子一脱,干脆地丢掉人设包袱,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转。

    半晌,他抬起头,顶着凌乱的头发,如拨开云雾见青天那般,眼睛亮闪闪地说道“明白了,其实就是搞基建、造福人民嘛!”